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67章 你们也只是孩子
方召从记忆中知道,原主家里出事之后,只在二叔家住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一直都在学校住着,除此之外,政府也有给他们分配赔偿房,原主同曾晃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住同一栋楼,遭遇都差不多的人,在得到赔偿房之后也住在一起,再加上得到的赔偿款,并不需要亲戚的接济。
而原主对家里其他亲戚一直都是疏远态度,原因可能是见到曾晃和万悦家那些亲戚想方设法贪赔偿款的行为,又或者是方声的影响,原主很少与那些亲戚走动,但在上大学之前,作为监护人的那位二叔还是真帮过不少忙的,只是交流上不是那么讨喜,以至于原主对那位二叔格外排斥。
原主再自杀之前也想起过二叔的话,很早的时候二叔就提醒过他防着点方声,为这事叔侄俩还吵过一架,以至于原主越发疏远这边,与方声越发亲近。换了通讯号也没告诉这边,二叔家的人也只能每年发点电子邮件,原主有时候会回复,有时候会无视。
人总会犯错,但有些错,却是致命的,后悔也挽救不了。
方家二叔长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两条粗粗的眉毛带着些许上扬的角度挂在那里,大概是刚喝过一点酒,面色发红。看向方召的眼神明明很激动,偏偏面上还要摆出一副长辈的严肃样,好几次张嘴想说什么,又像是害怕说错话,憋回去了。
倒是方家二婶拉着方召问了不少。问这六年的经历,问现在的工作。
方召将大脑中留下的记忆挑拣着说了些。看着方家二婶热情的笑,心中感慨,如果这些人知道原来的那个方召早就自杀,不知道会怎么想。
“这么说,你现在已经签约银翼,为他们作曲?”方家二婶想到什么,叮嘱方召,“小召,别嫌二婶啰嗦,你们作曲的,一定得将自己的作品保护好,别被人骗着贱卖了,防着点人,前些日子就听说过哪个大公司发生过偷曲子的事情,总之,作出完整曲子之后千万得留个创作记录,别只记载在一张纸上,万一……我是说万一啊,要是被人偷了,至少打官司的时候能找到你最早的创作记录,如果只有一张纸,丢了就没法说了。”
“我知道。”方召点头。
坐在旁边的方家二叔实在憋不住,插了句嘴,“尤其防着跟你们一起的那个方声!”说完方家夫妻两个都看向方召,想着方召会不会又因为这个跟他们吵起来。
“不需要了。”方召道。
“怎么不需要?!就那小子一看就满肚子鬼主意……”
方家二叔还想说什么就听方召继续道,“方声已经在牢里。”
方家二叔没说完的话,硬生生止住。
“牢里?”方家二婶诧异。
方召将方声偷歌的事情简单说了说,但并没有提他创作的那几个乐章的事情。那个现在还在保密期,他跟银翼签过保密协议的。
“原来前段时间听到的新闻,说的就是他啊。”方家二婶叹道。
关于方声以非法手段盗取多人创作成果的事情,新闻上只有模糊的报道,并没有将全名说出来,将重点放在这件事情上,以及提醒其他创作者以此为鉴。
这里面也有霓光运作,方声只是个小角色,报道太多会影响到他们公司的声誉。不关注创作圈的人,也只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具体是谁,来自哪里,就不知道了,也不会去在意。
“早跟你说过防着点那小子,那小子心术不正!”方家二叔还是气,本就看着有些严厉的眉毛如刀般扬起,“要是早防着点方声,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可惜,当年你就是不听!”
他心意是好的,只是不懂怎么去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去表达,出口的话也像是在斥责一般。察觉到自己语气又有些过了,方家二叔僵硬地转换话题,指着桌上放着的果汁,“咳,那什么,喝果汁,昨天让人从牧洲带过来的,你们小孩子不都喜欢喝这种……”方家二叔说着说着,突然记起方召已经大学毕业,都工作了,不再是他们记忆中的孩子。
“你别管他,他就这臭脾气,其实你二叔也是关心你,虽然你已经不再是学生,都开始工作了,但在我们眼里,你还是个孩子。”方家二婶笑道对方召道。不是看不起,只是那种身为长辈就忍不住关怀的心理。更何况,方召还是方家二叔亲兄弟留下的独子。
方召听到这话,心中也道:在我心里,你们也只是孩子。
四五十岁很老吗?
哦,我一百多岁了。
与此同时,不知道方召在想什么的方家二婶暗自感慨,六年不见,方召的确成熟稳重多了。她刚才开门见到方召的时候还愣了愣,有些不敢认。
六年以前的方召,像是给自己画出一个小圈子,似乎总是将自己与周围人的人隔开,看人的眼神总带着防备和疏离,但现在的方召……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不是六年前的样子,虽然也算不上多热情,但至少也不是疏离的态度。
正说着,门开了,二叔家的长子方宇和次子方启提着不少东西进来。方宇今年二十岁,方启十二岁。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方召,方宇脸上原本进门的笑意也淡了不少。
“怎么现在才回来?又玩忘了?!”方家二叔两根粗眉竖起,对两个儿子不守时的行为非常不满,他一大早就提醒过买完东西早点回来,结果这两人一直拖到现在。
十二岁的方启一见他爹又要发怒,缩了缩脖子。而旁边的方宇仍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已经习惯他爹这种脾气了。
大概是因为方召在这里,方家二叔只说了句就没再继续了,瞪了眼两人,“过来,这是你们召哥。”
“召哥。”
“召哥。”
相比起方启的那声,方宇喊的那声明显有些敷衍。
方家二叔眉毛又竖了起来,想说什么,被二婶拉住。
对于方宇的这种态度,方召没在意,从记忆中知道,方宇这态度不是没原因的。
“对了,”方召从背包里掏出两个盒子递给两兄弟,“送你们的纪念日礼物。也不知道你们现在喜欢什么,问了部门的人,才选了这个,我试过同部门人用的这款,音质不错。”
看似简单的透明盒子里,装着两粒三分之一小拇指大小的东西,形状像是某种鸟的鸟嘴,一部分为红,一部分为黑。火红与炫黑这两种强烈冲击视觉的搭配,无比吸引眼球。而这样的两种颜色搭配,让熟悉耳机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某个公司。
方宇和方启两人的视线粘在耳机侧面黑色部分,上面有一个明显的火红色“S”型标志。
“火火火火烈鸟耳机?!送送送给我们的?”年纪小的方启已经激动得结巴,如果身后有尾巴,大概已经开始欢快地摇了。
方宇轻拍了下自己弟弟的头,心中鄙视弟弟这种立马就叛变的行为。不过,视线还是会不自觉看向耳机。
不管是音乐、影视还是游戏,都离不开耳机,新世纪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都是从小就接触网络和电子产品,对各种耳机不算精通,基本的了解是有的。
方家二叔同样知道“火烈鸟”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对方召道:“别乱花钱!”
方家二婶拍了拍二叔,给了个眼神:不会说话就闭嘴!
什么叫乱花钱?!人家孩子也是出于好意,还是送给自家俩孩子的纪念日礼物,瞧瞧刚这话这语气,像什么样!也难怪当年叔侄俩经常吵架。
“行了,一边玩去。方宇,将你房里收拾一下。”方家二叔朝方宇和方启摆摆手。
“不用,我在延北买了房子。”方召说道。
“什么时候买的?你以后要回延北工作?”方家二叔诧异地问。
“刚买,不回延北工作,就是在这边买了个房。”
方召这么一说,方家二婶就明白了。方召在延北买房的目的,只是要个偶尔回来时落脚的地方。
“那就留这边睡,六年不见了,我们见到你高兴,你二叔一大早就将菜买好了,准备做他的拿手好菜……”
“咳!”方家二叔面上更红,打算换个话题,想着想着,方家二叔收敛了些笑意,正色道:“小召,你服役了吗?”
如果方召去服役,肯定会有人联系方召的亲友,防止出现意外情况时联系不上家人。依照档案上的信息,作为曾经的监护人,方家二叔并没有收到过通知。他也曾想着方召是不是留的别人的联系方式,方召读大学时他还问过几次,都被方召无视了。这次见到方召,忍不住问了出来。
提到这事,方家二婶也不再打趣。
“没有,不过今年是不会服役了,安排比较紧。”方召道。
“这样啊,也行,到时候需要帮忙的地方也跟二叔说一声,二叔有两个相熟的同学,现在在军队里面,每年也会带一带服役的人,小宇今年春季那期就打算服役了,他现在大三,正好也过二十岁,我现在正联系人,想将他安排到那边去。”
方家二叔说着自己的打算。
他想安排方宇去的地方,并不是很安逸的地方,是一颗正在开发的星球,矿藏采集并不是主要,那边忙着建设,服役的人可能会去参与建设。
“服役就是为了让他去锻炼锻炼,苦点无所谓,就是担心其他的事情。”作为服过役的人,方家二叔二婶都非常清楚这里面需要重视的事,有人帮衬的地方,苦点就苦点,当锻炼,磨磨性子,是好事,对以后也有一定积极作用。最怕就是同一期里面氛围不好,去的地方又没人罩着,容易被人欺负。方宇也不是多圆滑的人,真闹起矛盾,以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冲动的性子,说不准会发生什么血腥事件。
方家二叔虽然认识驻守队伍里的人,那边的老同学们也愿意帮忙,但怎么将人安排过去,这个那边就没法插手了。
每次谈及兵役,新世纪人们总是两个反应,找人,花钱。钱已经攒好,方家二叔最近正忙着找人疏通,想帮方宇弄到老同学那边的服役名额。
方召心中也叹息。新世纪人们攒钱搞兵役名额,就跟末世前人们攒钱买房一样的积极。有些家庭,可能从孩子还没出生,就开始有目的地攒钱了。
“想要去的地方决定好了?”方召问。
“对,就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地方,能去那儿是最好的。”方家二叔道。
“你先别忙着找人,我看看能不能将方宇这事给办了。”方召给段千吉发个短讯,因为不知道段千吉现在是否忙碌,所以只发文字信息。
“方宇学号多少?身份证号,以及想安排的地方是哪里?你同学所在的驻守队伍是哪支?”方召问。
方家二叔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是方家二婶反应快,一一回答。
旁边本打算回自己房间收拾东西的方宇也止住步子,看向方召那边。他不明白方召这是在唬人呢,还是真有办法。但事关自己,方宇也多听听。
段千吉那边应该不忙,很快就给方召回了个信息。
“小召,二叔知道你想帮忙,但这里面很多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的……”
方家二叔话没说完,就见方召给他们一串编号。
“这个编号就是方宇的服役编号了,你们可以查查,看对不对得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