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景曾经跟方召说过,交响构架的乐风在新世纪的音乐界带着点曲高和寡的意味,与流行的通俗的乐风不同,大众的接受度也不高,所以学的人也不多,都去玩电子乐了。

    方召的出现让交响乐与当代电子乐完美融合,即便还不能做到真正流行,但至少接受的人更多了。

    全球范围来看,能做到将交响乐与当代电子乐完美融合这一点的,并不只有方召一个,但打出名气,且愿意毫无保留分享出来的,只有方召一人。

    这也是为什么《交响新编》还没正式上架售卖就在圈内火爆的原因。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只需要花费很少的钱,就能学到想要的知识,这机会没谁会放过。

    以前,就算是有人想学,也因为“门槛太高”“难以理解”等原因而退缩,但现在,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先依照书里的讲解和那些分享的经验去摸索,兴趣才是一切的基础。

    音乐软件虽然能合成很多声音,但是,更多的人还是愿意用传统的方法去录制,请乐团在专业的录音室,他们能一边听,一边去感受其中的细节,并寻找一些需要改动的地方,临时做出修改,似乎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更容易触发灵感。这大概就是“人气”,因为乐团的人在照着编写好的曲谱演奏的时候,融入了自己的情感,这是很能触动创作者神经的东西。

    牧洲可以说是交响体裁使用最少的洲了,就如刚才那个学生所说的,以前录制交响风的录音室经常空着,甚至还会被临时用来录制别的音乐,但现在,这边就算提前一天预约,今天过来还得排队。

    牧洲都是如此,其他洲又会是个什么样?

    方召思索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从外面进来。

    其中一人看了眼大厅,抱怨道:“人太多了,奇音公司的总经理好像打算增加交响录音室,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排好。”

    旁边一人将耳朵里的耳机摘掉,眼中带着期待:“我觉得我这次作的曲子一定会很成功,我自己在家用音乐软件制作了个样曲,听着挺好,说不定我就要火了!或许能像方召一样,被火烈鸟看中呢?”

    谁都想成为第二个方召,年轻的音乐人们关注方召,一个是因为方召的才华和成就,另一个,也是最直接的因素——收益。

    艺术工作者也是人,除了某些“疯子”之外,大多数都是俗人,也有贪嗔,看到方召因为那几个交响构架的乐章获得了大量收益,甚至获得了“火烈鸟”的邀请,名利双收,有几个能不动心?

    都是同样的年纪,都是玩音乐的,都是各洲的名校出身,既然方召都能做到,为什么他们就不行?

    所以,更多的人去尝试,去挑战,其结果就是现在青城的比较好的录音公司,交响录音室几乎天天爆满,好的乐团每天都得加班,名气再大一些的乐团还得提前几天预约。

    方召看了眼那几个新进来的年轻人,收回视线,瞧瞧时间。排在他前面的那个“麦碟工作室”给出的预计时间是到下午一点完成,但现在已经一点过十分了,超时却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楼上,麦碟工作室的人也十分不爽,他们录制的得并不顺利,倒不是乐团演奏的问题,而是录制出来的音乐,与他们所想的不一样。

    麦碟工作室是由三位牧洲音乐学院的大四学生组建,刚成立不久,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工作室的其他人都是临时帮忙的师弟师妹们。

    “不对劲哪!”一个穿着很时尚的年轻人看着亲手写出的曲谱,脸上满是苦恼,“丁小桃,你觉得这里该怎么改?”

    旁边一个短发的女孩靠着椅背,将双腿搭在控制台上,仰面看着天花板,听到同伴的话,深呼吸,叹道:“回去再好好改改吧。”

    “不行!我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找不到问题所在。再让乐团演奏一遍,说不定我就能知道答案了。”那年轻人不死心。

    以前他们玩电子乐,并不是牧洲传统的那种乐风,因为他们觉得玩电子乐的人很酷。后来看的大片多了,觉得那种震撼的背景音乐也挺酷,所以转过来玩玩,却一直没玩出什么成果,原本打算重新回去玩纯电子乐,《交响新编》的出世,让他们再次看到希望,三人闭关了一段时间后,来这里将闭关的创作成果录制出来,可现实很打脸,满腔的热血被一盆冰水浇冷。

    “明明感觉这里应该能配合得很和谐才对,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呢?”另一个年轻人也很纠结,看了看自己的花臂,烦躁地研究手臂上新纹的图案。

    “史铎,你去看看排咱们后面的是谁,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去说一声,让他们继续等等,或者去排其他录音室,咱们这边再延长两个小时。我觉得我又找到了一点灵感,待会儿再重来一遍,你先去找人,我再改改曲谱。”

    “姜航,你这话今天都说三遍了。”花臂男不情愿地起身出去,他叔叔是奇音公司的高管,一些小事情是能够直接走“捷径”的。

    普通客户并不能看到排在他们后面的人到底是什么背景,详细信息是什么,网上公开的信息只有预约者自己留的,麦碟工作室的人也只能看到排在他们后面的人给出的是“个人申请”这个信息,再多的就看不到了。

    花臂男熟门熟路去找人查看排在他们后面的人的信息。

    “哟,小多来了?”奇音技术部门那边的负责人不用抬头,瞥到那条满是文身的手臂,就知道是谁来了。

    史铎的小名叫多多,长大后史铎一直觉得每次听人叫这名都像在唤狗,不让人叫了,现在也只有熟悉的人才会这么叫他。

    “威利伯伯,在忙呢?”史铎嘻笑着走进去。

    “说吧,这次要查什么?你们工作室可超时了。”威利的话语中并不带责怪,超时说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跟后面的人道个歉赔点钱就行了。

    “我想看看排我们后面的人是谁,去跟他交流一下,让他再等等,或者到别的录音室排队。”史铎说道。

    威利明白了,史铎想知道的是对方的身份和更详细的信息。

    “我看看,排在你们后面的……是一个外洲人预约的。”威利说道,“不是本洲的人那更好,外洲的人不用在意,凡事本洲人优先嘛,就让他们去排别的录音室好了,不过这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听过。”

    “很有名吗?叫什么?”史铎问。

    “叫方召。”

    “方……方召?!”

    史铎也顾不上违规不违规了,冲过去将威利拨开,挤到屏幕前,仔细看上面预约人的信息以及图片。

    “这人你认识?”威利问。

    史铎深吸一口气,又凑近看了看,确定没看错,说道:“我能看看大厅那边的监控吗?”

    “这不行!”威利摇头,公司规矩,除了监控室的技术人员之外,其他人不得随意查看监控,这属于侵犯**,公司的性质决定他们在这方面会管得更严,要不是史铎的身后站着一位公司高管,威利也不会答应帮忙。

    “哎,你还没说呢,方召是谁?”威利问。

    史铎没顾得上回答,转身就冲出去了,一路跑到大厅那边,跑太快急停时,鞋底与底板的摩擦发出“吱——”的尖锐声音。

    刺耳的声音让大厅的很多在等候的人都望过去,包括方召。

    史铎往大厅扫了一圈,视线在方召那里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跑了,一路直奔上楼,冲进录音室。

    “你们猜猜排在我们后面的人是谁!猜猜我刚才见到了谁!!”史铎几乎是兴奋地吼出声。

    姜航与丁小桃正讨论这编曲上哪里出了错,被史铎这一吼,刚才的思路吓得一点不剩了,两人瞪着史铎的眼神像是要活剥了他一样。

    冲进录音室的史铎却一点不在意,继续兴奋地道:“方召啊!那个方召啊!”

    “哪……哪个方召?”姜航和丁小桃两人结巴了。

    史铎拿起旁边放着的《交响新编》,用力点了点封面上副主编那处的名字:“这个!”

    姜航和丁小桃相视一眼,同时撒脚跑出去。明灯就在前方,他们竟然还在这里抓瞎!

    史铎也跟着出去了,还不忘在好友群里的嘚瑟一番:“今天碰到活的方召了!”

    青城另一处,牧洲音乐学院,某学生宿舍。

    “卧槽!方召来牧洲了!”

    “你说谁?!”

    “方召真来牧洲了?”

    “史铎在群里说的,他们在奇音那里录制时遇到的!”

    “走,去奇音!”

    “你们都去?我后两节还有选修课怎么办?”

    “翘课!”

    教学楼某教室。

    教编曲课程的老师走进教室,发现教室内只坐着不到三分之一的学生,顿时纳闷了。这次申请远程上课的人也没这么多,他也没收到请假信息。

    “人呢?还有那么多人,都去哪里了?”教编曲的老师问。

    “老师,他们都翘课去看方召了。”一个学生答道。

    “不像话!追星也不能……谁?!你说他们去看谁?!”教编曲的老师愕然。

    “说是去看方召,就是那个,这段时间很火的那本《交响新编》的副主编方召。”

    “……方召来了?在哪儿?”教编曲的老师问。

    “奇音公司的录音大楼,说是咱学校有人在那边录制音乐时遇到的。”

    那学生话音刚落,就听教编曲的老师留下一句:“这堂课自习。”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