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达到怎样的高度,都会有质疑声,更何况方召这么年轻,作品这么少,即便一次全球巡讲能让他在音乐创作的这个圈子里提升一些地位,但对很多权威人士来说,还远远不够。

    不是方召讲得不好,而是规矩如此,虽然方召确实作出了几首不错的乐章,也被火烈鸟看中发出邀请,但并不代表着他就真能与全球知名大师们平起平坐,作品、资历,这两样都得看。

    方召的作品还不够多,资历也远不如其他大师那么深,所以,在巡讲中,如果每一堂课按照一个小时计算的话,其中四分之三的时间是薛景在讲,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方召的时间。这点就算薛景想多分出去一部分时间都不行。

    方召有天赋,大家承认,也有优秀的作品,大家也承认,但方召还年轻,天赋说不定很快就消耗完了呢?

    天赋这种东西,很难说清,它可能会伴随人一生,也可能下一刻就变质。圈内的老人们见过不知道多少这样的例子,所以,方召到底能爬到怎样的高度,能不能像薛景所期待的那样,他们持保留态度。

    但方召愿意将自己的知识拿出来分享这点,他们还是很赞同的,不管这个赞同的背后有怎样的心思,反正看在方召“无私分享”这点上,他们愿意在一些公开场合多夸一夸。

    当然,还有人觉得方召的乐曲风格太狭隘,他擅长那种大场面的厚重的乐风,或许确实很适合那些大制作的战争影片,但在音乐圈子里,在那些老资历们眼中,还远远不够。

    不是说一定要全面,而是,其他方面总得稍微涉及一点点,或者多拿点作品出来,否则证据不足,难以支撑起“大师”这个称呼。

    看过方召履历的人都会觉得他的根底不够扎实,只是碍于薛景的面,以及音乐协会抓典型宣传的原因而被拔高,过度吹嘘。

    依旧是那句老话,仅有的几首乐曲,并不能证明他是位大师,每一位大师都是用时间和作品堆积起来证明的。

    “方召?他还不够格!”

    这是在巡讲的时候,一个媒体采访某位大师时得到的评价。

    薛景还担心方召因为圈里圈外的这些评价而影响心态,在某次巡讲之后,媒体过来采访时重提那位大师的评语,想知道方召的反应。

    但方召对此的回应只有一个:“哦。”

    “哦”?!

    没了?!

    负责采访的人很无奈,你小子倒是多给点反应啊!

    圈内的评价褒贬不一,方召自己也没去多在意,他忙得很,哪有时间去翻看圈里的每个人对他的评价?也没兴趣去看那些。

    方召讲课之外的时间都在忙,薛景就发现,方召讲的时间没他多,也没那么多会议需要去参与,却比他还要忙。

    “又在准备什么呢?”薛景问。

    “牧洲那边的事情。”方召回道。

    薛景知道方召跟牧洲一个小朋友合伙买了农场,他对农场没什么兴趣,每年都有很多人会送一些牧洲的农产品给他,也不怎么稀罕那些农产品,所以并未问太多。

    方召真没说谎,他是真的很忙,他在剪辑视频,东山农场那边传过来的,以及杉木农场那边传来的视频,他都得看一遍,然后剪辑一部分,将剪辑好的再看一边,配合音乐听一听,再修改。

    编辑视频,编辑音乐,银翼那边虚拟部门的人都被方召拉着帮忙。每一个影音结合的作品,都需要经过多次修改,精益求精,以达到满意的艺术效果。

    除此之外,方召每天都会收到汇报,伍益也会给他发一些信息,简要说一说那边的情况。

    这天,伍益跟方召通讯。

    “你那狗……“伍益欲言又止。

    “怎么了?”方召问。

    “我跟你说过,牧羊犬的学习能力非常强。”伍益道。

    “嗯。”

    “……我以前曾想,你那小卷毛不会牧羊,过来这边之后,肯定会跟着我农场的那几条多学一些技能。”

    “嗯。”方召表示他在认真听。

    “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错得离谱!我农场的狗都被你那条卷毛带坏了!”

    之前方召在牧洲的时候,每天晚上会带着卷毛出去跑步,方召全球巡讲之后,卷毛狗每天还是会保留这个习惯,晚上别的狗睡觉的时候,它就出去跑步,这事方召跟伍益说过的,只要不跑出农场的范围,由着它去,这也是锻炼嘛。

    一开始伍益还亲自盯着监控,后来习惯之后,只是叮嘱每天晚上守夜的雇工们注意一下就行,直到某日,宾果等几条农场的狗好奇地跟着卷毛跑出去之后,每天晚上的跑步,从一条狗,变成一队狗。

    起初的几天,伍益瞅着也没什么大问题,还想着这或许对自己农场的狗也是个帮助,多跑跑,增强体质,有助于最后的东西区决赛。后来守夜的雇工们告诉伍益,这些狗竟然去逮田鼠!还是宾果起的头,作为农场的前任老大,宾果对农场熟悉得很,对田鼠自然也熟悉。

    事情很快发展成,这支狗队每天晚上跑出去逮田鼠。

    伍益很苦恼。那是捕鼠器做的事情,这些牧羊的狗去凑什么热闹!

    伍益专门请了一个兽医团队照看它们,防止寄生虫、细菌病毒等等那些外因影响它们参赛。

    而方召从苏侯那里收到的消息则是这样:

    “召爷我们赢啦!今天很紧张,没指导错,希望下次也保持今天的状态。”

    ……

    “我们又赢啦!没出错!”

    ……

    “又又又赢啦!”

    ……

    “今天输了,只得了第四,积分只加了一分,宾果吃了一只田鼠,结果第二天拉肚子,没发挥好,伍益说,今天给召爷你压的一千万没了,不过前几场赚得多,输一场也还是赚,后面赢回来就行。”

    ……

    “只要再拿下一个第一就能挤进前十了!”

    ……

    “前十了!下个目标前八!”

    ……

    “再拿一局!竞争力不小啊,其他几支队伍也是场场拿高分。”

    ……

    “前八!前八!前八拿下了!”

    ……

    “决赛的门票到手!到手啦哈哈哈哈!”

    近两个月的时间,东山农场在东部赛区的积分快速往前排,东山农场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谁都知道,东山农场的头犬,是一条小卷毛狗,还特别厉害。实力和名气的提升,赔率自然是越来越低,到后来伍益要不是抱着支持自己人的心思,都不想再下注,没意思。

    随着名气的提升,东部地区很多人都知道是苏侯买下的农场,将原西山农场改名为东山农场,与杉木农场合作参赛,当然也有人笑话苏侯买了个空壳农场,现在不得不求助其他农场,简直丢苏家的面子。

    对于那些言语,苏侯没在意,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场场的胜利,每一场胜利就是一次信心的提振。

    大概是一起跑过圈,一起牧过羊,一起抓过田鼠,一起挨过骂,七条狗之间的战友之情也日渐加深,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现在用不着苏侯申请临场指导,就算赛场上出错,卷毛一声吼,其他狗就能很快作出反应来。

    预赛积分前八的才能在东区决赛决定哪四支队伍能有资格参加全洲的牧羊赛,不过这次牧洲东部赛区的**十名都是一样的积分,所以都会进入东部决赛。到时候会从这十支队伍中选出前四名,与牧洲西区的四支队伍继续比赛。

    以东部赛区积分第七的成绩进入决赛,苏侯兴奋得恨不得在草场跑圈。

    “召爷,东部决赛你能赶来吗?”苏侯跟方召远程通话的时候问道。

    “能。”

    “哎,召爷,其实我想问的就是……那什么,你以前不是说过,我们如果能挤进东部决赛,到时候宣传片用你作的曲子当背景音?嘿嘿,我这两天拍了一个不错的宣传广告,召爷你的曲子作好了没有?”苏侯知道方召之前在青城录制过,只是并没有制作完成,就开始了全球巡讲,现在也不知道完成了没有。

    “把你自己拍的视频给我看看。”方召说道。

    苏侯将自己这两天拍摄的觉得最好形象的视频给方召传了过去。

    打开视频,方召就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中二风扑面而来,苏侯自以为很帅气的跑酷,但看的人会有一种“这孩子像只抽风的羊”的想法。

    “还是用我的。”方召道。

    “咦?召爷你也制作了?什么时候拍的?”

    “你不知道的时候。”

    对于方召给出的回答,苏侯突然有种不翔的预感。

    “……我能不能先看看?”帅不帅,酷不酷?到时候能不能引起尖叫?这是苏侯最想知道的。

    “可以,但先不要传出去。”

    方召将制作好的视频以加密的方式传给苏侯之后,半天没等来苏侯的回复,正好薛景那边已经叫他了,方召关了通讯器去会场,今天是全球巡讲的最后一场,讲完之后还得跟那些“老前辈”们交流一番,大概后天才能出发去牧洲,不过也赶得上牧洲东部赛区的决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