登天之会,这是辰天大陆修行者最为重视的一次聚会,天位强者,便是这个世界的最顶点,虽然说天位强者之中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但那是在天位强者之间的划分,天位之下,完全没有资格评判什么,一入天位,一步登天,这是一种生命本质的改变,表示着,你的生命本质已然是这一界最为高贵的了。

    所以,无论是哪一位强者登临天位,都会举办登天之会,当然,规模以因人而异。

    王通天身为裂天剑宗的弟子,又是在如此年纪登临天位,即使他自己不想搞的那么麻烦,可是裂天剑宗也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宣扬的机会。

    裂天剑宗出现了一名三十岁不到的天位强者,而且从他的天劫中便可以看出这名天位强者的根基远超普通天位,未来的发展前途一片大好,也就是说,这样一名强者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至少能够庇佑整个裂天剑宗数百年,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庆祝一番呢?怎么能不重视呢?

    所以,裂天剑宗在那日入门仪式之后,便广发请柬,辰天大陆之上只要叫的出号的势力,叫的出名号的人物地界宗师,几乎都收到了一份,不可谓不隆重。

    而在这隆重的大操大办之时,身为主角的王通天则显得十分的轻松。

    是的,他非常的轻松,即使再繁琐的工程,跟他这一位新晋的天位强者都没有什么关系,他只需要静静的等待便行了,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如此,养足自己的精气神,暗中拨弄着命运的琴弦。

    “可惜,我现在只能拨弄命运之弦,无法真正的编织命运,否则的话,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幽谷之中,王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双目微瞑,聊入了一片宁静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沉凝的钟声在他的耳边响起,眼皮子轻轻一动,睁开了眼睛,身形化为一道剑光,消失在幽谷之中。

    裂天剑宗,利剑峰

    立于峰顶的巨钟,在上一次响彻利剑峰刚刚半年之后再次响起,而这一次,却是足足响了四十九声。

    钟鸣四九,天人归位!!

    此时的利剑峰,早已经被无数的剑光包围了起来,就连空气之中,都充斥着极为凌厉的气息。

    九界破虚剑阵!!

    这是裂天剑宗的护宗剑阵,同样亦是裂天剑宗的迎宾之阵。

    裂天剑宗是一个以剑道为尊的宗门,为剑而生,为剑而死,即使是像这般的庆祝,大宴,登天之会,也不会搞什么锣鼓喧天、彩旗飘扬这样的布置,他们的布置简单而隆重,只有一个字,那便是剑。

    九界破虚剑阵,便在这个时候摆出来了。

    “妈的,这帮剑疯子,果然把这大阵给摆出来了。”

    无论是谁,只要一接近利剑峰百里之内,都能够感受到空气之中蕴含着的凌厉剑气,弱小者自然是心生敬畏,强大者,则暗自警惕,当然,还有一些便是十大宗门之中的天人强者、地界宗师,也曾见识过裂天剑宗的大阵,心中惊叹之余,却也暗骂起来,“不就是一次登天之宴嘛,有必要搞成这个样子吗?”

    当然,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是裂天剑宗最高层已然做出了决定,未来的裂天剑宗,必然会交到王通天的手中了,否则的话,仅仅一个天人,绝不会打开九界破虚剑阵的。

    “九界破虚剑阵啊,这下子,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轻轻的走入剑阵的笼罩范围,感受着与众不同的气息,金辰子微微挑了挑眉头,倒也没有什么疑难的地方。

    是的,没有疑难的地方,也不需要疑难,为了这一天,他都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无论是大光明宗,还是他们的盟友们,都是如此,这九界破虚剑阵在辰天大陆有着偌大的名头不可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

    只是真的进入了这大阵之中,感受着周围空气之中隐约的剑鸣之意,还是有些不舒服。

    比起半年前的入门仪式,洗剑台如今更是人满为患,甚至可以说,比以前扩大了许多,无数的彩蓬被搭了起来,安置着来自于各方的客人,事实上,有资格上洗剑台的都是辰天大陆之上最强大的宗门,以及一些有名望的强者,也只有他们才有资格上洗剑台,至于其他人,则被知客位安排在了利剑峰不同的位置,一场大宴,即将开场。

    登天之宴,从本质上来讲其实就是一场盛会,与什么举办奥运之类的没有太大的分别,只是多了一个主角而言,举办这样登天之宴的宗门总是会在这宴会之上展示自己的实力,自己宗门的实力以及各种各样的关系,这是示威,也是社交,而一般来讲,来客都会给主人家一些面子,不会在这个时候刁难,当然,此时也没有人觉得有谁胆敢在现在这个时候刁难裂天剑宗。

    一番饮宴,互相吹捧,除了吹牛就是吹牛,身为主角的王通亦游走在一众天人之间,敬酒打屁,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饮宴之后,便是例行的表演,即各个有资格的宗门展示自家弟子的实力,当然,有资格上台展示的都是各个宗门之中的天骄人物。

    最后,自然就是主角登场了,身为这一次登天之宴的主角,新晋的天人王通天,自然是要上场与大家打个招呼,再展示一下自己独特的剑道技巧,引发一阵阵的赞叹之声,这样方才是登天之宴真正的打开方式啊。

    一切都按照流程来演出,过程之中,并没有什么疏漏之处,而王通也认为,自己演的不错,只是静静的等待着那个时机的到来。

    是的,他在等待,等待着剧本的开始。

    夜色沉静,夜宴已至尾声,沉闷的雷声,陡然之间在天空之中炸裂开来,一道剑光破晓而来,光明大放。

    “王通天,我们之间的事情,应该了结了吧!!”

    “什么人!?”

    “大胆!”

    “混帐!!”

    一声声怒喝声荡漾在洗剑台上,周围空气骤然之间化为无数剑光,朝着来人涌了过去。

    叮叮叮叮叮……

    一阵阵清脆无比的剑鸣声响起,漫天的剑光化为虚影,一道人影横空而立,出现在洗剑台上。

    “雍南离?!”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出现了?!”

    “不对,你看,他,他竟然也登临天位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

    “有意思了,现在事情变的有意思了!”

    ………………

    …………

    来人现出身形,洗剑台上所有裂天剑宗的人都吓了一跳,因为这人他们太熟悉了,正是半年前在裂天剑宗的洗剑台上闹出了一场狗血剧的男主之一,当日那个像狗一样瘫倒在地的入门弟子雍南离,亦是王通天的亲哥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