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狗虽然看起来已经很大,但还是能看出些稚气,是条还没成年的犬,在农场的主要工作应该也不是放牧,而是警戒。

    黑狗很快被员工带离停留场,方召看了看停留场周围,除了他们的飞行器之外,还有一艘大飞行器和五辆飞车。

    “有个旅行团在这里。”左俞对方召说道,“规模二十人左右。”

    旅行团一看天气不对,就会先找好地方降落停留,牧洲有些地方的天气变化很急,天气预报会提前一小时进行更精准的播报,除了方召他们,其他人也是听到播报之后找到这里来的,毕竟这附近也就这里规模大些,能停飞行器。

    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农场雇工又对方召他们道:“今天是比赛日,农场主和附近几个小农场主都在这里看比赛,还有一个冀州来的旅行团也过去观赛大厅了。今天的比赛有我们农场主的亲戚参加,主人家心情不错,也邀请大家都去观赛,看时间,比赛也快开始了。你们要去吗?观赛大厅的茶酒等都免费。”

    牧洲除了发达的农业和旅游业之外,另一个有名的,就是牧洲的牧羊文化。

    牧洲的牧羊比赛从建洲之初就有,一开始只是大将苏牧为了给开垦的人们添点乐子调节心情而举办,张弛有度才是生活。不过,那时候都是小规模的比赛,而牧羊比赛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比赛也拥有了成熟的体系和规则。牧洲的人民对牧羊比赛的感情,也是其他洲的人无法理解的,那是陪着牧洲一代代人走过来的娱乐活动。

    你要是跟一个牧洲人说明星,就算说的是一些国际明星,他们也未必能准确对上号,顶多就记得个名,记得张脸,对某个角色有点印象罢了,但若是说牧洲有名的那些牧羊犬,他们不仅能将那只牧羊犬的毛色、背高、年龄、归属农场、参赛年、获得的奖项等等说清楚,甚至将那只牧羊犬血统往上数三代,也能给你说个把小时,而那些牧羊犬所属的农场,更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因此,牧洲不是没有娱乐业,只是,他们的娱乐业与其他洲不同罢了。牧羊犬在牧洲的地位比游人高,不是没有理由的,

    方召最近在延洲很火,但其他洲未必能被提到多少,牧洲就更别说了,到现在为止,左俞也只是在一个医学电子杂志上看到提了那么几句而已,其他的杂志新闻,根本就没提到半点。不过这也省了不少事情,左俞工作更轻松,就只当一个司机兼助理就行了。

    方召在网上查牧洲的信息时看到过牧洲牧羊文化的介绍,以及一些比赛视频,还没有观看直播赛事的经历。

    在客房简单收拾一下之后,方召和左俞跟着农场雇工来到观赛厅。

    现在离比赛还有四十来分钟,方召他们到的时候,观赛厅里坐了不少人,也很热闹。

    四百来平的观赛厅,就像一个小型的电影院观影厅一样,最佳观影位置那里,是本农场的农场主,以及周围的小农场主们,被邀请过来的旅客就安排靠边上的位置了,具体坐哪里随意。

    方召他们过去的时候,就只剩靠最边上的桌子和角落的几张了。

    按照椅子来算,每张桌子那儿应该能坐四到六个人,但旅行团里面也不是都相熟的,所以,有些两个人三个人占一张桌。

    方召对坐哪儿要求不高,能看到大屏幕就行。

    “就这儿。”被雇工带着从侧门进来之后,方召就近选了个边上的桌子坐下。

    左俞进来之后瞥了眼守在观影厅大门和侧门那里的人,嘴角翘了翘,又很快收敛。进来都是要安检的,也不准带枪进来,不过方召和左俞进来的时候,守在那里的人并没有听到仪器报警。

    方召看向观影厅中间的地方,这里的主人家是谁很明显,位置最好最大,一个座位霸占十平米,周围还守着两条狗的那里就是。

    飞行器降落时,就能查到这个农场的基础信息,以及拥有人的部分信息。

    这个农场叫杉木农场,拥有人为八十多岁的伍益。八十多岁,在新世纪只能算是中年,并不老。而伍益本人也看着很健壮,脸面偏黑,膀大腰圆,说话瓮声瓮气,方召和左俞进来时他往这边瞥了眼就没在意了,继续跟周围几个小农场主说着今天这场赛可能的排名。

    牧洲如今的牧羊比赛,不是人参加的,而是农场的牧羊犬队伍参加,参赛的牧羊犬最低六条,最高十条,每场比赛会在赛场放一百只羊,比赛从牧羊犬放出的那一刻开始计时,一百只羊全部进栏为止。哪支队伍用的时间最少,哪支就是当天比赛的第一,同天的七支队伍,依照所用时间的先后顺序排列。

    每个比赛日,赛前都会有竞猜活动以及奖品。

    方召看了看今天的竞猜奖励:

    猜对第一名,每注能获得下注金额×2倍奖金。

    猜对第一、二名,每注获得5倍奖金。

    猜对第一、二、三名,每注获得12倍奖金。

    猜对前四名,每注获得30倍奖金。

    猜对前五名,每注100倍奖金。

    猜对前六,300倍奖金。

    全部猜中,1000倍奖金。

    依照牧洲牧羊比赛的规则,一注五块钱,也就是说,买一注,猜中当天的全部排名,就能获得五千块!

    五块钱,对于能来牧洲旅游的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很多人都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玩,当然,能猜中的寥寥无几。

    旅行团那边有好几个第一次来牧洲的人,他们对牧洲的农场也不了解,对于今天参加比赛的队伍更是一脸茫然,看网络专家解读?越看越迷糊。

    于是,有不少人都支着耳朵听中间观影区那里的农场主们的交流,反正那些农场主的声音大,他们光明正大地听,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待会儿跟着下注就行了。

    大屏幕上显示着赛场现在的情况,是几个参赛农场的赛前采访。

    方召他们歇息的这里靠近东部边境,而赛场在牧洲东部的另一边,靠近牧洲中部,那边的天气还不错,阳光普照,不像这边阴云密布。

    “今天赛场那边的天气很好,说不定卡瑞拉大姐的农场能轻易拿下今天的头名。”一个小农场主对伍益说道。

    今天参赛的3号队伍就是这个农场主伍益的表姐的农场,伍益表姐的农场叫卡瑞拉农场,农场标牌是个胡萝卜,所以,熟悉的人们更喜欢称之为胡萝卜农场。

    “我也看好他们。”伍益脸上带着喜气,看上去非常高兴,然后下注,买自己表姐农场今天第一。

    “嚯!一百万?!信心不小嘛!”另一个小农场主瞄到伍益的下注金额,夸张地叫了一声。

    “那我也买点,支持支持卡瑞拉大姐,买个五十万吧,支持一下。”

    “我也买。不过我就一小农场,没你们阔气,十万支持一下。”

    伍益身周的农场主们乐呵呵聊着,坐在边上的旅行团的人面色复杂,他们在来之前都听说过牧洲人都是土豪,一个不起眼的小农场所拥有的财富也超过他们想象,今天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帮人不用上班,不用累死累活地工作,只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就能逍遥地玩乐。

    羡慕吗?羡慕!都快嫉妒死了!

    “哎,你们外来的,有没有兴趣玩一把?来牧洲怎么能不参加一场牧羊竞猜?说不定能赢不少钱呢。”一个农场主对旅行团的人说道。

    旅行团带队的人只是笑着道:“我也就买一注,小玩,小玩而已。”

    不过,旅行团确实有不少人来了兴趣,还主动跟几位农场主聊天,那几个农场主也说了一点经验,还给旅行团的人解释比赛规则以及看点,比如怎么看队伍的头犬,怎么看它们找领头羊,怎么跑位、配合等等。

    “老板,我们跟不跟?”左俞问方召。他手头可没什么钱玩这个,玩也是小玩一把,不可能跟这群本地土豪一样一掷千金。但方召不同,方召那四个乐章能捞多少钱他心里清楚得很。

    “嗯。”方召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翻阅着网上的资料和视频,都是今天参赛的几个农场的牧羊犬队伍。

    伍益在跟人聊天的时候往周围扫了一眼,就发现旅行团的人这时候已经凑到一起讨论了,只有边上最后来他农场的两个人,还在那里认真翻阅队伍以前的比赛视频,手中还用纸质的本子在写着什么。

    “嘁,装得跟很懂似的。”伍益小声道。他见过很多外洲人来牧洲参加竞猜,赛前各种分析计算,最后得出个屁。

    牧洲的牧羊犬,可不是外洲人能轻易看懂的。甚至一些有名的犬类行为学家来这里,十场竞猜,能赢五场都不错了。还有些自以为很懂的外洲放牧者来这里下注,最后也只是沉默离开。

    所以,伍益对于来牧洲的外洲人,一向都是劝他们少看网上的分析,凭感觉下注就行了,说不定还能多赢几次,网上的那些分析多是障眼法,用来将你清醒的头脑绕晕。没有一个牧洲本土真正专业的人传授经验,没人能在牧洲的赛场上大捞特捞!

    比赛开始前十分钟停止下注,方召在停止前两分钟下注。

    旁边的左俞伸头看了眼,然后跟着下注,他不懂这些,那就跟着艺术家一起下吧,本来只打算买一注玩玩,想了想,左俞又加了两个零,买了一百注,一注五块,合起来就是五百块钱。反正他现在工作了,方召开的工资也不低,五百块钱,砸里面也没关系,就当这次出来为牧洲的土地作了点贡献,大将苏牧,可是他最佩服的人之一。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