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火烈鸟”音效组的副组长游传,除了留下一个储存着开场画面的微型投影仪之外,还留下一张储存卡,是为了让方召作出乐曲之后储存进去的,是一个保密性很好的储存设备,也被业内的人笑称为“邀请卡”,只有被“火烈鸟”邀请的人,才会收到这张储存卡。

    段千吉昨天给方召留言说过,如果有人堵上门,就将这张带着显著“火烈鸟”标志的卡片拿出来,这是段千吉与游传商议过的,只要不明说是制作开场动画的背景音即可。而已经储存了开场画面的投影仪,相比之下就不适合给出去了。

    段千吉问过游传,“如果这张卡落到别人手中,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游传非常自信:“只要还没往里储存乐曲,落到别人手里也没关系,找不到也没关系,我们有办法追回。”

    刚才看到那三个实习生时,方召就观察过他们的穿着和带着的设备,身上的《燎原火》实习证明也是真的,并且,这三人身上带着一股子“菜鸟”味。给谁不是给,既然碰上了,就给他们算了,等拍够照片了,研究确定是真货了,再还回来。

    给《燎原火》的人,也正符合段千吉他们的意思。

    方召不担心《燎原火》的人将卡藏起来,虽然那里的人确实喜欢找话题胡扯吸引公众注意力,但作为延洲娱乐圈超人气媒体之一,他们不敢做这种事情,再说了,火烈鸟的人都表示丢了能找回,方召也就不担心那些了。

    给《世纪之战》开场动画的作曲已经作了一部分,但对方召来说,还不够,还得改,等将薛景这边的事情完成,方召再去改曲谱,反正薛景这边的事情也快完了,要不了两天。

    方召是安心地去薛景那边编书去了,留下的三个实习生在冷风中抖了抖,相视一眼,然后快速收好卡,生怕再慢一步就被人看见。好在现在时间还早,这个店子也不惹眼,没人注意到这边。

    像他们这样的实习生分布在好几个地方,上面给出了几条线路,需要人埋伏着,小编们都有活儿干,他们这些刚进公司的实习生就负责跑腿了,在各种目标可能出现的地方蹲点,遇到就是幸运,遇不到只能交空差。只是,他们没想到,今天运气竟然这么好,不仅堵到了方召,还收到了一份重要“证物”!

    三人迅速跑回《燎原火》总部,找了带他们的一位同校毕业的师兄。

    主编钱承正浏览着新收到的消息,就见手下的一个年轻小编带着三个实习生过来。

    “头儿!我师弟师妹今天堵到方召了!”

    “哦?”钱承没有将视线从屏幕上挪开,只是问道,“有什么收获?”他也没寄太大希望在实习生身上,就算能在自己安排的线路上堵到人,也未必能得到他想要的消息。

    “方召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个东西。”那小编示意自己的师弟将东西拿出来。

    那实习生有些不舍地从衣服里兜掏出一个布袋,将布袋打开从里面取出卡,这卡他们三个在回总部的时候就摸了好几次,这可是“火烈鸟”的储存卡!只提供给某些合作者的储存卡啊!一般人摸不到的!

    盯着屏幕看消息的钱承,视线往旁边瞥了瞥,然后就定住了,“噌”地站起身。

    “火烈鸟储存卡!哪里弄到的?!”

    这东西可没盗版一说,盗版的人都进监狱了。

    “方召给的。”那实习生小声道。

    “方召?方召怎么会有这个?”

    钱承拿着卡,在原地走着转了两圈,然后指着那三个实习生,“到我办公室一趟,将事情详细说一说。”

    当天中午,《燎原火》在直播节目中插播了一则新闻。

    “最近,关于《百年灭世》四个乐章真正创作人的议论一直未停,相信很多人同我们一样,在等待下一个有力证据。今天,我们有幸巧遇方召老师,并询问了方召老师对于网上猜测的看法,而后,方召老师给了我们这个——”

    出现的是四张图,从各个角度拍摄的图,四张图上都是一张卡,卡上的“S”形标志非常清晰。

    是不是真的“巧遇”,也没人去在意,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那四张图上。

    一个“方召老师”就让熟悉《燎原火》尿性的人知道,站在中立场上的《燎原火》要站队了。而看到那四张图后,就明白为什么《燎原火》为何改变立场。

    “我看到了什么?!”

    “传说中的‘邀请卡’?!”

    “这是方召的?不是方召从谁那里拿的?!”

    “厉害了,昨天说方召有不可告人背景的人呢?我大‘火烈鸟’可从来不吃‘背景’那套!”

    “火烈鸟”是全球顶级的游戏制作公司,他们出品的游戏,每一个都是高规格的,制作要求极为严格,音效方面,从过场动画的背景音,到看似毫无存在感的小配乐,再到任何一个细微的不起眼的声音,都有讲究。背景音配乐方面,那是真正的高端定制,购买的绝对是独家版权,除了应用在游戏中,不会再出现在其他地方,“独”得很,也壕得很。

    他们制作的游戏使用的曲子,单拿出来未必都是最受好评的,但“火烈鸟”的重心是游戏,挑曲子从来都只挑最合适的,不过,以前收到邀请的确实都是一些比较有名气、有实力的大师,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能得到“火烈鸟”邀请的人,肯定也都是名符其实的大师。

    顶级游戏与顶级音乐定制,这是大众一直以来的印象。

    不管最终创作的曲子能不能被用上,能收到邀请卡,本身就是实力的证明。细数一下以前收到邀请的人,哪一个不是大师级别的人物?哪一个不是颇具名气的工作室?即便还达不到那个级别,但也早就闯出了名头,从来没有一个二十出头,毕业不到一年的人被邀请。

    尤其是“火烈鸟”公司的忠实粉丝,各年龄层的游戏迷们,他们不相信“火烈鸟”会为谁破例,如果真是“火烈鸟”给方召发出的邀请,那么,真相只有一个——方召有接受邀请的实力!

    随后,《燎原火》发布了一项统计结果,列出的是已知的百年来所有收到邀请卡的人,今年可能火烈鸟又发出了一批,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瞒得还挺紧,钱承打听不到其他受邀人的消息,不过他相信,就算公布出来,也没有比方召更年轻的了。

    “百年来最年轻的受邀人!”

    “火烈鸟”的历史只有一百年,而方召,则是这一百年来,收到邀请卡的人中,最年轻的!

    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值得“火烈鸟”压上百年名声?

    虽然不知道方召接下的到底是游戏哪个地方的背景音制作,但如今怀疑他原创者身份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摆在眼前的证据实在太耀眼。

    延洲音乐协会副会长明苍,戴纳,都站出来证明了,信不信?

    不信?

    好,那“火烈鸟”呢?

    没话说了吧?!

    然而,就在大家好不容易接受这个事实,议论着方召这个最年轻受邀人的时候,又一则新闻引起了轰动。如果单看这个新闻,影响的范围应该只限于音乐圈和教育界,但在这个时候发出来,却引起了各方的注意。

    薛景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了一篇文章,说的是他现在正在编写的教材《交响新编》,文章里面提到了编写的过程,提到书的内容,以及要感谢的人,其中就有两张图片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第一张是薛景在自己家的书房编写教材的情形,已经退休多年的薛景老教授坐在那里,微微侧头,跟身边的人商议着什么,而坐在薛景旁边的,正是这几天的话题人物方召。

    第二张图,则是一张电子书页图,上面列出了《交响新编》这本书的主编、副主编以及十来位参编。

    这里面,参编就有不少耳熟能详的人物,比如明苍,比如戴纳,还有几位其他洲的著名音乐人。但这些都只是参编,所编写的内容在书中并不占主要。

    主编那一栏是薛景,这个不看都知道,但让大家惊讶的是,副主编那一栏,竟然写的是方召?!

    要知道,想要在这样的教材上占据副主编的名头,那必须得有足够的内容在书里。

    薛景那片文章的后面有一段话为大家解惑。

    “这本书中,有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是方召编写,里面将他掌握的一些创作和编曲方面的经验技巧都写了出来,包括创作《百年灭世》四乐章以及编曲时遇到的难题和应对之策,都没有藏私地写了出来,对交响构架音乐感兴趣的人可以看看,相信你们会从中学到不少。《交响新编》一书的电子版和纸质版都将于两周后与大家见面,敬请期待。”

    继明苍、戴纳和“火烈鸟”之后的又一实锤!

    虚拟偶像实力如何,有无发展潜力,背后的团队起着决定性作用,也是公众关注的一个重要部分。而方召,就是这支队伍的核心,现在,这颗核心已经开始发光。

    延北市,干休所。

    护工按时给居住在这里的老人,送来他们预订的晚饭,但按了好几声门铃都没见反应,就在她以为屋里没人的时候,门才打开。

    是屋里的人用中央控制器打开的,护工走进屋,客厅并没有人,房间传出两位老人的声音。走过去一看,她发现两个老人正凑在一起看屏幕上的新闻。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