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老领导,晚饭送来了。”护工轻声道。

    没反应。

    护工声音提了一点,又说了一遍。

    这次有反应了。

    老太太回头歉然一笑:“先放那儿,我们待会儿吃。”说完又盯着屏幕了。

    护工有些好奇两位老人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不过,职业道德约束,她不能乱看,只能在心中好奇一下而已。

    护工离开之后,二老依然没有从屏幕前离开。

    “我还没看完,翻什么页?!”老太太将页面又转回去。

    “你看太慢了!”老爷子在旁边不满地嘟囔,不过在等的时候也没闲着,他将页面截图保存下来,待会儿给一些老朋友们发去。

    老太爷和老太太平日里也会关注一些新闻,不过以前从来不看娱乐方面的东西。纪念日那天方召来过一趟后,二老每天看新闻的时候,也会瞄一眼娱乐版块的信息,他们对方召这位重孙印象比较深,平时闲着也是闲着,看新闻就多看一个版块也没什么。最近延洲炒得正火的事件他们当然也知道。

    延洲征兵的宣传片两位老人也看过,还评价那主题曲非常好,因为很喜欢,所以去搜索下载,谁想,看到了MV,还看到MV后面字幕上的名字,当时他们也怀疑是同名同姓的其他人,直到银翼爆出真相。

    那时候看网上很多质疑声,老头老太太虽然心中也有疑虑,但毕竟事关自家人,他们看到那些诋毁贬低的言语也会不爽,延洲其他地方的他们管不了,延北市本地的总能管一管吧?虽然他们已经退休了,影响力还是有的,一些老同事、老部下,还有一些后辈们,总能出点力,维护下网上的那些言论。

    可没等二老做出反应,接二连三的证据便砸了过来。

    延洲音乐协会两位副会长,全球顶级游戏制作商“火烈鸟”,还有音乐界闻名的大师薛景,都站出来作证。

    “哈!这下他们没话说了吧!”

    方老太爷拍着大腿乐呵,音乐协会的副会长他不认识,但“火烈鸟”的大名还是听过的,也接触过一些“火烈鸟”的外设产品,而薛景,他们就更熟悉了,二老读书那时候薛景就已经闯出名头,年轻人们可能不了解,但老太爷老太太他们这一辈是非常清楚的,那时候总有新闻报道,从“天才少年”,到“有为青年”到“名师”,到“大师”,随着时间,影响着数代人。

    所以,在看到薛景对方召的高评价时,老太爷老太太是非常激动的,还提前在网上预订了那本《交响新编》的电子版本和纸质版本,只要一上市就会收到。

    而在那之后,二老在以方召的名字为关键字搜索的时候,又发现,网上其他行业板块也有提及方召的名字。

    医学杂志——

    “银翼天才作曲人方召四乐章破冰封之门,延洲赫尔病毒研究团队已获突破性进展……”

    延洲的研究团队已经发出了他们新一轮的研究成果,“突破性进展”不是自吹,不是成果放大,而是真取得了喜人的进展。如今还有其他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从外洲赶过来,加入这个团队,就算加入不了,能在旁边学习一下也是可以的。在赫尔病毒的研究上,延洲的医疗团队走在前列。

    历史刊物——

    “尊重历史,小谈资本之下的娱乐圈乱象……”

    里面从正反两方面举例,批判商业运作下混乱的影视制作环境。架空世界的那些就算了,随便怎么发挥,只是,涉及到真实历史的影片,说历史就说历史,就算加点私货,必要时艺术化一下,也能理解,但一些具有影响力的元素好歹也用点心吧?否则看起来灭世时期葬送的几十亿人的命就像是一场愚蠢不堪的玩笑!

    而《百年灭世》四乐章的MV则是被当做正面例子列举。

    不过,对于这类文章,娱乐业的很多人都只是笑一笑:能赚钱就行啦,谁听你哔哔!你行你上啊!至于那个作曲的毛头小子,瞧着吧,红不了多久的,银翼现在是要争利益,才使劲吹,等这话题过了,也就没人再提起了,每年多少人如昙花一现,泯然众人。

    “树烧过头,就只剩下灰了。”一位延洲的影视制作人说道。

    不过那些老太爷和老太太不知道,他们只发现音乐、游戏、娱乐圈八卦、时政新闻,等等电子刊物和直播节目上,都有提到方召的名字,有些一带而过,有些重点提及。

    “刚那张照片我存了吗?”

    “存了。”

    “跟薛景一起的那张照片也存了?”

    “存了。”

    二老再次保存一张新闻截图,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晚上了。

    饭菜热一热吃了些,老太爷便迫不及待地出去找人聊天。

    老太太出门扔垃圾的时候,就听到隔壁传来老太爷的大嗓门。

    “哎,老杨,今天咱们不聊国事,聊聊自家小辈吧。知道新闻上说的这个是谁吗?我重孙!唉,臭小子混娱乐圈的啊,那地方不好混,跟其他那些明星不同,他只是个作曲的。唉,年纪轻轻就做出四首什么史诗音乐。”方老太爷一边“唉”着,嘴角却恨不得翘天上去,说到这儿伸出四根手指晃了晃,然后收起三根手指,“其中一首还被当做咱们洲的征兵宣传主题曲呢!”

    隔壁老杨:“……”

    “这样下去怎么办哪,我就担心他年纪太轻,扛不住压力。听说那什么‘火烈鸟’都找他作曲,对了,薛景你知道不?就是你小时候你妈经常拿来给你做榜样的那个,比咱大十岁的那谁,我重孙跟他一起编书呢,还是个副主编!”

    隔壁老杨:“……”

    “网上还有不少新闻,你最近上网不?看新闻了没?没看?没看我给你看啊,我都存下来了……”

    隔壁老杨:“滚!!”

    方老太爷摇头晃脑,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回来时,就见到老太太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干嘛这么笑?”老太爷觉得莫名其妙。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老太太问。

    老太爷想了想:“阳台的花我今天浇过水了!”

    “……谁问你这个!”

    “那你说的是什么?”老太爷还是不明白。

    老太太也不指望他那破记性,提醒道:“你记不记得,小召纪念日过来的时候,离开前说的话?你还答应过他的。”

    终于想起来的老太爷:“……答……答应过……吗?”

    没心思出去闲聊了,老太爷在屋里踱步转圈,想了想,给方召拨了个视频通话过去。

    方召刚从薛景那边吃完晚饭回公司。

    “有事?”

    “废话,没事找你干什么?我闲啊?!”老太爷瞪眼。

    老太太在旁边笑。退休了成天没事干,不闲?

    “你这是在公司?”老太爷看了看方召所在的背景,问道。

    “刚从薛教授那里过来。”

    听到这话,老太爷又想笑,但想到什么,严肃起一张脸,“我正要跟你说这事。这几天的新闻我看了,你确实做得不错,但是,在这种时候,不要太被外界的评价影响,别被夸一下就飘飘然,要理性对待!”

    老太太看了老太爷一眼。刚不是还对外使劲吹的吗?现在又要方召理性对待外界评价,变脸够快的啊。

    不过,老太爷说的话,老太太是认同的。

    从部队转业之后,他们虽然觉得就跟养老一样,但毕竟也经历过许多事情,看过别人的沉沉浮浮,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他们也是懂的。难得小辈里面出了个方召这样的,他们不想看着方召真的如昙花一现而后泯然众人。方召的父母不在,他们俩老作为长辈,提一提也是应该的。

    老太爷和老太太都跟方召说了很多,其实这些话,明苍和薛景都跟方召说过,段千吉也提过。人红是非多,做错了,被骂,做得对,同样被骂,很多人会借题发挥,有些是好的,有些是不利的,但那些都是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上必须承受的。

    其实,方召还真没被外界那些评价、那些借题发挥的事情影响多少,他也是个经历过事情的人,上辈子的年纪,比明苍和段千吉还大,比老太爷老太太以及薛景也小不了多少。末世与新世纪的大环境不同,但人心之复杂,方召也领教过。

    老太爷还在那儿说,“如果实在静不下心,可以出去走走,需要保镖吗?我一些老战友好像有开特卫安保公司的,要不我给你弄两个人过去?

    “不用了,公司已经安排了人,明天应该就过来了。”方召道。

    “你们公司安排的未必靠谱,给你安排的哪儿的人?”

    “听说是特战队出来的。”

    “……哦。”老太爷顿了顿,“总之,你自己要冷静,其他那些破事自然有你们公司的相关人员去做,你自己好好作曲,好好编书就行了,知道吗?”

    “知道。”

    “行了,就这些。”

    老太爷断开通讯,去房间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盒子。

    “还是决定给了?”老太太问。

    老太爷叹息一声,“你也知道,很多时候,求人不如求己。反正,枪放我这也用不了。你那把不是还在么,咱们这儿要用就用你那把。这把枪,借那小子用用……也未必真用得上,就是求个安心。”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