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洲烈士陵园,主要埋葬的是灭世时期齐安战区的烈士,后来在新世纪建立之后,又从延洲其他地方迁过来一批。据官方数据表明,这里葬着千万人,大多数尸骨经过焚化压缩,只占用很少的一片地方,还有些人根本就没能留下尸骨,只有生前的一些物品,或者只留下一段记载着他名字的文字记录。
新世纪的人们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每年的纪念日前后,到烈士陵园拜祭,有些人觉得拜祭之后,先烈们大概会保佑他们心想事成,而有些人,则纯粹只是依照习俗过来走一趟。
如出租车司机所说,因为临近纪念日,烈士陵园这边的人确实比较多,方召在路上的时候,就在司机的提示下,从网上取号排队。
烈士陵园有专设的地方供拜祭用,但地方有限,在每年纪念日的这几天都会爆满,所以得排号。
拜祭的人太多,方召拿到的号仍旧比较靠后,大概还得等两三个小时才能轮到他。不过,在那之前,方召打算到时候去烈士陵园里面其他地方逛逛。
临近陵园的时候,远远的,方召就看到那座高五百余米的巨大墓碑。这就是这一带的地标。
出租车司机只将方召送到临近陵园的地方,没有往里靠近,因为人太多,停车场全满,还有一些车辆在道路上排队。偶尔还能见到持枪的警察巡逻,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大批警察调过来维持治安。
见状,方召果断下车,步行还能快点进去。
进园内不用收费,只需要核查身份,如果身份没什么问题,园内的人数也在限定范围内的话,就能直接进去了。
园外的道路很拥挤,但一进入园内,就感觉宽敞多了。这片陵园很大,分好几个区域:陵园核心区、灭世纪念馆、广场、散葬墓区、公共拜祭区等等。
那座巨大的墓碑就属于陵园核心区,不能随意过去。一般来这里的人,都是去公共拜祭区去拜祭,然后去广场边上的茶厅小馆喝个茶聊个天之类。烈士后代会去散葬墓区,或者陵园核心区拜祭。
沿着宽敞的大道往前走,大道两边有人行道,两侧树木成荫,树的品种正是龙象天罗,四季常青,即便齐安市已经到了寒冷的冬季,仍旧维持着充满生命活力的青绿。
大道前方,就是陵园的广场,能看到很多拖家带口的人在那里走动,广场边上的店子,顾客来来往往,非常热闹。
除了在拜祭的那一刻严肃之外,其他时候,不管是在广场上行走跑动,还是在边上的茶厅里休息的时候,前来的人,都是笑着的时候居多。
这并非对烈士的不尊敬,新世纪建立之初,也曾要求过在陵园必须肃穆,但后来改变了。一位生于灭世时期的将领在临终前说过,让子孙们拜祭他的时候,多笑笑,他和战友们好不容易换来的新世纪,不是为了看他们哭丧着脸的。
所以渐渐地,人们也不再刻意严肃着脸去拜祭。
纪念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即便来这里拜祭,也是带着喜庆之意的,感谢灭世时期的英烈带给他们一个和平的新世纪。
经历过末世之后,新世纪的人们,将这片土地下躺着的人当做信仰,这些才是他们的救世主。
老人会在拜祭的时候,为小辈祈福,小辈们希望自己的小心愿能达成,求平安、求姻缘、求财运,等等。
公共拜祭区那边排队还早着,方召没过去那边,而是穿过广场之后,朝着那座高大墓碑所在的核心区域过去。
“是烈士后人吗?请出示证明。”核心区域的接待员问方召。
“不是。”
“抱歉,先生,你并不是该园区内所葬烈士后人,如果想进入核心区域,需身份信息审核,并支付一千元的保证金。请问是否需要进入?”服务台的人问。
这个保证金是不会归还的,这条也阻挡住了大部分人。陵园的核心区域比较重要,并不适合所有人都进入,所以列出这种规定,也是园区慎重考虑后决定,而非园区烈士后人进入核心区域所缴纳的这笔钱,都会用作园区的维护,不会被纳入私人腰包。
“是。”
方召提交了身份信息,审核通过之后,缴纳一千元的保证金,服务台的人给方召套上了一个蓝色手环,用于定位方召的实时位置,确定他不会跑到不该去的地方。
进入陵园核心区域的人,大多都会被套上手环,不同颜色有不同的意义,蓝色表示普通拜祭者,红色表示园区烈士后人,白色表示公务人员,黑色表示身份特殊的人。
虽然需要额外缴纳一笔费用,但方召进去之后,发现还是有不少同他一样戴着蓝色手环的人在里面走动,不过,周围有监控器和警察在盯着,那些人就算想干什么也得多考虑考虑。
核心区域最明显的就是那座高大的墓碑,人在它旁边显得极为渺小。灰白的巨大墓碑像是这片大地上的支撑柱,沉默却又坚定地站在那里,风雨五百年过去,悲壮又自豪。
方召站在墓碑前仰头看了半晌,才收回视线,绕过墓碑,走向它后方。
这座巨大墓碑的背后,是一座座排列着的小墓碑,以大墓碑为顶点,呈扇形排列,往后延伸。
这些小墓碑,每个都代表着一位故去的人。
第一排,也是最靠近大墓碑的一排,有十座墓碑,比后面那些墓碑要大些。越靠前的墓碑越大,因为越大的墓碑上刻的字越多,地位也更重。
从左边起,第一个墓碑就是家喻户晓的创世纪大将乌延,延洲的“延”字就取自他的名字。
创世纪十一位大将,除联盟总部所在的皇洲之外,另外十一个洲,就是以他们的姓或名命名的,比如雷洲是以创世纪大将哈文·雷纳的“雷纳”命名。而自他们之后,联盟不再设立“大将”军衔。
“乌延:(灭世17年——新世纪56年),创世纪大将,第五军团第二任军团长,收复延洲……”
乌延的墓碑上简要写了他的生平事迹,充分体现了一位结束灾难,开创新世纪的将领的威风与霸气。
方召看着那些官方化的文字,露出淡淡的笑意。
大概没人知道乌延这小子其实怕狗,只是平日里藏得很好罢了。
继续往前走,方召脸上的笑意消失。
第二个墓碑上写着:“方召(?——灭世99年),第五军团第一任军团长……”
第五军团就是延洲军区的前身,灭世后期成立的第五军团,在创世纪之后,成为新世纪的延洲军区。
新世纪,人们使用新的纪年体系,灭世时期从灾难降临的那年开始,到创世纪的那年,其中持续102年。
灭世99年……
在新世纪的历史书中记载过,其实过了最艰难的灭世99年,灭世100年的时候已经将威胁清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两年都是清理残余的同时重建家园。
真就只差一步。
方召的视线从墓碑往下挪。
这么看来,自己就被埋在这墓碑下面?
方召心情很复杂,脑子里都不知道该响什么BGM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