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方召仍旧皱着眉,楚光打开手环上的光幕,切换到绘画模式。
  “简单点来说就是……”
  楚光在光幕上画了两个圈,用一条直线连接,然后指了指左边的那个圆圈,“这个,是特别硬朗型。”又指了指右边那个圆圈,“这个,是特别软萌型。”
  方召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楚光又在线最中间的部位标了个圆圈,“这里,是这两者的中间类型。在雷哲时代,虚拟偶像的风格大多数是中间以及中间偏左型的,就算有偏右侧风格的,也是少数。但在雷哲时代之后,就渐渐向右侧这边发展了,所以我叔才会那么说,虽然话有点极端,当下情势也没那么严重,但数据统计出来的大趋势是这样的没错。”
  方召听明白了,从他看过的资料里面也提到过虚拟偶像风格的转变,为了能同真人偶像竞争,虚拟偶像的风格必须做出改变,而改变的趋势,确实如楚光所说的,朝这条线的右端发展。
  楚光将手环上的光幕收回,“这是一个视觉时代,每个时代的审美都会变,即便是雷哲时代的那些人气偶像,放到现在未必能火起来,现在的那些虚拟偶像,虽然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雷哲时代那些经典虚拟偶像的影子,但也根据当代人的审美喜好做了修改,更符合时下流行的视觉喜好。就算是咱们作曲人,一生中作曲的风格也会改变。”
  “有个商人说过,‘市场没有错,如果你不能被市场所容,那么,错的只能是你。与时俱进,别跟市场倔。’”
  楚光见方召似乎仍旧找不到答案的样子,笑着安慰道,“不过你不用太在意,你是个作曲人,不是专业的虚拟偶像制作人,而银翼也不会对虚拟偶像项目多在意,你就照着以前银翼推出的那些做一做就行了。早点将这个项目完工,创作才是正经事,我们在乐榜等你。”
  乐坛的榜单,除了新锋榜,还有许多其他的榜单,新锋榜只是一个初始级别的小榜单,他们以后还有很多榜要爬。
  走出校门之后,楚光就驾着他的飞车离开了,方召也坐上列车,他还得转一趟车才能到黑街。
  方召回到黑街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了,黑街依旧是那么昏暗。
  卷毛狗听到动静,已经趴在门后等着,方召进去的时候哼哼唧唧地使劲甩尾巴。
  方召扫了眼屋内,发现没有什么东西被破坏,摸了摸狗头,在狗盘里倒上食物。
  刚放下手里的包,一杯水还没喝完,方召的手环就想起了来电提示。
  看看上面的名字,方召有些诧异地扬了扬眉。
  接通之后,方形的光幕上出现了方声的脸。
  大概因为新锋榜被方召挤下去的事情,方声在霓光的待遇,虽不至于一落千丈,但也的确不如之前热乎。
  一段时间不见,方声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糟糕的面色,浮肿的眼睛和眼下的青黑,都说明这段时间方声的状态很差,也不知多久没睡好觉了。
  “方召,你行!”方声咬牙切齿。
  “多谢夸奖。”方声压根没在意他这话里的怨恨。小偷有资格怨恨吗?
  “这么耍我,你一定很高兴吧?”方声已经认定是方召藏私了,以前就防着他!不然,那首《呵呵》歌是从哪里来的?他之前一直跟在方召身边都没发现。
  不怪方声,实在是失恋日记这种事情,方召除非将作品完成,否则是不会给其他人瞧的,即便是当时视作好友的方声。
  将杯子搁下,方召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光幕里的方声,“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原本方声还打算嘲笑一下方召接银翼虚拟项目的事情,却听到方召的这话,不由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接下来等着。”
  等着干什么?
  方召他还想做什么?
  莫非,除了那三首之外,方召自己还藏了别的更好的作品?!
  “方召,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
  方召压根没理会急躁的方声,直接断开了通讯。
  走到创作的那个角落,拉开原主放置日记本的那个抽屉,将今天毕业典礼时得到的由延洲音乐协会颁发的赛季第五奖章,放进这个柜子里。
  虽然编曲的是方召,但主要作曲的还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这个奖,功劳还是原主的,
  “剩下的,我来。”
  已经毕业,方召不需要再去学校,暑假到了,下一次虚拟偶像课程还得到九月,下载才七月初,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方召得趁着一个多月的时间将项目的大致计划列出来,不然以后事情排满了就没法去听课。
  人员召集什么的都得放后面,首先方召得敲定形象。
  楚光的话方召都明白,只是,他毕竟是刚来到这里的“老古董”,还没能完全吸收时下的流行风格。
  效仿前人做出个芯子一样就换个“皮”的?
  虚拟偶像的优势在于,TA不一定是人,雷哲时代红极一时的神魔形象和流行过的那些毛绒可爱的宠物形象,都有很大的市场,有些经典形象甚至影响一两代人。不同的形象风格对应的市场人群不同。
  市场?
  怎么迎合市场?
  但是市场是个无法捉摸的东西,也没有谁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一直到第二天,方召也没能想出个对策。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方召看到了拉开的包里露出来的纸质记录本,这是他在公司翻资料的时候用来记录关键信息的,后来发现要记的东西太多,索性选择了手环的扫描储存功能。
  但是,在这个只写了数句话的记录本里,有一句话方召印象深刻。也就是新世纪虚拟偶像之父雷哲说过的那句话:我创造的,才是我追求的。
  作曲,也是一种创造,
  身为一个创造者,即便身在牢笼,心也应该是自由的。
  “我创造的,才是我追求的。”
  方召低声又说了一句,随即笑了笑,打开大片空白的记录本,拿出笔在上面画了起来。
  没人知道这具身体的芯子经历过百年灭世,方召没法去掉自己灵魂里的时代元素。
  与其束手束脚不知所措,不如放开手脚干!
  时间过去,窗外渐渐亮了起来,接近午时,阳光又将降临到这条街上。
  穿着背心大裤衩拖着椅子躺到商店门口晒太阳的岳青,没看到方召出来还挺诧异。
  “那小子出去了?”艾丸过来串门,问道。
  “不知道,早上没看到。”说着岳青往窗户那里瞟了一眼,窗户是打开着的。
  “没出门,那小子还在里面呢。”岳青确定道。
  “那就奇怪了,罕见啊。”艾丸摇头晃脑。职业习惯,他研究了方召好多天了,总感觉那人有点奇怪,难看透,大概艺术工作者都是那样吧。
  屋内,卷毛狗吃完方召给它的早餐之后,就安静地趴在地上,两只耸拉的耳朵随着外面的动静时不时转动一下。
  午时窗户的阳光和黑街上的喧闹,半点没影响到方召握笔的手。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