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给那边回了个话,那位二叔似乎有些激动,没有用语音联系,但是传来的文字能看出来,对方还是很高兴的,还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方召能从原主留下的记忆中知道那位二叔家里四个人的样子,二叔二婶,以及两个堂弟,而那张照片里,还多了一个女孩,原主上大学那年,二婶生了个小妹妹,现在也六岁了。
  接下来几天,整个部门都在赶工,终于在24号完成了第四乐章的制作,这意味着虚拟项目部门的纪念日假期要开始了。25号方召带着他们出去吃了一顿大餐,然后各自离开。
  卷毛狗方召不会带着,而是让曾晃和万悦帮忙照看。
  1月26日,方召坐公司一位与祖文相熟的技术人员的车,从齐安市到延北市,那位技术人员也是延北市人,只是在齐安市工作而已,从祖文那里知道方召也要回延北,那人就主动提议捎带方召一程。
  不过,那位技术人员的最终目的地与方召并不在一处,一个在市区这头,一个在市区另一头,方召谢绝了对方直接送到家的好意,到延北市之后就直接叫了出租车。
  “去棣棠街道?”
  “对。”
  “那边会有点堵,最近人多,所以开得会慢一点,费用比较高。”出租车司机说道。
  “了解。”
  方召看着窗外,街道旁人群缓行,路过人头攒动的广场,有那么一刹那,方召有种过了一辈子,又回到原点的感觉。如果没有末世,大型的节日时,世界好像也是这样的。拥挤却热闹,四处都充满了喜庆。
  不过,那点感觉很快就消失了。持续百年的末世是真的,而新的时代早已更替。
  轨道上列车飞驰,空中的飞车来来去去。回不到原点,因为,世界还是在进步的。
  “棣棠街道到了!”
  外面,两边都是高楼,居民住房密集,好的是,左右两栋楼间相隔的距离比较大,底下的街道也不出现大白天就昏暗的情形。
  高近百层的居民楼上,每隔五层就会有一条往外扩展的楼道,能容得下两辆车通行,不过这种是不准许车辆在上面快速行驶的。楼道上隔一段就会有个更突出的半圆形平台,是停车带,上面还写了数字,代表这是这层楼上的第几个停车带。
  “二十五楼,下一个停车带停车。”方召说道。
  大脑中关于那位二叔家地址的记忆早就模糊了,不过在前几天通话的时候,那位二叔似乎已经料到方召可能记不住地址,所以将具体地址都发了,方召只要依照上面的找就行。
  下车付了钱,方召刚从停车带走出,就见到一群小孩呼啦啦跑过来,上面几楼的跑得慢些的都急得脸通红,没办法,电梯一趟送的人数有限,赶不上前一趟的就只能等电梯上去再进。
  扭头往身后一看,方召看到一辆花车在缓缓靠近,停在刚才出租车停留的地方。
  不管是齐安市还是延北市,经常能看到一些装饰可爱的花车在各处跑动着。那些是卖糖的花车,小孩们很喜欢。
  花车打开的窗口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斑斓夺目的色彩、香甜飘动的气味,以及卖糖的花车标志性的音乐,所到之处,总会被小孩包围。
  花车刚停下,跑在前面的孩子就冲过去,熟练地点了几种购买范围内又喜欢的糖,后面跑得慢些的小孩急得乱叫,他们担心看中的几种被挑完。
  方召看着那些往花车挤的小孩,脸上露出笑意。
  他自己的记忆中,童年是什么样子,早就模糊了,不过,看到那些追逐奔跑的孩子们,有些模糊的记忆却重新浮现,不清晰,却一直留着。
  本打算抬脚离开,将这里留给这些眼中只剩下糖的小孩子们,可刚抬起脚,方召就看到了孩子群中的一张眼熟的脸。
  六岁的小女孩灵活地绕过挡在她前面的两个“大块头”,来到卖糖的窗口,踮起脚点了几种,穿着幼稚糖服的售货员,笑眯眯地从摆放在窗口的货架上取下几种糖递给那小女孩。
  接过糖的小女孩抬起戴着小熊手环的手,在窗口的支付区拍了拍,转身想离开,又留恋地抬头看了看窗口上方插着的一只小熊糖。
  这一带的卖糖花车,都是依照这一带居民的消费水平来摆放糖的位置,比较贵的那类卖得少,所以摆放的位置高。
  周围几个小孩也都眼馋地看着窗口上方的那些糖,不过他们也只是过过眼瘾,知道自己买不了,家里给的钱有限。
  “那种糖给我一支。”
  正对着小顾客们微笑的售货员听到声音抬头一瞧,见是个年轻小伙子,愣了愣,随即又微笑着将对方所指的那支糖从货架上取下。
  刚才买糖的小女孩也抬头看过去,随即惊道:“召哥?”
  “方小铃铛?”方召低头问道。
  这小女孩就是那位二叔家六岁的女儿方玲,因为她出生的时候二叔二婶听到有人摇铃铛,便给方玲取了这名字,小名就叫小铃铛。
  “我是!”方玲使劲点头。这几天她爹总将方召的照片拿出来给她们看,不过照片都是方召上大学之前的,六年过去,变化还是有的,不过方玲还是一眼就对上号,也不知道是真认出来了,还是小孩潜意识里将买糖人往自己认识的人这边拉的心理。
  周围的小孩都羡慕地看了方玲一眼,原来是方玲的哥哥,方玲真幸福,有人给买糖。
  “您好,你的糖。”售货员将解了封纸的糖递给方召。
  方玲睁大眼睛,眼中闪动着晶亮的光,满是期待。然后,就见到她六年来第一次见面的堂哥,拿着那根她想了好久的糖,自己吃了。
  看着糖棒上被咬掉了熊头的糖,再看看吃糖的方召,方小铃铛傻眼了。
  花车售货员以及周围的其他小孩也都傻眼了。敢情这位买糖是自己吃的?!
  在周围一圈人的注视下,方召淡定地将那支糖全部吃掉。
  末世里他们也吃糖,不过那种糖完全是作为作战物资准备,味道不好,硬得能砸核桃,但只要能提供足够的能量,他们就喜欢,一切都以“补充足够能量”为目的,所以,也不会去在意味道如何,像这种纯粹作为零食的色香味俱全的糖,方召已经很久没吃过了。
  裹着糖粉的软糖在口中慢慢化开,缠绵的甜味带着温暖蔓延,似乎驱散了冬日的寒冷。
  不过,方召也就只是尝个鲜,顺便逗逗小孩,对这些东西算不上多喜欢。瞟了眼傻掉的方小铃铛,方召扫了眼花车内,对售货员道:“那个也卖吗?”
  售货员扭头看向方召所指的位置,那里是一个透明的做成熊样的盒子,里面装满了刚才那种糖。
  “卖……卖。”
  “那个我要了。”
  “啊?哦,好的!”售货员将近半米高的盒子搬过来,“这立面有五十支‘小白熊’,您可以数数。”她也没想到今天出来一趟,竟然能直接将这种平日里半天都难得卖掉一根的糖,卖掉了一整盒!
  方召将盒子打开,看着周围围还没离开的小孩,“如果你们能在十秒内,从矮到高排好队,我就给你们每人一根。”
  在场的小屁孩们根本没有十秒的概念,但一听是“秒”级的计时,呼啦啦动起来。
  “十,九,八……”
  原本身高相近还因为前后问题想要争吵的孩子,听到方召的报时,也顾不上争了,赶紧站进队伍里。
  方玲看了看队伍,又看看方召,撒脚丫子冲进队伍里,找准地方就排进去。
  花车里的售货员张着嘴,看着那群刚才还挤在窗口的孩子,在数个呼吸之内,就变成了一长条,队伍快要出停车带区域的时候又转了回来,最后呈“S”型排列。
  二十五楼的空中楼道上有人经过,也都好奇地看着这边。楼里一些人也打开窗户往这边瞧。
  “……三,二,一,时间到!我要检阅了。”
  方召严肃着脸看着队伍,弄得队伍里的小孩都跟着紧张起来,生怕自己站错了地方没糖吃。
  “还可以。好,现在从第一个开始,到我这里来拿糖。”
  在场的三十二个小孩,分了一遍之后,盒子里还剩下十八根,方召连盒子一起递给方玲。
  “给……给我的?”方铃惊得差点将手里的糖掉地上,“真给我的?”
  方召点头,“你不要?”
  “要!谢谢哥!”
  紧紧抱住盒子的方玲从傻愣变成傻笑。
  于是,当方家二婶打开门的时候,就见到一大一小,嘴边还粘着糖粉的俩人。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