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爷跟方召通话的第二天,也是周六,方二叔没上班,借了一辆同事的车,从延北市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来到齐安市。

    昨天晚上方二叔吃完饭正打算出门跟同楼的几个朋友聊个天,他也看到关于方召的那些消息,这两天每天都跟附近的人聊起。之前方召来他们时,给附近几层楼的孩子都买过糖,纪念日那几天方召也在他们家住,很多人都见到过方召的面,所以网上新闻爆出来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认出来,每天拉着方二叔聊天。

    晚上方二叔正打算出门,就接到了老爷子的通讯。自打加了老爷子通讯号之后,就从来没遇到过老爷子主动来找的情况,看到个人终端上显示的“爷爷”两个字时,方二叔吓得以为老爷子那边出什么状况了。

    不过,老爷子试只是问了问方宇的事情,又问了方二叔周六的打算,得知他周六不用上班也没安排的时候,便让方二叔去一趟齐安市。

    难得得到老爷子安排任务,方二叔很激动,跟同事借了辆飞车,周六一大早就跑去干休所,拿了东西,向老爷子保证完成任务,就直接开车去齐安市。

    方召第二天早上收到老爷子的消息,说是有东西给他,方二叔今天会送来,所以周六这天方召一早上就在家等着。

    方二叔依照方召给的地址过来,靠近这一片区域的时候,车内的电脑系统就弹出警告限速,还有这一片区域的安保人员要求出示证明,验证码,等等一些信息之后,车才到方召给的楼。

    方召已经在楼顶等着了。

    “看你住的这一带保卫措施还挺严,应该也不用担心被打扰。”

    来之前方二叔还想着方召最近曝光率一下子增高,生活肯定会受到影响,但现在看这里的安保情况,也放心不少。

    “这里确实不受打扰。”薛景当年在这里买房也是为了躲避麻烦,方召看中这处同样也是这样的原因。要是在黑街,早就被记者堵上门了,说不定有些记者玩黑街的规矩比租户们都溜。

    “这是老爷子让我交给你的。”

    方二叔不知道老爷子要给方召的到底是什么,也没打开过,进屋之后茶都没顾得上喝,就将包装过的盒子递给方召。

    东西送到后方二叔也没久留,知道方召这边的情况安好,就不再担心了,难得来一趟齐安市,他去找几个老朋友一起聚聚。

    方二叔离开之后,方召将盒子外面的包装拆开,依照老爷子给的密码,将盒子解锁,便看到了里面放着的一把黑色的枪。

    没有枪套,枪放在黑色的盒子里,枪身反射着幽冷的光。沉稳中带着些许锐气,看枪身构造,与他从黑街抢过来的枪不一样,不过,这种枪他在游戏里面见过。

    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写着:“求人不如求己。”

    下方又加了一句:“仅用于防身。”

    方召看着枪和纸条,笑了笑,将纸条烧毁,枪放好,又给老爷子回了个信息:“收到。”

    方召以为还需要等自己名气更大之后才能去找老爷子要枪,没想到老太爷这么快就将枪送来了。

    老太爷将枪送来,之前答应方召的话占主要原因,除此之外,在老太爷的想法里,明星都挺危险的,关注度太高,出去就会被人围住,要是遇到某些疯子咋办?还有,遇到一些因为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人怎么办?方召在齐安市又没有什么靠得住的亲友,也不能完全信任银翼,就算安排了保镖,又能有几分把握防住所有的事情?世上总有些神经病为了点芝麻大的破事就发疯,真要是倒霉遇到那种情况咋办?

    老爷子觉得,自己重孙只是个搞艺术的,是个文艺青年,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是带把枪保险。至少他们老两口是这么觉得的。

    收到方召消息的老太爷又叮嘱了方召几句:“不要觉得带着一把枪就万事不怕了,出去外面得有警惕心!”吧啦吧啦吧啦说了一堆,这种时候完全将方召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对待。

    “您老想多了,我知道怎么用枪,也不会乱用。”

    “你知道个屁!唉,算了,你们这些年轻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您老真想多了,我现在也只是稍微有名了那么一点,比不上那些大明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方召道。

    老太爷叽叽咕咕又说了几句,才断开通讯。

    已经拿到东西,方召也不继续留在家,而是去公司了。他给段千吉发了一份申请,申请外出取材。

    老太爷有句话说对了。老太爷建议方召出去走走,虽然方召并没有被外界的那些议论声影响到,但他确实打算出去走一走,而且走得还有些远。

    “火烈鸟”交给他的游戏配乐任务还没完成,他想再出去找找灵感。在延洲烈士陵园拜祭时,就有不少灵感,只是还不够,方召打算去其他洲的烈士陵园看看。他早就想出去看看老朋友们的墓地了。

    银翼顶楼办公室。

    段千吉正在听汇报,网上关于代言人的投票还有两天时间,他们三方的票数都咬得很紧,每方都是两千多万票,差距在一千票以内,目前极光票数最低,但从整体数量上看,一千票其实也不算是大差距,只能说三方势均力敌。

    看到方召提交的那份申请时,段千吉面皮一抽。

    外出取材?

    还要出延洲去取?

    找灵感需要跑到各洲的烈士陵园去看一看?

    不过,方召现在留在延洲确实也没什么要紧任务,关于极光的发展计划,方召早就看过也同意的,再加上一些媒体也盯着方召,段千吉觉得,这时候方召出去避一避风头也可以。

    思量之下,段千吉同意了。就算极光争不来代言,方召若是作的乐曲被“火烈鸟”用上,也是不错的。

    思及至此,段千吉批准了申请,还很大度地拨了一辆能跨洲的飞行器给方召。

    “安排给你的助理今晚之前应该能到银翼,他有飞行器的驾驶证,让他跟着你出去取材,当驾驶员还能当保镖。”

    一小时后。

    银翼大楼五十层,虚拟项目部。

    祖文玩完一局游戏,出来活动筋骨,就见一个看起来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走进来,俩眼睛眯着正好奇地张望。

    “请问你找谁?”祖文问。

    那年轻人笑眯眯地走过来,“你好,我是公司安排的方召的新助理。”

    “就是你?”

    祖文听方召提过上面给他安排了个助理兼保镖,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但面前这人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瞧着也不健壮,与电影里的那些大块头相比差远了。

    不过,既然是上面安排过来的,祖文压下心中的诧异,面上扬起笑容,“你好,我叫祖文,虚拟项目部门头号技术员。”

    “你好,我叫左俞。请问,方召在吗?”左俞问道。

    “在,老大在办公室,那边那个。”祖文给左俞指了方位。

    “好的,谢谢。”

    左俞来到方召办公室时,方召正在整理最后一份手稿,今晚得给薛景那边送过去的。

    “你好,我是段老板安排过来的,从今天起作为你的助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左俞带着一贯笑眯眯的脸,问道。

    方召抬头看了他一眼,认真想了想,“有,麻烦喂下狗。自动喂食机坏了,送去检修,还没送回来。”

    左俞:“……好的。”

    虽然与自己想象中的工作不同,不过左俞还是认真做了,只是那条狗,对他好像挺嫌弃,他一靠近就跑。

    方召将手稿完成之后,左俞开车送他过去薛景那边的。路上左俞以为方召会问他一些特战队的事情,他都想好怎么吹一番,可惜,方召除了报地址之外,没多余的话。

    到薛景家之后,方召让左俞先回去,他今天会留在薛景这边,完成最后的校对工作。

    “给你一天时间收拾东西,准备飞行器,后天早上七点出发。”方召说道。

    “目的地是?”左俞问。

    “到时候再告诉你。”说完方召便进屋了。

    左俞在方召的身影消失后,摇了摇头,撇嘴:“啧,搞艺术的。”

    ……

    周一时,杜昂上楼找方召。

    杜昂最近很是得意,作为新人部的主管,方召新人时期的经纪人,因为方召人气的上升,在公司被不少人恭维。电梯里遇到几个认识的经纪人,都跟杜昂搭话。

    “老杜啊,你当初作为新人作曲那边的经纪人,使了什么手段挖到方召这样的宝?作曲、编曲、混音,全能人才啊!”

    杜昂笑得特别得意,“我也不知道,挖着挖着,就突然挖到宝了。”

    今天是因为运营部那边的主管朱利安想庆祝一番,请大家出去嗨,他就亲自跑一趟五十楼,问问方召要不要一起去。

    只是,杜昂喜气洋洋跑到五十楼之后,没见到方召的身影。

    “你们老大呢?”杜昂问祖文。

    “外出取材去了。”祖文回道。

    “外出取材?这不就是变相的公费旅游?”杜昂表示十分羡慕,“什么时候回?”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