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缇伍兹所说的银翼正在拍摄的那部片子,方召也知道,叫《吉他之恋》,里面演男主角的演员他还认识,就是纪泊伦。

    当初方召刚接手虚拟部,创造“极光”这个虚拟偶像的时候,纪泊伦被请到虚拟部当眼模,结果反倒成了旁观的学生,平时也在虚拟部打杂,极光出道第一曲里面的制作人员名单就有纪泊伦。

    当时纪泊伦在银翼还只是个C级合同工,之后大概是找到一点窍门了,演技提高不少。论外形条件,确实好,不然也不会被银翼签下来,再加上演技提高,待人处事上也进步了许多,合同已经提升到B级。

    现在整个虚拟部门的保密性高了,纪泊伦就算想去虚拟部聊天也不可能,不过他与祖文他们倒是经常联系。前阵子方召就听祖文他们聊起公司八卦的时候,提过纪泊伦又接了个片,还是片中的男一号,据说为了拿到这个角色,纪泊伦苦练吉他,请了专人辅导,想要比同级别的其他演员强,可不是学几个和弦就行的。

    在接这部片子之前,纪泊伦只知道很多古式吉他是木质的,几根弦不知道,分多少类型也没概念,他知道到时候演的时候可以用替身,后期合成一下也过得去,但如果稍稍有点功底的话,抢到角色的可能性更大,他提前三个月就开始练习了。

    公司这种小成本的片子,其实并不太重视,每个月每种类型都是有拍摄目标的,剧本基本都是新瓶装旧酒,忽悠其他投资者往里投钱,而这部《吉他之恋》就是公司跟其他投资者联合拍摄。

    乍一听片名,还以为是个关于音乐、乐器的青春励志片,但实际上就是个青春校园偶像片。现在,方召听纳缇伍兹说起才知道,除了银翼自己之外,另一个投资者就是纳缇伍兹的“NaZ”。

    纪泊伦请的吉他指导老师,是“NaZ”的人,片中多处都有“NaZ”品牌的痕迹,男主角所使用的吉他也是“NaZ”牌的。

    “片名还是我给起的呢。”纳缇伍兹有些得意,随即又皱眉,“就是拍摄进度太慢了。”

    方召点点头,“慢工出细活,只要拍出来的能让你满意。里面的男主演我认识,挺用功的一小子,听说为了里面某个镜头苦练三个月。”

    纳缇伍兹本打算再催一催那边的,施加压力,听到方召这话,乐得一笑,“你这语气,你也不大!”

    不过,纳缇伍兹也不再催了。因为是自己扩大品牌计划的一部分,这片子的演员挑选他也费过心思,当初要不是看那个纪泊伦手上的练吉他练出来的茧,也不会敲下这个演员。尽量不用后期合成,不用电脑技术制作弹奏的镜头,这是纳缇伍兹的要求。现在又听方召说对方确实用功,也安心不少。的确,只要拍出来的让他满意,别的就不计较太多了,反正也快拍完,应该就这两天的事情,后期制作时再催一催。

    现在科技发达,一部影片的拍摄制作周期,并不长,这类小成本的片子就更短了。

    纳缇伍兹邀请方召网上授课,方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不过,一天腾出一两个小时还是可以的。

    得到方召的同意,纳缇伍兹很高兴,听说方召来“space”就是为了找创作灵感,纳缇伍兹大手一挥,直接给了方召一张特权卡,比那些贵宾卡享受到的特权更多。

    纳缇伍兹还给了方召不少演艺大厅里的演出影像,纳缇伍兹时不时会邀请一些比较有名的乐团或者乐手来演出,演出的影像店内都有保存,并不都是玩古式乐器的,但风格都是时下流行的容易带动气氛的乐风,电子乐占主体。这正是方召所要的。

    平时不说话,一下子说太多,纳缇伍兹也不好受,方召也没继续留在这里,初步跟纳缇伍兹这边谈好第一步合作的事情之后就带着左俞离开。

    回去的路上,方召收到了王叠的来电。

    “有消息了。”王叠带着一种挖到真相的得意,“我说了不会让你白花钱,只要肯出钱,我肯定帮你挖出真相。”

    “space”的打架事件发生之后,方召就让王叠去挖这背后主使,以王叠对圈内的熟悉程度以及资深狗仔的嗅觉,就算挖不出全部真相,能挖到一些消息也好。只是,方召没想到一天时间,王叠就有了消息。

    “说。”方召道。

    “朝你下手的人是斑马俱乐部的一个经理找的。你应该听过这个俱乐部,这些年的综合评定,它还是延洲电竞俱乐部前十,不过是吊车尾的第十。放整个延洲,应该三十开外了吧,反正名气是有,但不大,算中等。不过,他们今年野心不小,现在《世纪之战》延洲榜单上团队第十呢。”

    游戏俱乐部的?

    方召一听,心里就有了数。

    “为的是火烈鸟年会?”

    方召早就听维恩和秦久楼他们说过,火烈鸟每年的年会,都会邀请各洲有实力的团队和个人前去参加,那是全球媒体聚焦的地方。而所谓的实力标准,今年就是《世纪之战》各洲榜单前十的个人和团体。

    如果个人前十中有人已经在前十团体中,人选就继续往后挪。

    如今延洲这边榜单前五十里面大部分都是前十的团队队员,所以,个人榜就算排二三十,也有很大可能被邀请。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小俱乐部和工作室,拼命动用所有资源使劲推某个人的原因。

    斑马俱乐部今年的野心从一开始就很大,听说已经砸了不少钱,难得现在挤入延洲团队《世纪之战》榜单前十,依旧是甩尾的第十。

    秦久楼、佟阳他们那八个人里面,就有六个是斑马俱乐部找过的,尤其是与HWR俱乐部合约到期的佟阳,被找了不止十次,结果,全被银翼挖过去了。能不气吗?

    挖人还是其次,重要的是,这次银翼组建的“银光”团队这边冲劲不小。

    虽然现在银光在团队排行榜上还只冲到十二,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冲上去了。在外界看来,这样的成员组成之下,只要银光团队的扫分机“再活五百年”存在,继续上冲不是问题。

    “其实斑马那边不只对你下手,应该还对其他几个俱乐部动了手段,五大豪门不算,第六到第九,第十一到第十五,说不定他们都盯上了。至于为什么银翼这边对你出手,大概是因为,你更好下手。直接对电竞选手下手,是圈内很排斥的,可以用手段挖人,但是不能对电竞选手的人生安全用手段。他们应该是打算对你们这个年轻团队的管理层下手,并不知道你在游戏中的身份。”

    团队管理层的变动,也会对团队造成影响,说不定就会动摇军心。方召是“银翼50极光”项目团队的老大,这个在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就说过,也难怪会被盯上。

    王叠说着他的推测,还有些幸灾乐祸:“他们盯你几天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动手机会,后来你在space教你师弟师妹吉他的视频发出去之后,他们就了进space,再之后的事情,你应该就都知道了。大概是想将事情往音乐创作圈里的恩怨上引吧,没想到能被你当场抓住还打进医院,现在那六个人还在医院躺着,被警察看守。”

    要不是那六个人被方召当场打趴在那里,纳缇伍兹内部清查又迅速,王叠还未必能这么顺利往上摸到消息。

    “对了,”王叠申请一肃,“除了我之外,还有一批人在查你这事,挺用力。不是纳缇伍兹的人,纳缇伍兹之前的人手主要在查他们内部,无暇往其他方面查,不过这一批人就不同了,我能查到的事情,他们虽然花的时间久一点,但也应该查得差不多了。”

    方召想了想,道:“你那边不用再继续了。”

    “那是你们银翼的人?”

    “应该是。”

    “我说呢。”王叠扯了扯嘴角,“斑马的人肯定不会想到银翼会为了你动用大量人手去查。”

    方召对于虚拟部和游戏部有多重要,只有银翼的极少数人才知道,段千吉这位大老板生怕方召被挖走,还专门给他找了左俞这么个从特战队出来的人当保镖。斑马俱乐部有野心,银翼这边就没有?维恩的野心才刚开始,他收到方召在space差点出事的消息时吓得魂都快飞了。

    “那我就真收手了?查到的所有信息我整理在一个电子文件夹里面发给你了。”王叠再次问,“你真不想继续往里查?这背后肯定还有人在推动,要不然斑马的人没这么冲动。”

    “就那几个,你找也找不到多少证据。”方召道。

    “也对。都是人精,让这匹傻马先试雷,看看它会不会被炸伤。”王叠无所谓道。这种事情看得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竞争什么时候都存在,但真正公平公正的竞争,太少,尤其是娱乐圈。

    从space回去之后,方召就将纳缇伍兹给他的演艺大厅影像拿出来看,从中获益不少。晚上纳缇伍兹又弄到了两份演出合辑发给方召,其中不止有延洲的,还有其他洲的,这里面很多都在网上找不到。

    纳缇伍兹这么帮自己,方召也不会让纳缇伍兹失望,他在创作之余,也做了网上的教学计划。

    第二天,方召去公司,维恩单独找方召谈话。

    “下次再不给你出这种破主意了!段董昨天把我叫上去骂了一个小时。”维恩心有余悸,不只是被段千吉关办公室骂的恐惧,还有方召的事,方召要真被“创作涉及药物使用”那些破事缠上,短期内肯定麻烦不少,甚至会影响到方召的状态。

    “要不你还是别去找什么灵感了,宣传片配乐的事情让公司的人去作算了。”维恩再次提议。

    “我这边有进展,作出来先给你看看,到时候你觉得不行再换。”方召也不是刚愎自用之人,如果他作出来的真不适合,用其他人的也可以。他知道维恩已经找了人创作,作两手准备,这点他没意见。

    “那行,反正这事必须在一月之前完工。”说到这里,维恩忍不住要说自己的真正目的了。

    “你们,能冲进前十吧?”维恩搓了搓手,“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实力,只是,方召你现在登录时间少,渐渐开始放手让秦久楼带队,队伍里其他人的进步也很快,就是……就是,经验值增加幅度不大啊。”

    作为“银翼50极光”这个团队的另一个负责人,维恩心里急啊,方召没在公司的时候,他还召集秦久楼他们开过会,询问过,但秦久楼他们说方召另有指示,让他们打基础,不冒进,比如练习车技,枪法、隐匿、侦查、辨认危险类型等等生存技能,所以才一直没有放开去打怪,能保住前十五已经是不容易了。

    知道那帮小子只听方召的话,维恩问也问不出多少东西,只能从方召这里做工作。

    维恩一边说,一边观察方召的反应,见方召不语,想了想便道,“这次直接对你下手的就是斑马俱乐部的人……”

    维恩将查到的事情跟方召说了,“这亏咱们不能白吃,你放心,现实中的事情我会让人处理,但游戏中,咱们也不能让人踩着,是不是?也才高两名而已,冲一冲,就将他们踩下去了。”

    方召点点头,“算一算,也该到时候了。”

    见状,维恩以为方召听了劝告,终于改变主意,脸上的笑拉大,又快速收敛控制好情绪,认真道:“那大家就都等着好消息了。”

    “差点忘了问,你跟纳缇伍兹什么关系?怎么网上都在说你是纳缇伍兹的私生子或者流失在外的孙子什么的?”维恩好奇地问。

    “古乐器爱好者,就交流了下古式乐器弹奏技术,他要跟我合作。”

    “不会影响到咱们这边的事情吧?”

    “不会。”

    “那就好。”

    当天,方召到五十楼召集虚拟部开了个会,极光项目组和银光项目组都到会。

    当晚开始,一直慢吞吞爬升的银光游戏团队,突然像是解开了封印一样活跃起来。

    能教给他们的那些技能,方召已经教了,能掌握多少,就看他们自己。

    方召会渐渐淡出团队的行动,将团队领导权交给秦久楼,游戏中行动的时候,方召也渐渐开始与他们保持距离,或者旁观,毕竟,方召明年就得去服役,得提前让他们适应新的作战方式,就算到时候继续增加新成员,秦久楼也能处理得很好。

    12月9日,银光团队《世纪之战》延洲大区积分排名第十,原排名第十的斑马俱乐部被挤到十一。

    12月10日,系统发出预警公告,离开原本战区。玩家们朝新开放的离他们最近的新城区逃离。

    早有准备的银光团队,带着原79区玩家组成车队,前往新区。

    12月12日,天灾再临,狂化的兽群数量迎来新一轮爆发,原延洲100战区尽数沦陷。

    12月15日,银光团队延洲积分排名第九。

    只要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到月底,他们就能冲到第八。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