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100章 身价五千万的狗
    苏侯火了。

    牧洲网络上火得一塌糊涂。

    年度东区牧羊赛四强决赛中破纪录的团队,苏侯作为农场主兼指导员,再加上苏家子弟背景以及励志少年的标签,媒体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炒话题的机会?

    别说牧洲的娱乐类媒体,就连时政新闻版块、教育版快、牧羊赛版块、农业版块甚至连气象版块都会提到。尤其是教育版块,难得找到个能当做积极榜样的事例,自然是大加宣扬。

    牧羊赛在牧洲的影响力是外洲人无法理解的,苏侯也就从一个豪门智障,一跃成为少年新星。

    “破纪录”这三个字的震撼力是覆盖整个牧洲的,牧洲人只要一谈起今年的牧羊赛,肯定会提到东山农场,自然就会提到苏侯,有赛前的那个宣传片打底,没人能说苏侯坐享其成。

    当然,有人夸赞自然也会有人挑刺。

    “苏侯就算是苏家子弟,就他那年纪,也没那么多钱能在买下一个农场之后还请人重新整理农场,牧羊犬作为赛犬的训练和喂养,还有医疗团队那些消耗,可不便宜。”

    “你们是不是瞎?!还‘励志榜样’?还‘创造奇迹’?能看看宣传片最后结尾部分的字幕吗?!方召!创作者和剪辑的主要人是方召啊!一手撑起银翼虚拟项目,刚结束全球巡讲的方召!肯定是他又出手了,能让银翼的虚拟项目起死回生,苏侯这事,也肯定是他策划的,说不定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阴谋!”

    “对啊,说不定这背后还有什么人在支撑着,要不然仅凭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苏侯,怎们可能这么顺利就请到方召为他作曲,为什么能顺利与杉木农场合作?还恰好能弄到那几条牧羊犬,尤其是那条‘飞’犬!”

    ……

    不过,对于网上的那些质疑声,苏侯并没有去在意,他以前还很在乎媒体在网上对他的评价,现在压根就不去看了,他也没时间去看,比赛一结束,他就不停接到电话。

    同学的祝贺,苏家其他人的恭喜,他哥在忙实验的中途还抽时间给他打电话,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刚跟亲哥通完话,又接到了两个妹妹的电话,说是想过去他的东山农场看看,还要跟卷毛它们合照,不过照看她们的阿姨不准,说是太危险,等风头过去再找机会。

    牧洲中枢之地青城,清台山。

    清台山并不是牧洲最高的山,甚至算不上高,看起来像是一座山被削了上面三分之二的样子,上面的建筑也多是一些庭院式复古楼,没有高耸的大厦。但在牧洲,这座山却是意义非凡的,最早的牧洲政府就在那里,创世纪大将苏牧以及其他几位重要领导人最早就住在那里,后来人口多了之后,城市建设重新规划,才将政府办公地移到其他地方,现在住在清台山的,都是最早那批领导人的后人,不过大多都是一些已经退休的老人,年轻人们可不愿意窝在那个约束众多的地方被管着。

    而清台山上,一座老宅内。

    几位满头银丝的老人坐在中央,周围有一些中年的男男女女拘谨地坐着,屋内很安静,坐在边上角落里的年轻的小辈们更是恨不得找地方偷溜出去。

    原本那是几位老人约在一起看一场比赛,没想到竟然能看到苏家的小辈,对于一百大几十岁的老人们来说,苏侯那个年纪的小辈,也没有太深的感情,曾孙辈的两双手都数不过来,更别说玄孙了,除非是特别优秀的,或者擅长刷存在感的,否则,突然提起来他们未必能立马对上人。

    但一场东区牧羊赛,让他们记住了苏侯的名字。

    “没想到,家族的小辈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个小家伙!”一位老人叹道。

    “能得到如今的成绩,确实很不错了!”另一位也赞道。

    他们这些老家伙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苏侯背后有没有人支持,不用调查也能猜到一些,但不管是运气好,还是找人帮忙,这也是苏侯的本事。为什么人家方召谁都不帮,偏偏帮他呢?苏家那么多年轻有为的人,为何已经在音乐创作圈子里小有名气的方召,会选择一个当时谁都不看好的,甚至在背地里经常被称呼为“智障”的苏侯?

    说到底,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那个叫方召的,听说是延洲那边的一个作曲家?”

    “嗯,我问过了,今年是苏侯去的延洲拜祭,应该也是在那里遇到这个方召的。同名同姓,真巧。”

    世上同名同姓的那么多,与烈士同名同姓也不少,他们只猜想应该是苏侯去延洲拜祭时正好遇到个也叫方召的,所以才认识。

    “到时候再去查一查,不过,这些都是其次,我想知道的是,谁设了那个局!”

    原本语气缓和的老人,说道最后时语气陡然加重,双眼中利光闪动,像一把出鞘的刀。

    他们是放任苏家的小辈们竞争,有竞争才有动力,更优秀的人才能获得更好的资源,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但是,他们绝对不允许这种为了利益而往死里坑自家人的做法!要竞争,就堂堂正正地竞争!

    绝对不准许自相残杀这种局面出现,这是大将苏牧留给苏家后人的话,谁触碰了这条规矩,就会被逐出苏家这个大团体。如果不是苏家人自己坑自己人,那就更得查了,敢坑我们苏家人?就算真是个智障,是你们能随便欺负的?!

    “查!”

    一个铿锵有力的“查”字,让坐在屋里的小辈们浑身的肉都抖了好几下。看来,某些人要倒霉了。

    ……

    苏侯跟自己妹妹通完话自后,就接到了青城的堂姐拨过来的视频通话。

    “苏侯你爽了!”

    “啊?”苏侯一脸茫然。

    “嘿嘿,有几个人要倒霉了。”光屏上的女孩笑得幸灾乐祸,将之前清台山上那屋里的事情说了说,随即又一副重新认识苏侯的样子,“苏侯你变化挺大啊,瘦了也黑了,哎,之前那宣传片里面的,是你特意演的还是真将平时拍摄的剪辑而成?”

    “当然是剪辑的!里面的都是真的!”苏侯争辩道。那里面的都是他三个保镖、杉木农场的各处监视器、方召有目的的拍摄,以及他自己的拍摄录像,收集到一起重新剪辑成了几分钟的短片,稍稍艺术化了一下。在那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很多时候都在三个保镖监视之下,知道后有点恼,但想想自己确实容易出事,还有前科,三个保镖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就没怪他们了,只是重新给他们安排任务而已。

    “我就问问,你别激动。那宣传片是方召剪辑的还是你自己完成?”

    说到这个苏侯就不好意思了,“召爷剪辑的,上传的前两天我又提供了一部分视频,召爷给合里面了。我也就只参与了一丁点。其实我自己之前也做了个宣传视频,只是看到召爷的视频之后,我就没好意思将我那份拿出来。”

    “召爷?听起来那小子还挺拽啊,等等,你刚才说你自己也做了个视频?传给我看看,别不好意思,自家人,做得不好我又不会说出去。”别说她本就没那外传的心思,就算有,看到今天清台山上那几个老家伙发火,她也不敢这么做。

    苏侯想了想,觉得给苏家人自己看也没什么,便将自己做的那份视频传了过去,没一会儿,他堂姐给了回复。

    “你以后……这种艺术上的事情还是交给艺术家们去做吧。差点忘了问,你怎么认识方召的?”这才是苏侯堂姐最想知道的事情。

    苏侯将当时在陵园的事情说了说,又将自己怎么找的方召也说了。

    苏侯堂姐这次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最后幽幽道:“看来你那四十九个头没白磕。”

    断开通讯之后,苏侯堂姐与另外几个同辈的苏家人说了这事,几人心里同时想着,明年纪念日,是不是自己也跟着过去磕一磕?苏侯去延洲磕了个头就遇到了助力火爆一时,他们要是在苏牧墓前多磕几个头,说不定明年会火得飞起!

    苏侯也觉得磕得值。以前他会因为被兄姐们耍了一顿的事情而郁闷,但是现在突然觉得很值了,如果不是他磕了那么多头,就不会一气之下跑去陵园到苏牧的墓碑前“告状”,就不会遇到方召,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

    牧洲这边,东山农场因为东区决赛火了,苏侯火了,杉木农场也火了,参赛的几条狗更不用说,都上了本年度的排行榜,尤其是作为头犬的卷毛。人类社会竞技比赛中有MVP(最有价值选手),牧羊赛同样会有类似的奖,赛后的评选,卷毛毫无争议获得了最有价值赛犬这个奖,同时牧羊赛主办方的官网也刷新了东区赛场的赛犬身价排行。

    卷毛以五千万身价,成为东区名符其实的最有价值赛犬!

    伍益比方召还要高兴,队伍里七条狗,六条都是他农场的呢,宾果虽然只有几百万的身价,远不如卷毛,但是伍益已经很满意了,他六条狗呢,加起来总身价也有一千多万了,而且这还只是暂时的,等总决赛开始,这身价还得涨,说不定能翻几番!

    伍益脸上的褶都笑得深了,同时也不住地感慨:“方召说过,当年这条狗不知道在黑街流浪了多久,捡到它的时候瘦得只剩皮包骨,站都站不起来。”

    对于爱狗的牧洲人而言,方召所说的那些境况简直无法想象。

    牧洲法律是维护牧洲人利益的,每个合法的牧洲人都会拥有自己的土地,除了那些从父母长辈们手中继承到的土地之外,慈善机构也会给一些特殊情况的人分配一块土地或者工作,只要不懒惰不自甘堕落,总能活下来的。而狗不同,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但是,牧洲没有流浪狗。就算被老农场主抛弃,新农场主也会养着它们,不然就会被其他人视为“心狠”、“冷酷无情”。外洲人视这种为道德绑架,但牧洲人却觉得本应如此。既然一开始决定养了,就得担起责任,至于养得好不好,都是农场主自己决定的。

    “方召的运气是真好啊!”谁能想到,捡的一条流浪狗,竟然能达到今天的身价?!要是真能知道的话,当年的黑街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而随着卷毛霸占年度排行榜东区第一,它的“身世”也被爆了出来。

    “什嘛?!不是我们牧洲的犬?!”

    “竟然是从延洲来的?”

    “不管了,还废什么话,买过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