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命守在79区的人正瑟瑟发抖,玩游戏不是他们的强项,耍嘴皮子和偷拍、堵人才是他们的人生追求啊!

    所以,拿到79区的号登陆之后,他们就都找地方窝着,他们来这里不是打怪的,是来守人的!

    同一个公司的人正跟自己的同伙联系。

    “你们那边有情况吗?”

    “没有,我待的地方,外面几个玩家正跟一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怪物战着……我在想能不能捡个便宜,说不定能捞点分……”

    “别想了,就你那射击水平,还是别冒那个险,我这边刚有个人也想着趁机玩一把,不到五分钟丢三条命,下线挨骂去了,估计这次得扣工资。”

    “……那我还是等着吧。”

    “这游戏也太吓人了,有点害怕。”一个很少玩游戏的记者说道,他就是被临时拉过来增援的,以前报导美食和人文风情,玩的是文艺小清新,今天公司游戏娱乐版块这边缺人,他正好有时间,被临时抽调过来蹲点守着,看能不能等到那个神秘的“再活五百年”,听说如果运气好能守到,就能加薪。任务听着很简单,他就接了,没想到一登陆游戏,看到那些重口味的灭世纪怪物的时候,差点叫出声,现在腿还软着。

    “那是你胆子小,玩多了这类,习惯就好。”

    “天……天都黑了!那个什么‘再活五百年’不会睡觉吗?”

    “你见哪个玩游戏的睡这么早?等这吧,他肯定不会这么早就下线的,顶多去休息一会儿就会再上线。别管其他,听枪声就行。”

    “夜晚会不会有什么东西跑出来?我还没用过枪。以前服役时没接触过枪械。”

    “没事,窝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着,关好门窗,别出去也别乱叫,肯定没事。”

    在“再活五百年”暴露之后,79区各处都布满了媒体的眼线,有些是抓新闻的记者,有些是收钱帮盯梢的玩家。

    夜晚也出来了一些其他类别的病变兽,只是光线太暗,有夜视镜装备的玩家还好些,没那类装备的,很多时候根本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就挂了。

    来自各媒体记者们守着一处觉得安全的地方,压根不敢出去,只是支着耳朵听,看看有没有信息上所说的那种枪声。只是,符合信息的枪声没听到,倒是总听到一些怪异的兽吼和人的惨叫声,神经传递的刺激感,让他们感觉后背都凉飕飕的。

    夜晚的难度加大很多,一不小心就丢了命,所以很多玩家直接下线了,相比起白天,玩家数量要少很多,但也不是没有,有些人就喜欢这种比较刺激的环境。

    全球不同时区的地方,有的洲这时候是白天,游戏中所在的大区也是白昼,这就造成了一些原本排名靠后的人,趁白昼开始疯狂扫分,排名不断往前冲。

    不过,全榜前十还是没太大变化。

    正如很多人知道的,就算所在时区已经进入黑夜的玩家们,不适应黑夜环境而下线,也没有去睡觉,而是在关注游戏相关的消息,有些人忙着买装备,有些人忙着背攻略,等着明天再战。还有些人在看八卦新闻。

    “我X!他怎么还在扫分!”

    “那个‘再活五百年’又上线了?”

    “刚去问了我表弟的同学的延洲那边的亲戚的邻居,延洲79区好像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废话,79区当然没动静!人跑78区去了!”

    果然,很快就有一条新闻出现,上面带区域内部消息截图,是游戏中78区那边的人发布的。

    “78区东被扫了!听枪声,疑似‘再活五百年’出现!”

    “他怎么来我们区了?欺负我们78区没高手是吧?!他怎么不去80区?!”

    80区的人立马回应:“我们80区人多怪少路还不好走,真的,那位大神,求您别来了!”

    延洲现已开放的地图中,只有100个区域的地图显示,各区的分部情况都能知晓,由于灭世纪时期的很多地方的地名都已经模糊,所以,在游戏中,直接分区,以区域代号为各地方的地名,而79区与78区、80区,在地图上地理位置是挨着的。

    又过了会儿,守79区的人收到了各自老板的指示:“先撤。”

    “今晚不守了?”蹲守79区的记者询问同伴。

    “不守了,人都去78区了,还守什么啊。”

    “那不是白守了几个小时?”

    “谁有78区的号?咱去那边看看。”

    79区记者接到命令之后就接连撤离,有些人去买78区的号,他们可不敢单枪匹马从79区跑到78区去,这途中可能遇到的危险够他们死百来遍了。他们的职业是记者,不是玩游戏的。

    78区卖号的卖装备的人,原本已经下线打算休息,一听“再活五百年”跑他们78区来了,立马惊醒,不是恐慌,而是兴奋,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跑到78区这边来,他们的装备能提价了!赚了赚了!

    同之前一样,蹲守78区的记者也多了起来,有些还是外洲的媒体托人过来蹲点的,排行榜上见到那位大晚上还在活跃,起了好奇心,都想着,说不定晚上能守个大新闻。

    然而,在这些人涌到78区蹲点的时候,方召下线了。

    夜间环境消耗的精神力和体力都比白天要多得多,稍一个不注意就容易受伤甚至死亡,再加上白天他本就玩时间长了些,下午也就吃饭的时间休息了会儿,现在又是五个小时下来,太累了。

    冲了个澡吃了点东西,翻翻新闻,方召便躺床上睡了,这大概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高质量的睡眠,轻松入睡。

    然而,78区蹲点的记者们,继续窝在黑暗的角落里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兽吼瑟瑟发抖,直到他们收到上头的指示撤离。

    这个夜晚无疑是不平静的,玩家们在兴奋地讨论这第一天的收获,分享各自的经验和趣事,粉丝们忙着关注各家俱乐部的明星,媒体也格外活跃,今年延洲出了个牛人,不是五大俱乐部的,而是银翼这个娱乐公司的。对于那位“再活五百年”究竟是谁,各有猜测,不过无所谓,不管是谁,够他们炒新闻了。

    次日,左俞一大早就过来接方召,作为方召的司机兼保镖,他得履行自己的职责,他觉得,自己可能也就“司机”这个用处了,不好好表现的话,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辞退。左俞还是很喜欢这个工作的,事不多,薪酬高,就是心理压力大点,老板比自己还能耐,总感觉钱拿得有点心虚。

    再次见到方召,左俞心情很复杂,以前那点优越感荡然无存,面对方召时也不像以前那么随意和嬉闹了,同其他大部分保镖同行一样,带着恭敬。他也好奇方召到底怎么拿下的那么多分,但方召不说,他也不能逼问,反正以后肯定有机会知道。

    左俞说了昨天维恩跑到虚拟项目部门的事情。

    “老板,你要和游戏部那边合作?”左俞问。

    “看情况。”方召今天过去就是为了这个事,他要先看看银翼那边的打算,以及提出的条件,如果条件能令他满意,他也不介意配合银翼玩一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对了,有个问题问问你。”方召道。

    “您说。”左俞都不自觉坐直,认真道。

    “这类游戏,军警人员玩得多吗?”方召问。

    “这个啊,其实军警部队的人玩得少,玩也是当练习玩玩,玩游戏的时间不会多,也不会玩得那么拼。玩得多玩得拼的,除了职业电竞选手,就是那些运动员了,马洲的那位,榜单排您下面那个第二的,就是射击运动员。”

    见方召对这个话题有兴趣,左俞便继续解释,“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打个比方吧,牧洲那边的牧羊犬和警犬您知道的,牧洲人训练警犬,从来不用训练牧羊犬的方式,也不会让它们参与牧羊犬的比赛,牧羊犬也不会用警犬的方式饲养。军犬警犬接受的训练不同,如果有一天,一条警犬适应了牧羊比赛,牧洲人不会再将它当一条警犬,因为它已经不适合了。”

    也不知道是在解释给方召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左俞声音有些低沉:“如果习惯了游戏中的心态,等真正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会丢命的。”

    说完左俞从后视镜看了看方召的反应,方召只是看着车窗外,像是在想什么,面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他的话。

    快靠近银翼大楼,左俞说道:“今天银翼那边蹲守的人比较多,咱们走另一个门进楼。”

    出了“再活五百年”和“银翼50极光”的事情,银翼大楼外徘徊的记者比较多,今天左俞开的车都不是以前经常用的那辆,而是一辆更低调的车,进大楼走的也是另一个不常用的通道。银翼五十楼那里的门已经紧闭,就怕打开时一不小心被外面的人给挤进去了。

    方召乘坐电梯到五十楼,出电梯就发现电梯门口站了五个人,五人胸前都戴着银翼游戏部员工工牌,五人中有三个方召见过,当初去影视部门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过一次,另外两人不认识,方召猜想应该是游戏部那边另签约的。

    正还打算问这五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就见五人齐齐看过来,五双眼睛像是突然看到了发光的金子,然后像是训练好一样,朝着方召鞠躬:“老大好!”

    方召:“……”

    看了看周围,是五十楼,没走错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