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151章 延洲无影手
    托马斯和程澜两人呈呆滞状态。

    “打人啦!!”

    不知周围蹦迪的人中谁高喊了一声,虽然因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影响,稍远的人无法听到,但附近的人却听见了。

    而听到这话的人,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打人?在这里?谁敢?难道不知道在“space”闹事的人都被整得很惨吗?或者说,打人者喝多了发酒疯?

    不管意识清醒还是酒后发疯,只要在这里闹事,就没法安然从这里走出去去。

    很多酒品不好的人根本就不敢来这里,就算来也不敢多喝,怕的就是“space”残酷的报复。别看他们这里的人,从服务员到安保队的人,平日里都是一副待人以礼的样子,可一旦触及这里的底线,破坏这里的规矩,他们就亮刀了。

    打架,离得近的人都是最先遭殃的群体,所以,离得近的人一听,就赶紧散开,远离危险源。还有几个不那么清醒的人见到大家都离开,手臂还摆动着,面色茫然地朝周围忘,大概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年,被朋友们强制拉离危险圈的时候还嘟囔着什么。

    然后,更多的声音还是嚷嚷,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靠里的人想往外出去,脱离这个可能危险的地方。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在其他场区玩乐的某些人,一个劲儿地想往里挤,还开了现场视频录制模式。听说这边打架了!难得在space碰到打架,怎么能错过?

    “就是他,那个打人的!大家一起过去抓住他!”

    人群中有几个人,仿佛化身正义的围观群众,纷纷朝方召扑过去,

    打算从侧面偷袭的人,刚靠近,就被闪电般抽过来的一条腿给抽飞出去。那感觉像是被一根腿一般粗的钢棍横扫了一下,晚上吃的东西都差点全吐出来。

    托马斯和程澜的朋友们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挤过来问托马斯,“那就是你们师兄?你们师兄脾气这么火爆?蹦个迪都能将人打飞出去?”

    “不不不,误会,绝对是误会,师兄他不是这种冲动的人。”程澜赶紧解释。

    砰!又一个人被踹飞。

    闪动的灯光下,被踹飞的人就像是一条在海浪里翻起白肚皮的鱼,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最后砸在地上,挣扎好几下都没能爬起来。

    程澜没声了。

    不知从哪儿砸向方召的椅子,被方召一把接住,甩手就朝最近的一个人砸了下去,复古的木质椅子啪啦一下散了架。

    有一些热血的围观群众本想要过去按住方召,但一看这形势,刚踏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去。算了,安保队的人很快就到,他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当围观群众。

    程澜和托马斯的朋友张了张嘴,“呃,我不是想说你们这位师兄的坏话,但是他打人打得这么……行云流水技术纯熟,一看就是个老手,黑街出来的吧?”

    演艺大厅劲爆的乐声突然停止,一声爆吼,通过演艺大厅的音响设备传来:“都给我住手!”

    “安保队的人来了!”围观人群有人惊呼。

    “怎么办?”程澜快哭出来。她们这些“space”的常客都知道,凡是在这里闹事的,没有一个能安然离开,就算有背景,但说不准接下来的某天就会突然遭遇一场意外,还偏偏没法查到证据。

    而这么多人喜欢来“space”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没有闹事的人,能有一个安全的玩乐环境。可现在,方召的行为,无疑是在砸“space”的场子。看看那些正往这边赶过来的安保队员们铁青的脸就知道,那绝对不是灯光效果,相反,如果不是灯光效果弱化了他们脸上的情绪,他们肯定更吓人。

    见到带着人过来的安保队长,托马斯赶紧过去解释。

    “师兄他他他他真不是故意的……”

    托马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咔咔声响,又一个人飞了,手臂折成诡异的形状,落地之后没一点动静,大概直接晕过去。

    托马斯:“……”

    托马斯也想哭了。大哥!我们刚刚建立的属于友谊的默契呢?!

    方召终于停手,不过不是因为看到安保队的人过来,而是因为,周围一圈,除了托马斯和程澜两人以及他们的几个朋友之外,就是刚赶过来的安保队的人。

    安保队长大致看了下地上的人,数了数,六个,他们“space”应急反应还是做得很到位的,负责监控演艺大厅的人一发现这边的动静,就通知了他们,他们也立马朝这边赶,有一分钟吗?这么短的时间里,方召却已经打趴了六个人,六个人都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伤势也不轻。

    抬手示意手下人将地上那些先带出去治疗。

    其实安保队长在发现闹事的人是方召的时候,就一阵头疼。怎么会是他?

    什么时候搞文艺艺术的脾气这么火爆了?

    不过,就算是洲长的直系亲属闹事,他们照样抓人!

    所有的音响设备全部关闭,闪动的灯光也静止。演艺大厅难得这么安静。

    “方先生第一次来,莫非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没听说过这里要注意什么?”同样是称呼“方先生”,这就与之前在包间时候的态度截然不同了,没有任何尊敬之意。

    周围安保队的人,工作服之下手臂上的肌肉弹动,手指握得咔咔响,脸上满是杀气地看着他,一点都没有平日里的随和。

    也是,对于砸场子的人,他们自然不会用平日里随和的态度,这种时候,才是他们真正的危险的一面。

    “我希望几位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安保队长面上没有丝毫笑意,视线从方召以及托马斯等几人身上扫过,双目射出两道刀锋一样的利光,看得托马斯和程澜两人背脊一凉。

    “他们先动的手。”方召面上并没有惊慌之色,往旁边挪了一步,挡住安保队长的视线,将托马斯和程澜两人挡在身后,并直视安保队长的双眼,解释道,“他们先对我动手,这六个都是,你可以查查他们身上的东西,应该会有特别的发现。我也想知道到底谁指使他们对我下手。”

    安保队长眼神动了动,“我们当然会查,不过,在那之前,还请各位跟我们去个安静些的地方,好好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

    还准备说什么,一个安保队的人快速跑过来,在安保队长耳边说了一句。

    安保队长面色变了变,脸上的怒气散去很多,取而代之的是畏惧和恭敬,但那并不是对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抬眼再看向方召几人时,眼中都带着同情和幸灾乐祸。

    “我们老板说,请师弟去坐一坐,喝喝茶。”安保队长说道。

    “是……纳缇伍兹先生?”托马斯哆嗦着问道。

    “没错。”安保队长侧身,朝一个方位抬了抬臂,“请。”

    同时,方召的左右以及后方都有安保队的人围上来,这架势,要是方召不过去,他们就得来强制带走了。

    托马斯和程澜两人因为并未参与,老板也没叫上他们,所以,安保队长不打算带这俩一起过去。

    方召离开之前对托马斯和程澜两人道:“不用担心,我过去跟纳缇伍兹先生聊一聊,你们先回去。”

    说完方召便朝着安保队长所指的方向离开。

    托马斯两人并没有按照方召的话回去,而是决定留在这里等着,让其他朋友先走,他们两人则在方召订的那个包间等。

    两人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拔凉拔凉的,并陷入“我为什么要来蹦迪,蹦迪会不会引发神经性疾病”的深奥问题里面。

    正想着,托马斯收到了通讯提示,是一个室友打过来的。

    “托马斯,咱们系的系花,就你一直暗恋的低咱们两届的那个,刚才在校网上公开感谢你了!感谢你为咱们系,为咱们学校需要考古式电吉他知识的人做出的贡献,还问你的联系方式了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这要是放在平时,托马斯能兴奋得蹦起来狂嚎一曲,然而,现在托马斯内心毫无惊喜的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哭。

    “哥们儿,拜托你一件事。”托马斯将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刚说完就听到那边抽气的声音。

    “确定你说的是方召师兄?他没喝酒吧?”那边也觉得不可思议,难以想象。

    “喝了,但是肯定不多,神志看着挺清醒,他还说是其他人先动手的。”

    “这……你要知道,有些人沾酒就醉,但偏偏看上去很清醒,不过,那些都是表象!可能方召师兄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思维不清了!不过他一个人就打趴六个?”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在space打架!还被带走了!兄弟,赶紧出出主意,看能找谁帮个忙!”

    程澜也急着联系人,不过现在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很多人都已经休息,学校的老师,他们系的系主任等等那些可能能够跟纳缇伍兹搭上话的人,都在睡觉。

    另一边,方召跟着安保队长从另一个门离开演艺大厅,乘坐内部电梯上楼。

    路上方召回想了一下了解到的关于纳缇伍兹的信息。

    纳缇伍兹被称为“延洲无影手”,因为他弹吉他的速度,能达到一种脱离人类极限的感觉,是全球最快的三位吉他手之一,也是一位真正的古式吉他大师。

    纳缇伍兹今年应该已经八十多了,不过,在新世纪,这个年纪只能算是中年,虽然早已经不再公开演出,为人也低调了,但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托马斯他们提起纳缇伍兹,印象最深的,除了那一手厉害的吉他技法,还有一个就是,纳缇伍兹话很少,说话也很慢,慢吞吞的,完全不似弹吉他的时候狂风暴雨一般的激烈感,至少在校庆上给人的感觉是这样。

    出电梯之后,安保队长带着方召走过长长的过道,来到一个房间前,房间门口守着好几个安保队的人。

    “老板在里面?”安保队长问其中一人。

    “正等着呢。”回答的那人视线在方召身上扫过,冷哼一声,似乎看到了一个活得不耐烦的人。

    方召并未理会,他的注意力在其他地方。空气中似乎有音符存在。

    房间门打开,吉他弹奏的声音传出,方召眼中诧异的光芒闪过,抬脚走进去,看向里面的人。

    房间里,除了周围站着的几个保镖,就是大厅一张一米五宽的沙发椅上坐着的人。

    此人正是被称为“延洲无影手”的纳缇伍兹,不过他那满头花白的头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沧桑二十岁,与网上那些视频中的形象不同。也不知道是本来就这样,还是特意塑造的这样一种形象。

    纳缇伍兹一身休闲的装扮,过肩的头发微微有些蓬松和散乱,随意坐在那里,抱着一把吉他,手指一下下拨动着琴弦,双眼无焦距地看着空中某处,像是没注意到进来的人,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子随意,像是隔离周围的一切,圈定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一样。

    安保队长和里面的保镖们都已经习惯了纳缇伍兹的这种态度,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不是什么紧急要事,都得等他弹完一曲再说,每一曲都是即兴创作,从不重复,时间长短不一,谁也不知道这一次他会弹多久。

    一开始的乐句,比较缓,像是脱离了繁闹的市区,来到安静的小花园里,温暖的阳光下,带着一种享受生活的自由和惬意,烦躁的心都像是被安抚。

    但渐渐地,乐声变得急促起来,仿佛天空的阳光被出现的厚厚云层遮挡,云层越来越多,乌云蔽日,风渐起,隐隐有雷声从遥远的山的那边传来。

    安保队长正垂头静静站在那里装石雕,就听方召问:“这里还有吉他吗?”

    “?”啥?安保队长像是没听懂方召刚才的话,看怪物一样的视线看向方召。

    吉他?这种时候你不急着搬救兵,或者思索待会儿怎么解释演艺大厅那边打架的事情,竟然还要弹、吉、他?你脑子进酒了?!

    “有吗?”方召再次问。

    安保队长不答,他不跟神经病说话。他觉得这小子一定是喝醉了,脑子不清醒。

    方召继续道:“你老板他现在正在质问我,我得回答他。”

    安保队长抬眼,那眼神似乎在问:你当我傻?

    老板什么时候质问了?进门起他就压根没说过话!老子不聋!

    “我需要一把吉他来解释我所做的事情。”方召又道。

    安保队长继续装石雕。用吉他解释?编,继续编!

    见安保队长还傻站在那里,方召催促:“快点,待会儿他说急了我就插不上话了。”

    呵,还插话。安保队长本想说一句“你再继续编”,但一想到方召的职业,又犹豫了。据说,搞艺术的人,能听到或者看到别人听不到看不到的东西?

    难道,老板还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发出了他们听不到的声音?想到这个可能,安保队长不禁抖了抖,很想搓一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思索两秒,还是低声道:“等着。”

    说完安保队长朝房间里的一个人打了个手势,见对方点头,他才转身出去。

    门外等着的人见安保队长出来,问:“队长,刚那小子是不是被吓傻了?”

    安保队长依旧是一副苦苦琢磨问题的样子,闻言抬眼瞟了瞟问话的人,“老板一曲还没弹完呢。”

    “哦。那估计还得等会儿,不过等老板一曲弹完之后,有那小子好看的,竟然敢在咱们的地盘上闹事!”那人恶狠狠道。

    “不过,队长,你这时候出来干什么?”一人问。

    “找吉他。”安保队长回道。

    “找……吉他?”

    “嗯。闹事的那小子说,要一把吉他跟老板解释。”安保队长不再多说,快步离开去寻找吉他。

    安保队长离开之后,那个房间外面站着的人,都是一模一样的茫然眼神。

    解释和吉他,这两者有一毛钱的关系?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