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场上,牧羊犬在聚集羊群之后,就开始往前驱赶,同东区决赛的时候一样,羊群在逐渐加速,就算它们聚集羊群用的时间比前面两支队伍要多一点点,但凭着驱赶羊群的速度,也能将这个差距补回来。

    伍益同观赛厅的其他人越发激动了,祖文等人更是吼得面色涨红。

    前方的路口缩小,正中间横着一个障碍物,想要过去,要么让羊群变得更“细”,要么,就只能让羊群分两路了。

    苏侯申请临场指导,朝卷毛和宾果各打了个手势,示意它们带领两边的狗分两路驱赶。

    一直盯着屏幕的方召眼神一凝,他看到屏幕上,卷毛一边跑,还一边汪汪汪地叫了几声,它在指挥!

    这种头犬吼叫指挥其他牧羊犬的事情并不罕见,所以大家也都没在意,但一直盯着卷毛反应的方召却发现,刚才苏侯在打出手势前,卷毛就已经开始加速了,也就是说,它的对场上形势的判断,甚至可能比苏侯还要快一步!如果苏侯没有申请临场指导,卷毛会让其他狗做什么?方召没法猜测。

    羊群的阵型,在遇到前方的障碍物之后,分成两支,从“Y”到“Λ”,然后再次全部聚拢,整个过程中,羊群跑动的速度几乎没有变化过,虽然宾果那边驱赶的羊群的在聚集时稍稍慢了一步,但总的来说,这个过程还是很顺利的。

    观赛厅的人看着屏幕右上方的及时显示,激动得快疯了,

    厅内唯一一个冷静的,就只有正在分析卷毛行为的方召。

    卷毛已经学会了如何去领导场上的其他狗配合牧羊,它已经适应了作为一个场上的“领导者”去比赛,除了实力,还有脑子。

    挑战的难度越大,它成长得越快。

    明明外表没有任何改变,但内在却每一天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是不是很快它的智商就会跟一个普通成年人一样?

    方召不知道带它来牧洲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至少现在看来,卷毛并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任何威胁。

    ……

    在赛场内正进行比赛的时候,守在停机场门口的警务人员,现在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忙了,但他们还是得继续守在这里,防止任何意外事件发生。

    场馆的延伸站台已经收回,场馆也封闭起来,里面观众的声音完全隔绝,他们只能听到解说的声音从赛场那边传来,偶尔能在解说员解说的停止的间隙听到几声露天草场上传来的并不明显的狗叫。

    但之前的两场还都很正常,从东山农场开始比赛之后,就开始不对劲了。

    警犬的喉咙里发出低吼声,只是这次没有吠叫,一个是离得远,那种让它们觉得危险的感觉并不太强烈,另一个就是,它们得到的指令是,比赛正进行的时候不可大声吠叫,因为会干扰赛场的赛犬。

    出现这种情况的并不止一条狗,围绕着偌大的赛场分布的各处警犬,都是同样的反应。

    警犬嘴巴两边的嘴唇都翻起来,尖尖的犬齿露出,眼中泛着凶光,低吼声不断。

    “队长,怎么办?”有人问道。

    警队队长已经得到了分布在赛场外其他地方的人同样的汇报,询问了具体情况之后,发现都是一样的,都只是在东山农场出现的时候,警犬才表现出低吼,而前两个队伍出场时并没有这种情况发生。

    思索两秒,警队队长通过通讯器对其他队员道:“如果警犬都只是朝着场内低吼,暂时别动,等东山农场比赛完之后再向我汇报各处情况。”

    比赛还在进行,守在这里的人看不到直播,但能从解说员越来越激动的话语中知道,东山农场的牧羊快结束了,而且已经陆续通过各种障碍物,成绩相当好。

    “进栏!”

    “全部进栏!一只没少!四分四十九秒!”

    解说员吼叫着,“四分四十九秒!比去年、前年都要好!是近五年来的最好成绩了!离记录只差五秒的时间!”

    赛场外的警务人员相互对视一眼,眼中带着喜色,比了个剪刀手。

    他们都买的是东山农场获得第一,这个成绩已经足够优秀,不出意外,第一拿下了。

    警队队长看了看牵着的警犬,它们的低吼声渐渐停歇,刚才凶悍的样子也收敛起来。分布在其他地方的队员也汇报了那边的情况,都是一样的。

    “行了,一切正常,别分心,继续盯着周围。”警队队长说道。

    就差五秒没能破掉决赛第一轮的记录,这有点可惜,不过,对于方召他们观赛厅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让他们兴奋的,这个成绩也足以压过绝大部分参加总决赛第一场的队伍!

    后面还有五支队伍,但观赛厅内的气氛就显得轻松多了,苏侯和七条牧羊犬回来的时候,伍益恨不得跪下来挨个将七条狗亲一下。

    在兽医给它们检查身体之后,又有人过来给它们喂食物和水,按摩,缓解疲劳,七条狗享受的待遇,比人还要好。

    方召看向卷毛,卷毛刚喝完水趴着享受按摩,见方召看过去,还使劲摇尾巴,像是在邀功一样,看上去同其他几条没什么两样。

    笑了笑,方召比了个拇指,收回视线,但心中更加疑惑了。卷毛的变化是否真的与他重生的事情有关?看来赛后得抽个时间去黑街再打听打听。

    “接下来还有五个队伍,再看看!”伍益收拾好情绪,坐下来继续看比赛。

    每当一个队伍赛完,伍益就会长舒一口气,因为那些队伍用的时间并没有少过他们。东区的寿北农场成绩也不错,五分一十三秒,能进前四。

    后面的五支队伍,最好的一个是西区的一个农场,也跑进了五分,不过是四分五十八秒,比他们要多九秒时间。

    能进决赛的队伍都是很优秀的,第一轮的成绩并没有拉得很开,但毫无疑问,东山农场的成绩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当八支队伍全部赛完,封闭的赛馆再次打开,里面哄闹的声音传出,刚才还十分安静的场地,突然变得嘈杂,他们还在议论刚才的比赛,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放声大笑,有人怒气冲天,这些都是花了大钱押注的人,但有的人能成倍收回,有的人就只能看着压上去的钱变成别人的。

    赛完之后,伍益同苏侯要带着狗走参赛方专属通道,他们得接受赛后检测,然后分配狗车,还需要接受采访。主办方有专人护着,苏侯和苏峰也请了人保护,所以安全方面并不需要担心。

    方召则带着祖文他们走的另一条公众通道出赛馆。

    刚出赛馆,正在想卷毛身上的问题,方召就听到后面有人喊自己。

    “前面的那谁,方……方什么来着……对,方召!哎,方召!”

    方召转身循着声音看过去,其他人也都好奇地往后看,苏峰看清跑过来的人时,面皮都不禁抽动了下。

    “萨罗·雷纳?”方召看着跑过来的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年轻人,回想起大将雷纳的脾气,如果雷纳还活着,看到自己后人是这幅德行,大概会气得动手吧?

    萨罗旁边紧跟着的助理手中拿着两个杯子,一个装着酒,另一个装着冷饮。另一个紧跟着的保镖拿着风扇对着萨罗吹。

    萨罗跑过来之后,手上转着眼镜,扭头。助理赶忙上前将装着冷饮的杯子递过去,待吸溜吸溜地喝了几口之后,又收回去站好。

    喝了冷饮之后,萨罗砸吧砸吧嘴,打量了一下方召,“创造极光的就是你啊?算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说着左右扭头找了找,没找到想找的狗。

    “你们狗呢?”萨罗一副“老子是大爷”的拽样,问道。

    祖文几人顿时戒备起来,这二哔是想打他们家卷毛的主意?!

    “走另一边接受检测,”方召说道。

    “什么时候能出来?”萨罗又问。

    “不知。”

    “那算了,听说那条卷毛是你的狗?”

    “没错。”方召。

    “卖吗?价钱好商量。”

    “不卖。”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