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125章 《不朽》!烈酒三杯魂兮归
    登入游戏需要设置形象和游戏ID名,方召在拿到十代机的时候就注册了火烈鸟出品游戏通用的账号,他想了很多ID,但都已经有人使用,“方召”这个名也有人使用,应该是哪个同名同姓的玩家将名字占了。

    最后方召随手输入了一个“再活五百年”,系统显示无人占用,便用了这个。上辈子方召临死的时候也是想能继续活下去的,那种百步行到九十九就终止的遗憾现在还记得,只是没想到一睁眼,直接跳到了五百年以后,空缺的五百年只能通过影像去了解,虽然依旧有遗憾,但至少他看到了这五百年的发展,如果那些老朋友们能知道的话,肯定会嚷嚷着再活五百年,如果那些人真的能再活五百年,现在还能和方召一见面。可惜,没有如果。

    而形象方面,方召直接选择在自己现在的形象上稍稍做出修改,方召不记得自己上辈子年轻时候具体长什么样子了,只凭记忆中模糊的印象改了改,然后,在脸上添了两道疤。这与他上辈子后段时期的形象相近,身高这些因为与他上辈子也相近,所以都没作出改动。

    祖文几人看到方召在自己游戏形象上添加的疤时就笑过,说:“知道老大你崇拜烈士,连疤都仿照烈士来两道。”

    方召也只是笑笑,没解释。

    祖文等人的游戏形象也不是全部用本身形象,庞普颂真人有些矮胖,但游戏形象高大威猛的健美先生一般,祖文的游戏形象设定在本身相似度80%基础上,添加了爆炸头和两道诡异弯曲的胡子,其他的人,很多与祖文一样,基于本身形象添加一些改动。

    虚拟项目部门的人组队一同进入,其他玩家也同样,游戏俱乐部的人都是直接组队一同进入。

    确定正式进入之后,眼前一变,旧世纪的平和画面展现。

    清亮琴音随着开始画面的变动有节奏敲击着,眼前的画面与一些资料片中所介绍的相似,所以看到的人并没有多少惊奇感,只是期待着画面快点过去,他们迫切想要进入游戏中大展拳脚!

    “听说开始片段有两分钟?”有人说道。

    “太长了,怎么就不能快进?”

    “等吧,也就两分钟而已。”

    组队的人相互聊着。

    很快,琴音变得遥远而朦胧,悠长的音符涌动,缓慢而压抑,带着低沉情绪的弦乐声响起,令人们脆弱的神经紧绷,似乎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仿佛人的叫声,又像是其他物体所制造出来的动静。

    视野开始剧烈摇晃,仿佛有一个巨兽在地下翻腾,地表像是一块被人掀起抖动的地毯,脚下的地面出现崩裂,出现深不见底的裂痕,不远处出现巨大的塌陷,行驶着车辆的高架桥断裂,大厦瞬间倒塌,繁华的城市眨眼成为一片废墟,远处的海边城市被海啸吞噬,巨轮倾覆,陨石天降,火山喷发,天空蒙尘。

    琴弦拨动的颤音演奏像是有人在瑟瑟发抖,鼓声如巨石撞击地面的轰鸣,又像是一把看不见的大锤一下下撞击人的内心。爆炸的火光随着地块的掀起,遮挡住所有视线,宛如烈火燃烧的地狱,整个世界都完了!

    呜咽的号音带着黑暗的色彩,伤感低沉的弦乐仿佛陷落的城市中不断蔓延的绝望,逼真的视觉冲击,配合紧张的声乐,营造出令人窒息的氛围。

    一段电子合成音效从耳边拂过,像是有谁在身边匆忙跑动,拨动了一下玩家们敏感的神经。

    原本议论着的玩家,不知不觉停止了话语。

    钢琴的声音淡淡进入,仿佛一个老者回想的褪色记忆,音与影的结合展示了历史中的那段毁灭性力量冲击之后的悲惨世界。

    视野开始拉远,城市缩小,高楼消失,显示在所有玩家眼前的,是一片缩小的世界地图,地块如花叶枯萎之后的灰暗,满是裂痕,裂痕之下,是涌动的岩浆和几欲焚烧一切的火焰!

    它的变化告诉人们,自此之后,旧世纪结束,灭世纪开始。

    依旧沉重的弦乐中渗透着些许钢琴的清亮,音乐上也开始体现两种力量的较量,一种为灾难肆虐杀机尽显,另一种则为绝地之下的顽强抗争,节奏不断加强,鼓声的敲击与琴弦的拉奏也越发有力,这两重主题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

    缩小的地图上也渐渐出现了一些如星星般的光点,每一刻都有新的光点出现,也有光点泯灭,还有一些光点越变越大,不管怎样,地图上总的来说是光点增多的。

    每一个光点都代表一个与命运抗争的团体。那是人类的希望。

    音响充实到整个画面,双簧管和圆号交替出现,如废墟之上站起的灵魂,隆隆的打击乐代表着恐惧过后的那份凛然,仿佛那个地狱般的时代中,难民经历死里逃生后联合奋起的惊心动魄的过程!

    短暂的静场过后,铜管乐、弦乐、电子乐和响起的似乎自遥远天边而来的和声交织在一起,极具张力,节奏坚定,勾画出宏大的气魄。

    与此同时,那张全球版块图上,自两极开始,如浪潮般推进,所过之处,枯萎干裂的如地狱烈火燃烧之地,从荒原到海角,逐步平息!

    看着这一切的玩家们明白,这是世界在那段历史中的变化过程,从两极开始往赤道蔓延的收复之旅。

    而就在大家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如自遥远边际的隐约和声陡然高亢起来,弦乐组分成数个不同的声部,明显的高音旋律声部之外,中间不易察觉的内声部与遥远高亢的和声融合在一起,难以辨别。乐声如天地之间瞬间拉起的万顷碧涛,又仿佛破开黑夜的启明之光乍现!

    仿佛有一道冰冷的电流窜入脊椎,直达脑髓,令人的身体都不由得一哆嗦。

    脚下的地面再次震动起来,却不同于一开始灾难开启时的摇晃,而是有东西破土而出!

    十二个灰白的石身显露,只冒出个尖,对此熟悉的人就已心中了然。

    皇洲烈士陵园纪念碑!

    延洲烈士陵园纪念碑!

    冀洲……

    桐洲……

    阿洲……

    锦洲……

    拉洲……

    雷洲……

    马洲……

    奚洲……

    牧洲……

    戎洲……

    十二座!

    位于全球十二洲的十二座最大的烈士陵园纪念碑主碑,拔地而起!

    其上壁画和浮雕显示着呼啸而过的弹雨、刀锋交错的杀戮,再现那段长达一个世纪血雨腥风的历史,缭绕的雾气如灵白的火焰,仿佛不死的灵魂,在史诗般恢弘气势的音乐烘托之下永不停歇的燃烧!

    这不是热血沸腾的轰鸣,而是源于寂静的壮烈!

    音乐在缅怀的声音中淡去,画面也不再变换,视野中所留下的,只有那十二座高耸的墓碑,以及墓碑之后的那些如群星一般的小碑。

    所有进入游戏的玩家们,原本满脑子的爆爆爆杀杀杀,此刻却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沉静下来。

    面对十二座庄严肃穆的碑体,以及巨大碑体之后的无数墓碑,仿佛饮下一杯冰冷的烈酒,触之极寒,却烫至骨髓。

    这就是火烈鸟要传递给第一次进入游戏的玩家们的信息。它突出的不是单个的形象,而是整体!是一段历史,一群人。

    灭世百年,死亡人数过百亿,巨大的牺牲之下才换得新世纪的开启,那长达一个世纪的战争,其悲壮惨烈程度是如今生活在五百年后的新世纪人们难以感受到的。

    很多人以为《世纪之战》的开场片段会是一段激情澎湃的渲染,又或者是一段恐怖血腥的吓唬,但实际上,火烈鸟要传递给玩家的意思是,灭世纪有很多牺牲,很多能力超群的人同样在战争中阵亡,这些墓碑就是警示。那么多能力超群的人都没能活下来,你们能吗?

    最有力的说服,就是让他们自己去体会。

    生存,是一种心态。那么现在,所有站在这里的玩家,做好走进地狱的准备了吗?

    有人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感觉被这开场片段给打蒙了,对了,刚才是不是有谁在叫我?”

    “没啊,没谁叫你,反正我没叫。”他的队友说道。

    其他队友也纷纷出声。

    “我也没叫。”

    “你幻听了吧?”

    “我……我刚才好像也……也听到有人叫我……”一个怯怯的声音说道。

    “什么时候?”有人问。

    “就是刚才墓碑起来的时候。”

    “你呢?”那人问最开始出声的那位。

    “……我也是。”

    “嘶——”一阵齐齐的抽气声。

    “仔细回想一下,刚才这些墓碑升起来的时候,好像是感觉有人声从这后面传来。”队里一人犹豫着说道。

    “你这么一提,我也好像有点那感觉。”

    “见鬼了啊?”

    “玛的你们别说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哈哈,就这点胆?你们怕了?”一个胆大的嘲笑道。

    “也不是怕,就是……就是感觉挺奇怪的,有点哆嗦,但又有些兴奋,哎,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

    其实,这类似的对话,很多队伍里都出现了。

    有的队伍中有学声乐的队员,正好研究过交响构架的音乐,他们跟着朋友们进游戏,一个是闲着无聊进来玩玩,另一个就是听听今年火烈鸟游戏的开场片段背景音,从中学习学习,学音乐的同学们昨天就在讨论开场片段的背景音会是哪位大师的作品,导师们也说过,十年前火烈鸟的那款游戏开场曲就被拿出来当考点考过学生,说不定今年的考试题也会涉及今年的开场曲,他们听的时候也更认真。

    音乐是游戏的灵魂组成部分,只有那些不认真制作的厂商才会在这上面敷衍了事,真正认真的游戏制作商,比如火烈鸟之流,都会舍得在音乐上下大工夫。

    有很多作曲家急于证明自己,却最终被火烈鸟拒之门外,能被邀请的都是圈内的名人,而能被最终选中的作品,都是战胜了数十个名家名作出来的,开场片段的背景音更是重中之重,他们这些学音乐的自然不会放过。因为是全球同步开启,时区不同,有些地方是凌晨,所以有的人定闹钟半夜起来登入游戏,有的人干脆直接熬夜,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去感受。

    专业的人在听完之后,已经条件反射地开始分析了。很多学音乐的人都知道,在描写灾难的电影或者纪录片中,音乐为了表现出强大震撼性与刺激性的声响效果,常常利用不和谐的和声及非常规的音乐组合去撩拨听觉与感官。但新世纪主流的版权音乐制作工作室,多是以电子合成乐为主的,即便是管弦乐声,也有很多为电子模拟修声合成,从而通过这种声乐艺术去营造视觉与听觉的冲击。

    但刚才的这首开场曲,却是古典与新潮、乐器与电子的融合,只是音乐风格不似他们以前听过的那些灾难片中的乐曲那般张扬,却同样营造出极其震撼的听觉与感官效果,这功底!

    能做到完美运用,这么强悍的功力,不是年轻人……

    也不对,能将古典与新世纪乐风糅合,能将电子与传统乐器的两者完美利用,在气势和震撼的力度也丝毫不弱的……

    他们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掀起交响构架乐风学习潮的人。

    对这类音乐感兴趣的专业人士,都听过方召以前的《百年灭世》四乐章,而刚才这段开场音乐,让他们想到了《百年灭世》四乐章的第三乐章《使命》,但这两首却又截然不同,前者的核心是“动”,如动态燃烧的爆炸般的绚烂火光,后者是静,如自墓碑中燃起的灵魂之火,寂静却又壮烈。

    “方召?是不是他?”

    这是很多音乐专业的人心中所想的。

    不过,纯粹的游戏玩家们就不会去注意那些了,他们虽然因为开场片段和音乐而冷静了点,但还是很期待游戏的,不过,这次他们心中的警惕心却提起了,尤其是经验丰富的电竞俱乐部的人,他们可能在别的事情上不靠谱,但对游戏却有敏锐的感知力。

    “接下来,可能会是一场艰难的征途!”

    虚拟部门这边,之前还叫嚣着待会儿要爆头爆头爆头的祖文几个,也不吭声了,他们也察觉到火烈鸟要传递的信息。

    左俞哆嗦了一下,他刚才在开场片段的时候,听着那背景音就感觉不自在,他知道开场背景音是方召创作的,而作为保镖,他全程经历了方召的取材之旅。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方召要去陵园取材了,因为火烈鸟的开场片段,起点睛之笔的就是墓碑!

    这得镇住多少头脑发热的人?

    不过,火烈鸟的任何行为都是有目的的,左俞同样察觉到,接下来恐怕会很艰难。

    “老大,准备进去吗?”

    其他人看向方召。

    游戏的进入口,就在十二座墓碑脚下。

    “稍等。”方召说道。

    在进入口这里,其实有个拜祭选项,是直接进入,还是选择拜祭后再进入。

    心急的人选择直接进去了,而有的希望烈士们保佑他们好运的人,则选择拜祭。祖文他们有的想直接进,有的想拜祭,但最终还是看方召,他们是以组队的方式进入游戏的,要进去自然是一起进,行动一致。

    听方召说“稍等”,他们就知道方召的选择了。

    “也对,老大可是非常崇拜烈士的。”罗德尼说道。

    方召不语,看了看前方的十二座墓碑,每一座他都去看过实体,他对这些墓碑的感情,与其他人是不同的。

    在开场片段过去之后,除了他们所在的这里还是亮的,远处都已经暗了下来,就同在拜祭区拜祭的时候那样,巨大墓碑后面的那些数不清的墓碑,如浩瀚星空倒映在水面。

    醉若不知天在水,烈酒三杯魂兮归!

    同以前一样,方召选择的是酒祭。

    好久不见,我曾经的世界。

    左俞看了方召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方召拜祭的眼神有点恐怖。

    其他人对方召的拜祭方式很好奇,本想都跟着用同样的方式拜祭,但被方召阻止了,最后还是用各自习惯的方式拜祭。

    祖文还鞠了好几个躬,一边拜一边说着:“求各位烈士保佑我,别运气太差,别饿死……”

    啰啰嗦嗦说了些话之后,队伍才正式进入游戏。

    作为团队,他们都会被一起随机分配到一个地方。

    “仓库?”

    左俞看着眼前的情形。

    这是一个放置杂物的仓库,比较空,像是被人翻过,几个放杂物的箱子东倒西歪堆在边上。

    “一开始就送枪啊?”祖文查看了自己的装备,多了一把枪,“这应该就是火烈鸟说的开场礼物吧?”

    昨天火烈鸟总部官网上就说了:游戏开始会送给大家小礼物,希望大家喜欢。

    “有枪就好,嘿嘿。”

    “为什么我手里只有刀,没有枪。”

    “我的是枪。”

    “这枪也太老了。”

    “就这点子弹玩个毛线?”

    一把旧世纪普通的警用手枪,根据枪型,弹匣内15至20颗子弹不等,没多的子弹,这就让人苦恼了。

    “难道,其他地方还藏了东西?”

    祖文和罗德尼几个讨论着去搜索这个仓库的其他地方。

    “小声点。”方召说道。

    祖文笑着回道,“知道知道,唉,老大你神经太紧绷了,游戏嘛,玩得开心就好,别那么严肃,反正有三条命呢。”他仔细听过,没听到周围有什么可疑的动静,再说了,他们搞技术的几个一起玩游戏很久了,知道怎么配合,有人警戒。再说了,玩枪战游戏的时候他们吼的声音比这更大。

    毕竟是游戏,不会完全按照真实情况来,进入游戏之后玩家们都有三条命,不过这三条命用完,死一次就得隔一个星期才能再上来,当然,花钱买命也可以,但最早的也只能在第二天才能上线,这是火烈鸟所有游戏里面,在生命值上卡得最严的一个。

    总的来说,三条命这点,还是让祖文他们轻松不少。反正死一次还能接着玩嘛!

    方召要去周围看一看,被祖文几人阻止,“老大你就在这坐着,找东西我们来就行。”这种时候得将领导照顾好。

    左俞就守在方召旁边,点头道:“对,老板你先在这里坐着,他们去找找看有没有食物,放心,抢东西的人或者狂兽什么的,来一个我嘣一个。”

    “这边有个小厨房!”后面有人进入一个房间。

    “咦?这是旧世纪的压缩机吗?”

    “不,我记得资料上说过,这是旧世纪的微波炉。”

    方召听着他们几个的议论声,再次提醒,“我劝你们还是小声点。”

    那边几人大概太兴奋,并没有当回事。

    方召也就不说了,安静坐在一个钉着木板的盒子上。

    左俞想说“老板,不用太紧张”,但见方召望着前方的大铁门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止住了,他总觉得,老板进入游戏之后,状态有些不对,眼神也犀利不少,不过也可能是那两道疤衬托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