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带着一大摞纪念画离开烈士陵园,先回了趟他的新家——在齐安市从老艺术家薛景那里买到的顶楼房子。
过户之后很快装修完毕,方召简单买了些家具换上,其他的就没怎么装饰了,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
回家将其他纪念画放下,只带了“烈士方召”的纪念画回公司,然后,给部门每人发了一套。六种画风,六张一套。
“头儿,这个是?”付应天看着手上的纪念画,有些懵。他对纪念画没什么感觉,他爹妈倒是很喜欢,每年都会买一些灭世时期的烈士纪念画贴门上,有时候还将房间门也贴上,他也不知道是习俗使然,还是真相信英烈们会庇佑。
“这个纪念画我认识!”万悦一看到纪念画上那个人物脸上的疤,就知道是哪位了。
“谁?”祖文他们看过来。
万悦看向方召,“大召这次怎么会买同名烈士的纪念画?”以前方召对纪念画可没兴趣。
“同名烈士?!”祖文几人惊道,“这套纪念画难道就是历史书上说的那位?”他们知道灭世时期的那位大人物,也曾在上历史课的时候议论过,如果当年那位没那么早就离世,延洲就得换个名字。
不过,与烈士同名的人很多,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再到工作,不知遇到过多少,一开始还会好奇,惊讶,现在听到都无动于衷了,就算当时知道虚拟项目被塞给一个叫方召的新人时,他听到名字也没觉得有多惊奇。
“原来是他啊。”祖文看着发到手上的纪念画,“当年中学的时候还考过关于他的试题呢。”
“对,我今年还看到有学生在网上抱怨,考试考的‘延洲烈士陵园公共拜祭区主殿门前的两尊雕像是哪两位,听说大部分都没能正确答出来,有些只蒙对了乌延,毕竟延洲嘛,乌延大将大家熟悉,至于另一个就蒙对得少了。’”旁边的庞普颂研究着手上的纪念画,说道。
“我们当年考这种从未错过。”曾晃笑着看了看万悦,万悦也乐呵,这种题对他们而言就是送分题,因为他们在了解到有位烈士也叫方召之后,就对这个记忆很深。
其他几人都觉得自己部门的老大还真有意思,纪念日假期前发兵役名额,还发同名烈士纪念画。果然艺术家的脑子就是特别么?
想起什么,祖文道,“哎,老大,你说将来你要是红了,名气大了,会不会有人请你去演灭世时期的那位方召军团长?嘿嘿,你可以提前锻炼演技!”
方召没回答,只是给了祖文一个傻X的眼神。
祖文见到方召回过来的眼神,觉得刚才的话说得荒谬,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
其他人也觉得好笑,方召是个乐曲创作者,将来《百年灭世》原创者的身份公开,也能升级为作曲大家,他会在作曲圈里面出名,这个没人有疑问,前三个乐章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方召不是演员。
而且,能够拍摄涉及灭世时期真实历史人物的影片,都是全球影视协会以及诸多烈士后代们拍板同意,才能去拍摄的。新世纪早期的娱乐圈,的确很乱,各种扭曲历史,不管是影视、音乐还是虚拟偶像,拿烈士开涮吸引眼球的事情太多。后来在众多烈士后人们强烈反对下,全球范围颁布禁令,禁止这一乱象,想要拍摄涉及灭世时期真实人物的影片,必须经过重重审核,且必须征得所涉及烈士后人们的同意。
因为禁令限制太多,所以,各洲在拍摄涉及真实人物的影片时,也尽量只选择身份重要的在灭世期影响较深的一位或者几位人物,因为用太多了申请程序会很麻烦。而且,从全球电影协会下禁止令之后,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一部影片真正提到灭世时期的那位军团长方召。
然而,祖文他们不知道,方召刚才的眼神并不是觉得这种情况没可能发生,而是在想:我就是我,还要演?
“哎,不过说起来,早就听闻全球影视协会有意向启动一个涉及灭世时期多位重要人物的影片,怎么还没启动?”旁边的罗德尼想起大学时候见过的一个报道。
“早就搁置了,据说已经搁置很多年,几次想要重新启动,都没成功,不知道是为什么。”宋秒平日里比较关注娱乐圈方面的东西,听罗德尼提起,便说道,“不过,近几年被提起得越发频繁了,我估计这个项目可能真有希望。”
“真要启动,那就是轰动全球的顶级大片。”祖文说道。
其他人也赞同地点点头,真要是启动那个影视项目,投资商肯定是各洲的大族,比如雷洲的雷纳家,延洲这边乌家等等,影片里有他们的祖辈,还都是创世纪的大人物,选角上肯定会要求非常严格。能接重要角色的,肯定都是全球实力巨星,恐怕银翼公司内的A级签约影星也只能去争个龙套角色,还是削尖脑袋往里挤的那种。
那才是真正高逼格影视项目,他们这些屌丝也只能在这里谈论,不可能真有能力参与其中。
“不过,再大的影视项目,也不可能没有配乐。”宋秒转向方召,“老大,努力,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争个配乐权。那种影视项目中的配乐不可能只有一种,也不可能只出自一家,在这个上面,咱们到时候还是能争一争的。”
说是这么说,但宋秒其实也不看好方召,因为以她了解到的信息,那种级别的影视项目,配乐都是出自老牌实力强劲的工作室,或者配乐圈内的老资历大师,以方召的年纪和影响度,被选中的几率不大,若是再过个百八十年说不定还有可能,但到时候,项目应该早就启动完成了吧。
见方召似乎在认真思索什么,宋秒和祖文他们相视一眼,以为方召真将宋秒刚才的话当真,轻咳一声,打算转移话题说点实际的振奋点的事情,就听到方召的手环响了。有人来讯。
“段董?”方召接通。
“上来一趟。”段千吉道,又强调,“你一个人。”说完便断开通讯。
“段董又要询问第四乐章进展了?”
“应该是吧,以段董对这个系列的重视程度,可能也是询问关于项目的事情。”
祖文几人议论。
不过,方召倒是感觉不一定是关于第四乐章的,昨天他才给段千吉发了第四乐章的进展报告,不至于今天又问。
“我先上去一趟。”
其他人回到自己岗位继续赶工,方召则乘坐电梯到了顶楼段千吉的办公室,进去就发现,除了段千吉和那四位助理秘书之外,还有两个陌生人,在方召走进去时,两人都看了过来,与方召年纪相仿的一人眼中带着明显的质疑之色,不过那位年长些的人倒只是露出了打量的目光,并不带任何轻视和质疑,只是单纯的打量。
两人的着装并不华丽,也没有奢侈闪耀的配饰,乍一看就像是人群中的大众技术员工。但在两人胸前,戴着“S”型的火红色禽类图标徽章。
只这个不大的徽章,就能让许多人重视起来,这才是他们身份的最好证明!
火烈鸟的人。
“火烈鸟”,全球顶级游戏制作公司,它若是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坐。”段千吉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然后看向那两人,“这位就是《百年天罚》前三个乐章的原创者方召。”说着又看向方召,介绍两人身份,“这是火烈鸟公司音效组的游传组长,和比弗先生。”
“副组长,副的。”游传摆摆手,并不觉得称呼上加个“副”字有什么尴尬。
说完游传又看向方召,带着恰到好处的笑,“《百年灭世》已出的三个乐章,我们组的成员都非常喜欢,第四个乐章也在期待中。至于我们来的目的,与代言无关,我们只负责音效相关的部分。此次前来,是想向方先生发出邀请。”
“邀请?”方召问。
“是的。我们想请方先生创作一曲。”
“定制曲?”
“没错,《世纪之战》一段长达两分钟的开场动画背景乐。实不相瞒,我们其实早准备了四首,打算从中选出一首使用,但是……”说到这里,游传再次打量方召,“我们音效组的组长在听过《百年灭世》的前三个乐章之后,对提前准备的三首并不满意。不是说不好,而是与游戏本身的融合度上还差点儿,所以,我们已经向十二个洲的十八位配乐大师和工作室再次发出定制邀请。方先生这里,是最后一站,也我们音效组的组长亲自交代必须发出邀请的。”
“我是第十九个?”方召问。
“是。”
方召沉默。
邀请了十九个配乐创作方,并且许诺会将十九个创作方的创作成果全都买下来,但真正在游戏上,火烈鸟只会从中挑选出最满意的一个来使用。
当真是……壕无人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