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728章 武道会(二)
    武道会,在许多的武道世界都存在,而且还是武者盛名的终南捷径,但是在王通的经历之中,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武道世界的武道会有这个世界这般的频繁,或者说,武道会已经成为了这一方世界生活的一部分。

    兼具着运动会和科举的职能,仅仅是官方不同的部门,不同的级别,每年都会举办许多的武道会,而只要你没前科,有实力,能够在武道会上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彩,那么,你便有机会成为公门中人。

    还有各个宗门亦是如此,这里的宗门分为外门与内门,却是与王通之前呆过的武道世界的分法有些不一样,内门弟子一般指的是宗门从小培养出来的嫡系子弟,而外门弟子,则是通过武道会这样的形式招收的散修,这些散修,差不多都是带艺投师,但这并不意味着,外门弟子在宗门之中便没有前途,只要有实力,自然是有前途,当然,其中的区别还是有的,甚至在某些方面差别还很厉害。

    内外有别并不完全表现在能够得到的功法武学之上,最重要的差别在于艺成之后的分配,外门弟子会被分配到宗门的势力范围管理一些杂物,甚至由着他们自己到江湖上去闯,如果能够闯出名堂的话,便会成为宗门放在江湖之上的桩脚,背靠宗门,同时为宗门办事,互利互惠。

    王通这具身体的资质并不好,否则的话,早就被宗门看中了,也不会只能够学什么庄稼把式,想要进入宗门,又或者是进入公门,都只能够通过武道大会的方式。

    可是如今,他刚刚做了贾府的小管事,便突然之间在某一个武道会上大放异彩,必然会引起贾家的怀疑。

    他从来不怀疑贾家的力量,尽管葛望在贾家亦只是一个蚂蚁一般小人物,可是再小的人物也是贾家的人,王通的行为显然是已经构成了对贾家的严重挑衅,面对这样的挑衅,贾家不可能不还击,一旦被贾家查到,他自然会成为贾家必欲杀之而后快的对象,所以,他需要先蛰伏下来。

    葛望的死,的确是引起了贾家的愤怒,即使这个贾家只是一个分支,但是在这一个小地方还是有着极为恐庞大的势力的,在贾望的尸体被发现的第二天,贾家的人便将村里所有人都集合到了一起,站在人群之中,王通感觉到自己就像抗日剧里的老乡一样,而这些贾家的人,则像是鬼子,逼着他们交出八路。

    贾环很郁闷,他有郁闷的理由,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搞出什么太大的结果,对葛望的死,他虽然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无语,葛望这个小人物不值一提,可他死的方式却引起了贾家的注意,很明显,出手的人很强,实力远远的超过了贾望,这样的人物,不可能出现在眼前的黑压压的人群之中,可是,不管是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因为与葛望这厮在同一个村中居住,是一定要接受调查的,谁让这里是一个武道世界呢,人人练武,即使只是庄稼把式,练到深处,也是能够杀人的。

    “大家听着,我是贾府的二总管贾环,同时也是贾府在栖皖乡的负责人,贾府在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我负责的,最后的决定也是我下的,现在,葛望死了,凶手很有可能在你们当中,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

    停顿了一下,他的气息陡然之间变的凝重了起来,压力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

    “我知道这家伙平常为人不行,我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贪了我贾府不少银钱,但是,他是贾府的人,生是贾府的人,死是贾府的色,就算是犯错,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处罚,所以,这件事情,贾府不会善罢甘休,识相的话,就站出来,否则的话,一旦被查出来,我便是想要帮你们说情都不可能了!”

    没有人答话,也没有应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茫然,因为他们之中除了王通之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茫然之后,便是恐慌,恐惧,毕竟都是乡下人,虽然都修炼了一点武功,但那都是庄稼把式,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哪里会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场面呢?

    再说了,这个村是栖皖八村之一,都是属于贾环的控制之下,在这里,贾环就是天,就是神,就是他们的统治者,现官不如现管,他们可以不知道县令是谁,不知道知府是谁,但是却不能不知道贾环是谁,至少每一家的当家的都不会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看着贾环那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的表情,他们如何不惊慌。

    “三爷!”过了一会儿,一名年约六十的老者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正是本村的保正,只见他先是朝着贾环重重的行了一礼,然后道,“小的通泽村保正于任见过贾三爷。”

    “于任,不是我今天不给你面子,而是这个面子不好给。”贾环自然是认得于任的,甚至还有些交情,毕竟通泽村身为栖皖八村之上,于任是保正,在许多事情上,都需要于任来协调,但是今天,贾环却是一视同仁,原因也很简单,如果说通泽村中还有谁能够杀死葛望的话,于任嫌疑是最大的,毕竟想要成为一名保正,没有足够的实力压服一村是不行的,于任当年便是凭着强势无比的实力,压服了所有的竞争者,才会成为通泽村的保正,而葛望,则是最有希望接替于任位置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于任甚至可以说是最大的嫌疑人!

    当然,贾环也知道,于任不是凶手,因为昨晚葛望被杀时,于任是在他府上的,不过,这话他是绝不可能告诉任何人的,甚至于任提出来的话,他也会极力的否认这一点,毕竟这里头牵扯到一些隐秘,一旦事发,他贾三爷也吃不了兜着走,至少如今的这个总管的肥缺不可能会有了,更何况,他还打着在走投无路之时直接拿于任来顶罪交差,到时再按一个拒捕当场击毙的罪名,把一切都洗的干干净净的主意,当然,这是最后一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用的,而一旦用了,他便没有退路了。

    “三爷,小的明白!”

    于任此时亦额头渗汗,细密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虽然实力无法与贾环相比,可活了这么久,人老成精,这里头的弯弯绕自然也瞒不过他,甚至贾环打的什么主意他亦能够搞清楚,弄个七七八八,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只是一个当地的保正罢了,若是放在几十年前,无论这事儿是不是他干的,他会在第一时间离开这个鬼地方,毕竟他太清楚这些世家大族的脾气了,根本就不会把他们这些小老百姓的性命看在眼中,所以,他不会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不年轻了,而且还有一大家子在村子里,他不可能把这么一大家子都带走,心里有了牵绊,顾忌也就多了,不可能如之前孑然一身的时候一走了之,所以他很害怕。

    “明白就好,我问你,这些日子,村里可有什么陌生人进出?!”

    “没有,您也知道,通泽只是一个小村而已,平常没有什么陌生人进出的。”

    “那么,这些人中,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是凶手,告诉我一个名字,不过不要太离谱!”

    “这……!”

    这就有点为难他了,他很清楚贾环的意思,无论如何,他们都是需要一个替罪羊的,但是这个替罪羊不可能随便找,毕竟葛望的身手不错,可是找出一个废物出来,那就是在打他贾环的脸,贾环在巴昌城的贾家是有一些地位,但并不是说地位就直的是稳固如山了,他还是有敌人的,这些敌人可是一直在想着找到他的破绽,将他一举击溃呢。

    所以,他不可能留这么一个破绽出来让人打,这样一来,选择已经很窄了,于任额头上的汗珠变的更加的细密了起来,他的心跳开始加快,因为他知道,在场的人之中,他根本就找不出一个像样的嫌疑人来,毕竟葛望的实力摆在那里,整个通泽村,能够杀死他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个罢了。

    王通默不作声,站在人群之中,镇定无比,在村中,他不算是一个透明人,却是一个有名的平庸之人,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怀疑到他的身上,除非他自己暴露出来。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通泽村中呆一辈子,总有一天他是要离开通泽村的,闯荡江湖的,一旦真的让自己闯出了名头,贾家必然会在这件事情上头联想到他,这个世界就是这么麻烦,他可以不在乎巴昌城的贾家,但是右林州贾家他却是不得不考虑的。

    这是一个庞大而恐怖的世界,实力甚至不弱于混沌天庭,在这里走错一步,就有可能会万劫不复,甚至,即使不是万劫不复,但是被贾家这样的豪门世家盯着,至少在他的实力没有能够完全自保之前,是绝对不利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