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侯并没有一直盯着屏幕上的数据,在他看来,能打出这样数据的,也就只有方召了,更何况刚才房间里也只有方召一个人,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过,苏侯的注意力也仅仅只是在数据上停留了半分钟,便想起自己刚才匆忙赶过来的目的了。

    “召爷,十代机运过来了,我让他们将机器搬过来?”苏侯有些迫不及待,他老早就想玩一玩十代机了,就算只是玩一些未成年人才能玩的游戏,或者一些针对大脑发育的益智游戏,那也是十代机啊!突然感觉逼格就上来了!

    十代机是限量版,第一批也就发了100台,还都被各洲的大型俱乐部或者权势人物捞到手中,牧洲这边是因为电子竞技氛围不如其他洲,再加上苏家的特殊地位,甭管玩不玩,先存个两三台。苏侯他爹送过来的这台,也是从族内的人那里花了将近一个亿买到的。

    这要是放平时,苏侯他老爹绝对不会花这么多钱去买一台游戏机,他又不是钱多得没法花,同等价钱,苏侯他爹宁愿买豪车也绝对不会买游戏机,不过,为了打发正处于叛逆期的苏侯,再加上家族和媒体的内外压力,苏侯他爹咬牙买了。

    这一台机子的价钱,抵得上牧洲一个小型农场,只是,在牧洲人眼里,值不值,不是这么比的,有农场就有生活保障,而游戏机?说不定什么时候爆出个致命bug,或者过几年新型机出现将它完美代替,那就不划算了。

    但苏侯高兴,反正他自己已经有农场,不管是不是外人所说的青少年的任性,反正他觉得跟他爹这交易划得来。

    苏侯看着几个保镖将一个方形的黑色金属箱送进来,走道和门够宽,送进来也不费劲。

    “还没用过?”方召问。

    “据说是族内一个长辈通过火烈鸟那边的关系买的,不过买了就没用过,我爸从他手里买过来之后,就直接送到我这里了,没开过内箱,肯定也没用过。”苏侯说道。

    说话间,苏侯刷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信息,东西已经转到他名下,他用自己的身份信息验证就能打开箱子。金属箱里面还有一个透明的不知材质制作的**箱,里面装着一个主体白色的人形机械,带黑色纹路和红色火烈鸟标志。同方召那台一样。

    “你还需要一个专业的工程师,离农场最近的火烈鸟分部应该有人过来帮你安装调试。”方召说道。他那时候就是这样,收到货就有工程师来电话约时间上门调试了。

    “还要工程师?不能直接用吗?”苏侯听到这话,上网一查,火烈鸟在牧洲能派出工程师调试十代机的,只有一个分部,还在青城,再跟那边预约,那边给的回复是今天工程师已经全部被派出去了,调试十代机的工程师明天才能过来。

    苏侯傻了,他还想当场就用一用,这么说,他今儿还不能用?

    “没工程师就完全不能用?”苏侯面上的笑容垮了,随后想到什么,期待地看向方召,“召爷,你不是用过十代机吗?能不能帮着调试一下?”

    “我只会一些简单的,可以试一试。”方召道。

    “召爷你试吧!不成功也没关系。”苏侯道。

    “让它简单使用没问题,不过调试校准,还是得让专业的工程师过来。”

    “没问题,召爷你先试,我就想赶快用一用,不玩复杂的游戏,我预约了工程师明天才过来,明天在让他进行校准调试。”苏侯就想尽快感受一把十代机。

    方召那台十代机在安装和调试的时候,他自己就在场,全程目睹了十代机的安装和调试过程,火烈鸟年会的时候,被火烈鸟研发部请过去协助实验,也了解过一些,那位研发部的总工程师还跟他细说过十代机的其他功能。比不上专业的工程师,但让机器运行一些小游戏还是没问题的。

    方召拆了内箱,将机器搬出来,依照记忆,将机器还缺的几个小部分安装上去,进行初步调试。

    这些方召一个人就能搞定,并不需要其他人帮忙,苏侯就坐在旁边看,卷毛狗蹲在边上,看看正在摆弄机器的方召,又看看正好奇盯着机器研究的苏侯,然后,跳上沙发,挪到启蒙机游戏头盔旁边趴下。

    途中苏侯接到两位妹妹的来电,说正在看牧场里的小羊羔,不过待会儿打算去农场后面的山上玩。

    苏侯自己也经常去山上玩,想了想便同意了,吩咐保镖:“你们多跟几个过去,让农场的雇工领路,不过不要跑太远,玩会儿就回来。”

    没多大会儿,方召那边已经完工,试了试,用着还行,与他使用的精准调整后的十代机有些差距,但也不算太大。

    “已经弄好了?”苏侯凑过去。

    “还差一些,明天等工程师过来精准调试即可。”

    “那就是说现在使用没问题?我试试!”

    机器可以根据使用者的身形自动调整,只是,苏侯套上十代机之后,就发现……操作特别费力!比他使用启蒙机要难很多!

    没有专业的测量仪器和程序,方召也不知道苏侯使用十代机的适应值是多少,不过,看着苏侯使用费力的样子,方召就知道,适应值绝对不会高。

    “可以用里面的一些小游戏慢慢适应,等熟练了会轻松很多。”方召道。苏侯这种情况,他也听火烈鸟研发部的人讲过,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等以后使用次数多了,适应值自然就会提升。

    一个机器自带的适应训练的小游戏,苏侯才玩到一半就满头大汗。

    “不行,太累了!”苏侯脱离十代机,他不仅感觉身体很累,大脑也疲惫。这就是直接从启蒙机跨越到最新型十代机的结果。

    “应该是你还没找到窍门,十代机跟启蒙机不一样,你的大脑和身体需要自我调整……”

    “等等!”苏侯打断方召的话,问道,“召爷,你是在分享你的经验吗?”

    “嗯。”

    “那召爷,我能开直播吗?”苏侯问。

    苏侯自牧羊赛出名之后,将直播这个爱好又捡了回来,不过不是直播青春期的各种叛逆事件,而是直播改造农场,为了告诉其他人,他是真的很努力,没有偷懒,很多事情亲力亲为,同时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东山农场的名字以及它的变化。这也是咨询过他堂哥苏峰之后决定的,要将牧羊赛时塑造的励志少年形象保持下去。

    因为是苏家人,又是牧洲娱乐媒体爱报道的,还因为牧羊赛获得了不少关注,苏侯一开直播,观众自然不少。

    不过,苏侯问完刚才的话之后又觉得不妥,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知道方召愿意教他肯定是看在合作交情上,但很多职业选手的经验是不会公开分享的,又不是正式收徒,也没有收教学费,凭什么免费直播?多少人想知道十代机的操作和感受都没法,竟然还问方召能不能直播,他刚才问的时候简直没带脑子。

    “咳,我的错,不该问这个……”

    “可以。”

    “什么?”苏侯惊讶地看向方召。

    “可以直播。”方召道。

    “但是召爷,你那些经验,不怕被人学去吗?”

    “不怕。你开,我准备讲了。”方召转身朝放在那里的十代机过去。

    “好嘞!我马上好!”

    苏侯一开直播,关注他的粉丝们就涌过来了。

    “哟,苏胖终于开直播!听说你被你爹揍了?”

    “苏胖脸上没伤,应该是接受过治疗。”

    “苏胖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中二病犯还拒绝治疗,习惯了。”

    苏侯他们家的各种破事已经成了牧洲人们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一开始大家还顾忌着苏侯的身份,不好说什么,但渐渐地,大家清楚了苏侯的性子,说话也大胆了。

    以前关注苏侯的老粉丝们叫他苏小胖,之后苏侯参加牧羊赛,训练的运动量太大,人瘦了下来。牧羊赛一结束,就算每天跟着那些专家们在各块田地里跑,运动量也是远比不上牧羊训练的,运动量一减,体重又反弹了。

    人家青春期抽条式地长高,苏侯则是继续胖,也继续长高,现在大家不叫他“苏小胖”,改称“苏胖”。

    一些看着苏侯长大的观众,一开始对苏侯各种看不惯,现在时间久了,觉得这小孩其实挺有意思,智商不够,情商还不高,以前总被坑,也得罪不少人,没想到时来运转,过得越来越好了。虽然现在还是总干蠢事,但大家也就是嘴上说着乐一乐,也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不像刚开始那时候开口“傻哔”闭口“智障”了。

    前两天苏侯被他爹揍过的照片爆出来的时候,大家虽然带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情,但心中也难免有些担忧,再加上苏侯一连几天没直播,大家就更担心了。现在,苏侯一开直播,大家见到他没事,又开始哈哈开起了玩笑。

    但很快,大家的关注点就被苏侯的话吸引过去。

    苏侯设置了自动拍摄的摄像机镜头,让它跟着方召拍,嘴上说着:“给大家的福利,召爷愿意分享他的十代机经验,给没用过或者初接触十代机的人传授使用技巧。”

    十代机,全球范围内,大家知道的也就那么一百台,绝大部分游戏玩家是没法接触十代机的,而使用十代机的人也没有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感受的,这让他们连过过眼瘾都不行,现在一听说方召要分享经验,游戏玩家们立马在各自的交流群告知群友,一些外洲的并不关注苏侯和东山农场的游戏玩家们,火速涌了过来。

    “召爷?苏胖说的是《世纪之战》单人榜第一‘再活五百年’的方召?”

    “啥?我召神竟然要直播十代机使用经验?终于有人听到我们的心声,愿意分享了!”

    “真是方召!还有一台十代机!”

    那边,方召已经开始讲解了,尽量讲得浅显易懂,让苏侯能记得住听得明白。

    这种经验,方召并没有藏私的想法,他连创作经验和感悟都能公开,游戏机实用体验和感悟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

    而作为首个使用十代机达到99高适应值的玩家,方召说的这些,就算各大俱乐部的职业玩家,收到消息之后也过来观看,甭管用不用得上,多听听没错的,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呢?

    很快,各娱乐媒体也在报导这事。齐安市,抵达延洲回到公司的维恩也收到消息,搜到苏侯的直播频道,看了看在线观众数,脸上的喜色更胜。

    哈哈哈,他原以为方召去牧洲之后肯定没什么话题了,正想着怎么炒话题,现在看来,压根不需要他出手,这关注度就来了!

    维恩立马联系公司负责直播的人:“公司的游戏频道现在在播什么?刚转播完一场游戏正在放广告?停了!”

    维恩让公司游戏直播频道改变原有计划,申请实况转播。

    安排好之后,维恩又联系运营部的人,商量怎么借这事炒一波。

    牧洲东山农场那边,方召并没有去在意有多少人在看直播,他继续他的讲解,说了一会儿,就问问苏侯哪里不懂,若有疑惑,他再用其他方法跟苏侯讲一遍。

    因为方召讲得浅显,一些不玩游戏的人也能听得津津有味。

    苏侯正聚精会神听着,农场的一名负责给他来了电话,说有一艘飞行器请求在农场的停机坪休整,不过夜,休息两小时就走。

    越接近纪念日,来来往往的飞行器飞车也多了,中大型农场的停机区也经常会有这种申请临时休整的,苏侯现在心情正好,也没当回事。

    “准他们停,今天心情好,不收费了!”苏侯以农场主身份,同意了对方的降落。

    “召爷继续。”苏侯回过头,对方召道。

    但方召并没有继续,而是沉默了两秒,突然道:“离开这里!”

    原本趴在椅子上卷毛也狂叫起来。

    苏侯被方召拉着往门口跑,没跑两步,脚下突然一阵巨震,像是有什么东西大力撞击地面。

    巨大的撞击声瞬间逼近,游戏室的墙壁刹那倒塌,建造还没半年时间的房屋眨眼间化为废墟,人,也看不到了。

    在线观众:“……”

    正跟运营部的人聊计划的维恩:“……”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