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在牧洲音乐学院的这一堂课很成功,看网上的点击量就知道了。

    学院的校长笑得脸上的褶都加深,无比得意于自己的英明决定,现在全球音乐专业的学生,对交响体裁感兴趣的人,就算没有一半,十分之一肯定是有的,而收看的人肯定也会对“牧洲音乐学院”这个名字有了点印象,这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不过,毕竟时间有限,一堂课能讲的东西也有限,很多人都感觉还没听过瘾,就发现时间已经到了。

    学院校长又开始想着与方召再次合作,方召不是要录制音乐吗?我们学校有录音室啊,不用去奇音公司那边排队,我给你开放设备最好的录音室!

    不过,还有同样在打这个主意的人,奇音公司的老板都亲自过来邀请方召了。

    对学院校长的话,奇音老板只是随意一笑,“老朋友,就你们学校那些过时的设备,还是放着给学生们用吧,专业的音乐录制,还是得在我们奇音这里,可以这么说,全牧洲,最好的录制设备,就在我们奇音。你不也是看着我们购买新设备,才带着自家孙女过来录制的吗?这个你就别跟我抢了。”

    奇音公司的老板表示,只要方召愿意,他现在就能在奇音那边安排出一间录音室来,免费的!公司对外公开的录音室虽然满了,但还有两间录音室是留着给自己人用的,防止什么时候急需录制音乐,用的设备也是最新最好的。

    奇音公司的老板很热情,邀请方召的时候也很礼貌,给出了许多优惠条件,方召没理由拒绝。

    “交响乐团小方老师找好了吗?没找好的话,我给你推荐几个?”奇音公司老板笑眯眯地说道。

    过来听课的也有牧洲几个交响乐团的主要成员,他们早就等着方召讲完课去套近乎,而当奇音公司的老板说出这句话时,早就支着耳朵听的众人便抢着凑过来,推荐自家乐团。

    正因为牧洲的音乐氛围不如延洲雷洲等那些洲浓厚,交响乐团也不多,全球范围更是没一点名气,每一次与名家的合作机会都是各家花心思争抢得来,这次正好碰到方召来牧洲,几个大型的乐团又开始争夺起来了。难得交响体裁开始在年轻人中引起热度,而方召又正好是带动这一波的关键人物,他们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奇音公司的老板站在旁边,也不出声多言,装作没看到凑过来的人中给他使眼色的几个,站在那儿笑而不语,等着方召的选择。有时候说太多就显得刻意,容易引起反感,他已经争取到了利益,其他的都靠后。

    方召扫了一眼凑过来自我推荐的人,有些是各自乐团的团长,有些是乐器组的首席。

    “你们乐团叫什么名字?现在有多少人?什么情况?”方召看向其中一人。

    “我是声霄乐团的团长达勒,也是乐团第一提琴,我们乐团成立十年,现在有八十多人了……”

    达勒激动地将自己的乐团信息报出来,他们乐团算是青城比较大型的乐团了,最近因为行情开始好起来,他还想着多招一些人,这些年来他们并没有一个跟名家合作的好机会,倒不是实力原因,牧洲几个大型的乐团其实实力都相当,只是运气一直不好而已,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被方召点到,当然是卖力地推荐自己。

    八十多人的乐团,在交响乐氛围并不浓厚的牧洲来说,确实算是大型了,但相比起延洲等洲来说,还真不够看。

    像银翼就有公司有一百多人的交响乐团,还有很多优秀的候选人员没能挤进去,就算缺了谁,也能很快调人补进去,要扩编也随时能扩起来,都是用大量资金养着的部门。

    但这边不同,牧洲虽然也有很多乐团,但都是一些小型乐团,全洲都拿不出五个大型乐团,虽然他们对外宣称是职业乐团,可依照全球的规矩,他们还算不上。演出季是乐团迈向职业化的第一步,所谓的演出季,就是乐团进行表演艺术产生的基本周期,乐团的艺术规划围绕演出季展开,优秀的职业乐团都有演出季,但牧洲的乐团没有。

    牧洲的乐团以前并不被看重,偶尔被请去演出,在某位大农场主的庆功宴,或者被比赛主办方请去赛场演奏个开场或者结尾,活跃下气氛,仅此而已。

    方召不可能用延洲那边的标准来衡量这边的好坏,之所以点了达勒,是因为刚才他在讲课的时候,达勒听得非常认真,还带着一股执着的劲,提到音乐时的那种充满热情视线,相比起其他几位来说,更加纯粹,虽然这里面也带有些功利性,但真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音痴是世间罕有,千万人中难出一个,在一群人中能找到一个这样相对纯粹的,已经很不错了。

    为了证明自己乐团的能力,达勒将乐团的人都找过来,在奇音公司安排的录音室演奏了几曲,虽然比不上银翼高薪养着的乐团,但也挑不出太大的错处。

    “这几曲都是你自己创作的?”方召在达勒的乐团演奏之后,问他。

    “是,跟你们比起来还差得远,这次听课的收获很大,以后肯定会改进的!”中年的达勒对着比自己小好几十岁的方召,有些拘谨,语气中带着些小心和期待,像是一个学生在老师面前展示自己那般。

    既然达勒自己都已经发现其中需要改进的地方,方召也没针对乐曲说什么,而是问道:“你打算以后将乐团往职业方向发展?”

    “是……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在那之前,乐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达勒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他在组建乐团的时候,就想着成为新世纪牧洲第一个真正的职业乐团。

    方召拍了拍达勒的肩,鼓励道:“挺好。”

    达勒顿时觉得腰都直了不少,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笑意,不过在转身安排乐团事务的时候,又恢复了作为一团之长的威严。

    声霄乐团很多人心中纳闷:团长跟咱们说话的时候那么有气势,怎么在方召那小子面前,反倒像个小学生似的?

    方召很快就开始了乐曲的录制工作,很多时候,创作者也会担任指挥,方召也是。但因为他的高要求,一开始录制并不算特别顺利,后来才渐渐好起来。

    对此左俞想不明白,有这几天的时间,还不如直接回银翼去,让银翼养着的乐团演奏,那不是更省事?说不定早就录完回来了。

    飞行器来回消耗的费用?以方召在牧羊赛赢的那些钱,还在乎这点?

    但方召没有,就留在牧洲,用本土的乐团,用本土的录音室。

    十天时间,前面七天勉强录完之后,后面三天又补录了一些,这还只是初期的录制,想要得到乐曲的完成品,还需都要后期的制作。不过那些方召就不用再留在牧洲了。

    签过保密合同,声霄乐团的人,以及奇音公司的人,在乐曲公开之前,都不会对外透露乐曲内容。

    “录完了没?”薛景第三次联系方召。

    这几天因为方召在忙着录音,所以联系得少,计算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薛景才联系的方召。

    “刚录完。”方召说道。

    “录完就赶紧过来皇洲!就等你了!”

    薛景打算来一场全球巡讲,带着方召一起,在看了方召直播的那堂课之后,薛景才下的决心,且已经同音乐协会的人商议好了,大致行程也确定下来,就等着方召。

    方召在牧洲这边的录制完成之后,便收拾东西带着左俞前往皇洲,卷毛狗继续留在杉木农场同苏侯一起训练、参赛,离开前方召给了伍益一千万,每次比赛替他压东山农场赢。

    ……

    全球巡讲,是薛景为了推自己编写的书,也是给方召提供的机会。业界有几个像方召这样年纪的人能进行全球巡讲?完成一次巡讲,方召的履历上也会多刷一层金。

    在很多人看来,方召就是薛景的关门弟子,不然薛景会费心地给这位后辈提供如此多的帮助?

    圈内与薛景相熟的人,私下里也曾问过薛景这个问题。

    “关门弟子?你们说方召?”薛景听着好笑,“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低估了那小子?”

    薛景的回答也被传了出去,但没有人信,都只是觉得薛景在为方召造势而已,就算方召讲课讲的不错,但并不意味着方召真达到了那样的高度。

    全球十二洲,最主要的巡讲之地是常八洲,特四洲因为其特殊性,音乐氛围并不如常八洲强,比如牧洲,即便方召在牧洲已经引起了牧洲音乐圈的热议,但相比起牧洲本土的其他新闻而言,群众的关注度并不多高。

    而常八洲的人就不同了,关注薛景和方召这两人全球巡讲的人更多,也早就计划好时间等着去听课。

    难得有一个愿意将所有东西传授出来的傻瓜,谁不愿意多听听?反正又不要多少钱,还省得自己去费脑子花时间钻研,多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听?

    方召到皇洲之后,根本没时间去闲逛,次日就跟着薛景开始各个洲跑动,巡讲的地方多是高等教育院校。音乐氛围浓的洲,会多讲几场,一些综合性院校的巡讲,热度虽然比不上音乐相关院校的人气,但听的人也不少。

    方召这个名字,在音乐圈里的分量,一天一天在增加。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