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方召给的编号,方家二叔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方家二婶动手查了起来,他们这一辈的人经历过兵役,所以知道该在哪里查询。
找到官方查询平台之后,方家二婶挨个输入编号上的数字和字母,输完之后又检查了三遍,才点的搜索,然后就保持着瞪眼的姿势盯着查询结果。
方家二叔看到那个查询结果之后,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眼花,看看查询平台,是对的啊,当年他们服兵役时就是在这上面查询的。
“这个……这……”方家二叔看看查询结果,又看看方召,半天憋不出句完整的话来,他感觉六年不见,方召的变化真的太大了,性格上的变化他能接受,这种并不罕见,六年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的性子,但是,并不是谁都能两句话就拿到一个兵役名额。
方宇也早就凑过去看查询结果,拉长的下巴就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震惊。
“公司给我的纪念日福利。”方召说道。
“你们公司发福利还发这个?”方宇第一次听到这种事,虽然因为以前的事情对方召的印象不好,但方召这也是帮他,也不好再摆个敷衍的态度,有些别扭,又好奇方召到底怎么弄到的这种名额,再说了,一般能弄到名额的都会给自己留着,哪会像方召这样轻易拿出来?
方家二叔二婶也想到了。
“小召,你不是还没服役?你怎么不给自己留着?”方家二叔担忧地道,“你可能不知道名额的重要性,我跟你说……”
“我自己还有一个。”
方召的话成功让方家二叔打住,顿了顿,方家二叔才面色复杂地道,“那……那就好……”握杯子的手还有些抖,可见心中他并不像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
一个兵役名额已经够他们吃惊的了,竟然还有一个?!
“小召,这事二婶谢谢你!”方家二婶认真看着方召,“六年不见,你也本事了,原本我和你二叔还担心你刚工作会遇到不少麻烦,现在看来,你比我们想的要能耐得多。但是,只要你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我跟你二叔一定会竭力去帮你。”
“对对!小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跟我们客气!”方家二叔在旁边赶紧道。
方召送的这个大人情,让方家二叔二婶有些慌,他们第一次清楚认识到,现在的方召,已经不是他们记忆中的那个孩子了,是能真正主事的人。
“小召,让方宇带你去房间休息,没别的事情今天就在这里睡下。”方家二叔也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叮嘱两句之后,就同方家二婶一起去厨房烧菜去了,他们一年中大部分时候都是吃的外卖或者方便食物,新世纪这类食物多种多样,两口子忙起来的时候就会在公司吃工作餐或者点外卖、吃方便食物,孩子在学校吃,只有假期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才会自己动手做饭。
方家二叔心情很好,一个是方宇兵役的事情解决,另一个就是方召现在有本事了,他高兴,怎么说也是自己侄子。至于方召到底怎么获得的这两个名额,方召不主动说,他们也不追根究底地问。
这边方家二叔二婶在感慨方召这些年的变化,那边方宇带着方召去他房间,昨天他爹就让他将房间收拾出来给方召住,他则与弟弟方启一起睡。方宇上大学之后就很少住家里,也不想收拾房间,他昨天都只是在他爹的威逼之下做了做样子,进房间还是有些乱的。
“……那什么,我先收拾一下。”方宇现在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方召刚才两条信息搞定他兵役名额的事情,让他感觉方召像是就像加持光环一样。
方召过来这边只带了个不大的旅行包,除了给方家人买的礼物之外,就是两件换洗衣服,除此之外也没别的了。放下包,看了眼方宇的房间,二十来平的房间里堆了不少东西,唯一还算整齐的就是边上的书架。
“这些书我能看吗?”方召指了指书架,问。
“随便看,反正我没看过。”方宇说道。
书架上基本都是方宇中学时候的教材。中学的教材有两种,一种是电子版,一种纸质版。
不知道是不是经历过末世中通讯设备受干扰、电子设施间歇性瘫痪的困境,所以新世纪即便科技发展迅速,纸质版本却从未退出舞台。
平日里学生们都用的是电子版本,方便,纸质版占用空间还带着麻烦,很多人直到毕业,纸质版教材还是新的。方宇的中学教材也是一样,放在书柜最上方当装饰。
方召抽出一本中学二年级的数学课本,一、二年级的这些课本还能看出以前翻动过,之后从中三到中六年级的纸质教材都像是全新的。
课本一翻开,方召就看到那页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方召是个大傻哔!”
方召:“……”
再往后翻,有文字,还有图画。对应记忆中想一想,方宇读中二年级的那时候,原主中六毕业。而那时候,也是原主与方家二叔闹得最僵的时候。
方宇那时候也被他爹管着,一说错话就被他爹关房间里看书。所以,他很多不敢说的话,就在课本里发泄了。
方宇收拾完东西,转头见方召拿着那本中二数学课本,瞥见上面的一副带字草图,中二时期在课本上骂人的一幕幕瞬间涌现。赶紧将课本抢过来塞抽屉里锁着,“咳,那什么,年少无知。”
方宇尴尬得都想立马找个缝钻进去,半小时前方召给他搞定兵役名额,半小时后方召在他中二时期的数学课本上看到了骂人的话。
方召不至于因为这个生气,只是道:“画得不错。”
其实站在方召的角度看身体原主和方家其他人的这些事情,他觉得方宇说得也没错,不过,毕竟原主已经不在了,方召也不会再因为以前的事情再说些什么。
不想再跟方召讨论当年的事情和自己的“劣行”,方宇想了想,问:“对了,召哥,纪念日你去看太爷爷和太奶奶吗?”他记得,当年大伯和大伯母出事之后,一开始方召还会跟着他们家一起去太爷爷那里,后来与他爹吵过几次架之后,就没再同他们一起,纪念日也没去看过两位老人。
方召搜索了一下记忆,找到了一点相应的信息,不过并不多,甚至,对方宇口中的“太爷爷太奶奶”的印象都已经模糊,只记得那两人是方家现在辈分最高的两人,住在延北市的干休所,应该一百五十多岁了,比方召上辈子的年纪还大。
“去。”方召道。
“每年我们去那边,太爷爷都会给红包,你大概有十年没去了吧?到时候表现好点,说不定太爷爷一高兴,将十年的红包都给你补了。”
方家老太爷是带着军功退休的,虽然不再保留军衔,但待遇却不错,衣食住行不用担心,还有数额不菲的退休金拿。
与此同时,延北市郊干休所。
住在那里的老人们都开始忙起来,生活杂事不需要他们自己动手,他们忙的是思索怎么给红包。
“老方!今年孙子辈的依旧不给吗?”隔壁有人开着窗户大声问。
陈设有些复古的屋子里,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椅子上翻账单,同时大声回复:“不给!都多大的人了,我就算给,他们也好意思收?!”
“那就只给重孙和玄孙辈了!”隔壁那声音说道。
“重孙我都不想给了,一帮小兔崽子,没个争气的!”方老太爷哼声道。
坐在旁边的老太太闻言笑了笑。
“笑什么?那帮小子本就是那样!”方老太爷嘀咕。
老太太不语,她见老头嘴里说着“没个争气的”,但算账的时候却将每个孙辈都算到了,包括……包括明明安然无恙却十年未曾来看过他们的重孙方召。
想到那个因意外早逝的孙子和孙媳,再想想十年没见过的重孙,老太太笑意稍淡。听说那个重孙当年考了个不错的学校,去了齐安市,上大学前也没来看过他们,也不会知道,曾经他们两个老人在背地里帮过多少忙,为他挡了多少事。
也罢,不来就不来吧。新世纪亲情本就易淡,若不是他们两个老家伙都拿着大额退休金,恐怕每年纪念日来看他们的儿孙也不会多。
方老太爷一边算账,嘴里也闲不住,“方宇那小家伙,该服兵役了吧?”
老太太放下手中的书,摘下眼镜,缓缓道:“前些日子听说老三家的二小子在跑动。”
“啧。”方老太爷只是摇了摇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没意思,算了,今年还是那样,看着顺眼的就多给点,不顺眼的就随意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