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有人在听到第三乐章的时候,觉得这个乐章很酷,听起来很爽,就如萨罗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那样,觉得够大气,足以撑起场面,符合他的逼格。
但在雷纳老将军听来,激昂之下,是悲壮。
曾有人说过:音乐只是提供氛围,每一个听者,听的其实都是自己的故事。
这话放在雷纳老将军身上正合适。
不管这个乐章创作者在创作它时想的是什么,雷纳老将军听到的时候,想到了自己曾经的经历。
曾经,雷纳老将军还年轻的时候,也参加了不少战役,不过那些战役人们并不知道,因为战场在异星。百年灭世已经让这个星球上的资源耗费不少,新世纪的发展需要大量资源和能源,若是再从这颗星球上掏,这颗星球,只能走向枯竭,甚至迎来真正的灭世。因为人类世界的发展速度远远快过星球的“自愈”能力,所以,他们需要往外探索,寻找更多的资源和能源。
没有正邪,只有立场,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新世纪发展成如今的辉煌模样,背后的代价也是惨重的,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而已。
多少人丧命于无限太空,丧命于异星战场,尸骨无存?
他最近总会回想起曾经一同远赴异星的战友们,如果他们没死,活到今天,地位也不会比他低。在听到影片中的那些熟悉的枪炮声响,那些熟悉的机械声音时,大脑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对应上记忆中的那些片段,而乐曲,则引导他的思维,寻找到某一段一直不愿回想起来的惨烈场景。
人们总爱歌颂英雄,影视中也不缺那些闪耀的仿佛超人一般的英雄,但是,他很少去看那些,因为他知道,不管在屏幕上那些被赋予神力、英勇善战的英雄们如何表现,在现实中,那些英雄还是会伤,会死。
他看过太多的关于英雄的书籍、影视,听过太多歌颂英雄的乐曲,但这些里面大部分都存在问题。讲战争却不敢正视战争的残酷与非理性状态,不去探究战争内涵;讲人却漠视对人的命运、灵魂和价值的哲学思考,不去讲述在战争中生命力的高扬、辉煌与毁灭的壮丽过程,将英雄过于夸大,与凡人割离开来。不管是军人,还是影视里塑造的那些英雄,都是整个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否定、排斥光芒背后的另一面,忽略每一次胜利后那些失去亲人的悲伤面孔,在他老人家看来,都称不上真正的艺术。当然,也或许是他人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欣赏水平,年轻人们,或许更喜欢那种无悲无虑的美好。
也大概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会知道,那种激昂的旋律之下,燃烧掉的生命有多庞大。
深呼吸,再次长叹一声,老爷子问道:“这段乐曲,你找得很好。”
跪在地上的萨罗使劲睁着肿起的眼睛,差点要怀疑自己的听觉。老爷子这是在夸他?!
萨罗诧异于老爷子竟然对一首背景音乐感兴趣,他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老爷子之所以情绪这么激动,可能是因为听到了那段配乐的原因。
这么说来……
不是他将老爷子气哭的,而是老爷子自己听歌听哭的?
他白挨揍了?!
跪在地上的萨罗看向他爹。
“咳。”对上萨罗那张被揍得已经看不出原本样貌的脸,萨罗他爹轻咳一声,扭头看房间墙壁。
房间里其他几位长辈也是,有种尴尬的感觉,他们哪会想到老爷子听一首歌能听成这样?!之前也差点动手揍萨罗,还好听到老爷子无性命之忧时控制住了,要不然真揍了,现在更尴尬。
“《使命》的创作者,是谁?”老爷子问道。
“我不知道啊。”萨罗感受到在他回答之后,周围几位长辈的视线快将他戳出几个大洞,只能硬着头皮接着道,“真……真不知道,创作者是延洲那边的人,延洲银翼传媒公司的,他们没告诉我创作者,不过,那位创作者在《使命》之前还有两个乐章,太爷爷我给你找来听……嘶——”说道后面,萨罗使劲“嘶”了一声。
萨罗他爹动了动手指,这小子尾巴一翘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
果然,在听到萨罗“嘶”了这声后,老爷子转过椅子,见到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萨罗,诧异问,“你这是怎么了?快起来,跪地上干什么。”他之前太沉浸于回忆无法自拔,没注意周围的动静,现在才回过神。
萨罗踉跄地起身,揉着膝盖,“我爹打的,可疼了。”
雷纳老将军到这年纪,又有什么猜不到的,只是笑了笑,“该打!你不是还说你有战神之风吗?差得远!”他老人家什么眼力,当然能看出来,萨罗也只是被打得看起来惨一点,没伤到骨头和内里,皮外伤,教训一下就行了,省得这皮小子总在外惹事。
萨罗讨好地笑了笑,这种带着些撒娇和讨好意味的行为,最讨老一辈喜欢,当初堂堂雷洲洲长就是这么被拉得偏心的。
萨罗他爹想翻白眼,臭小子不学些好的,就学这些歪道!
不过萨罗能拉拢老一辈人,也是很有分寸的,不显得过于谄媚,太过了容易引起厌恶,所以,他很快就收敛,“太爷爷,您要听吗?我去将另外两首和《使命》的完整版拿过来。”说着萨罗看向旁边老爷子的随身保健医生。他可不想老爷子又听得失态,真出了事,后悔都没法。
“无碍。”保健医生笑着道。
人嘛,憋久了大哭一场也好,将心中的那些徘徊不去的抑郁都发泄掉,是好事。老爷子平日里总爱硬撑着,不好的事情也憋心里,这么多年下来,心理上承受的伤害不小,哭一下算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不过这次还真将他吓出一身冷汗,任谁看到之前老爷子哭成那样都没法冷静。
得到允许的萨罗顶着一张被揍成猪头的脸,撒着欢跑出去。看得萨罗他妈以为这小孩子被揍得精神失常了。
“活泼点也好。”老爷子在萨罗出去之后,笑着道。这话是说给房间内的几人听的,也是说给萨罗他爹听的。
萨罗他爹能说啥?只能扯出个笑应声呗。那小子已经被养成这样了,还能指望他改多少?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他们也就不严管了。
很快,萨罗将完整的《天罚》、《破茧》和银翼传给他的原声版《使命》都拿到老爷子面前。
“配合MV看更好,我给您调设备。”
萨罗说是自己调,其实是指挥警卫员和佣人们去干的。
三个乐章的MV放完,老爷子虽然看着没之前那么激动了,但眼眶又红了。
“很优秀的艺术作品!”
屋内几人对老爷子给出如此高的评价有些惊讶。
萨罗他爹憋出一句:“怎么就不是我们雷洲的呢?”
“不管哪一洲的人,能作出这种音乐的人,值得敬佩。”老爷子道。正因为音乐所能承载、升华的感情内涵,使得它能超越时代,超越政治。
歌也听完了,MV也看完了,萨罗被他爹赶出来,然后房门一关,里面的人商谈要事去了。
萨罗出来之后,都没顾得上去看看他那几位在警卫员冷眼下瑟瑟发抖的小伙伴们,而是联系他的经纪人。
接到萨罗的电话,经纪人说了《战神》评价“高分”的喜讯,还没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之前联系不到人,就听萨罗急促道:
“我他玛现在不想知道那些!联系银翼,不管花多少钱,给我将《使命》那个乐章的版权买下来!记住,我要全版权!”
萨罗的经纪人被这话惊得一懵。虽然那个配乐确实不错,也给影片加分,但不至于再花大价钱买吧?
他想问问雷纳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但萨罗已经切断通话,只能放弃。
而就在萨罗的经纪人跟银翼商量购买版权事情的时候,银翼总部,段千吉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老婆!”通讯器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段千吉一听就想切断通讯。因为她家这位每次用这种语气叫她的时候,一定有什么让她为难的请求。
“你们公司新出的《使命》那个乐章,千万给我留着!别卖出去了!”
“怎么,你不是对音乐没兴趣的吗?”段千吉问。
“哎,那是其他的,这个系列我挺喜欢的,尤其是这第三乐章,一定给我留着,我们延洲军区正打算扩招,还拍了个宣传片,我要用它当宣传片的主题曲!”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