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生是第十九位,也是最后一位受邀人。”游传说着笑了笑,看向方召,带着些许认真的语气,“但方先生若是有其他计划,或者觉得时间太紧的话,也可以拒绝。刚才忘了说,乐曲初稿必须在三月份之前作出来。”
游传说话的时候也观察着方召的表情,从方召进来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与其他那些同龄人不同,不是装出来的沉稳,甚至看向他们胸口的火烈鸟标志时也只是稍稍露出点惊讶,没有故意掩饰,也没有故意压制的激动情绪。
而现在,在被告知能与其他各洲的知名大师们一起被邀请,为鼎鼎大名的火烈鸟公司出品的游戏开场动画做配乐,也没有多少激动的情绪,只是坐在那里认真地听,就像只是……在听一份汇报一样。
听汇报?
游传被自己脑子里突然闪过的比喻惊了一下,随即又觉得好笑,大概是最近行程太紧,忙着各处发邀请,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幻觉。抛开脑子里想法,游传再次看向方召,只见方召随意搁在腿上的手指敲打着,找不出规律,而方召本人……似乎在走神。
“咳!”旁边的段千吉都看不过去了,咳了声提醒方召。
方召敲动的手指一顿,扭头看向游传,“我需要先看开场动画。”
游传心想:走神还能听到刚才说的话?
“可以。不过方先生需要先签一份保密协议。”游传道。方召的这个要求很合理,如果方召看都没看那个片段就急着答应下来,那才会让游传失望。
“这规矩我懂。”
保密协议签完之后,游传递给方召一个巴掌大的火烈鸟标志形状的微型投影仪。
影像被投射到空中,方召认真看着这段短短两分钟的开场动画。其实称“动画”只是业界传下来的习惯叫法而已,真正看到这段影像,方召就发现,真实度太高,就像是实景拍摄出来的一样,这画面并不比银翼每年投资的电影差。
在方召观看这两分钟的开场片段时,游传依旧观察着方召,心中评估这个人是否真的有能力创作出那样品质的乐章,以及,是否有继续合作的可能。
方召看得很认真,同时手指也再次敲打起来,幅度不大,游传也看不出规律。
两分钟的影像片段结束,方召扭头对游传道:“可以,一个月时间,足够了。”
屋内其他人都看向方召,段千吉刚才想截住方召的话都来不及。坐在游传旁边的另一位火烈鸟员工比弗更是瞪大眼,像是不敢相信方召竟然会如此自信。自信是好事,但过度自信就是蠢了。
比弗跟着游传去邀请过十八个创作方,而这十八个创作方,有的在听到“三月之前”这个时限的时候就有些勉强了,而在看了那段开场动画之后,好几个都给出了“尽力”的说法,意思是他们只能尽力而为,却不保证在今年三月之前能创作出来,飞得越高越爱惜羽毛,他们那些人作出来的作品,满意的才会拿出来,不满意,宁愿放弃一个大好的机会也不会让它去损自己名声。
然而,方召这个在十九个名单中排位最末,地位也最末,根本就没名气的创作人,却在看了那段开场之后,竟然就这么自信地应下来了!
比弗忍不住想说什么,被游传一个眼神止住了,只能将快出口的话咽回去。
“那么,就恭候佳音了。”
游传没有在这里久留,告辞之后,带着比弗直接从顶楼的车库离开。游传两人开来的飞车并没有明显的火烈鸟标志,低调不起眼。他们现在还不想让外界知道,在临近游戏发行的时候,开场动画的背景音还没确定下来的事情。
车内,比弗不解地问游传,“为什么不多问问?试探一下方召是否真的是那三个乐章的创作者,以及,他是否真有能力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作出足够质量的作品?”
现在已经一月底了,在三月之前作出来的意思就是,基本上只有二月份这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想要作出一首足以匹配一个大型游戏项目的乐曲,其难度有多大,圈内人就算是新手,也该明白。
游传笑着摇了摇头,“那些都没有意义,我们不了解方召,也不了解银翼,一切都是臆测,答案会在他将作品传过来的时候揭晓。”
而在游传两人离开之后,段千吉就不再顾忌了:“方召,这事不能勉强,如果觉得没有把握,收回之前的话还来得及。”只要游传两人没出延洲,段千吉就能将人先拦下来。
“不勉强。我答应接受邀请,是因为我能保证在一个月时间之内,作出我自己满意的作品,至于他们喜不喜欢……我就没法保证了。”
“除了《百年灭世》的四个乐章,你还有灵感创作出那样品质的乐曲?”段千吉觉得惊奇,她虽然不是个作曲的,但也知道,灵感这东西对创作有多重要。在这个时间点由副组长亲自奔赴各洲发出邀请,可见这个开场动画的配乐,难度不小。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
段千吉看着方召,沉默了两秒,“行,我知道了。”
方召下楼继续去盯着第四乐章的制作,段千吉的办公室,一位助理带着担忧和不解,问:“段董,这样交给方召真没问题?”如果到时候方召拿出来的作品质量达不到火烈鸟的要求,火烈鸟会不会恨上他们公司?
“你们觉得,在对音乐的理解和挑选眼光上,火烈鸟音效组的专项人员是否靠谱?”段千吉问。
助理不吭声,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不靠谱能在火烈鸟公司留到现在?之前游传还说过,邀请发到方召这里,是他们音效组组长的意思。能混到全球顶级游戏制作商火烈鸟公司音效组组长的人,能是个脑残?
段千吉不会真拿这个来考他们,只是借着这个话题告诉他们一件事:
“据我所知,游传他们这次再次紧急发出邀请,十九个制作方,延洲只有一个。”
在延洲,银翼的“天马行空”,霓光的“金属狂潮”以及橦山实华的“四次元”,三个公司的王牌版权音乐工作室,都与火烈鸟合作过。银翼以前在虚拟偶像是不行,但就如游传所说的,火烈鸟公司的各个部门分工不同,各司其职,不会相互干扰。虚拟偶像是虚拟偶像,音乐是音乐,游传他们那边只负责音乐。
另一边,方召回到部门之后,并没有提及任何关于火烈鸟邀请他的事情,其他人见方召不说,也不在追问。他们要求不高,多干活有钱拿就行。
方召坐在自己办公室,拿出一个笔记本,开始写曲谱,将刚才他在看那段两分钟的影像时脑子里出现的灵感写下来。
百年灭世的前三个乐章是方召上辈子就作出来的,重生之后只是稍作修改并重新编曲而已,第四乐章则是他重生之后的灵感汇集。而现在,纸上的出现的这些断断续续的字符,是他今天去过烈士陵园、看过游传给的那个开场片段之后的灵感集合。
初稿写完之后,方召继续回想今天的经历,尤其是烈士陵园和那两分钟的开场片段。初稿需要修改,所以方召在继续寻找能改动的使它更优秀的地方。
这时,曾晃过来找他。
“大召,第四乐章的进展很顺利,可能在二十五号之前就能完成。你说过,第四乐章一完成,咱们部门就放假。我和万悦和往年一样,不会回去。”
曾晃所说的“回去”指的是他们的出生地延北市。当年家里出事之后,政府给了不少赔偿金,几个亲戚贪他的赔偿金,可曾晃就是一直死死将赔偿款攥在手里。万悦那边情况相似,只是程度没曾晃那么重,不过万悦也是不想回去的,大学之后他们俩人就没回过延北市。
“纪念日你来和我们一起过吗?反正也只有我和万悦两人,多一个人多点热闹。今年换新房,地方更大,客房也早有准备。”曾晃道。
方声背叛了他们,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的监狱,昔虹也在与方召分手之后没再出现,今年的纪念日,恐怕只有方召一个人过……不对,还有一条狗。
“我就不去你们那边了。”见曾晃还想说什么,方召先出声,“我今年回去。”
“回去?”曾晃显然没料到方召会是这个选择,因为他们几个都是在大学之后,就没再回去过,刚上大学那时候他还听方召说过再也不想回去,而那个时候,方召好像与他二叔闹矛盾。
不了解方召家里的具体情况,曾晃听到的都是方召的抱怨,所以听到方召说要回去,曾晃第一个就是诧异和怀疑。
方召没出声,只是将手环里的一份电子邮件调出来给曾晃看。
[二叔:今年纪念日回来吗?(1月20日晚10:23)]
[方召:回。(1月21日早7:02)]
[二叔:出什么事了?!(1月21日早7:36)]
[二叔:你通讯号换的什么?(1月21日早7:36)]
[二叔:我通讯号******,给我回话!(1月21日早7:37)]
……
曾晃看着满页的电子邮件信息,里面只有一条是方召的回复,其他全是方召二叔发的。大概也被方召这个回复给惊到了。六年多没回去,每年询问都得到一个“不回”答案,今年方召他二叔可能也做好了再次收到“不回”的准备,没想,竟然少了个“不”字!
这这这……这肯定是出事了!
这是方召二叔第一个想到的,所以才急着询问。
“你还没给你二叔回话?”曾晃以为方召是故意不想回。
然而,方召是真的忘了。他今天早上刚解决完庞普颂和付应天兵役名额的事情,就被段千吉叫楼上去了,下来才刚看提示消息,就被告知了方声的事情,去完警局又去了烈士陵园,回来再次被叫上顶楼,与火烈鸟的人谈定制曲,现在曾晃提起,方召才记起来他收到不少消息,但是没回复。
没办法,上辈子到末世后期的时候,方召压根没亲戚了,现在第一时间也想不到那上面去。
“我忘了。”方召道。
曾晃满脸的不信。出办公室前还劝道:“你好好跟你二叔谈谈,我觉得他们对你应该是真心的。时间不早了,赶紧回个话过去,要是你二叔觉得你出事,报警寻人怎么办?”
方召扭头往窗外一看,时间的确不早,天已经黑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