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62章 好像在哪里见过
自己在自己的墓前拜祭,这种心情太复杂,有些悲哀,也有些庆幸。
他是没能看到创世纪的那一天,也没能成为十一位传奇大将之一,但是,他又重新活过来了!
没能见到创世纪的那天,但他见到了五百多年之后的,已经成熟的繁荣的新世纪!同末世时相比,这简直就像是在另一个世界,如果不是继承到的身体大脑的记忆、看到那些历史记载和陵园的墓碑,方召甚至可能会怀疑自己是否还在原本的星球上。
变化简直是翻天覆地!
至于墓碑上写的他上辈子的功勋和赞美词,方召只是大略扫了一眼就没再看了,他敢肯定,写这些的肯定不是熟悉他的人,因为上面竟然没有写上“作曲家”三个字,那才是他的本职工作,相熟的人不会忘记这个。
方召在自己的墓碑前想了很多,想末世时的事情,想从历史书上看到的记载,想如今的新世纪。若是有可能,方召甚至还想将墓挖了看看自己的陪葬品都有些什么。
而正当方召垂头盯着这块墓地想的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人。
“打扰一下,麻烦出示你的身份证明。”
方召抬头看过去,过来的是一个青年警察,在他看过去的时候,还出示了警察证,证明自己的警察身份,同时还有一份陵园内的公务证明,戴着白色手环的手抬起,向方召表明他公务人员的身份。
不远处有几个警察也望过来,那些都是被调过来的应急小分队成员,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几支应急小队被调往陵园各处守着,遇到可疑人员就会上前询查。被调往陵园的这些应急小分队处置突发事件的经验丰富,对于抓捕潜入人群中的犯罪分子很有一套。
陵园核心区域虽然在进门之前就进行了身份核查,但若是在核心区域内发现可疑人物,他们也有权对怀疑的人进行二次核查。
周围原本有几名刚进入这片区域的拜祭者朝这边走过来,见状立马转向,朝其他方向走去,远远绕开,走远之后还扭头往这边看,小声议论着什么。
方召抬了抬眉,自己这是站在墓前时间太长被怀疑了?
依照对方的要求,方召将手环上的身份信息调出来。
那位警察看着光屏上的身份信息,又对比了一下长相,确定不是冒名的。
“方召?有点耳熟,好像这里也有个叫……”那警察转身就看到了墓碑上的名字,“……方召。”
看看墓碑上的名字,又看看方召身份信息上显示的姓名,那警察有片刻的惊讶,不过很快就笑了,“名字不错。”
新世纪百亿人口,名字与灭世时期烈士名字相同的人数不胜数,每年这个时候,就有很多人特意到陵园拜祭同名的烈士,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谢谢配合,请继续。”查看方召的个人信息之后,那警察就往回走,在转过身时,他朝自己同伴那边打了个手势,表示没有问题。
方召在被再次检查身份信息之后,不再继续留在墓碑那里,而是去看看其他墓碑。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勾起他不少回忆。
方召也能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是那几个警察,不过他不生气。
每年在纪念日有这些人守着陵园,陵园的安全也有保障,不至于发生什么恶性事件,陵园的墓碑也不担心会被破坏。
五百多年,墓碑和园地并没有多少损毁,除了平日里维护的工作人员之外,就是这些人在关键时候守着。
很厉害的后辈们。方召心中赞叹。
而那几个盯着方召的人并不知道方召对他们的看法。
“连楷,那人真没问题?”一名年轻警察问道。
连楷,就是刚才过去核查方召身份的警察。
“没问题。”连楷看了眼在墓碑群之中走动的方召,说道。
“那你刚才怎么过去核查身份?”另一名警察问。
“不知道,就是觉得那人有些奇怪,给我的感觉,像是要将那块墓挖开一样。”连楷说道,“又是一个与烈士同名同姓的人。”
听到这话,其他几人心中了然。
“那人什么身份?”一名警察问连楷。
“一个作曲家。”连楷说道,“令我难以理解的有三种人,一种是哲学家,一种是艺术家。哲学家的思想太高深,以我的智商没法弄明白。而艺术家,将疯狂与冷静融为一体,不如政治家那样接近尘世环境,而是在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世界里孤芳自赏。我同样没法弄明白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那还有一种呢?”旁边的警察问连楷。
“还有一种是变态。”
“……那还要不要盯着那小子?”
“先盯着,虽然我觉得他现在不会做出什么危害治安的事情,但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做出什么事情,盯着总好些。”连楷说道。
方召没有去在意盯着那些人的目光,在挨个走完靠前面的一片墓区之后,抬眼望去,并不平坦的大地上,密密麻麻分布着墓碑,无法看到边际。
墓区太大,方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走完这片墓区,公共拜祭区那边已经快轮到他了,所以,方召沿着墓区的一条小道一直往前走,走出核心区域,抬头,依旧是一片无法望见边际的墓区。
核心区域后面是散葬墓区,有些是在陵园建立之后迁移过来的,有些则是后来慢慢加入,属于新世纪的烈士们。
虽然这一片被称为散葬墓区,但并不是凌乱的散。
散葬墓区的拜祭人员更多,管理不如核心区域那么严,能看到一些家长带着小孩走到墓碑前,恭敬地行礼,放上一束花,然后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什么。应该是烈士家属或者后人。
墓区这边很大,步行出去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而墓区又不允许肆意跑动,赶时间就得乘坐墓区内专设的园内列车,车票也不贵,就一块钱。
方召上车之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看着车从散葬墓区驶出,从核心区域旁边经过,不过,在从那边过去时,车内乘客的议论声突然大起来。
方召看到核心墓区那边很多人聚过去,但因为有人拦着,所以只能站在边上伸长脖子张望。
五辆黑色的车直接从空中降落到核心区附近,然后沿着道路,一直驶进核心区内。
陵园内大部分地方都是不允许开车的,空中更是私家车的禁区。能在陵园内看到的那些私家车都是特许的车,而能够直接从空中降落驶进核心区域内的车,更是特权中的特权。
“看车牌,是乌家的人。”前面座位上一个拿着望远镜的学生说道。
旁边几个年轻女孩闻言立马凑过来,“有乌匀吗?!同学,借你望远镜用用。”
“别看了,车已经进去了,看不到的。”那男生说道。
乌匀,延洲著名影星,不属于延洲三大娱乐公司中的任何一个,他自己就有足够的财力聘请团队经营,因为他是乌家人。
延洲虽然是以大将乌延的名字命名,但不同于雷洲雷纳家的是,乌家在乌延去世之后,经历过一场内战,导致整个乌家差点覆灭,这也是为什么延洲历任洲长中少有乌姓的原因。
不过,即便乌家不像雷家那样成为洲内第一霸,但也不容小觑,尤其是近百年,乌家的生意发展得更好,不能当延洲第一,也是延洲大族之一。
乌家的小辈们?
方召看着核心区域外面围着的人群,他当初刚重生时,在网络上看到关于乌家的记载,曾想过,若是乌延还活着,会不会将他那些掀起延洲内乱的不肖子孙们毙了。
刚才那几个学生提到的乌匀在现在的乌家,只能算是小辈,那五辆车里,除了乌匀之外,应该还有乌家的其他人。方召有些可惜,没能见到那些乌家的小辈,不过,日子还长,总有碰面的时候。
车已经离开了核心区域,朝着公共拜祭区过去。
与此同时,乌家的五辆加长的黑色飞车已经进入陵园核心区域,辈分最大的人走在前面,小辈们往后排。
乌家每年都会在纪念日之前,先来一趟,单独拜祭,这是属于乌家自己的拜祭活动。然后再在纪念日的时候,同延洲洲长,以及其他一些身份重要的人,进行拜祭活动。
小辈们不管心里在想什么,这种时候装也要装出与长辈们相似的表情来,看向墓碑的神情带着三分恭敬,七分严肃。
其实时间相隔这么久远了,要说感情,那是没多少的,毕竟已经是死去近五百年的人,但敬意倒是有些。没有乌延就没有如今的乌家。
依照乌家旧礼,在乌延墓碑前拜祭完毕之后,乌家长辈们又向旁边的墓碑拜了一拜,还送上一束鲜花。
每一代的乌家人见到这座排在乌延之后的墓碑时,都会无限感慨。
如果不是这位先走一步,延洲就不叫延洲了。
不过,今天乌家的人中,有几个看到墓碑上的名字之后,表情疑惑。
方召?
这名字好像还在哪里见过。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