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新编》的副主编方召来牧洲了,在青城奇音公司录制音乐,这件事情在牧洲的音乐圈里快速传开。

    反应最快的就是音乐院校正对交响体裁提起兴致的学生们,不少人都翘课赶去奇音公司。

    于是,在这个看似平常的没有牧羊赛的下午,奇音公司门口突然多出来许多车辆。

    奇音公司的保卫人员一开始并没有太当回事,最近预约录音室的人确实多了,今天再多一些也算正常,但很快,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过来,而且过来的人都问了同一句话:“方召在哪里?”

    方召?

    谁是方召?

    他们只是负责公司安全的保卫人员,对音乐圈并不了解,流行的那些歌手和明星还知道些,其他类型的音乐人就没听说过了。

    还是一位公司的管理人员通知他们才知道,好像真有一个挺厉害的人过来了。

    排队等候的大厅里,麦碟工作室的三人已经跑到方召面前。

    早在史铎刚才过来往这边瞟的时候,左俞那根职业警戒的天线就竖起来了,本准备将过来的三人拦住,方召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拦住。

    “方老师您好,我们是牧洲音乐学院大四的学生!”

    过来的三人将自己的学生证明给方召看了看,丁小桃将姜航手中的书夺过去,翻开封面,笑得十分腼腆:“方……方老师,能不能在这上面签个名?”

    想了好几秒,脑中过了十来个词,丁小桃才决定用“老师”这个称呼,编写教材传授知识,确实能被称一声“老师”。

    方召对三人笑了笑,接过笔和书,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们现在也在创作,尝试将交响体裁与电子乐融合,只是遇到点困难,遇到几个问题,能不能请教几个问题?”三人中间的姜航满是期待地问方召。

    “你说。”方召道。

    姜航将他们三人创作曲谱的过程和融合时的一些小感想说了说。

    “打谱了?”方召问。

    “打了打了!就是听着感觉不对劲,融合得不好。”

    “我能看看你们写的曲谱吗?”

    “可以!可以!”姜航将手中已经改得乱得一团糟的曲谱递过去,丝毫不担心方召将他们的曲谱抄下来。开玩笑,这人是方召,用得着抄他们这个还没完成的乱七八糟的曲谱吗?

    不过,看着那张已经多次修改的纸张,三人这时候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要不我先整理一下,将修改过后的曲谱重新写一份?这份不好看。”姜航问。

    “不用。”方召认真看着手中的曲谱,曲谱虽然看着很凌乱,纸上很多修改的地方,但就是这份修改该过很多遍的草稿,方召能看出他们三人的思路。

    “笔再借用一下。”方召道。

    “好的,随便用!”丁小桃赶紧将装进兜的笔掏出来递给方召。

    方召用笔在纸上圈出几个地方,然后挨个跟他们分析,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姜航三人听得很仔细,他们发现,方召不仅依照这份曲谱,将他们的思路都推测出来了,还精准地点出了他们在打谱过程中察觉到的那些不对劲的地方,并给出了几个思路,怎么做,就由他们自己去完成了。

    而就在方召给他们讲解的时候,等候大厅的人也都好奇地看着这边,听到姜航三人喊出“方老师”这个称呼,就有人猜测是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方召,再看看递给方召签名的那本《交响新编》,更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竟然真是方召?!”有人惊呼。

    “方召是谁?很有名?”另一边区域的人都是一脸茫然。

    “是哪个豪门公子吧,身边还跟着保镖呢。”

    “未必,说不定是哪个明星。”

    “咱们牧洲的明星也没见过这个人啊。”

    “外洲的明星?”

    “外洲的明星值得这样?”他们见那群年轻人一副恨不得跪舔的样子,很是鄙视。

    交响区这边的看不过去了。

    “你们玩流行音乐的吧?不知道他也正常,现在玩交响+电子新乐风的都知道方召这个名字,听说过《交响新编》吗?就是他参与编写的,好像昨天还看到有位很有名的音乐人在说,交响+电子可能会迎来一波热浪。你看那边坐着等的,都是预约交响区录音室的。”

    有个年纪稍大些的诧异问道:“你说的是延洲银翼的方召?那个创作《百年灭世》,收到火烈鸟邀请,同薛景大师一起编写《交响新编》的那个方召?!”他们就算对交响构架体裁的乐风不感兴趣,但前段时间圈内传得很火的编书事情还是知道的。

    “我就说刚才怎么觉得那人看着很熟悉,还真是啊!不行,我也去要签名!”

    “我也去!”

    “等等我,我先在群里通知大家一声!”

    于是,左俞就见到一群人呼啦啦往这边涌过来,除此之外,还有得到消息后陆续赶来的其他人,一时间,等候大厅变得拥挤起来。

    “您好,我是青城大学艺术团的,最近正在研究交响构架乐风……”

    “我也是牧洲音乐学院的学生……”

    “我是XX公司……”

    左俞快速观察着每一个靠近的人,手臂也有技巧地将靠近的人拦住,但涌过来的人实在太多,左俞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将周围人都拦住。

    “老板,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得……”

    左俞想着赶紧撤算了,就见一个穿着商务服的中年人快步走过来,他带的人隔开一条道,“方老师!方老师,我是奇音副总斯崴,您请这边走,公司已经为您安排了一间休息室。”说着又朝周围涌过来的人道,“大家不要急,待会儿我们奇音公司会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

    最近公司的交响乐录音区那边天天爆满,公司高层自然会注意到,也了解过原因,当然知道“方召”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扩大公司知名度的机会!

    奇音公司的各部门立刻行动起来,也增加了门口的保卫人员数量,还花钱从专门的特卫公司临时雇佣了一批人前来,作为副总的斯崴也亲自过来请人了。

    方召也知道留在这里不是个好办法,签了身边递过来的几本书之后,将笔还给丁小桃三人。

    “抱歉,先离开一下。”

    方召自己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也不至于被眼前的情形吓住,跟着那位副总离开等候大厅,来到一间贵宾休息室,一进去就发现里面还等着人。

    五个人,三个是奇音高层,另外两个是今天正好在这里录歌的牧洲音乐学院的校长以及他十岁左右的小孙女。

    这位校长也没想到带着小孙女来好友公司录歌,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好机会,不过,毕竟是见过不少业内大师的人,不至于像那些年轻人们那般激动。

    自我介绍之后,这位校长终于说出了自己等在这里的目的:“小方老师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牧洲音乐学院讲课?”

    ……

    半小时后,奇音公司专门开放了一间能容纳一千多人的小型会场,往日他们是在这里摆放新型录音设备和仪器的,是个做宣传和推广的地方,现在被腾出来作为一个临时的见面会。

    方召会在那里回答一个小时的提问,然后给带书过来的人签名。

    去会场之前,方召给段千吉打了个电话,将这边的事情说了说。他与牧洲音乐学院的校长合作,在对方安排的地方讲一次课,由于对这方面感兴趣的业内人士比较多,安排的地方也坐不下那么多人,所以课程会通过网络直播出去,牧洲这边自然是牧洲音乐学院独家直播,而延洲那边,则由银翼那边安排直播,现在其他洲的直播渠道还在商谈,但是延洲那边由银翼是方召决定的。

    接到消息的段千吉当然很高兴,立刻安排了直播频道,并发出公告,将直播课程的事情挂官网上。

    一连串命令发出去之后,段千吉坐在自己办公室看着网上一群人的讨论,笑了:“还真是出去拓展业务的。”

    薛景如今因为《交响新编》被邀请到各处讲课,方召是因为签约公司,并不完全自由,手头也有事情,所以没有随薛景一起,这次方召在牧洲被逮到,已经收到消息的薛景也挺支持方召亲自讲一堂课的,立马联系方召。

    “到时候你讲课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业内的老前辈们过去,但你也不用紧张,就像跟我讨论的时候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已经跟牧洲那边的几位老朋友说过,他们不会提刁钻的问题,必要时候会帮帮你……”

    薛景以一副老前辈照顾小辈的语气,叮嘱了很多。

    等薛景终于说完,方召道:“谢谢您了。我不紧张。”

    “哎,到时候往那儿一站,千双眼睛往你身上一盯,你还能镇定吗?安排的什么时候讲课?”

    “明天上午。”

    “这么快?不多准备准备?”

    “没必要,讲完我还有事。”

    “你小子……算了,第一次讲课,压力不要太大。”

    “我没压力。”

    次日,方召从校方给他安排的住处出来,已经有人等候在那里,将他直接引到讲课地点。

    讲课地点是一个交流中心,平日里都是一些业内有声望的教授大师们来这里作报告、讲课交流等等,难得今天主讲人是个与学校学生差不多的年轻人。

    牧洲音乐学院的校长拿着从学生们的各种提问中挑选的十个问题过来,就见方召坐在后台看牧羊比赛。

    这是在看视频缓解压力,还是天生缺心眼?校长心中暗道。

    等时间差不多了,方召走入会场,踏上前方的讲台,淡定地扫了一眼坐得满满的会场,简单两句开场之后,就直奔主题。

    方召并不是那种平易近人式的教学,却能用简单的话语将问题讲得更通透,更容易理解,还结合了牧洲的几首有名的歌曲来当例子,就算是没接触过交响体裁的人,也能听懂不少。方召举的例子不止有牧洲的歌曲,各洲的音乐都有,让观看直播的人更有代入感。

    哦?原来能这么用?回去试试!

    哇,竟然能融入这种声音?说不定我创作的歌曲里面也能用上!

    我怎么没有想到?

    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

    现场听课和观看直播的人,心中翻涌着各种情绪和感慨。

    方召言行举止无形之中带着些压力,坐在最前面几排的校领导们都不自在地挪了挪身。

    那位教编曲的老师也直了直腰,总感觉有点紧张是怎么回事?讲课的不紧张,他们听课的反倒紧张起来了,奇怪!

    能坐一千人的会场,前面十排坐的都是学校领导、教师,还有牧洲各界对这方面有兴趣的名人,后面坐的才是学生,还有许多学生没能抢到名额,只能看网络直播。

    学院的论坛上也在热议之中。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方召比我们大不了两岁却能混到这样的高度了,看看人家,往那一站,那气场……啧啧,让我想起了我们以前的班主任。”

    “竟然真的什么都说,他就不怕那些东西被人学了之后将他踩下去吗?”

    “知道业内某些人对方召什么评价?‘方大傻’!说的就是方召毫无保留传授各种经验和技巧的事情,不过,我今天看着方召的讲课,觉得方召不像是不懂利益最大化的人,只是他不在乎也不怕而已。厉害!”

    之前还怀疑方召的能力,质疑方召的人,观看直播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词:大师之风!

    被邀请到皇洲交流的薛景也看着直播,旁边几个与薛景交好的人带着惊诧:“嘶,老薛,这小子比你讲得好哇!”

    薛景丝毫不觉得生气,反而带着欣慰的语气,笑眯眯地道:“昨天他跟我说不紧张我还不信,现在知道了。我觉得这小子天生是干这行的!”

    杉木农场,在草场上训练的苏侯,中途休息的时候上网刷了个新闻,就发现头条的新闻里有提到方召。

    “他竟然比我先上热门!”

    听到苏侯的声音走过来的伍益也惊讶不已,“方召竟然这么有名?看起来很厉害啊,还有很多牧洲有名的大师过去听课?这么说,方召也算是大师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