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859章 黑王教(七)
    元王!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无数的虚空域,无数的世界之中,天道都是一种概念化的东西,除了极少部分真正的比肩于虚空域开辟者的存在才能够弄清天道的底细,其他人,都是将其概念化的。

    但是在这个虚空域不一样。

    至少在中央大世界不一样。

    这里的天道非常的明确,即使是一个小孩子都能够一口道出。

    是元王!

    这方虚空域是元王所化,所以天道自然也就是元王,或者说元王的意志。

    也正因为有着如此明确的指向,再加上漫天的武道烙印。

    这也就注定了,这个世界的天道意志有着极强的自主性,同样非常的敏感。

    而现在,它已经意识到了黑王教的威胁,明确的通过这武道意志向武者们发出了指示,点明了异端。

    异端!

    黑王教都是异端。

    都是不容于这个世界的异端,需要被清除。

    甚至连王通,都感受到了这一股强大的意志在影响着自己的内心,影响着自己的武道意志,更不要说是辰玉了。

    “这些家伙的确是该死,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死了。”王通轻拍了拍辰玉,苦笑道,“不过,我们的麻烦还没有结束,黑王教云蒙城的图谋应该很大,我们需要立刻将这件事情上报护宫十三庭。”

    “他们的图谋究竟是什么?!”

    辰玉沉声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王通自然不会傻到将黑王教的图谋说出来。

    尽管他已经知道了,可是这个情报来源就不好说了。

    他总不能说自己的眼睛能够拷问出这么重要的情报吧?这么说的话,恐怕元王宫会对他的眼睛很感兴趣的。

    他不想找这个麻烦。

    “你不清楚?!”

    “我清楚个屁啊,做掉了那个家伙,我只来得及搜一遍身罢了,然后便找到了这个东西。”王通指着《法术通识》道,“看到这个东西,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怕你出事,所以就赶过来了。”

    “这,多谢了!”

    辰玉这才想起来,貌似刚才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的话,自己恐怕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想到自己刚才的怀疑,他心中不禁有些惭愧起来。

    “黑王教在云蒙城的布置绝不只这两人,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关心了,一定要先把这本册子送回去,再请队长他们定夺。”

    王通略一犹豫,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不是他不想找到那个黑王的降临之体。

    而是细想想,突然之间觉得这么做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啊!

    黑王的降临之体关他屁事!

    他又不是救世主。

    他的最终目标可是元王的尸身啊,而元王的尸身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如果元王宫一直像现在这般,占据着这个世界的绝对力量和大势,自己便是在这里呆上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万年都没有屁的机会。

    但如果真的闹起来了呢?

    巫师世界和武道世界,文明与文明的碰撞!

    这可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啊!

    不说巫师世界真的能够憾动中央大世界,但仅仅只是渗透进来,便能够造成巨大的混乱。

    再加上自己在暗中兴风作浪,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对这个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和混乱。

    这样一来,不但便于自己的隐藏,还有助于自己摸清元王宫的底。

    基于此,王通便熄了将黑王教此次行动目的透露出来的心思了。

    文明与文明之间的战斗!!

    这是王通对于此次元王宫与黑王教冲突的定义。

    现在看起来,黑王教把元王宫打了个措手不及,甚至在这背后,那名巫师还拥有着一个难以想象的庞大计划。

    但是王通并不看好他的行动。

    整个世界都在元王宫的监控之中。

    而中央大世界又有着同化其他文明体系的丰富经验。

    这里还是他们的主场。

    可以说,除非是巫师文明的高层倾巢而来,否则,不可能有胜算。

    最多只是能够引起一些混乱而已。

    甚至有可能最后只是掀起一些小小的波澜,并无助于王通的行动。

    还是要把这局面搅的更乱一点。

    既然黑王需要一个降临的肉身,那么,如果附送一件仙器呢?!

    仙器!

    葬世之棺!

    这玩意儿似乎能够带来一些意外呢!

    葬世之棺这件仙器可以说是他能够飞升至中央大世界的关键之所在。

    但是他来到中央大世界之后,便没有了葬世之棺的消息了。

    葬世之棺最后落到了谁的手中呢?

    王通也不大清楚。

    甚至有没有被人得到都不清楚。

    毕竟是一件仙器,总有一些别人想不到的底牌,只是最后被自己阴了一把而已。

    如果落到了大能手中,那就不好说了,但如果没有落到大能手中,而是再次隐藏了起来呢?

    那自己就有活动的空间了。

    云蒙城并没有因为王通与辰玉的到来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即使是白木货栈出了事情,在云蒙城的武者眼中,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在这个武道世界里头,打打杀杀的事情多了去了,一个小小的货栈而已。

    老板犯事情,被人追杀,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除非是相关的人,别人是很难知道其中真相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王通与辰玉两人回城后,云蒙城还是原来那般的平静。

    马照跑,舞照跳。

    除了城主张先苦着一张脸在城主府里等待之外。

    城中其他势力的头头脑脑和代表们,全都回去了。

    对他们而言,姿态已经摆足了,接下来,便是你们护宫十三庭的事情了。

    凡事有你们护宫十三庭的人处理,我们放心。

    这也是一种甩锅的手段。

    也只有张先,坐在城主这个位置上,许多事情是避免不了的。

    “两位大人,白木货栈已经被我们查封了,所有的相关人员,都已经被抓了,不过……!”

    “不过什么?!”

    辰玉此时心中充满了怒火,杀气冲天,猛然间问道,一双赤红的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

    张先吓了一跳,不明白这位使者经历了什么。

    “有几个家伙负隅顽抗,都被杀了,这些人应该是黑王教里的人,至于其他人,看来并没有庆大的问题,不过,还要请两位大人审问过以后才能判断。”

    “人在什么地方,带我去!”辰玉感觉到自己一刻都不能等了。

    至于那些死人,他并不在意。

    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怎么可能不死人呢?

    他们追的两个不也都死了吗?

    现在重要的是要在活人的嘴里,问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是货栈里的人,不管是不是黑王教的教众,不管知道些什么,都只有死路一条。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看着怒气冲冲的走出去的辰玉,张先很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向王通问道,“王大人,辰大人他……!”

    “受了点刺激,等气消了就好了。”王通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城主也不必担心,我们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走。”

    “明白,哦,不敢,不敢!!”

    张先擦着额头的汗,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但王通自然不会被他这种模样所欺骗,这个家伙,能够在当上张氏的族长,还能够统管一城,绝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至于辰玉,这家伙现在自处于一种特殊的亢奋期内,还是先让他发泄发泄吧。

    想到这里,王通并没有跟着辰玉,他也无意去看那些必死之人,他在第一时间便到了通讯之处,以特殊的手段与第十三小队取得了联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传了过去。

    当然,所谓的原原本本要加一个引号,确切的说,应该是掐头去尾,隐去了最为关键的信息。

    不过,即使掐去了最关键的信息,也就是王通从对方身上得到的情报。

    光是一个《法术通识》便足以引起护宫十三庭的重视了。

    想来不久之后,大批的援军就会赶到,甚至还会出动一些高层人物。

    不管元王宫与护宫十三庭内部的情况怎么样。

    也不管他们的修为和实力如此。

    黑王教的行为无疑已经触动了元王的底线,元王宫的家伙一定会不惜一切的代价将这里的黑王教众肃清。

    而自己,还有时间布置,至少在护宫十三庭的援军到来之前,完成自己的布局,找到那个黑王的降临之体。

    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葬世之棺!

    他需要探查一下这件仙器的最后下落。

    在护宫十三庭的时候,他便有意探查过这件仙器的消息。

    不过并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

    只是知道这件仙器最终进入了中央大世界。

    一件仙器,代表着仙道文明的仙器,落入了中央大世界,竟然没有引起中央大世界的震荡。

    没有引起天道意志的注意?!

    这是不可能的。

    可事实却是,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一件仙器落入了中央大世界。

    这是一种很诡异的状态。

    当日接引庭的吴碎峰将他引入接引殿的时候,曾经跟他隐晦的跟他提起过不要随意的将葬葬世之棺的事情说出去,也不要随意的打听。

    不要随意的说出去。

    那么不随意的时候就可以说了吗?

    这是一个问题。

    现在他惟一可以确定的是葬世之棺的确是进入了中央大世界。

    而他同样也没有和别人提起过。

    护宫十三庭中大部分都是飞升者,能够飞升的家伙,谁没有一点秘密呢?哪一个不是自私到了极点呢?

    以己度人,他也觉得别人不会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他。

    既然如此,自己又为什么要把秘密告诉别人呢?

    想让他们与真正的队友一般互相信任,甚至将背后交给对方,那就是一个笑话。

    容他先笑十分钟再说。

    所以,一直以来,葬世之棺的事情一直埋在他的心里。

    因为不想惹麻烦,他甚至都没有主动的探查。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要给黑王教那边加一点砝码,靠一穷二白的自己,显然是不行的。

    把葬世之棺的讯息透露给他们倒是不错,但是,绝不能以王通的身份去透露。

    “巫师啊,好久没有当了!!”

    的确,他曾经就是一个巫师,在巫师世界之中混的还不错,但是回归混沌天庭之后,便再也没有当巫师的兴趣了。

    现在嘛,倒是可以客串一把。

    反正巫师世界强则强矣,山头也多。

    一般的巫师谁也弄不清楚谁是哪个山头的。

    自己能够靠着特殊的手段进入这个世界,甚至飞升到中央大世界,别的山头当然也有办法。

    不管怎么说,只要不妨碍我的行动便行了。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