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145章 真是同一个
    银翼50楼,秦久楼等十三个人从游戏室出来,个个都是一副累得快趴下的状态,要不是助理和专门安排过来的医疗人员的搀扶,十三个可能会趴下十个。

    佟阳的助理扶着佟阳在一旁坐下,问道:“方……老大就算了,左俞也不在?”

    “有任务,他直接在自己家登陆,下线后还要跟着老大出去,留公司的话容易被盯上。”佟阳灌下一杯水,坐在旁边休息,由着医护人员检查身体。有条件的公司都是这是的待遇,职业电竞人员与业余的不同,任务量大,但他们的身体状况也需要注意,每天都有专人负责。他们只管打游戏就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担心,自然有团队为他们安排好一切。这就是与业余玩家待遇的差别。

    接过助理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感觉又饿又累,苦笑着摇头,“以前在HWR的时候都没觉得这么累,别说索萨格他们,就连我都感觉压力很大。”

    跟着佟阳过来银翼这边的时间也不短了,助理知道佟阳说的压力,不是团队排名压力,也不是关于前途的压力,不是冲榜的压力,方召从来不跟他们强调冲榜、得分之类,甚至不在乎团队的排名,但每个工作日都会给他们安排任务,还有考核,有书面的,也有游戏中的。不过关的严惩。方召多次强调的是:灭世纪时期,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生存。不管你要做什么,首先你得想办法活下去。

    像是要榨出他们最大的潜能,在游戏中的时候,不仅是体力,他们的大脑也没有一刻放松过,休息的时候,大脑中想的也是方召给他们讲解的关于灭世时期的各种知识,尤其是辨认天气以及环境中很难去注意到的一些细节,方召跟他们说,以后肯定会有用处。

    很多东西历史书或者一些关于灭世时期的文献上都有,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将那些书都看完,而纸上的那些知识点,就算背熟了也未必能在实践中灵活运用。但方召却能在游戏中结合实际遇到的情况,将知识点融合进去。

    佟阳感受最深刻的是,前两天方召让他们亲自体会到了一把天地的毁灭能力,其实在那之前方召就提醒过他们,然后引导他们观察环境的变化。

    那天,在游戏中,一场猛烈的大范围风暴,席卷了延洲整个南区,从50区到100区,遭受不同程度的冲击。他们79区还不是风暴冲袭最严重的地区,受灾最严重的60区-70区的人,当时在线上的,只有不到一成的人幸存。

    在那之前,很多人以为遇到无法抵挡的天灾时,直接下线就可以完美避过了,但真正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才发现,果然太天真!

    无法下线!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场恐怖的灾难降临,还有些人享受了一把被卷上天的经历,真正被强制感受了天地的毁灭能力!

    就在大家想着,以后稍觉得不对劲就下线的时候,幸存下来的玩家们发现,他们的经验值突然拔高一大截!

    不是杀怪杀的!

    也不是做任务拿下的!

    而是经历过一场恐怖的天灾之后,直接奖励的!

    系统依据玩家们的应对能力,所在区域,以及躲避天灾的能力,奖励经验值,就比如前些日子的那次恐怖的风暴袭击,灾难延洲的地区,尤其是60-70区幸存下来的人,许多都达到了五位数的经验值和积分奖励!

    这得不吃不喝在线上杀怪杀好些天,他们又不是榜单第一的那些高手,以大部分玩家的能力,在装备配置不错的时候,一万分的他们杀一周,一周都未必能杀到这么多分。

    于是,很多没上线的或者提前下线的人又开始后悔,怎么就提前下线了呢?说不定运气一好,避过了一场天灾,经验值就提升一大截!

    但这对于玩家们而言,也是一次豪赌,在大灾降临时,丢命,大量扣分,幸存,大幅提升,只有下线才是最保险的,保守的人都会选择下线。

    银光小队的人,虽然所在区域不是风暴侵袭的中心地带,但也算是靠近中心的区,在方召的带领之下心惊胆颤地避过那场灾难之后,每个人的经验值和积分都涨了好几千。

    “这还只是个开始,这种程度的天灾,在灭世纪初期只能算是小动静。”这是方召事后跟他们说的话。

    不过,方召之所以给他们这么大的压力,似乎并不是银翼高层给的,方召紧迫地将所有掌握的东西教给他们,尤其是副队秦久楼,就算下线之后,方召还给秦久楼培训。

    佟阳私下里去问过秦久楼,方召是不是有离开的打算,如果方召离开的话,他就得再打算打算了,他们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因为方召在这里,给他们挡住了不少麻烦的事情,让他们能够一门心思去玩游戏,不用去被一些乌七八糟的破事。

    在玩的尽兴的同时提升自身的能力,这是佟阳在意的,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每天累得跟狗一样,佟阳却没有去抱怨什么,他知道这对自己有利,方召教给他们的东西,就算跳槽,在哪里都能混得更好。

    但若是方召不在银翼,或者在银翼,却不再负责带他们,那佟阳就未必会继续留在这里了。不过,秦久楼让他不用担心,方召确实有将秦久楼带起来,让秦久楼负责队伍的意思,也会离开比较长的时间,但不是被调离,而是,方召要服兵役了。

    被告知这事的时候佟阳还愣了好久。仔细想想,哦,对,他们团队的头儿,好像才23还是24岁?比自己还小十多岁呢,大学毕业也才一年多,只是平日里方召的表现,让佟阳完全忽略了他的年纪,不怪王叠怎么都不愿意承认看走眼的事实,搁谁也难相信。

    服兵役这种事情,没谁能避免,而越往后拖,变数越大,尤其是工作之后,很可能以后一年比一年忙,事情一年比一年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大学时期就服役的原因,有句话说得好:拖延症要不得!

    以前就有几个明星在人气正旺,星途正好的时候,发现还没服役,被逼着去服役,一年之后再回来,娱乐圈已没了他们的立足之地。

    服役还是得趁早,就游戏这边,从长远来看,现在游戏才刚开始,耽搁一年也没什么,以方召的能力,就算排名掉下去了,要超上去再次坐稳榜单第一的位置,不是没可能的。

    更何况,很多时候佟阳都能感觉到,方召对游戏其实并不看重,一开始还好,但随着一天天过去,方召玩游戏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不过,每次方召只要上线,就是完全不同于平日的状态,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简直就像也狂化了一样。

    《世纪之战》开启两个月了,全球榜单单人第一,仍旧是方召,大概也只有等方召真正服役之后,才会给后面的人追上去的机会。

    而此时,被佟阳议论的方召,正前往买纸的那间店铺。

    左俞依旧充当司机,他也是下线不久,但体质比秦久楼他们要强,不至于连个车都开不了。

    路上方召接到了维恩的来电。

    “还是上次跟你说的拍宣传视频的事情,摄影师找到了吗?我差了下公司的几个不错的摄影师,虽然他们最近都有任务,但让他们挪一下也不是不行。”维恩着急这件事。

    自打那次在段千吉办公室谈过话之后,维恩就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眼界越来越窄,还比不上一个才大学毕业一年的学生有魄力,而在秦久楼八个人签约银翼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所以,维恩调整了心态,他觉得,自己的视野不能只局限在当下的一亩三分地。

    所以,维恩有了新的目标,他准备打造一个真正专业的电竞团队,不是捞一把就走的那种,他是要效仿商业俱乐部,在银翼内部,建立一个长久发展的职业的电竞团队!

    只是,团队是开始打造了,但看看别人的团队,游戏开启之前有誓师,有宣传视频,那些都是提高逼格的东西,能装饰门面,他们这边以后肯定还会签约更多的人,门面不能不装饰好,没能誓师,宣传视频总得有个吧?

    只是,公司的那几个摄影师,方召看过他们的作品之后,不太满意,想着再找找看,维恩就等着方召的消息,今天来电催问。

    “找到合适的了,只是他还没答应拍摄。”方召道。

    “谁?哪个?只要你说合适,多出点钱也是可以的,对方难道腾不出时间?”维恩来了兴致。

    “说出来怕吓着你。”方召笑道,“他不是个专业拍摄宣传视频的,但却是最适合这次拍摄的。今天应该能得到他的回复,成不成,晚上回去了告诉你。”

    “嘿,哪个大牌啊?我能被吓着?算了,你小子每次都神神秘秘,专业的看不上,还请个业余的过来,不过,如果真的适合这次拍摄,什么都好商量。”

    得到方召的回复,维恩心中有了底,只是,在断开通讯之后,还是忍不住去猜测,方召到底盯上哪个了?

    另一边,车已经到了卖纸的店子。

    方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买纸,进店之后,看了看到的新货,挑了一款看中的,又挑了一款常用的。队伍宣传视频的配乐,他依旧准备亲自操刀。

    方召买了乐谱稿纸,正准备离开,店门口进来一个年轻人,背着个装乐器的包走进来,见到方召的时候,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有些激动,又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礼貌地躬身一礼,“方老师。”

    方召看了他一眼,朝左俞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回车上等着,然后看向刚进来的那学生,指指店内边上供客人们休息的区域,“火栗先生,过去坐会儿?”

    刚才还显得有些腼腆和拘谨的学生,面上的表情有片刻的凝固,不可思议地看着方召,像傻了一样。

    方召也没管他,抬脚往边上休息区那边走,“我说过,在我面前装成什么都没用。”

    装成学生的王叠脸上满是惊愕,又像是打量外星人一样,视线从上到下将方召扫了一遍,还是难以相信,现在方召浑身的气势,真的跟游戏里完全不一样啊!

    真是同一个人?

    “你到底怎么认出我的?!”王叠满肚子疑问。

    方召没回答,只是笑了笑,笑得王叠背后像是被盖上了一层冰一样,激得一个哆嗦,恨不得将椅子往后挪一挪。

    人心难测,灭世时期的人心更复杂,方召能够在灭世时期生存近一百年,能够爬到领导人的高度,看人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好眼力?

    那个时候,比王叠伪装得更好的人方召都遇到过不少,那是时间和经历积累出来的经验和眼力,以及,比王叠不知强出多少倍的直觉。

    可惜,这些方召都不会说。

    王叠今天是来验证一个答案的,他不想承认,在第一次见到方召的时候,真的没有看透这个人的本质!正因为王叠太自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看走眼,以至于就算当时在见到游戏中方召的那张脸时,心中第一个闪过的是“方召”这个名字,也不愿意相信这个答案,所以才会去猜测方召的亲属。

    王叠这个人,爱钱,自负,但也有那么点傲气,他觉得这一局他输了,甚至怀疑过自身能力,

    方召的这个事情,他对自己的一系列调查行为,定性为“任务失败”。

    方召在这间卖纸的小店休息区的小包间,跟王叠谈了一个小时。一小时之后,依旧伪装成大学生模样的王叠带着跟自己偶像畅谈后的激动走出店面,开车离开。而离开店子之后,车上伪装成大学生模样的王叠,脸上所有的激动表情都退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是复杂和挫败。

    回到住处,王叠又收到了钱承的来电,询问进展。

    王叠这次没拐弯抹角,直接道:“这单我放弃,依照协议,我待会儿退还双倍的钱给你。”

    钱承一时没反应过来,“啥!?”

    王叠的回复太让钱承意外,钱承缓了几秒,才再次问道:“你真没法得知他的身份?”

    “真实身份我知道,但到底是谁,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钱承支起耳朵,不放过任何一个字眼。

    “人,是能变身的。”王叠格外沧桑的语气说道。

    钱承:“……”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