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代机还自带有一个保护模式,只是这个模式还处于试验阶段,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顶多让机器将机主保护起来,但想要控制机器去做什么,难度就比较大了,不是如游戏那般简单。若是强制去控制,可能会对大脑有伤害。

    所以,在出售第一批十代机时,工程师们都没有给用户详细解释这个保护模式,只告诉他们,遇到不可抗力的紧急危险时,可以启动这个模式,机器会尽可能保护他们的安全,而且会在启动的瞬间自动将人覆盖。

    曹勘不断回放刚才的视频,事故发生的那一瞬间镜头晃得太厉害,灰尘和不断掉落的杂物影响了视线,但他能通过这段模糊的画面和对十代机的了解,能推测出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个短暂的瞬间,原本带着苏侯往门外跑的方召突然回撤,启动十代机。虽然方召和苏侯都不在十代机内,但启动十代机的是方召,离它最近的也是方召,处于保护模式状态下的十代机自动将方召包裹进机体,然后在楼板砸下之前,方召又将苏侯护好,扛住上方砸落的重物。

    至于那条狗……可能只是运气好,又趴在启蒙机旁边,启蒙机给它承担了一部分冲击。

    曹勘的思维只是在卷毛身上停留了片刻,便不再关注了,点击重放,再次分析刚才的视频,他决定等东山农场那边安顿好之后,仔细问问方召的使用感受,这有助于他升级十代机系统。十代机“护主”的效率让他很满意,至少在这方面,十代机证明了它保护模式第一阶段的可行性,站在制造商角度来看,这次事情是一个不错的广告,公司负责宣传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一点。

    “方召这个人,要是能拉进实验室协助研发就好了……”曹勘遗憾地想。他也只能遗憾,以方召现在的商业价值,延洲银翼那边绝对不会放人。

    在此之前,不是没有十代机用户想拿它当外骨骼动力机甲耍帅,但发现这机子想自主控制太难了,所以十代机上市时有人嘲讽它“不过是个玩具”。

    这也是为什么在此之前大家都只将它当作游戏机的原因。不过现在,拥有十代机的人,感觉像是考生看到有人拿着参考答案一样,都想跟方召聊一聊使用心得并求个指导,不过,方召现在压根没空理会那些。

    将苏侯递给他保镖之后,方召立刻转回废墟那边,除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被埋着。

    左俞之前就守在游戏室外面,那边屋子损毁的程度比游戏室这边稍好一点,方召发现左俞的时候,左俞身上并没有致命伤,只是被砸晕过去而已,胳膊和小腿骨折,以现在的医疗水平,这些都只是小伤。

    在左俞之后,方召又接连将苏侯的另外两个保镖,以及一名原本在打扫屋子的农场雇工从废墟底下挖出,除一名保镖重伤之外,另外两人也只是轻伤级别,经过治疗都无生命危险。那艘飞行器就是朝着游戏室撞的,其他地方并不是最严重的区域。

    方召在废墟中走动的时候,也想着这次的事情。苏侯建造屋子的时候用的都是上好的材料,若换成其他普通建材,撞过来的飞行器可能已经碾过游戏室,将整片屋子全部撞倒。

    救援队到的时候,方召正好将最后一个人救出来。

    带着专业挖掘工具的救援队急匆匆登陆之后,看着废墟那边走出来的带着能源线的白色机体,救援队队长面无表情指着方召那边,问一个苏侯的保镖:“那是什么东西?”

    他们已经在飞行器上看到刚才的直播了,只是真正面对眼前的情形,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苏侯的那名保镖难得面上带了一丝轻松的笑容,回道:“那是方召在使用十代机,哦,十代机你们可能不清楚……”

    那保镖热情地跟救援队的人解释一番。

    救援队队长面上的表情,一言难尽,相当复杂。真是游戏机?

    “什么时候游戏机能做这种事情了?”

    苏侯的保镖摊了摊手,他也不知道,刚才看方召使用十代机推那么大一块楼板跟推一块木头差不多,某种程度上来说,十代机确实带了一些动力外骨骼的特性,而不是只具其形。

    方召从废墟中走出来的时候,苏侯的保镖赶紧过去端茶送水,帮方召将多处凹陷的十代机拆下来。

    “能源不够了,机体损毁百分之四十以上,这次得送修。”方召道。

    “这个没问题!”苏侯的保镖立马回道,对他来说,苏侯的安全排在第一位,而送修之类,就算要花很多钱,但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问题。

    那边,苏侯已经醒过来了,也听保镖说了刚才的事情。

    刚运过来的新机还没使用一个小时就变成这样,苏侯有点心疼,但又觉得特别值!

    机器和人命相比,当然是后者重要,更何况这台机器不止救了一个人,如果它今天没有被送过来,那后果就恐怖了,自己小命都得玩完。

    作为一个苏家人,还是一个曝光率特别高的未成年人,苏侯从小到大遇到的绑架、谋杀等事情太多了,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后来大概是苏侯太废,在苏家没什么影响力,遇到的事情也减少。但在牧羊赛之后,随着苏侯在苏家地位的提升,以及不断提高的曝光度,各种麻烦事又多了起来。

    如果躲在一个偏远的地方低调过日子,也没谁会去想到苏侯,但苏侯这人低调不了,看看新闻里隔几天就爆出关于他的新闻就能知道,这其实也不是个真的甘愿低调的人。

    这次动静太大,影响太广,不用苏侯自己找人帮忙,苏家的实权人物自然会插手这件事情。这不仅仅只是苏侯的事情,这是有人在公开挑衅牧洲苏家的绝对地位!

    方召看苏侯双眼无焦距地坐在那里,问道:“还好?”这孩子不会被砸傻了吧?本来就傻,再傻就真成智障了。

    苏侯回神,扯出个笑:“还好。这次谢谢召爷了!”

    “都是你那台十代机的功劳,等这事过了,详细教你用十代机的保护模式,之前还没教到那里。”方召又问,“这种事情很多?”

    “习惯啦。”苏侯嘴上这么说,但这次真被吓到了。

    虽然有方召使用十代机护着,苏侯就受了点小伤,但昏迷之前,埋在废墟之下,处在一品黑暗中无法呼吸的恐惧,此时还清晰印在脑子里。这个时候,苏侯突然有些后悔,他买这么远的农场是不是错了?买农场的时候没想太多,他要是那种深思熟虑的人就不会总被坑了。

    以前觉得地方偏,没人会过来找麻烦,农场占地广价钱还便宜,没想到,麻烦事不会因为你躲到某个旮旯就会避开你的。

    正说着,卷毛叼着那个变形的启蒙机游戏头盔过来。苏侯一见,原本阴郁的心情,终于好了些,还有些感动。

    “卷毛,太谢谢你了!谢谢你将它带出来!召爷你看,卷毛不愧是冠军犬,太体贴了,它肯定是知道我非常重视这个启蒙机,才会一直叼着它出来。”

    苏侯感动地往前走几步,蹲身想从卷毛嘴里接过那个陪伴了他好些年的启蒙机。

    一拉,没动。

    再拉,狗嘴还是紧紧咬着。

    “咳!”方召低咳一声。

    狗嘴松了。

    苏侯刚有些疑惑的面色又化为感动,接过被砸得变形的启蒙机,抱着卷毛泪眼朦胧地感谢了几句,接到苏峰的电话才离开。

    望着苏侯走远的背影,卷毛站在原地,尾巴垂着,鼻孔里喷出发出长长的呜呜声,

    “回去给你买。”方召低声道。

    卷毛立马不哼了,蔫下去的尾巴又翘起来有力地甩,还特别有精神地去查看废墟周围是否还有其他需要帮忙的,顺便带着狗队巡视下农场。

    苏峰的飞行器很快就到了,看了看苏侯以及农场的情况,发现确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心里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苏侯,你有没有上网?”苏峰问。

    “没。”苏侯还抱着他那台启蒙机,他哪来心情去看网上的新闻。

    “你那机子升值了……不,直接翻倍了!”苏峰眼睛稍稍瞪大,他在到达东山农场之前,十代机的价钱才被炒到一亿六千万,现在就直接两亿了!

    两亿,对于多数人而言,当真是天价,这些钱在牧洲可以买个好点的农场,或者过更舒适的生活,然而,现在却只是这样一台有些另类的游戏机的保价。

    这群人简直疯了!

    之前火烈鸟公开了方召使用十代机的适应值达到99的事情,也没引发过这样强度和范围的影响力,但现在因为这场突发的事故,却引爆了一场十代机抢购潮,全球也才一百台,能不被迅速炒高价?

    对于那些报价想买十代机的人来说,动力外骨骼机甲,那是大众根本没法接触到的东西,所以,就算他们再有钱,也未必能接触真正的动力外骨骼机甲,既然如此,为何不能用一台游戏机过过瘾?这比飙豪车刺激多了!这才是新一代装哔神器!而且,还能保命!

    “苏侯,族内有人想买你这台十代机。”苏峰说道,“不过,以咱俩的交情,你要是愿意转手,不如转给我。”

    “转手?”苏侯指着不远处“伤痕累累”的十代机,对苏峰道,“召爷说它已经不能正常使用了,得送去维修。”

    “没事,你转给我的话,后面的我自己去办,维修费不用你出。”苏峰立马道。

    看到网上的最新报价,苏侯他爹后悔不已。如果从商人角度看,如果继续炒作下去,这机子的价钱还得升,这样的买卖,谁不想要?

    苏侯还真不想。他觉得那台十代机救了他们这些人的命,如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方召在,他可以依照方召交给他的办法,钻十代机里保命。

    在苏侯和苏峰谈话的时间,方召接到了曹勘的一条短信。

    “你那台十代机,火烈鸟研发部的总工程师曹勘说免费维修。”方召对苏侯说道。

    “真的?能修回原样?”苏侯问。

    “曹勘说能。”

    “那就好,十代机我不卖!”说着苏侯立刻登陆自己的社交平台发布新一条状态——

    “感谢它,它救过我的命,我不卖!”

    配图是那台放置在废墟前地面上,受损的,满是凹坑和灰尘的十代机。

    之后都是救援队的事情,人是不需要他们救了,但是废墟之下还有一些放置在仓库的种子和复合肥料,这些对于牧洲人都是重要的东西。

    苏家派过来的人已经开始调查事故原因,对外宣称是那艘请求临时降落的飞行器着陆系统故障,但有多少人信,就管不了了。

    维恩过来的时候,现场已经被清理过,废墟也不存在,救援队带来的专业工具效率确实高。

    确定方召无事,左俞也没有生命危险之后,维恩就让方召还是赶紧回延洲。

    “我觉得你还是跟我回去,农场也看了,狗也接了,咱们立刻回去。我带了医疗队,他们说左俞这伤势,可以直接转回去,这个绝对没问题。再说了,这次事情不管是恐怖袭击还是私人恩怨,他们苏家人会处理,你就不用继续留在这里了,咱们回去先商量一下新闻发布会该怎么应对,出了这事,到时候免不了要被问一问。”

    方召想了想,同意维恩的建议。

    本来苏侯和苏峰还想着好好感谢方召一番,至少先好好吃一顿,但维恩恨不得立马将方召带离这个是非之地。只要离开这里,方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他是希望方召能拉一波存在感,但若是这次这种,维恩宁愿不要,他小心脏承受不来。

    于是,连顿晚饭都没吃,维恩就拉着方召登上返回延洲的飞行器。

    在方召返回延洲时,火烈鸟副总唐灿亲自联系方召,想请方召代言十代机,当然,现在不用,毕竟还没真正量产,但先定下还是可以的。

    坐在方召旁边一直支着耳朵听着的维恩,心中百般滋味。公司的专业团队还没出马,为了在纪念日之前再炒一波,团队还开了十多个小时的会,策划方案电子版都有数十页,但,一切都还没开始,方召自己就将这个各大俱乐部都盯着的代言拿下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