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127章 不好意思,入戏太深
    与新世纪大众们所熟悉的标本鲜丽的样子不同,游戏中更大程度还原了它本来的模样和性情,这些由犬内病变而来的狂兽身上,如血一般的毛色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红褐色血迹,呲着尖牙,牙缝里还带着一些血肉,通红的眼珠中喷发出凶狞的杀气。

    可能第一次看到它们这番模样的人会被震住,大多数人接触这类都只是在历史生物课程上,或者一些简单的小游戏中,但对于方召来说,就像是一个久远而熟悉的记忆被重新提起。

    上辈子为了生存,除了一般的救援和寻找食物等任务之外,就是主动去猎杀这些在末世中攻击性强烈的病变怪物,杀一只就少一只。

    铁门外的锁链倒是没被撞断,但本就不牢靠的铁门却即将被直接撞倒。门缝中看到那些身影释放着疯狂的杀戮气息,它们只想将仓库内的人咬死撕碎。

    左俞深深吸了口气,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前特战队战士,他觉得虽然这游戏有些吓人,但以他的能力,还是可以应付的。他的身体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既然老板不愿意离开,他也就只能站在这里迎战了,这是他表忠心的机会。

    嘭!

    铁门被撞开,朝仓库内倒下,发出轰的一声,砸得脚下的地面都在颤抖,仓库内回响的声音像是在震动人的灵魂。

    砰!砰!砰!砰……

    快速连续的七连击。

    在铁门倒下的那一瞬间,左俞手中的枪发挥出了它的极限。

    最前面的三只病变兽被击倒。

    七颗子弹击杀三只病变兽,这算是不错的了,但对于左俞来说,这个成绩却并不那么满意,在他的预计中,要击杀三只,需要的子弹应该在五颗以下。

    难道是太久不用枪,生疏了?他明明经常有去射击场练习,游戏中也没停下过,想来想去,左俞觉得应该是手中这枪的性能不行,毕竟是旧世纪的老枪了,性能差也能理解。嗯,这种老古董肯定影响了发挥。

    外面那些病变兽也没有给左俞思考的时间,刚才聚集在门外的并不止三只,而是六只!而仓库外面,还有其他病变兽听到动静,往这边跑过来。

    冲进来的另外三只身形一转,想要绕过左俞扑向他身后的方召。在真实的末世里也是如此,它们虽然因为病变而性情狂躁,但那种挑弱者下手的天性却还刻在骨子里,如果只有左俞一个,它们会只攻击左俞,但方召和左俞一起,左俞刚才一个照面就杀了三只,这让它们选择先对仓库内的另一人攻击。

    砰砰砰!

    又是快速连续的三枪,只是,这一次只击杀了一只,另一只没射中要害,只是打了个滚又爬了起来,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老板,你小心!”

    左俞计算着剩余的子弹,两枪解决一只,另一只已经离得很近,并且已经快要绕过他往后面的方召身上扑。左俞也不犹豫,掏出祖文下线时扔给他的一把在厨房找到的菜刀,刚准备动手,就察觉耳边一阵物体带动的劲风像,是一辆高速飞驰的列车从身边呼啸而过。

    方召直接将刚才坐过的那个木箱抡起,硬生生砸在扑过来的病变犬身上。

    嘭咔!

    木箱因大力的撞击而散架,钉住的木板折断,那只病变犬也被砸的往后飞出,撞到刚从仓库外跑进来的另一只病变犬身上。

    方召上前两步,从左俞身后,走到左俞身前,冰冷的铁棍,犹如突降的暴雨,呼啦啦密集地砸了过去,整个人都像是要掀起风暴一般。

    左俞:“……”维持着拿菜刀的姿势,傻了。

    嘭!嘭!咔嚓!咔嚓!

    木箱被砸散架的声音似乎还未消失,一连串骨肉碰撞的声音就清楚传入左俞耳中,伴随着骨骼断裂声响的是病变犬凄厉的惨叫。

    左俞睁大双眼,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眼珠子下一刻就要被瞪出眼眶般。

    一只,两只……

    在暴雨般猛烈攻击的铁棍之下,靠近的病变犬接连被击杀。

    仓库外还不断有病变犬进来,方召表情都未变,对着从仓库外跑来的病变犬,抬臂就砸,看似毫无章法,却每一下都是目的性极强的攻击。

    铁棍敲击在骨头肌肉上的声音在左俞听来,却仿佛一阵阵响雷,炸得他不知该如何反应。

    一只病变犬被敲倒在地,却并未立刻毙命,挣扎一会儿之后,又爬起,嗜血的目光却不是看向方召,而是盯着方召身后的左俞,低吼着起身就要继续扑过去,下一刻后腿被人抓住,大力的拖拽让它整个身体都脱离里面,在空中抡出一个圆弧,然后飞出去砸向后面又出现的身影。

    方召压根不给它们起来的时间,快步过去又是一轮连续且猛烈的攻击。

    咔嚓!嘭!

    方召手中沾满血的铁棍都有些弯曲。

    转眼间,方召就拿着那根铁棍干掉五只病变犬。拿着菜刀的左俞看得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近乎呆滞。

    这……这……这还是他那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艺青年老板吗?!

    左俞心中几乎在狂吼:这他玛精神分裂了吧?!这么狂暴是不是也被病毒感染了?!

    一根铁棍干掉五只病变犬之后,方召看也没看左俞,将已经不自然弯曲的铁棍扔下,冷静地摘掉将手中的手套,这手套原本是放在木箱里的那种工作用棉手套,不过现在已经染血了。

    将染血的手套扔地上,方召掏出枪,继续往仓库门口走过去,抬起的枪口也喷出了致命的硝烟。

    砰砰!

    一颗子弹射中病变兽犬的脖子,另一颗直接穿过它通红的眼珠射入脑中,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

    砰!砰!砰!砰!

    除了第一只是两颗子弹解决之外,后面接连出现在仓库前的四只病变犬,几乎都是一枪毙命!

    左俞看着方召行走满是病变兽尸体的地上,那种镇定与冷静,绝不是强行装出来的。即便只是处于游戏中,左俞都能感受到方召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那种犹如实质的冰霜一般的杀气,还有这般精准的射击,都让左俞产生了一种幻觉与人生怀疑:他和方召,到底谁才是特战队出来的?

    而就在左俞产生人生怀疑的时候,方召却突然转身看向左俞这边,抬手就是一枪。冰冷的视线,惊得左俞恨不得倒吸一口冷气,感觉浑身的汗毛都要根根炸立起来,头皮更是一阵发麻。那一瞬间的真实感,给左俞的感觉仿佛已经脱离了游戏。

    这是发狂了连队友都杀?!

    左俞脑中这念头刚闪过,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动静。

    转身,他才发现,方召刚才那枪对着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的半臂长的小型病变兽,子弹直接射入它头中,同样一枪毙命。

    让左俞震惊的不只是准确率,同样还有方召射击时那种没有任何征兆却无比干脆的射击行为,那种冷静之下的强大自信感……这不是一个从未摸过真枪的菜鸟所能表现出来的。

    虽然科技的发展让游戏能模拟出接近真实的情况,但那种心态和气势,却是没法只通过游戏模拟出来的。

    射击场练习?

    不,肯定不止如此。

    与其说像一个运动员,方召更像是一个经历过无数杀戮的杀手。

    暂时没有其他危机出现,也没有听到周围有什么可疑的动静,仓库内又安静下来,气氛却相当诡异,左俞感觉像是处在冬季的寒冷北风中。

    “你……”左俞感觉自己嘴皮子有点抖,发出的发音都打颤。

    不知道为什么,左俞心中有很多疑问,却在对上方召看过来的视线时,又全部咽回肚子里。

    他明白,知道太多不好。

    方召借祖文的事情将其他人都赶下线,意图恐怕并不是为了让部门的那几个冷静,而是怕吓到他们。而只将他留在这里,意思是不打算瞒着他,如今作为一个职业保镖,嘴严是必备的要求,贴身跟着老板的时间也是最长的。

    左俞明白,恐怕自今日起,这位老板,是不大算再瞒着他了。

    “老板,你刚才真是……威武霸气。”话到后面,左俞硬生生将“血腥暴力”转换成了另外四个字。

    方召扫了他一眼,“哦,不好意思,入戏太深。”

    坑你大爷的“入戏太深”!骗鬼呢!

    左俞抖动着嘴皮子,磕磕巴巴道:“老板……我尿急,能不能先下线去解决一下?”

    “准了。”想了想,方召又道,“下去后让他们再等半小时。”

    “是。”

    这是左俞上任保镖以来,从未有过的恭敬态度。

    银翼五十楼,虚拟项目部门。

    左俞下线后从游戏舱出来,这个房间里还放着部门其他几人的游戏舱,这是为了方便玩游戏,专门整理出来的一间房,放着大家带到公司的游戏设备,清一色的火烈鸟九代升级版,包括左俞自己的也是。这就是公司很多人羡慕虚拟部门的地方,有钱,任性!

    左俞现在几乎吃喝住都在公司,自然也是同其他人一起。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左俞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面色复杂,叹息着摇摇头,走出房间。

    由于是周末,不上班,祖文和罗德尼他们几个都在公司蹭网蹭电,左俞出来的时候,祖文几人正在讨论什么。

    “咦?左俞,你也挂了?老大呢?”祖文疑惑问道。

    “屁话,我命大着呢,尿急而已。老大……老大好得很。”最后三个字左俞加了重音。

    不过其他人并没有多想,罗德尼还好奇地问,“你怎么流这么多汗?很热?”

    “关你屁事。”左俞不想说这一身汗是被方召吓的。

    想到方召的话,左俞又道:“老板让你们继续面壁思过半小时。”

    因为有人没在公司,左俞又在群里发了个通知,让他们多等半小时再上线。

    “为什么?!你是不是又惹老板生气,所以牵连到我们了?”祖文问。

    “去去去,老板的心思是咱们能猜的吗?自觉遵守就行了,想知道原因到时候上线你自己去问。”

    “我不傻。”祖文今天上线就因为一条小鱼儿丢了一条命,正反省呢,已经惹老板生气一次,他才不会傻到去老板面前质问,“我还是多搜集一些有用的材料吧。今天发攻略的人很少啊。”

    一些专发攻略的团队,到现在为止发出来的东西少得可怜,只提醒大家小点声,声音会刺激那些原本已经病怏怏的兽类又狂躁一把。祖文被咬,大概也是他们在厨房话太多,将原本病怏怏的那条鱼激得又狂性大发一把。而看着那些同样被咬下线的人,也有与祖文一样情况的,祖文是被咬,其他人被老鼠咬,被不知名的虫子咬,等等各种都有。不谨慎一点的下场就是,刚上线就挂。

    “要是老老实实听老大的话就好了。”祖文叹气,“被罚下线冷静一小时,简直就是煎熬。”

    左俞嘴角抽个不停,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方召罚他们下线的真相是不能告诉他们的。

    摇晃着脑袋,左俞来到茶水室,喝了杯水压惊,然后坐在旁边认真反思。

    都说虚拟的世界中能看到人的灵魂本质,游戏中暴露出来的,难道才是方召的本性?

    在此之前,左俞对方召的印象一直留在“文艺青年”的标签上,但经此一事,他知道,方召绝对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突然回想起他跟着方召外出取材的时候,在各个陵园内被守墓人盯着查身份的情形,那些守墓人每次盯的人是谁?

    是他左俞?

    不是!

    是方召!

    那时候左俞以为是方召这位艺术家身上的那种神经质吸引了守墓人的目光,现在看来,被称为“最能嗅到危险”的守墓人,一直都是对的!

    一想到以前在方召面前显摆嘚瑟吹牛哔的行为,左俞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蠢爆了!

    祖文进茶水室倒茶的时候,就看到左俞抱着头蹲在沙发上嘀咕:“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嘿,哥们儿!受什么打击了?”祖文问。

    “你们不懂,作为一个职业保镖,我压力很大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