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召带着左俞,在次日登上苏峰的飞行器,与他们一同前往牧洲。

    “四象食品”现在发展得相当好,极光这个形象的影响力,因为银光团队和单人榜第一的方召,再次提升,也使得四象食品的销售量相比起牧洲其他品牌,要更好一些,颇受年轻人的欢迎,毕竟年轻人中,玩游戏或者关注游戏圈的人更多一些。

    “今年纪念日的礼物已经陆续送出,你们银翼的那份肯定不会少,明天会送到,正好你们部门也有人收货了。”苏峰今年送出的纪念日礼物比去年更丰富,收益好了,自然不会吝啬。

    感慨了一下方召就是“再活五百年”这事,以及拍卖的高价队服之后,苏峰提到东山农场那边的事情。

    “对了,苏侯那小子最近被他爸揍了一顿。”苏峰笑道。

    虽然苏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将那边的进展给方召发过来,现在的农场什么样,方召也有了解,不过,苏侯最近确实没再给他发视频,只是发过一些文字消息,通话的时候也没有开视频模式。

    “吵架了?”方召问。苏侯家里的那些烂事并不是秘密,牧洲的娱乐记者最喜欢的就是报道苏家的各种争斗。

    “嗯,苏侯跟他那同父异母的兄弟打了一架,你猜结果如何?”苏峰笑容咧大,不等方召回答,就继续说道,“据说当时两边都没带保镖,不过对方有两个人,一个跟苏侯年纪相仿,另一个大他几岁,苏侯受了点伤,但对方两个人受伤更严重。因为苏侯带狗了!哈哈哈哈!”

    苏峰笑得前俯后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带的就是你那条小卷毛,别说,不愧是冠军犬,战斗力不小。”

    说话间,飞行器已经来到东山农场,在停机坪降落,收到消息的苏侯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苏侯脸上已经看不出被他爹揍过的痕迹,治疗过。

    卷毛风一般跑过来,围着方召转,尾巴使劲摇晃,哼哼唧唧地,以表示它见到方召的激动。

    “精神不错啊。”方召将卷毛抱起来看了看,卷毛身上沾着不少草屑,不过看得出来打理过,靠近皮的部分还很干净,大概是刚才草丛里玩过,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

    “召爷!好久不见!”苏侯语气激动,以前方召只是他的合作伙伴,一个帮他脱离困境的人,苏侯很感激,但现在,就是真的崇拜了。

    苏侯年纪未到,不能登录《世纪之战》,但他一直都在关注游戏新闻,方召爆出“再活五百年”身份的时候,苏侯同样惊讶不已,惊讶之后就是兴奋和激动了,别人想见再活五百年一面都难,他可是每周都跟方召通话的,虽然只是聊农场的事情。

    之前一直都是通过视频知道农场的变化,现在方召来了,苏侯撒脚丫子在前面带路,告诉方召哪块地作什么用。

    “土壤已经改良了,那边种下去的种子已经长出来,涨势还可以,熬得过冬天,不需要刻意去防冻,还有那边,那边还空着,等开春之后会种下去一批新种子,我哥给我的,太空实验室培育出来的,其实早就培育好了,压了这些年其实是在观察它的果实是否安全,不过现在确定可以种植,我拿到的是第一批……”

    苏侯熟练地给方召介绍农场各处,现在的东山农场,有农田,有牧场,还有扩建的房屋,给工人们住的。

    苏侯也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胖子,在农事方面,他下了不少苦功夫。

    正看着,一群狗叫唤着跑过来。

    领头的几条大狗方召有点眼熟,不是伍益他们农场的,去年参赛的那几条狗,都还给伍益了,只卷毛还留在这里。

    “那几条是上个农场主留下来的狗?”方召看着冲在最前面的那几条肌肉匀称,看起来非常精神的狗,问苏侯。

    “对,就是它们。”苏侯道。

    跑近的狗看到方召和左俞这两个并不熟悉的面孔就吠叫起来,不过在卷毛低吼一声之后,就停歇了。

    “它们以前太懒了,也没戒心,我请了专门训狗的人过来也没多大效果,训练员说那几条狗已经被养废了,再怎么训都不会有太大效果的。不过,自从卷毛来了之后,它们就开始变了……”

    苏侯神采飞扬,吧啦吧啦跟方召说起了这些狗的事情。

    平时苏侯给方召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基本都是农场的事情,狗的事情也提过,不过并不详细,现在苏侯终于找到机会跟方召细说了,这也是他最得意的地方,跟人炫耀过许多次。

    看看,连训练员都放弃的狗,在咱农场不也渐渐地变好了吗!

    那几条狗以前确实很废,不然当初苏侯也不至于向伍益借狗,现在,它们早已经没了曾经精神萎靡的样子,戒心也提了些,一开始是跟着卷毛学,卷毛见到陌生人的时候吠叫,它们也跟着叫,不叫或者叫错时机也会被卷毛教训,渐渐地,时间一长,它们也就明白了一些简单的事情,知道见到生人的时候要吼,见到熟人同陌生人在一起的时候,选择性地吼,不明白的时候先吼了再说,反正吼错了主人家会制止它们。

    “虽然远比不上卷毛,也比不上伍益农场的那几条狗,但相比起以前要好多了,平时能做一些基本的警戒工作。牧羊也正在学,不指望它们以后参赛,但简单的看守是能做到的,算是半合格的工作犬。”苏侯对它们的要求不高,现在这样已经非常满意了。

    其实这几条狗都是被卷**的。该跑步的时候睡觉?咬!该守卫的时候瞎晃悠?咬!进食时间不守规矩,乱抢还掀翻食盆?咬!见到可疑人物还兴奋凑过去?狠咬!

    听着苏侯说这些,方召觉得,卷毛这是将这些狗当小弟在训,或者,也可能只是纯粹找点乐子。

    “这几条小狗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找人买的,打算训练了用于参赛,都是有冠军血统的狗,买它们我几乎花完了手头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钱。”牧洲的狗贵,尤其是有冠军血统的赛级犬的赛级后代,更贵!

    其他洲,一些豪门子弟手头有钱就喜欢买豪车,每天换着开,而在牧洲,豪门子弟就喜欢买狗,就算苏峰这个“四象食品”的老板并不参加牧羊赛,碰到品相好的狗,照样买。

    农场的这几条幼崽,以及苏侯预订了还没接到农场来的幼崽,花光了苏侯好不容易才攒起来的钱。接的广告收入,参赛奖金,苏家其他人送给他的红包,等等那些钱,他全用来换狗了。好在有方召这个投资人在,农场建设没有断过。

    “今年防鼠工作也不用做,咱们农场范围内基本没鼠类,听说以前这周围还有不少兔子等小型野生动物,不过我没见到……”苏侯继续说着,他也只是临时想到这个,感慨一下而已。

    方召瞥向跟在脚边的卷毛,卷毛抬头看了他一眼,耳朵一耷,挪开视线。

    以前在伍益的农场时,卷毛就跟着宾果那几条狗抓过田鼠,还吃过,方召怀疑农场的田鼠都被这货吃了,农场附近的野兔什么的,可能也遭了殃。

    苏侯领着方召来到新建的一个院子,这是主人家自己住的院子。

    “这边的屋子是专门给召爷你准备的,你什么时候过来都不用担心没地方住。”苏侯介绍道,

    “那边是干什么的?”方召指向拐角处一个房间,那里挂这个“闲人免进”的牌子。

    “哦,那是我自己的游戏室,对了,我爸说要送我一台十代机,今天到不了,明天肯定能到了。”苏侯看起来心情不错。

    苏侯他爹将手中的一个农场给了某个私生子,苏侯跟他爹吵架并不只是因为他爹冤枉他故意放狗咬他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有他爹送农场的事情。虽然只是一个小农场,比不上东山农场以及他获得冠军被赠送的地,但苏侯心中就是不爽快。

    苏侯被揍之后,顶着一脸毫不掩饰的伤跑去墓地对着苏牧的墓哭诉了一番。次日,牧洲的娱乐新闻都是关于苏侯家内部争斗的事情,以为会见到一场精彩纷呈的豪门争斗。

    但很快,苏侯他爹也不知道是弄清“放狗咬人事件”的真相之后良心发现,还是因为外界言论以及家族内部的施压,弄了一台苏侯心心念念的十代机给他,再然后,苏侯就接受治疗,将脸上的那些伤给治了,也暂时不再跟他爹对着干。

    在牧洲的群众看来,苏侯就是个傻X,年幼无知,果然孩子气。还是他爹段数更高,一台游戏机就将这内部争斗摆平了。

    大部分牧洲人,对于游戏机的机型并不在意,弄一台价钱贵得要死的十代机,还不如买九代升级,足够玩最新的游戏,省下的钱还能买新出的种子或者买狗。

    牧洲,是十二洲中,电子竞技平均水平最低的一个洲。不是因为他们玩不起,或者没时间玩,而是相比起作物、土地和狗而言,游戏就不那么重要了,只是个生活的调剂品。看游戏比赛和看牧羊比赛之间,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说苏侯傻,游戏机和农场,这两者哪个重要还用说?放弃农场的争夺而选择游戏机,太不划算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