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了。”方召说道,“这周围还有谁家安装了监控,不用家里的,外面的监控录像就行。”

    “认识几个,不过想要找他们要监控,恐怕得花点钱。”岳青很清楚这周围人的尿性,尤其是某几个,见不到好处是不会轻易同意的,就算那些监控录像对他们屁用都没有,也不会白给。

    “这个没问题,能要到就好。”

    “行,反正你也不缺那点钱,你别跟着,我去要,那些人要是认出你的话肯定得狮子大开口,瞎报价。”

    岳青暂时关了店铺,反正白天也没什么生意,让方召在店子里歇息,他去帮方召去找了几个住在周围的老熟人要监控,没谁愿意随便将自家的监控录像给别人,但给的价钱合理,什么都不是事。

    一个小时候之后,岳青将要到的七份去年五月的监控录像拿过来。

    “还有几个没使用本地保存而是使用云端保存的,由于没续费,数据也没能持续保存半年,找不到。一份五百,你给我三千五就好,多的别给。”还是岳青压过价的,那些人太能喊价,就一个过期的无关紧要的录像就喊这么高的价。

    方召刚转了钱给岳青,岳青就收到了一个黑街老熟人的电话。

    “喂,老岳啊,听过你在找去年的录像?怎么不找我啊,我这里有好几份呢!”

    联系岳青的是一个年轻人,最近在黑街混得不错,消息很灵通,已经从岳青找过的人那里知道了这事,所以赶紧跟岳青联系,同时威逼利诱低价又收了好几份。

    岳青看向方召,见方召点头,便对那边道:“你手里有几份,我要先验货。”

    “你不信我?难道我拿出的东西还能有假?!”

    “假倒不至于,你没那个胆,但你收的录像未必是我这附近的。”

    “……也不算太远,这样,我先给你发过去看看,你看着给,行不行?我相信老岳你的人品,哈哈。”

    很快那边给岳青传过来了几份视频,都是去年五月份的,岳青收的时候就直接收了整个五月的,所以对方从别人手中收录像的时候也直接收了去年五月整个月的录像。

    “呵,八份录像,就三份是我这附近的,另外五份,三份是百米外的店子,两份在另一条街。”岳青对那边说道。

    “所以说老岳你看着给嘛!”那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正录像他已经发过来了,能多赚一笔就多赚一笔,“隔壁街也不算太远,我不知道你在查什么,还是丢了什么东西?说不定这几个也能给你点线索呢?岳老板你就都收了呗,大不了那几份远些的给少点,这行了吧?”

    岳青看向方召,见方召点头同意,便对那边说道:“三份近的按照跟其他人的一样,五百一份,三份同街还是太远了,每份一百,隔壁街的合起来五十。”

    那边沉默了两秒,大概在计算总价钱,“就这点?给个两千凑个整算了。”

    岳青看了看方召,也知道方召不在乎这点钱,不过他不能让那些小兔崽子们以为他好糊弄,骂骂咧咧了一会儿才同意。

    那边拿到钱还挺高兴,一点儿不在乎被岳青骂,然后高高兴兴下线了。

    岳青将拿到的视频挨个标注了一下,以免方召对这些视频所拍的位置不了解,毕竟方召在这里生活的时间短,还极少出来走动,很多地方肯定不熟悉。

    拿到视频之后,从牧洲发过来的快递也到了,方召将正在药店那边补觉的艾丸叫过来,三人一起吃了顿,艾丸将自己店铺门口的视频也传给方召一份。

    离开黑街之后,方召就回到住的地方,买到的十五份录像,加岳青和艾丸给的两份,一共十七份录像,全部放到一个屏幕,方召直接将每一份录像的时间点拉到他重生的前一天晚上,然后同步快进。

    每一份录像都很清晰,里面的声音也能听得很清楚,不过方召在播放的时候选择了静音模式,然后盯着屏幕,观察每一个可能的变化。

    岳青商店的那份以及周围较近的十份都重点关注。方召看到了那个颓废的身影,只是通过影像,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着的那种颓丧和死气沉沉的气息。

    那是方召重生的前一天晚上,身体的原主人从艾丸的药店买了药之后回去的情形,确实有不少人劝过,包括艾丸和岳青,还有几个老人,但身体的原主像是什么都听不到一般,眼珠子都没动,仿佛一个木头傀儡,直到看见那条浑身泥污的卷毛狗,原地顿了顿之后,就将卷毛狗拎回去了。进楼道之后的情形看不到,但有一份监控视频是对面那楼从稍高的地方拍的,正好能拍到下方的那些店铺,和店铺上方的几层住户的窗户。

    方召看到岳青店铺上方的那个窗户灯光熄灭,然后,也没什么异常。黑街的夜晚很热闹,来往的人很多,除了一开始的几个在岳青店子里打赌的年轻人之外,似乎也没谁会关注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

    方召继续等待,看着监控画面。

    凌晨一点,两点,三点,四点……

    黑街夜晚的热闹也渐渐离去,街上走动的人开始变少,很多店铺也收工了。

    直到快七点的时候,屏幕闪了闪。

    闪动很快,只有一秒时间,但这种情况在十七份监控录像中都出现了!

    再之后,一直到天亮,一直到他重生后打开窗户往外看,都没有出现其他异常。

    电力故障?还是其他?

    方召将时间全部倒退到七点左右,这次注意了一下时间点,六点五十五分,三十二秒的时候,屏幕画面闪动。

    岳青店铺的监控画面闪动最厉害,在那一秒几乎看不到任何清晰的画面,像是系统出现故障一样。而离得最远的几处监控画面,虽然也出现画面闪动的情形,但不至于什么都看不到。离得越远,这种情况越不明显。

    离那个小屋远的几个监控位点,不在同一栋楼,不在同一条街,画面只是小小跳动了一下。

    对比之后,就值得深思了。

    方召又将那时候的早间直播找出来,还查找了当时黑街附近有谁在玩直播,再进行对比。再离得稍远的,就没有那种情况出现了。

    这种情况只有在黑街存在,离他住的地方越近,这个“断点”越明显,黑街之外的,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形!

    方召将屏幕放大到两百寸,然后将能够拍摄到那间小屋窗户的监控画面调到中间,放大。好在因为这个监控离小屋稍有点距离,不至于什么都看不到,方召将那一段截取,慢放。

    六点五十五分三十二秒,画面闪动,与此同时,方召透过有些扭曲的画面,看到了那个小屋的窗户,似乎有亮光在里面闪了一下,与跳动扭曲的画面同步。

    早七点,黑街是最安静的时候,白天工作的人没起来,晚上工作的人刚睡下,黑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根本就没有谁看懂那个时间出现的这个并算不明显的异常状况,就算有监控,能不能发现另说,就算发现了,也不会当回事,反而会以为是谁在屋里玩闪灯,或者机械故障之类。

    将那个时间点的画面慢放了十来遍之后,方召仰躺在椅子上,思索。

    很显然,监控画面的异常肯定是因为当时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造成,那个一闪而逝的亮光又是什么?是否与自己的重生有关?

    而同样在屋子里的卷毛,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伸出手掌握成拳,方召感知着每一个细胞带动的力量。

    一开始在公司健身锻炼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具身体似乎蕴藏着更大的力量,原以为只是这具身体本身所带,但现在,他有些怀疑了。

    经历末世之后,人的体质也增强,但由于科技的进步,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体力劳作,几百年过去,除了某些真需要体力的行业之外,其他人并不会过多依赖**的力量,于是出现了趋近退化的现象。

    科技的发展,基因技术的成功,有许多藏在基因中的疾病早在个体婴儿时期就被敲除,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能威胁生命的疾病越来越少,健身、锻炼也只成为了一种乐趣而已,城市的节奏让更多人不再去强化体力。能用大脑解决的,就不需要肌肉。

    方召知道,现在这具身体,除了芯子换成自己之外,体能方面也增强了,而卷毛,方召不知道它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体质也同样增强,它在草场上跑动的时间比其他狗要多,跑完却根本看不出有多累。

    哦,对,现在卷毛学会掩饰了,会假装跟其他狗一样,趴地上吐舌头喘气,一副跑的很累的样子。

    线索看似很多,但其实很少,方召仍旧找不到造成这一变化的源头,是自己的诡异重生制造了那个异象,还是那个异象造成了他的重生?卷毛是被波及到的,还是,它本就是那个源头?

    方召曲起手指敲了敲额头,找不出原因就暂时先搁置,等以后发现更多的线索再说,至少这种变化,不管对他还是对卷毛都是有利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