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153章 老板,你上头条了
    纳缇伍兹让人领着方召从另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地方离开。

    在纳缇伍兹那里的时候,方召的通讯手环信号被屏蔽了,直到走出来,离远了,才恢复。

    通知声响起,手环振了振,方召一看,数十个未接来电和上百条未读短信提示。

    短信内容都是询问“夜店打人闹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以及,现在是否安好。有银翼这边的人,虚拟部门众人,维恩的,段千吉的……齐安音乐学院这边好几个校领导和老师都有来电记录。

    群发了一条报平安的消息,很快就有新的来电,是方召或者说是身体原主,大学时候的班主任,方召平时过去讲课的时候,也会跟这位曾经的班主任好好聊聊。那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总是笑眯眯一张脸,看着挺和气,但只有被他带过的学生才知道这人下手狠着呢,说不定什么时候撞他手里就被挂科了。

    这位也是赶巧,在方召群回短信的那一刻打进来,方召随后就接了,后面那些收到信息的人来电也暂时搁置。

    “方召,你那边什么情况?”前班主任的语气听起来非常着急。

    “没事,现在正准备回家。”方召说道。

    “真没事?”前班主任语气带着怀疑。

    方召直接开了视频通话,“真没事。”

    看到视频中方召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这位前班主任才放下心来。大半夜被几个学生紧急电话给打醒,一听说方召在“space”打人,还被夜店的安保人员带走,瞌睡瞬间就被吓没了,联系方召也联系不上,找了好几个朋友之后,再试探着打方召的电话,才接通。

    不过,那些学生们什么时候跟方召这么熟悉了?竟然大半夜的还热心帮方召找人?

    不管怎么说,听到这事之后,这位方召的前班主任也急了。方召是他的学生,也是很看好的后辈,他们这些老一辈的老师们私下里还曾讨论过,方召可能是年轻一辈中,发展潜力最大的,能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他们“齐音系”的影响力。

    而听到方召夜店闹事打人的消息,简直就像是见到一个口味清淡的食草动物突然吃了一顿全荤麻辣火锅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之后方召直接录了一段短视频,群发出去,告诉大家他是真没事,安好。

    “周围有记者出现,不宜从正门和其他几个顾客都知道的门离开,方先生请往这边走。”安保队的人带着方召走另一条道,“对了,您的保镖刚才来了,我们也请他在那边等候。”

    左俞刚才发的消息方召也看到了,因为听说方召在这边出事,左俞大半夜爬起来开车过来,全副武装,还联系了好几个齐安市的朋友,做好准备进去营救,结果刚赶到,就收到方召报平安的消息,跟没给他表现的机会。人家店外面的安保人员一听是找方召的,态度还特别好,弄得左俞一脸的茫然,还怀疑安保人员在放烟雾弹迷惑他,收到方召的回信才确定,事实与他想象的不同,而且是大大的不同。

    “娱乐新闻害人啊!”

    “space”内部人员专用的地下停车场里,左俞坐在车内感慨。他收到消息方召出事,联系方召又联系不上,一上网,看到一些专门报道娱乐圈新闻的一些小报社打了头条:

    “银翼虚拟部一把手夜店徒手打六人!”

    “酒后现形!敢在space闹事的竟然是他!”

    “银翼老大打人视频曝光!”

    ……

    左俞越看越无语,一打六左俞相信,方召还真可能有那能力,看游戏中一脚将人踹下线的阵势,就知道方召绝对不像平时看起来那么无害。不过后面怎么就变成“银翼老大”了?这断章取义的能力真强。

    还有曝出的那些视频,昏昏暗暗,模模糊糊,吵吵闹闹,视频还晃动剧烈,根本看不清谁是谁,音乐声叫喊声议论声混成一片,拍摄清晰的视频一个都没流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视频中的确实是“space”的演艺大厅,其中一个视频里也确实拍到有人被一脚踹出去的情形。

    方召跟着安保队的人过来时,左俞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方召还真是屁事没有。不都说在“space”闹事的人,不管事出有因无因,都会被恶整一顿的吗?怎么眼下这情形完全不对?

    方召前面有人带路,后面还有人抱着个大盒子,屁颠颠跟着,看那殷勤的小样儿,左俞还以为那人要抢他饭碗呢。

    “方先生,东西已经放在车上。”奉命送方召出来的那名安保人员已经将纳缇伍兹赠送给方召的那把吉他,用盒子装好,放在车上。

    听说托马斯和程澜还在里面,方召让人将那俩带出来,请店里的司机帮忙将人给送回去。

    “师兄你真没事?”托马斯二人在离开之前又不相信般再次问了一遍。

    “没事。时间很晚了,你们赶紧回去。”

    方召看着那两人被司机送离,才坐进车内。

    车从“space”的一条地下车道出去,再由电梯升至一处,走高架桥。

    “老板,你今天还真将我们吓了一大跳。”左俞道。

    “怎么知道的消息?”方召问。

    “你拉进队的那个狗仔之王,不知道他哪里得到的消息,说你在‘space’打人,说得很肯定,现在可能在‘space’的哪个地方守着找新闻。我收到消息就过来,还叫了几个帮手,没想到,压根用不上,确定你没事,我就让他们离开了。”

    “反应还可以,这个月加工资。”方召说道。

    “嘿,正好请他们吃饭,这次虽然没用上他们,但人也到得挺快,大半夜的二话不说就来了。”

    “饭钱可以报销。”

    “哈哈哈老板你真是英明神武!”左俞绷紧的神经这时候终于放下来了,才问,“老板,那六个人什么来头?他们做什么了?”

    “什么来历不知道,但他们的目标是我,而且还很阴损。纳缇伍兹说那些人带着一种可以令人思维活跃、灵感爆发的药。”

    左俞心中一凛,“就是法令没有禁止,但被那些老艺术家们厌恶的药?”

    就算不混作曲的圈子,但左俞也听说过,一些创作型的艺术工作者,灵感枯竭的时候可能会使用一些药物刺激,听说那些药物在使用之后,思维极其活跃,灵感爆棚,是很多年轻的创作型艺术人员喜欢使用的一种走捷径的方式,涉及雕刻、摄影、创作、设计等等行业。但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们却对此深恶痛绝。

    依靠药物刺激而捕捉到的灵感,未必是最适合那个时间点的创作者的,就算能创作出东西来,但不够成熟,不够完善,还可能让创作者错过一些潜在的真正适合他们的灵感,错过一些神作。而一旦形成依赖,艺术成就很可能被限制。

    只是,等待灵感成熟的时间可能很长,需要时间和经历去积累,但圈内急躁的人,太渴望成功,他们等不了,于是选择了另一条捕捉灵感的路。

    曾经有一位老艺术家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过,对这种依靠药物寻找灵感的行为不认同,以前就有例子,延洲的某位知名导演,在与另一人竞争延洲导演协会会长之位的时候,因为曝出多部作品的拍摄过程中使用药物,在最后投票时,一些老导演们都投出了反对票,令他最终落选。

    今晚那些人大概是找不到在包间下手的机会,就想着在方召蹦迪的时候下手。于是就造成了,方召生平第一次尝试蹦迪,以打人告终。

    而在音乐创作的这个圈子里,要说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方召认识的也就薛景了,如果方召真被曝出使用药物创作,圈内最痛心的可能就是薛景,齐安音乐学院那边也会与他解除聘用关系,甚至会遭到整个齐音一脉的疏远。

    左俞面色严肃起来,“薛老爷子是学院派的代表人物,听说老爷子正在组织下一场全球巡讲,到时候肯定也会带着你,是不是有些人看着眼红了,想让薛老爷子放弃对你的推助?但‘space’安检查得那么严,那些人怎么将东西带进去的?除非‘space’内部有人。”

    “所以纳缇伍兹说,他会给我一个交代。”

    “老板,下次来这种地方,你还是叫上我吧,有保镖在身边安全。以后这种事情肯定还会遇到更多。”左俞知道,以方召的能力,以后肯定会走得更高,不管是走明星的路,还是走学院派的路,明里的,暗里的,遇到的事情肯定不少。这次还只是影响思维的药,如果下一次是枪呢?

    左俞说的这些,方召当然也知道。只要他想继续往上走,注定会挤下去一些人,也注定会挡住一些人的路。

    但是!

    不管哪一行,谁行谁上!

    既然我能行,能做得更好,除非我自愿让着你,不然的话,你就乖乖滚后面去吧!

    以方召的心性,不会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就被吓住,更别说他还经历过一百年的更黑暗的时期,心性不是“同龄人”能比的。如果这次对他出手的是已经被他甩后面的人,他只会将对方甩得更远。但如果是暂时走在他前面的人,将来他将对方挤下去的时候,会踩得更狠!

    见方召并未因为这事而生怯,左俞才问道:“老板,你看娱乐新闻了吗?”

    “没有。怎么?”

    “你上头条了。”

    “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大小报社推送的新闻里,头条就是你这事,说你打砸夜店,说你膨胀了,说跟着你的秦久楼他们前途堪忧,新闻都在炒呢。”左俞了乐呵。知道事情与报道的完全不同,他就不担心了。

    以方召的知名度,不至于这样,但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上了头条,这后面不知道有多少家在推。反正看银翼不顺眼的那几家肯定动手了,不一定与今晚在店内的那些人有关,但一定乐得看银翼的笑话,乐得看方召遭殃。

    维恩那边得知真相之后也不急了,跟公关部的人一合计,正好,等这把火再烧旺一点,他们好借火。

    方召夜店打人的新闻曝出来的时候,因为是凌晨,很多人还在睡,“夜游族”人数毕竟有限,而等到第二天上班上学的时间,关注的人就多了。

    “卧槽!方召?他在夜店打人闹事?没弄错?”

    “大半夜去逛夜店还打人?可以啊,看不出来,方召这人脾气竟然这么火爆!”

    “听说是喝醉了?”

    “有时候,一瓶酒比照妖镜还管用。”

    “刚入圈萌新一个,请问,方召是谁?”

    “看楼上兄弟的头像,混游戏圈的?秦久楼大神知道吧?我跟你说,方召就是秦久楼他们现在的顶头上司,我早看他不顺眼了,你说他一个作曲的,成天不务正业,又不懂游戏,有什么资格当老大?!听说私下里还给秦久楼他们穿小鞋呢,每天只想着业绩,让秦久楼他天天死命地加班!”

    一大早边吃早餐边刷新闻的秦久楼,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差点噎住:求别乱说!我还想在游戏里活得久一点!

    不过,网上讨论的人可不知道秦久楼等人此时的想法,正讨论得兴起。

    “所以说,那些娱乐公司的管理层就没一个是好东西,自己在办公室享清福,凡事只动动口,晚上还能逛夜店,下面的人就累成狗了!”

    “就是,就方召这暴脾气,也不知道秦久楼他们每天过的什么样的生活,有没有受到虐待。”

    网上的围观群众们,在有心人的带动下,已经脑补了一出恶霸财主欺负可怜民工的情景。

    也有不少人为方召说话,包括齐安音乐学院的师生,但毕竟人数有限,也不清楚实情,很快就被众多声音淹没。

    也有很多了解“space”背景的人在幸灾乐祸,想着方召这次肯定得伤筋动骨,伤人伤财。

    方召也收到了很多安慰的短信和电话,哪些是来打探情况,哪些是真情实意,他心里都有数。

    早上十点,著名古式电吉他大师,全球三大速弹大师之一,人称“延洲无影手”的纳缇伍兹,在全球最大网上娱乐社交平台上更新了状态,一段电吉他弹奏音频,以及一张照片。没有一个字,纳缇伍兹喜欢用一段音频来传达自己的情绪。

    照片就是在“space”照的与方召的那张合照,里面纳缇伍兹笑得非常开心。

    跟纳缇伍兹比较熟的人在下面开玩笑回复。

    “老东西这么开心,莫非又找到一个失散多年的儿子?”

    “还是又发现一个失散多年的孙子?”

    “为什么是‘又’?”不明真相的路人询问。

    不过,纳缇伍兹的私事,他们这些老朋友是不会在这种公开场合提的。

    很快,纳缇伍兹的老熟人们再次发评论。

    “听过音频之后回来告诉你们,照片里那小子跟这老头关系绝对不一般!老家伙这次略激动啊,莫非真的又找到一个儿子或者孙子?”

    看到这些留言的方召挑了挑眉,儿子?还孙子?倒过来还差不多。

    之后,方召转发了纳缇伍兹的那条状态,同样没有使用一个字,只有一段电吉他弹奏的音频。

    皇洲某剧院后台,正在请造型师打理发型的,与纳缇伍兹同为全球三大速弹大师之一的利卡斯朝助理伸手,“把老子的双头电吉他拿过来!”

    于是,在方召转发纳缇伍兹的那条状态之后,利卡斯在方召那条的基础上继续转发,放上去的同样是一段音频,没有任何文字。

    远离延洲的某片海域,正站在游艇上欣赏海景的三大速弹大师之一季米尼轻声笑道:“有点意思。”说着拿起了一把四柄的十字吉他。

    季米尼从利卡斯那里转发,放上去的同样是一段音频。

    于是,一直盯着纳缇伍兹和方召这两人网络社交平台状态的媒体,以及围观群众们,傻眼了。

    几位……能说人话吗?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