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兵役的方式很多,明面上,对于服兵役的人会依据其身体状况,作一个大的划分,体质弱的人会分到稍微轻松点的地方,不用出星球,就如段千吉所说,健康状况太差的人,可能只会被分配到一些市区基层去,做一些相对轻松的义务工作。不过,这样的岗位也是有名额限制的,大多数的人都是被随机分配到各个地方,七成以上需要出星球。
每年大批服兵役的人会被送往外星球,那不是旅行,除了必要的训练之外,还需要做苦力,所以,大部分人不会愿意被分去那种地方,而有条件的家庭,会通过一些手段去争取轻松的名额。
这样就造成每年暗地里许多见不得光的交易发生,尤其是偏远市区,小地方更黑暗,可操作性太强,甚至会沦为一些人打击报复的手段。
新世纪建立已经五百多年了,很多决策都已经失去了初始制定时的意义,包括延洲军区内部的人,有时候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已经不是灭世时期了,生活还是得圆滑才能继续愉快下去,不是吗?
这种现象并不只存在于延洲,这是全球各洲都存在的。
方召还没有服役,而拥有了这些名额,他就不需要再去担心被分配到艰苦的外星球去,段千吉当然也是希望方召能留在齐安市的,那样对银翼也有益,极光团队的核心,还是方召。
方召从顶楼回到五十层,趁中午空闲休息时间将团队的人招过来。
“项目会议不是明天才开吗?”祖文打着哈欠,他刚正准备午休。
“不是项目会议,我得到了几个兵役的名额。”方召说道。
祖文迷蒙的睡意顿时没了,精神一震,“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就是那种……能得到优待的?”罗德尼搓着手,双眼放光。
其他人也盯向方召,等着方召的回答。
方召点头:“没错。”
“啊哈——”祖文一声怪叫,“我怎么就提前服役了呢?!要不然现在还能享受到特殊待遇!哪用得着去外星挖矿!”
“祖文你也被分去挖矿?”曾晃问。
“是啊,不然呢?”祖文想起服役的事情就感觉一阵皮紧,“不过当时我家里人运作了一下,花了一百万,让负责分配的人把我分到近一点的拥有成熟基地的星球。”
“那你还好,我被分到的星球,基地条件不太好,天气也不好,一年下四场雪,每次下一个季度。”曾晃谈起当年的兵役就一阵哆嗦。
“我和曾晃是在大三时期去服的兵役,我们在大一、大二就将大三的课程完成,所以回来之后直接进入大四的学习,也并没有耽误正常毕业。”万悦说道,“不过,大召你好像还没服役。”
一般学生们在大学时候就同相熟的同学或者兄弟,休学一年去服兵役,因为毕业之后再去服役就耽误工作了。
方召原身在大学时候忙着创作,拼成绩,拼奖项,还忙着谈恋爱,所以并没有服役。
“我也已经服役了,不过,老大……”付应天顿了顿,组织一下语言,他当初是由祖文介绍进来的,所以比不上祖文在方召面前说话那么随意,他也跟着祖文一起喊方召老大。
见方召看过来,付应天有些紧张,“我有个弟弟,今年大三了,平日里只顾着写代码,严重缺乏运动,比较瘦,今年他的同学们都打算休学一年服役,他也准备申请休学……他……他在雷哲空间技术这块很有天赋的,就是……就是,忙起来之后就忘时间,经常熬夜,所以,身体素质不太好,去年还生了一场病……老大你手上有名额,我想,能不能……能不能买一个?”
方召听着付应天的话,点点头。
见方召同意,付应天心中一松,他进极光项目之后攒到不少钱,能用那些钱买到一个可信度高的名额,也是划算的,黑市他问过,没路子根本拿钱都买不到,还可能被骗。
就自己弟弟那副鬼样子,要是被分到曾晃说的那种偏远且条件极差的星球挖矿,说不定服役到中途就因为病重给送回来了。服兵役不至于真置人于死地,但他经历过,知道那种苦。
如果是绝对的公平分配,那他也不说什么了,按规矩办事,服从安排,但既然大家都在耍手段走路子,他又何必再清高?以前没去做,那是因为没条件,可现在他有条件了,可以让在意的人少受点苦。
努力奋斗,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给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
“多少……”
付应天本打算问一个名额多少钱,就听方召道:“嗯,那送你一个。还有谁?”
付应天傻了,周围祖文几人都像是雕塑一般,看着方召一动不动。
数秒后,祖文使劲深吸一口气,“你的意思是,给我们?!”说完不可置信般又问了一遍,“真给我们,白给的给?”
方召点头。
“等等,老大,你知道黑市上明码标价多少吗?”祖文揉了揉带着两个大黑眼圈的眼睛,按捺下激动的心情,“一千万!”不等方召回答,祖文就出声了,“黑市明码标价一千万!最低的时候也没有低于五百万!就是你说的这种能自己选择的名额,我当年服役时想弄却没钱!”
祖文激动地吧啦吧啦说了一通,方召只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知道了……
这就没了?!
祖文瞪眼。
方召看着几人,说道:“这样,祖文、宋秒、庞普颂、曾晃、万悦、付应天、斯特拉、章禹,八个人,我给你们每人留一个,想给谁你们自己决定,决定好了告诉我。”
“哈——”祖文一声大笑,“老大我爱你!”
喊着就要去拥抱,被方召提着扔进工作室里面去了,“福利给你们了,工作给我好好完成。”
“是!保证完美地完成任务!”祖文午觉都不睡了,他现在非常兴奋,要不是因为这事不宜宣扬,他肯定会在朋友群里面欢呼一番。
别的部门是发红包,他们部门是发名额啊!
价值千万的兵役名额啊!
不过,这种名额,如果自家急用的话,也不会卖给别人。方召给的这个名额,就算现在用不着,总有值得用的时候。
庞普颂则迫不及待给他妈通话:“喂,妈妈,我弄到名额了,让舅舅和表妹别着急!”庞普颂说的表妹,是他舅舅的女儿,也到能服役的年纪了,只是身体不太好,经常生病,他舅舅最近愁着到处借钱走关系,就为了能将女儿弄到轻松点的地方去,女孩不比男孩,倒霉被分到差点的地方,受的苦更多。
庞普颂当初到处跑龙套时,他舅舅帮了不少忙,那时候能在银翼练歌,也是他舅舅给弄到的通行卡,也正是这样才能遇到方召。所以,庞普颂愿意将名额送给表妹。
两天后,方召收到庞普颂和付应天的请求,将他们的决定告诉段千吉。
对于方召将名额给手下人的决定,段千吉有些诧异,不过,方召的决定她也不干涉。
“这些我会让人帮你办好,那么,方召,你自己的选择呢?什么时候服役?想在哪里服役?”其他人段千吉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方召的决定。
“我先将极光这个项目完成。”方召道。
“也是。如果极光赢得了代言,你还得更忙,今年应该是没法服役的。不过你年纪还小,过几年再服役也可以,只要名额在,期限内,什么时候去服役都可以。”
段千吉想的是到时候将方召分到齐安市哪个地方,最好能离公司近点,她绝对想不到,方召这两天一直在查矿星的信息,而且还特别关注了最远的那几颗矿星,要是知道的话,段千吉一定会收回名额。
回到部门,通知庞普颂和付应天之后,方召给卷毛狗的自动喂食机里面添满狗粮,正打算去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就接到了一个来讯。
“大召,怎么了?”从洗手间出来的曾晃,见方召站在办公室门口,表情有些奇怪,便问道。
“我下午去一趟齐安市警察局。”
“出什么事了?”曾晃紧张起来,没事谁会被叫去警察局?
“放心,不是什么大事,我去去就回来。”
听方召这么说,曾晃放心不少,“没出事就好。”
“方声入狱了而已。”方召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