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被王通天揭穿了他夺取剑骨,瞒报资质的事情,又当场将他的剑骨抽取了出来,几乎没有人相信他还有机会再回来,在他被押回南陵雍家之后,便注定了他将要彻底的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还带着无比的骂名,成为小丑一般的人物,挂在历史的墙壁之上,任由别人吐口水。

    可是现在,仅仅半年的时间,他就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而且还登临了天位,半年时间,由人元境登临天位,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一般,或者说,这就如作梦一般。

    要知道,即使天才如王通天,也是在问天之会十年之后方才登临的天位,他也是足足用了十年的时间方才踏入这一步,这雍南离难道比王通天还天才,又或者,他们家的血脉怪异到了极点,剑骨是一个桎梏,剑骨一被抽出来,就能当场成仙不成?

    王通天被抽出了剑骨,所以成了第一天骄,雍南离这一次同样被抽出了剑骨,半年时间登临天位?

    当然,这只是一种极为荒谬的想法而已,说出来笑笑也就罢了,关键是,眼前的局面是何道理?

    “你还没死啊?”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雍南离,王通笑了笑,“竟然没死,怪不得雍家一直发展不起来,连最基本的决断都没有了,对了,你妈应该死了吧?!”

    这话说的,场面当场冷了下来。

    “哼,王通天,你也不必这么得意,你也好,我也好,大家都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你得意了这么久,也该够了吧?!”

    雍南离脚踏虚空,周身剑气围绕,每一道剑气都仿佛游鱼一般,醒目而耀眼,当然,最惹人关注的还是那剑光之上透着的乳白色的光明之力,这却是大光明宗光明圣剑的标志了。

    “大光明宗,金辰道友,你这是何意啊?!”

    裂天剑宗宗主谢无极心中闪过一丝警意,转头望向了大光明宗前来观礼的金辰子,沉声问道,光明圣剑的特征实在是太过明显,由不得他否认。

    “呵呵,没什么意思啊,这雍南离虽然被抽了剑骨,但还是有一身好资质啊,你裂天剑宗不要,我大光明宗却还是看着不错了,便收了下来,如今他可是我们大光明宗的弟子了,今日恰逢登天之宴,恰好他不久前也踏入了天位,正好前来庆祝一番,也是题中应有之意,谢宗主以为否?”

    “哼!”谢无极面色冷然,什么叫资质不错,什么叫大光明宗看着不错,这摆明了就是来闹事的嘛。

    “来庆贺,哼,我看倒像是来砸场子的,有这么庆祝的吗?!”

    “他们都出身南陵雍家,还是亲兄弟,经常切磋的,半年前那一场,一个天位对一个人元,实在是不公平,如今共同登临天位,这雍南离自然是想要找回场子了,反正今日是登天之宴,你们循例也是要演法的,倒不如借此机会,来一场双雄会,如何啊?!”

    “裂天剑宗的登天之宴怎么安排,还轮不到你们大光明宗来插手。”

    “大光明宗,大光明剑,看来今日之事,你们大光明宗筹划很久了啊!”

    眯起眼睛,谢无极的语气之中透出一股子杀气来,“如此说来,大光明宗这一次是铁了心要与我裂天剑宗做对了。”

    “你错了,谢宗主,不是我大光明宗要和你裂天剑宗做对,而是我大光明宗的弟子要和你们裂天剑宗的天才弟子解决一下私人恩怨罢了,当然,除了私人恩怨之外,还有家庭恩怨,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谢宗主,你不会连这些事情都要过问吧,还是,你对自家的天才弟子没有信心呢?!”

    金辰子笑眯眯的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谢无极面色阴沉,却说不出话来,是的,这是你们裂天剑宗的登天之会,但你谢无极虽然是宗主,却并非主角,主角却是洗剑台上的王通天,而这跑过来闹事的人又与王通天有着极深的私人恩怨,选择这个场合来解决两人之间的私人恩怨是被默许的。

    只是,这种打脸的意味实在是太强了,难道大光明宗便对雍南离这么有信心,就算是有信心,这一次必然也会打破现在的僵局,与裂天剑宗的仇恨将会持续下去,甚至引爆出一场战争,一场席卷天下所有宗派的战争,也是一场早就已经应该开始却被有心有刻意的压制下来的战争。

    难道,这就是战争开始的号角吗?

    洗剑台上,各宗各门的掌权者们面色都变了,各施眼色,示意各自宗门小心,甚至有些已经萌生了退意,必要在这紧要的时刻,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好好的准备一番,以应付将要到来的巨大麻烦。

    相对而言,台上的王通天与雍南离则平静了许多。

    雍南离通过非常规的手段突破至天位,付出的代价便是他的寿命以及他所有的潜力生机,可以说,虽然他现在已然登临天位,但是在今日之后,他将失去所有的一切,赌上了一切之后,方才有资格站在这洗剑台上向王通天挑战。

    而王通天呢,此时则是眯着眼睛,盯环绕在他身体四周的光明剑光,突然道,“大光明宗的所谓光明剑,根本就不能称剑,只是一种能量的运用形式而已,将光明之力撮合成剑的外表和模样,靠着可笑的能量堆积展现巨大的威力,简直就是幼稚之极,今日你若是以大光明神力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或许还会忌惮一二,可是你偏偏将一身的光明神力压缩成了剑气,不伦不类,简直可笑。”

    “哼,大言不惭!”

    雍南离根本就听不懂王通的话中究竟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王通天,死到临头,还敢耍嘴皮子,我倒要看看你今天如何逃出我手!”

    说话之间,右手高举,一道耀眼无比的白光直冲天际,接天连地,无与伦比的剑气迸射而出,化为风暴,绞杀而至。

    “大光明圣剑,金辰子,你们难道要和裂天剑宗不死不休吗?!”

    剑光一出,谢无极便感觉到了不对,事实上不仅仅是谢无极,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事情大条了,大光明圣剑,竟然是大光明圣剑,这可是大光明宗的圣物之一啊,用以镇压整个大光明宗气运的重宝,自大光明宗开派以来,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光明宗,可是今天,竟然出现在了裂天剑宗,而且是出现在裂天剑宗的九界破虚剑阵之内,这里头意味着什么,就不好说了。

    俗话说的好,堡垒最容易被内部攻破,现在的情况看来,大光明宗似乎就是打着在内部攻破裂天剑宗这个堡垒的打算。

    否则怎么会让雍南离带着大光明圣剑进入这里呢?

    可是九界破虚剑阵也不是外界所谓的堡垒啊,这阵法可以说是内外呼应,无论是在内还是在外,一有异动,必然会遭到阵法的反击,但是偏偏,现在,雍南离运转大光明圣剑的力量之后,裂天剑宗的阵法竟然毫无反应,一副完全事不关己的模样,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是再迟钝的人,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

    “谁,是谁?!”谢无极也好,萧擎天也罢,此时也都意识到了裂天剑宗之中出了大问题,目露凶光,在宗门一众长老的面上扫视着,试图发现一丝的端倪,但是可惜,他们眼中的各个长老,也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完全搞不清楚此时到底是什么情况。

    “谢宗主,不必找了,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们裂天剑宗行事霸道,早就为人所诟病,如今有人弃暗投明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啊!”

    金辰子得意的笑了起来,一指场中道,“看看,看看,这一双兄弟,却是这一次天地大劫的绝对主角,气运之子啊,由这两人开启此次的天地大劫,实乃天意,天意啊!!”

    金辰子须发皆张,状若疯狂,说出的话却是让在场之人尽皆变色。

    气运之子,天地大劫,由两人开启!

    这尼玛太不吉利了!

    实在是太不吉利了!

    都不是傻子,谁都知道天地大劫是什么意思,也都知道这所谓的天地大劫一旦开启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要知道,以前的天地大劫开启之前都是有着很明显的征兆的,但是这一次呢,如果当真是有天地大劫的话,之前的征兆可不够明显啊,那只是几大宗门之间的对峙,世上各个修行门派的各自站队而已,大不了撕逼一场罢了,最多不过是几个宗门掉落十大宗门的队列,然后从头再来罢了,哪里有所谓的天地大劫的影子呢?

    所谓的天地大劫,可不只是修行者,包括是整个世界,整个大陆,无论是修行者还是平民,都会被卷入其中,严重的可是有着灭世之虞啊!

    而现在,至少从目前来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看出哪里有所谓的灭世之虞。

    带着一种极为吊诡而不正常的心理,洗剑台上又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光明圣剑竟然被压制了!!

    是的,光明圣剑被压制了!

    不过就是半句话的工夫,从光明圣剑出现到九界破虚剑囝失效,再到谢无极质问金辰子及金辰子十分牛逼的回应,统共不过是一两句话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

    因为巨大的光明圣剑被压制了,而且还是被王通两根手指压制了起来。

    此时的光明圣剑,已然露出了它的本来面子,长约丈许,剑身宽大,带着一丝的金边,剑柄与剑身之上都镌刻着玄妙而神秘的花纹,仿佛带着无法解释的高贵而神秘的力量一般,现在,但是现在,这更像是一把华丽的装饰品。

    “我说,你这根本就不是剑,只是一把剑形的武器罢了。”两根手指夹着大光明圣剑的剑身,带着怜悯的表情看着对着他咬牙切齿的年轻人,“以身饲剑,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祭给这把邪剑,从而获取一辈子都不可能获取的力量,这就是你要的吗?可惜,你只是得到了力量,而无法理解这力量的本身,也无法发挥出这力量的万一来,反而白白的将这把圣剑的名声给弄坏了。”

    指尖用力,轻轻一挑,雍南离面上露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表情来,大光明圣剑就这么脱离了他的掌控,生生的落到了王通的手里。

    “失去了邪剑的力量,你也就失去了一切,事实上,从将你的一切都献祭给这把邪剑开始,你就已经死了!”

    “死,死了!!”

    雍南离的目光变的空洞了起来,原本还算是挺直的身形慢慢的变的佝偻了起来,生命的气息疯狂的从他的身上涌出,当他的身躯倒在地上之时,已然只余下了一具无比枯干的尸身了。

    “还有你们,大光明宗,大光明圣剑,好大的名声啊,想不到却是一件需要吞噬修行者血脉精魂的邪物,看这邪剑的模样,这么多年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死在了这把邪剑之下,也不知道暗中吸收了多少修行者的神魂精魄这才有了如今这般的气象,你们大光明宗难道不该好好的解释解释吗?!”

    “你,你……!”

    金辰子惊呆了,嘴巴仿佛出了水的鱼儿一般,发出一阵阵古怪的声音,却无法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

    扎心了,太扎心了,这尼玛也太扎心了吧?

    那是什么?

    大光明圣剑啊,大光明宗的圣物之一啊,镇压气运的至宝,传说中威力无穷,足以毁天灭地,他们废尽心思,把这玩意儿带到裂天剑宗来,就是为了从内部破坏剑宗的九界破虚剑阵,可是现在呢?

    裂天剑宗内部的暗子早早的就布下了,甚至连九界破虚剑阵都被暗中做了手脚,接下来,只需要等着大光明圣剑大发神通,从内部的阵法弱点之中破坏整个剑阵,隐藏在裂天剑宗之外的大军便会如雨般的杀入其中,终结这个剑道宗门。

    可是,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准备工作都做足了,大光明圣剑却怂了。

    要知道,九界破虚阵是裂天剑宗的镇宗大阵,同样也镇压着一宗的气运,虽然他们之前在裂天剑宗之中布下了暗子,经营了数百年,方才能够做到短时间内蒙蔽破虚大阵,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这大阵在短时间内被蒙蔽的空隙之中,在内部大肆的破坏这个阵法,而要做到这一点,大光明圣剑就是重中之重。

    气运至宝,惟有气运至宝能够破之,而现在,他们的气运之宝怂了。

    “怎么,很奇怪吗?我刚才说过,这不过是一件剑形的法宝而已,所谓的圣剑,所谓的剑气,都只是笑话罢了,一点剑意都没有的东西,说到底,也只是一件普通的武器罢了,只是能量等级高了一点,你说是不是?!”

    说话之间,王通轻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双指之间,那光明圣剑再次放出了耀眼的白金色的光芒,“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使,但这种高能量的武器,大概也就是类似的效果罢了,集中起强大的力量就是了,是不是这样呢?!”

    “你……!”

    金辰子此时已然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象给惊的呆了,大光明圣剑释放出无尽的光华,仿佛被彻底的激发了一般,即使是九界破虚剑阵也无法掩盖其无比的耀眼的光芒。

    阵里阵外,都看的清清楚楚。

    隐约间,周围又荡起了一层无形的涟漪,仿佛有什么东西放开了一般。

    这是一个信号!

    “不好,不要……!”

    猛然间,金辰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抬首怒喝,声音如雷,震耳欲聋,可惜,这声音虽然大,在洗剑台上个个都听的清清楚楚,甚至连整个九界破虚剑阵中所有人都听的明明白白,可是在阵外之人,却是没有人听的清楚,甚至,阵外所埋伏的大光明宗的强者们,透过无比耀眼的光芒,隐约间看到挺身大吼的金辰子,还当是进攻的信号呢,顿时,便见无数道光华自裂天剑阵之外冲了出来,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冲向了裂天剑宗的山门之内。

    “地界宗师,都是地界宗师?!”

    “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多的地界宗师,他们哪里来这么多的地界宗师?!”

    “不对啊,我看,那是天位强者,怎么会,大光明宗怎么会有这么多天位强者!!”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