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的牧羊犬最少也得六条,所以,依照伍益的想法,先挑六条出来,加卷毛一起,七条狗一起训练,他这个经验老道的农场主亲自负责训练,虽然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但加紧练一练,应该也能凑合。

    方召让卷毛跟着一起过去,扭头就见苏侯还站在旁边。

    “站着干什么?过去跟着学!”方召对一副看热闹样子的苏侯说道。

    “啊?”苏侯很茫然,“我也要学牧羊?”

    “到时候你希望站在指导员站台位置的是你,还是伍益?”方召问。

    苏侯不语。

    牧羊赛场指导员站台位置,一般情况下都是各自农场的代表人物,半数以上都是农场主或者农场的继承者们站在那里,那是一个标志,是会被直播的摄像机拍摄到的位置,方召这句话就是在问苏侯,到时候是希望将自己宣传出去,还是将这个机会送给伍益?

    苏侯纠结了一会儿,看着羊群那边,结结巴巴道:“但是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车了。”

    “没车你还有腿。”

    用跑的?

    苏侯很想反对,但在方召的视线压力下,还是挪着步子朝那边过去了。其实苏侯也很想享受一把站在牧羊赛场指导员的位置上的感觉,只是,要站在那个位置,需要付出的太多,杉木农场的狗他一条狗不熟悉,那些狗能听他指挥吗?

    若是这些牧羊犬能完全自主地牧羊,指导员也只是站在那里当摆设,这种苏侯还是很愿意的,但现在这支新组建的牧羊队伍不可能做到那样程度。

    唉,试试看吧。

    苏侯朝羊群那边跑过去,观察伍益训练狗的那些手势和指令。

    伍益也明白苏侯的意思,在训狗的时候也会跟苏侯解释一番,让苏侯与那些狗多接触交流。

    苏侯过来还带了三个人,平时照顾苏侯的饮食起居,保姆兼保镖。但是方召没让这三个保镖去帮忙,只让他们注意苏侯的安全即可,其他的不用操心。这也是得到苏侯同意的,所以三位保姆兼保镖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苏小胖子跟着羊群和狗队跑来跑去。

    方召注意到,卷毛狗一开始并不能很好地融入狗队,也有很多指令并不熟悉,但是一个小时之后,犯的错就少了,并且能正确执行伍益给出的指令去牧羊,虽然还是不能很好地融入,但也能勉强配合出牧。

    方召觉得,牧羊行为,给它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条狗身上有太多奇怪的地方,学习能力也非常强,但至少到现在为止,它并没有威胁,也没有对周围的人表现出过攻击意图,虽然会有自己的小心思,但并不会掩藏起来,尾巴一翘就知道拉什么屎的那种。

    末世之后出现了太多新的东西,这条狗是否也是其中之一?方召想着。

    “老板,工具箱拿来了。”左俞将从飞行器上拿过来的箱子放在方召旁边,往草场那边看了看,“哟,小卷毛表现得不错嘛,不过,好像并不能跟融入狗队。”

    左俞对牧羊没有经验,但能不能很好地融入队伍打好配合,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杉木农场的几条狗都在排斥卷毛,好几次依照伍益指示的跑位,卷毛的位置都被抢了。

    “快了。”方召道。

    左俞不明白方召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很快,他就发现,牧羊的狗起了冲突。

    卷毛跑动的位置再次被抢,也就是它跑动的时候,被宾果挡在外侧,这次卷毛怒了,低吼的声音就像是宣战的开始,宾果也不再往前跑,一个转身跟卷毛对上,两条狗对着吠叫了几声,在相隔一米的地方浑身绷紧对峙,鼻子上都皱出几个明显的褶痕,嘴唇外翻,露出尖牙,还有不断的低吼声。

    苏侯想要过去,被伍益拦住。

    “一个草场,只有一条头犬。这是规矩。”

    在伍益看来,他的草场,以前就是宾果的地盘,现在这条小卷毛加入,若是保持着臣服的姿态还好,但偏偏这小家伙也挺激昂,一点都没有退让的意思,在草场上这就是对原来头犬的挑衅。

    伍益并没有去阻止,真战斗起来的两条狗是会误伤人的,所以,他控制着周围待命的“机械狗”飞过来,以防待会儿发生血腥事件。

    然而,让伍益惊掉眼珠子的是,那边两条对峙的狗,宾果的低吼声渐渐小了,再看到宾果斜向后用力拉直的耳朵往下一耷,伍益就知道,这货怂了!

    怂了!?

    对着一条脑袋还不到自己背高的小卷毛狗,竟然怂了?!

    别说体型优势,就算狗仗人势,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能这么快就怂啊!

    伍益朝方召那边看了看,见方召打了个“继续”的手势,暂时也不去琢磨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继续依照刚才的训练模式继续,但这一次,宾果不再去抢位,这点让伍益很郁闷。

    原本打算让宾果当头犬的美好计划,看来是得改一下了。

    “控制好范围!好,很好!保持跟进!跑位,注意跑位……宾果!快一点,你怕什么!加速,再往前跑一段!”

    伍益在那儿指挥了一下,便让苏侯先试一试,不用手势,先喊口令。

    让放牧的雇工们注意跟进,伍益便往方召这边过来,灌了半杯水,还是一脸的郁闷,“方召,你这狗,真是在城内的街上随手捡的?不是从哪个什么实验室啊什么外星球的之类的地方捡的?”

    “你电视看多了。”方召回道。

    因为牧洲的牧羊犬很出名,也很聪明,所以有很多关于狗的影片,牧洲的虚拟偶像最受欢迎的不是人,而是狗。

    但除了影视中的那些桥段,伍益真想不出原因了,按照常理,方召这条卷毛狗并不是纯种的功勋犬后代,且全球的人都知道,牧洲的狗平均智商是十二洲中最高的,能牧羊的狗都不蠢,但现在,被一条不知来历不知血统的小卷毛狗给比下去了!

    比智商,比气势,都输了!

    伍益很不理解,坐在草地上,咬着一根草秆,觉得心累。他的人生观又被刷新了。

    真要是这么下去,头犬……是不是就让这条小卷毛狗当?

    到时候参赛时会被所有观众嘲笑的吧?

    咦?不对!

    伍益精明的大脑开始快速转动起来。

    不看好,意味着买的人少,也就是说,赔率会很高……

    牧羊赛越往后,奖励的规则也是不同的。

    伍益看着不远处正同其他六条牧羊犬一起牧羊的卷毛狗,眼神闪烁。

    中途休息的时候,苏侯过来跟方召商量,他想要在下一次上赛场比赛时让这些狗都听他的指令,就得先让这些狗都认同他。卷毛狗还好说,伍益的六条狗,已经认了伍益这个主人,除非伍益主动抛弃它们,否则,它们是不会再认第二个主人的。

    “伍益说想要在最短时间内让它们认同我,除了出牧的时间之外,还得与它们同吃同睡,增加相处时间。我的理解是,我得将我自己当条狗。”苏侯说道。

    “你自己怎么选择?”方召问。

    苏侯抓了抓脑袋,“我觉得,只要能赢比赛,这也没什么。”

    方召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听说东部地区八进四比赛的时候,都会有一段长达五分钟的专属广告时间。”

    “对对对!”

    方召一提起这个,苏侯就想起来了,平时的牧羊赛上,虽然也会有各个农场介绍,但并不会给太多的时间,顶多只是简短几句话介绍农场之后,就介绍各条狗的战绩了。但在东区决赛,也就是八进四,决定总决赛资格的时候,是会有一个展示机会的。而那个时候,是整个牧洲的人都会关注的。

    “如果我们也有那个机会的话,我一定将自己拍个帅点儿的!”苏侯的中二思维已经开始构建一幅自己如何在总决赛赛场酷炫狂拽的叼样。

    这么一想,就突然精神振奋了,“召爷,宣传片背景音乐你会亲自操刀吧?”

    “当然。”

    “哈哈哈哈!”

    苏侯兴奋地大笑着往羊群那边跑去,他觉得他下一刻就能骑着狗去上战场。

    “那小子怎么了?”伍益走过来,疑惑地问。刚才还见那小少爷蔫蔫的样子,现在突然就打了鸡血一样。

    “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见到方召的动作,伍益也不去在意刚才的问题了,他见方召将一个指甲盖大的东西装在卷毛狗头上。

    “录音话筒,取材用的。”方召装好之后拍了拍卷毛,“去吧。”

    “草秆很好吃?”方召见伍益又叼着一根草秆,问道。

    伍益一脸的深沉:“你不懂,草秆里含着四季。”

    走到方召旁边,伍益听了听方召旁边的耳机里的声音,都是呼呼的风声,这应该就是卷毛狗头上的录音话筒传来的声音,只是,方召要这个干什么?这些不都是挺平常的声音吗?这种也算取材?

    想不明白,伍益便好奇地问道:“你们作曲的,对这些平常的声音也有兴趣?”

    方召笑着摇了摇头,“你不懂,声音里含着世界。”

    伍益:“……”第一次碰到个比我还能装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