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的?!实在是太谢谢了!你有没有认识的人养牧羊犬?咦?我听到了狗叫声,你养狗了?”

    方召那边正好左俞在逗卷毛,惹得一连串的叫声,被苏侯听到。

    “养了一条,不是牧羊犬。”

    “没关系,到时候你来牧洲一起带过来吧,试试看能不能训练一下牧羊。”

    苏侯并没有瞒着方召关于他买下的那个农场的事情,之所以说糟糕,是因为那个农场虽然面积还算大,但土壤已经不适合种植。

    牧洲的农场主们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去关心,他们会关注天气,关注一些农业方面的东西,土壤改良和复种都是需要掌握的知识,只是,并非每个人都能亲自去关心,总有那么些懒散的农场主,自己不懂还瞎闹,以至于好好的土地,种着种着就越来越不对劲。

    苏侯买的那片土地就是,他看的影像、到手的资料,与亲眼见到的,截然不同。地已经被种废了,还被动了手脚,想要重新种植,就得找专人调整。

    而下套的人就是摸准了苏侯急着找农场的心思,几乎苏侯的每一个行为都能摸准,套一下一个准。

    很显然,坑苏侯的人对苏侯很了解,稍稍动一动脑子都能猜到可能是谁。不过,方召对于苏家的那些破事没兴趣,将手头的事务处理完之后,方召就又申请外出了。

    “这次又要出去取材?”段千吉觉得头疼。

    “不,这次是出去拓展业务。”方召道。

    段千吉听着好笑。还拓展业务,你是能拉赞助,还是能拿广告?牧洲那边的广告可是出了名的难拿。

    极光在洲内的发展已经安排好,做了两手准备,代言选上是一条路,没选上则走另一条路。不管有没有选上,作为银翼创建至今最有潜力的一个虚拟偶像,段千吉也不会让它毁了,方召给了极光一个华丽的出场,这手好牌若是还被毁,银翼也不能被称为延洲三大娱乐公司之一了。

    火烈鸟的代言最终结果在五月公布,这期间银翼会出一个战争片,极光也会在里面有个角色,所以现在虚拟项目部门仍旧在忙着,只除了方召这个制作人。

    他的本职工作是创作,但并不是银翼的每个影片都需要他为之创作,不然,银翼签那么多作曲人只是养着好玩?天马工作室难道都是一群废物?

    所以,现在方召在完成手头的工作之后,又闲下来了,既然苏侯那边有事情,他就再过去一趟。

    与上一次不同,这次除了方召和左俞之外,飞行器里还多了一条狗。

    或许是第一次乘坐飞行器,卷毛狗有些不适应,焦躁地走来走去,最后还是在方召脚边趴好。

    左俞看了看方召脚边的狗,说道:“老板,你这狗带过去不合适吧?牧洲那边的狗普遍偏大,就像那天咱们在杉木农场见到的那条黑狗,那个大吧?其实还没成年呢,但是咱这狗吧,跟那些农场的专业牧羊犬一比,真就只像是玩具。带过去不会被欺负吗?你想想牧洲牧场上的那些羊的体型,再看看这狗,去了别说牧羊,说不定还怕羊呢。”

    方召看着手里的一本历史书,说道:“卷毛的智商很高,学东西也快,到时候让它跟那些专业的牧羊犬学学,就算不能牧羊,多学点东西总是可以的。”

    依照苏侯给的坐标,左俞驾驶着飞行器来到一个位于牧洲东部地区的农场,不同于途中所见的其他农场生机勃勃的景象,这个农场显得很荒凉,地里没种东西,大片的牧场连草都没长多少。几条没什么精神的狗正趴在旁边打哈欠,见到飞行器过来都懒得给个回应。

    苏侯已经等在那里了,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召哥,你来了!”苏侯快步上前。

    “叫召爷。”方召道。

    “是,召爷!”苏侯这时候也不管方召要他喊什么,现在方召才是财主,也难得找到一个能帮忙的人,再说了,苏侯在查过方召的资料之后也挺佩服方召的,听说旧时称呼财主也称“X爷”,牧洲也有一些人这么叫,所以,苏侯并不觉得方召这称呼有什么不对。

    “先说说现在的情况,照实说,别隐瞒。你只有一次机会。”方召看向苏侯,说道。怎么挨骗的方召也就不抓着这事说了,小孩子爱面子,老抓着一件事情说反而会让这小子生出反抗情绪,吃一堑长一智,只要不是个白痴,总得长点记性。

    对上方召看不出情绪的视线,苏侯突然就感觉全身的皮一紧,像是被他爷爷盯上,下一刻就要挨批一样。

    缩了缩脖子,苏侯也没了平时那股犯倔的嚣张样子,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他原以为方召会嘲笑他被骗的事情,没想到方召过来之后根本就没提那个。被问到眼下要面临的困境,便老老实实将事情说了。

    “哦,是这样的……”

    平时照顾苏侯的人中有懂得农场管理的人,苏侯也是将别人告诉他的事情说给方召听。

    农场买了,找不到人退货,告也告不了,既然买了,与其花更多时间去找坑他的人,不如先将眼下的事情解决,想想怎么让这个“死”农场“活”过来,然而,让农场由“死”转“活”,技术上不算太难,唯一难的是资金。

    请人改良土壤要钱吧?买种子、买牲畜要钱吧?建造大棚要钱吧?请工人请专家要钱吧?

    土壤不行先水培?水培那也得花不少钱啊!

    苏侯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对农场的管理也不熟悉,农业知识还没学全,需要找的人手不少。最最重要的是,他得先组织起来一个牧羊队伍。

    他买农场的目的就是为了买下牧羊犬队伍和到现在为止的参赛积分,去参加东部区的牧羊赛,现在重心若是转移到农场上,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所以,你现在最着急的是先找狗和训练员?”方召问。

    “是……是的!下一场比赛在一周后,若是错过了,积分会排得更后。”苏侯说道。

    “你怎么打算?”

    “我想着,要不要先去买几条能牧羊的狗,借几条也行,牧羊赛很多农场的参赛犬也是借的,只要能合作好就行。哦,还有训练的草场,这边……这边恐怕暂时是不能用了。”

    苏侯一想到连根羊毛都没有农场,就觉得心疼,那么多钱,换了个死气沉沉的农场,一没羊,二没狗,三没草地,牧个蛋的羊!

    苏侯本想去找自己认识的那些人求助,但想来想去,又怕被坑。

    “召哥……召爷,你有没有认识的农场主,有狗,有羊,还有草地的?”苏侯小心问道。

    有狗,有羊,还有草地?

    方召还真想到一个人。

    “你先等会儿,我问问人。”方召道。

    “好!”听到有转机,苏侯顿时起劲了。

    方召想到的也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第一次来牧洲时候,遇到的杉木农场的农场主伍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