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如今整个雷纳家辈分最高的人,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下了,但将官的荣誉称号和待遇是保留的,只是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人们见到他还是会带着敬意地称一声“雷纳老将军”。
人老了,身体行动能力大大减低,最近雷纳老将军每天闲下来之后就容易多想,想儿女子孙,想已故的老伴儿,想曾经那些老战友们。
这并不是个好现象,所以保健医生建议他老人家出去走走,散散心,否则一直呆在屋子里,容易想更多。这个年纪想多了未必是好事。
至于去哪里,雷纳老将军将家里人想了一圈,决定来看看这位给家里惹了不少麻烦的重孙。雷纳家其他人在他面前提起萨罗的时候,都只说这个小家伙“很活泼”。这话委婉了,真实是什么样,他也有过了解,不过,让他还算满意的是,那个小重孙,虽然纨绔了点,爱惹事了点,好在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前阵子一时兴起上了会儿网,雷纳老将军就发现不少新闻提到萨罗,正好今天决定出去走动走动,就过来萨罗那边。
随身保健医生有些担忧,只希望萨罗别将老爷子气到才好。原本他只打算从专属医护团队中挑五人带上,想了想,又多挑了两人,这样保险一点。老爷子也真是,看谁不好,跑这儿来看这个每天都恨不得搞点大新闻的萨罗。
管家指了地方之后,老爷子拒绝了他将萨罗叫出来迎接的意思,而是自己走过去看看,他这位最爱惹事的小重孙,平日里到底在干些什么?他想知道这些小辈们真实的一面。
观影室那边并没有锁,大概是谁刚才去了一趟洗手间,进去后门也没有完全拉拢,观影室里面男男女女起哄的声音和影片的音效音响声混成一片,从门缝那里传出来。
跟在后面的管家一直垂着头,交握在身前的双手攥紧,额角大滴大滴的汗滑落。心中不停祈祷:小少爷,千万千万管住嘴,别说些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就算只是吹牛,也要有度,最好不要现在吹啊!
老爷子并没有走进去,而是就站在门外,一手握着手杖,另一只手叠放在上方,即便身形已经因年纪而略显得佝偻,但站在那里是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块稳稳生在地上的巨石,风吹不倒。
随身保健医生一直注意着老爷子的表情,这帮纨绔们平日里什么模样儿他清楚得很,所以现在才担心会将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
十几号人站在观影室外,没发出一点声音,整栋屋子都处在一种紧绷状态,负责清扫的佣人们战战兢兢,每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也因此,观影室的大动静,外面听得非常清晰。
里面,半点不知道的萨罗正在跟人吹自己演戏时的感受。
“不是我吹,我当时演的时候就觉得颇有我太爷爷当年的风范!怎么样?是不是很像?!就那气势,一般人就演不了!”
萨罗还在里面吹,其他几人也跟着应和,不过心中却在想,刚才纵身跃上飞行器的那一幕,一看就他玛是替身啊!
电影中,大批军队前往灾区。萨罗投资的这些电影,别的可能没有逻辑可言,但在军火装备上面却是不愿马虎的,很多还都是用的真货。当然,真货只占一小部分,其他的都是电脑特效制作完成,若是真如电影中用那么多真货,就属于大规模军事行动了,而不是拍戏。
影片中,随着各种飞行器、战机,陆空军队的派出,宏大的场面下,定音鼓渐强,沉闷的汽笛般仿佛要震动大地的号音骤然响起,让在线的众多心不在焉观看影片的人一震,慵懒的神经像是突然遭受了电击一般兴奋起来。
众多飞行器制造的各种杂音中,管弦乐制造的磅礴恢宏的氛围,进行曲性质的铜管、木管的变奏狂暴交替,正如影片中正邪双方的激烈厮杀,真实感极强的影像带来的视觉震撼效果,与乐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直达心灵的冲击。
“哈哈!怎么样,这支队伍是不是很有‘战神’的气势?对,看,就这儿!我要出舱门了!”
观影室内的其他人立马坐直,认真看着影像上的画面。只见里面运输机舱门打开,货舱内装载的全副武装的士兵从里面顺着绳索降落地面,这其中就有萨罗饰演的主角,跳之前给了个特写,告诉观众这人是主角,是萨罗演的,然后头盔上的护目镜就挡住了。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萨罗大少就在出飞行器前露了个四十五度的侧脸,后面那些酷炫的从飞行器上顺着绳索滑下的动作,都是替身完成的。
不过,不管观影室内其他人心里怎么吐槽,嘴上还是使劲的夸,恨不得将萨罗夸上天。
门外,随行的保健医生听到里面的吹捧面皮直抽,不用看他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哦,对了,这小少爷演的那电影叫《战神》?再听听这话,啧,多大的脸?还战神?就电影里那种队伍能跟真正的“战神”部队相比?真“战神”在旁边呢。
跟在后面的管家头压得更低了,像是在研究地上是否有条能够让人钻进去避灾的缝。
贴身保健医生快速看了眼老爷子面上的表情,老爷子脸上的笑是一点不剩了,但没看出生气的意思,倒像是想起了什么,注意力并不在里面那些小少爷们身上。老爷子的注意力的确不在萨罗他们身上,而是在传来的那些声音中。
他虽然老了,但不聋,不用看影像画面,仅凭声音,他能从那众多的声音中,分辨出是何种型号的运输机、战机、轰炸机,搭载的是哪个型号的枪炮,发出声响的是哪种战车的装甲外壳,刚才爆炸的又是哪种榴弹。
虽然离开战场这么多年,但他也一直在关注军队的事情,一直以为会忘记会模糊的东西,竟然在回忆起来的时候,还如此清晰。
老爷子旁边,身为资深保健医生的那根天线开始发出强烈的警报。
“将军?”保健医生发现老爷子不对劲了。
握着手杖的手背上都泛出了青筋,苍老的脸上微微颤抖着,仿佛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将军?您怎么了?”保健医生心中更焦急了,这把年纪,最近精神状态又不好,这样的变化会引发怎么样的变故,他自己都不知道,也不敢想。
站在那里的雷纳老将军,没有出声,像是没听到保健医生的话般,依旧目无焦距地盯着空中某处,像是在认真听着什么,又像是在回想什么。眼珠发红,眼眶湿润,在电影背景音高昂的和声响起的那一刻,他闭上了眼睛,泪珠竟然就这么从眼眶滚了下来,而且还不见停的趋势,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
保健医生懵了,自他从自己老爹手上接过这个职位,就没见老爷子情绪这么激烈过。
卧槽!出大事了!
“医护队!立刻过来!”
跟过来的只有他这位随身保健医生一人,带着的专属医护队的其他人都留在飞行器里随时候命。
医护队的人一接到命令,就立马冲进屋子里。
外面的动静太大,门又没完全关拢,观影室内的人不可能毫无察觉。萨罗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走过去将没合拢的门拉开,看到门前的一幕时,仿佛被一桶冒着寒气的冰水迎头浇下,双腿一软,就这么在观影室门口跪了下来。
萨罗脑子里只回响着一句话:完了,他把如今雷纳家辈分最高、最不能惹的一个人,气哭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