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赛厅里,杉木农场的人在给狗做按摩。

    方召和伍益等人都在给他们安排的参赛方的观赛厅里,因为赛场太大,他们根本没法看到赛场的全貌,有些人会借助望远镜等工具,有些比较懒的人则坐在舒服的椅子上,看室内的屏幕显示画面。

    “我们今天是第三个出场,还算可以,苏少,镇定,不用太担心,有什么我们会在耳机里通知你的。”伍益说道,“苏少,你现在可以和牧羊犬们一起做做热身,随便走动跳动一下也好,能分散紧张感,待会儿也不至于太僵硬。依照平时训练的那样,跑进七分钟之内应该可以的。”

    左俞闻言无声看了伍益一眼,又看看方召,收回视线,垂头不语。就算跑进七分,进不了五分钟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获得第一,不能获得第一,方召买的那一千万就全没了。

    参赛的来自八个农场的八支队伍,在比赛当天早上临时抽取号码安排出场顺序,竞猜奖励会在那之后公布出来,方召在下注之后,看着网上的人对今天东部这场比赛的押注情况。

    网上也有人讨论第三个出场的东山农场。

    “东山农场?以前怎么没听过?积分还有三十多呢?”

    “东山农场就是以前的西山农场,换主了,连名字都换了。”

    “我看看农场主是谁……哟,苏家人?还是个苏家的小孩?这谁啊?”

    “这不是前段时间被娱乐媒体抓拍过的苏侯吗?他现在竟然买农场玩?”

    “我不管农场换名还是换主人,我只关心参赛的狗,我看了看,东山农场的阵容不行啊,除了A号犬,其他的都不算太好,竟然还有一条小狗?呵,这是嫌队伍不够实力,拉了一条宠物狗过来凑数?”

    很多人都注意到东山农场的参赛名单那一栏,最末位那条明显与众不同的小卷毛狗,以他们丰富的辨狗能力,一眼就能看出,那不是专业的牧羊犬,再看看详细信息一栏的体型,嚯,这么小?!

    “还真有人拿一条宠物狗来凑数?”

    在牧洲人眼中,宠物狗与工作犬是不同的,他们觉得,宠物犬就是温室里的观赏植物,娇气,弱得很,没什么实用价值,所以在见到参赛名单上出现一条小卷毛狗的时候,一些人就没了对东山农场的期待。

    “说实话,东山农场的A号犬还挺不错,只可惜……唉!”

    大部分时候,A号犬就是头犬,所以很多人最先关注的就是队伍中的A号犬,根据A号犬的能力来分析整支牧羊犬队伍的实力,比如出牧习惯等等。但东山农场的这一看就不专业的阵容,让很多人失望了。

    除了官方出的竞猜奖励,还有一些私人公司举办的竞猜,只不过金额有限制而已,最高不得过一百万。伍益在官方下注之后,又跑去另一个私人公司的竞猜平台下注。

    不同于官方平台的是,这个私人平台上的竞猜只有一项——压头名。

    八支队伍,不同的赔率,大概是都不看好东山农场,它的赔率最高。

    “5.4?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赢了第一,会获得所买的5.4倍的奖金?”左俞本来打算在官方平台跟着方召买的,但见到伍益在这个私人平台下注,也转过来了,反正都是押自己人这边,当然选择赔率更高的平台。

    左俞在这个私人平台买了一万注,五万块钱。

    “老板,你不再买点儿?”左俞也就随口一问,谁料,方召还真又在那边买了一百万。

    待所有竞猜平台停止下注,赛场那边已经在作准备了,有专人在检查草场,直播里会将这一幕都播出去,让公众知道,他们检查草场是很认真的,不会出现草场上使诈的情形。

    第一支队伍出场的时候,苏侯就开始在原地不停转圈,热身运动不仅没让他的紧张感减少,反而越发忐忑了,只要一停下来,他就会焦躁,不断看向计时处的数字。

    “六分五十一秒!第一支队伍的最终成绩是六分五十一秒!这是个还算可以的成绩……”解说员正说着今天开场第一支队伍的牧羊情况。

    第一支牧羊犬队伍虽然不能算是迅速,但好在也没有出现太严重的失误,总的来说,能跑进七分以内的都算是不错的了,至少不会成为今天的车尾。

    第二支队伍上场时,苏侯就得带队出去了,伍益跟着出去的,没多大会儿就回来,不断擦着额头的汗,刚才他一直保持着镇定的样子,但这也算是他第一次以主要参赛方的身份正式参加这类比赛,即将出场的队伍虽然是以东山农场的名出赛,但其中六条都是他自己农场的狗,能镇定下来才怪。

    伍益回来的时候,第二队已经跑完,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成绩,“六分四十三秒。”

    连续两支队伍跑进七分,确实给第三支队伍很大的压力,六分多钟虽然不能算是很好的成绩,但也都不差,伍益现在越发紧张了,他觉得,他不要求自己的狗跑得多好,只要能顺利将羊全都赶进栏就行了,毕竟都是第一次参赛,说不准就会出什么状况。

    伍益有些烦躁地掏了掏兜,什么都没有,他今天从农场过来时太紧张,忘了往兜里装草秆,现在想叼根草秆解压都不行。扭头往旁边看了眼,“方召,你都不担心吗?”

    “担心。”

    “看不出来,我瞧你挺镇定的,写什么?战术吗?”伍益往前走两步伸脖子看了眼,然后,不说话了。

    方召手边放着的纸上写的全是伍益不懂的符号,方氏曲谱符号。

    伍益本想再说什么,就听左俞出声道:“要开始了。”

    屏幕上,直播画面在指导员站台停留片刻,苏侯紧张得浑身僵硬,嘴巴还不停念着什么。

    “大概苏小先生在背诵指导手势,呵呵。”解说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苏小先生买下了曾经的西山农场,改名为如今的东山农场,参赛的牧羊犬也不是大家熟悉的西山农场的那些,全都是陌生的面孔,噢,还有一条小宠物犬,苏小先生看起来也不怎么自信,不过也能理解,第一次参赛,都会这样……好了大家继续看比赛,倒计时已经开始!让我们看看苏侯苏小先生带领的新牧羊队伍会给出怎样的成绩!”

    嗒——嗒——嗒——

    倒计时的声音在空旷的草场上传开。

    “出栏了!”

    一百只羊冲进草场,七条牧羊犬也从两侧的通道冲出来。

    “出牧!我们看到,第三个出场的东山农场的牧羊犬采用的是圆形出牧方式,注意聚集羊群,跑位……这跑位……不对啊,A号犬的跑位不对劲啊……”原本激情昂扬的解说员疑惑了,“难道东山农场使出了新战术?”

    赛场旁边封闭的观赛厅里,伍益几乎是以祈求的姿势在观看,心中不断默念:别出错!跑位别出错!

    然而,下一秒伍益就听到了解说员恶魔般的声音。

    “B号犬!B号犬跑位出错!跑错边了!看起来它也有些紧张,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速度慢了下来。我们来看看苏小先生会如何做……”

    伍益一巴掌正面拍向自己的脸,他都有些不敢看了。B号犬?小吉利?小吉利平日不是表现得很好吗?!

    第一次参加正式的牧羊赛,对陌生场地的不适应,肯定会有不安的情绪,如果连小吉利都出错,其它几条不是更差?

    别看伍益平日里很能说,但真到了这时候,却突然迷茫了,大脑乱得很,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扭头看向方召那边,见方召已经拿起通讯器。

    赛场的解说员还在说着,“苏侯申请临场指导!不过现在有些晚了,刚才没能聚集起来的羊群开始分散了!有一队羊从羊群中走散!这就是牧羊犬跑错边的后果!”

    难得看到比赛场上出现一队羊群走散的情况,解说员格外兴奋,恨不得高高蹦起来,“要丢羊了!我们看看苏小先生会给B号犬打出怎样的手势,B号犬又是否能成功回到正确位置……咦?但说到一半时,就见赛场上,苏侯的投影并没有出现在B号犬的位置,而是出现在G号犬前方!

    G号犬?

    那条小卷毛?

    苏侯打了个手势,由于太紧张,一开始手势还打错了,好在反应过来,才依照方召的指示,给卷毛打了个聚集羊群的手势。

    打完之后苏侯自己心都虚,没底气。

    “苏小先生的手势是聚集!难以理解!他竟然给一条小宠物犬打了个聚集的手势!我觉得他应该是打错……”解说员正准备再分析一番,就见草场上的那条小卷毛犬如风一般加速冲过去。

    “好快的速度!跑太远了!它离羊群太远了,根本做不到……噢!聚集!走散的羊在朝羊群聚集!”

    解说员自己都擦了擦汗,他觉得这第三场开始之后,他就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每次说到一半就得突然转向。

    草场上,原本像是从树的主干上伸出岔枝的那小群羊,跑了个弧形,朝羊群聚集回去。

    “封锁前沿!聚集!令人惊叹,第三支队伍,完成封锁前沿的竟然是一条小狗!”

    解说员现在不提“宠物”二字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