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凯文见方召站在窗户旁边看得专注,手指一下下动着,他瞧不出规律。

    “想家了?”林凯文问。在他看来,方召才二十多岁,太年轻,大概也同其他人一样,有了一种初次远离故土的忐忑情绪。

    方召没直接回答,视线从窗外挪开,看向林凯文,“多久能到达白暨星?”

    “咱们得先去空间站集合,然后同其他洲被分到白暨星的人一起前往目的地。不过也要不了多少时间,登舰后睡一觉就行了。”林凯文说道。

    方召点点头,掏出一个纸质的小本子,他将这个带上飞行器的时候还经历过两次安检,小本子是他来军区之前买的新的,什么都没记载。

    见方召掏出小本子在写着什么,也没有要遮掩的意思,林凯文伸长脖子看了看。

    看不懂……

    “你写的这些是什么?”林凯文试探地问,“你写的这些以后还得经过安检员检查的。”

    “曲谱而已,不怕检查。”方召道。

    “曲……谱?”林凯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答案,他还以为方召要写日记呢。

    在服役期间,任何文字信息想要传出去,都得经过重重审核,写日记不是不行,只是到时候还是得送去安检审核。作曲也是同样的,只要不是保密范围的东西,没任何问题。

    “对,作曲,我差点忘了,你是作曲出身。”林凯文又开始好奇了,“这么说你又有创作灵感?要作出来吗?正好能放出来听一听。”

    “没设备,现在只是记录下来,等服役结束之后再录制。”方召说道。

    这里没有专业的演奏者和音乐设备,方召只能先将灵感记录在笔记本上。

    “这样啊。”林凯文很失望。他愿意能借着创作的噱头,多吸引一些观众的注意力,但既然方召这么说,他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了。

    舱内其他人也都终于缓过来一些,身体和心理都没那么难受了,才过来找方召要签名,他们其中有不少是游戏迷,自然知道方召。

    据一个年轻的服役者说,知道自己被分到白暨星的时候,他们的心态是相当低沉的,但后来星光计划提出,知道自己跟方召分在同一个地方,这帮年轻人们又振作起来了。

    不管是不是方召的粉丝,想着既然方召也跟他们一起,到了白暨星也不至于太难熬。

    不过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交谈,这艘飞行器很快到达空间站,舰长早已经在运输舰那里等着了,他们这批人在空间站稍作休整,然后同其他洲同样被分到白暨星的人,登上前往白暨星的运输舰。

    这一次方召被分在特殊人群那边,这样方便管理。实验员和工程师们平时可没多少时间去关注游戏方面的消息,对方召要么陌生,要么只是略知道一点点信息,不至于跟那帮新服役的人那般激动。

    同林凯文说的一样,在运输舰上,为了尽量减少消耗,他们这些人都钻入休眠舱,处于“休眠”状态,就像是睡了一觉,等被叫醒时,运输舰已经到达白暨星基地。

    方召其实早就醒了,休眠舱对他的作用不大,但为了不表现得太特别,方召一直装睡,想事情,或者作曲。

    “终于到了!”林凯文打着哈欠爬出休眠舱,使劲让自己清醒些,想了想,记起来他要跟方召说什么了。

    “待会儿等安置好之后,肯定会被叫到大食堂吃饭,那个过程是要直播的,看点不少,你们五个人,这之前我就同白暨星最高指挥官申请过,他说他会安排好。那边肯定不用担心了,我要说的是咱们。”

    林凯文正色道:“既然是纪实式报道,那自然是报道最真实的一幕,带会让在大食堂里要表现好一点,白暨星条件艰苦,食物肯定远远比不上你在齐安市吃的那些,但不管多难吃,你也不要表现出厌恶之色,初来这里,你肯定吃不习惯,食物不必全部吃完,只用吃三分之一就行了,忍也要忍过那三分之一,之后你就不用再吃了,我会控制镜头转向其他地方。”

    别说方召,突然来这里,林凯文也觉得自己肯定吃不习惯这里的东西,也不可能完全吃完,装一装样子即可。林凯文不认为自己忍那么一会儿有什么问题,但他担心方召年纪太轻,忍耐力比不上那些职业演员,若是表现出对这里伙食的排斥和厌恶,影响不好。

    林凯文虽然看方召不顺眼,心里也一直有点怨气,甚至因为方召是五位“星光计划”明星中咖位最低的一个而有些轻视,但他不至于坑方召。他坑方召难道自己就能好过?他俩现在是拴一条绳上的蚂蚱。

    拿着分配好的房间号,在房间简单收拾一番,便被告知前往食堂吃饭。

    军事化管理,守时是一个基本的要求。就算是精神萎靡的服役者们,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能犯错,甭管收没收拾好行李,就匆忙穿好衣服,前往大食堂。

    方召和林凯文也往那边赶过去。

    这一次方召就不能跟着特殊人群那边了。他是作为服役人员过来的,前往的是基地大食堂中分给服役人员的区域。

    林凯文一边匆匆随着人流走,一边快速跟方召介绍白暨星基地的信息。

    “在这里,别的你不用管,基地安全自然有驻军保障,作为一名普通服役人员,你要记住,在这种地方,有两个‘什么都能吃’。”为了争取到特派名额,林凯文还是做了不少准备工作的,这些信息他也跟方召分享。

    “一个,是指胃好。胃好不是胃口好,而是说,胃要足够强大,只要是基地提供的食物,什么都能吃且不会产生排斥、过敏等反应。第二,是什么都能吃,星球上的生物,只要是能够食用的东西,不管它长得怎样,口感如何,味道是好是坏,都能作为食物食用。也就是说,你不仅得有一个强大的胃,还得食谱广。”

    一般这种未开发的星球,地质环境较差,物种不够丰富,基地的人越来越多,分到的物资又有限,所以,为了满足日常所需,自然会去开发新的食物,只要是没毒的人体可以消化的东西,都可以转变成食物,提供给基地的驻军和服役人员。以后餐桌上出现什么都不用惊奇。

    进大食堂之后,在众多视线的大量中,方召俩人在自己位置上坐下,等待开饭。

    这里开不开饭,不是看人,是看时间。到点了,甭管刚才做什么了,是否有原因,迟到者也不会准许踏进大食堂半步。

    “基地这次对咱们肯定不会太差,看直播的人那么多,还有许多老干部在线观看,白暨星基地这帮人应该不会选择‘家丑外扬’,而是将面子工程做好,伙食肯定很差,但不至于跟平时基地的伙食一样,怎么也得稍微好一点。”林凯文分析得头头是道。

    但就在林凯文说出那话不久,他就被打脸了。

    调整好镜头的角度,林凯文正准备在镜头拍不到的位置多享受一会儿自由,食堂的铃声响起,刚才还闹哄哄的食堂,瞬间安静下来。然后,送餐的机器人将一盘一盘可疑物体送到他们面前。

    那是……一盘虫子?

    直播频道的讨论区已经炸了。

    “卧槽!这是什么!”

    “虫子,竟然吃虫子!”

    “这……这都没熟透吧?”

    “好恶心,就不能处理一下再吃?”

    “少见多怪,我们当年服役的地方也是这样,虽然吃的物种不同,但虫子什么的也会吃,至于为什么不将这些进一步处理……废话,哪来那么多时间、人力和能源去过多地处理食物?浪费的能源还不如多挖些矿做点研究!”

    林凯文记着有摄像头,强忍着恶心,使劲维持着面上的淡定。他以前服役没跑这么远,家里条件还不错,服役时花了些钱走了点关系,所以他当年服役的时候虽然辛苦,但相比起同一届服役的其他人来说,轻松多了。可这一次,他没想到竟然如此遭罪!不过,作为一名有职业道德的记者,林凯文还是使劲憋着那股恶心感。

    记起旁边还有方召,林凯文不放心地往方召那边看了眼。

    方召面上没有任何厌恶、排斥和生气的表情,而是好奇看着盘子里装着的所谓的晚饭。

    见状,林凯文心中一松,暗地里竖起大拇指:小伙子,佩服!真能装!装得无懈可击!那点好奇也装得恰到好处!

    方召不知道林凯文心中所想,他看着面前的这盘烤虫子,只在一开始的因为看到新鲜事物的好奇和诧异之后,便淡定下来。

    上辈子的方召是真正经历过苦日子的人,这点小事还不至于吓到他,面色不变地拿起餐叉,叉起盘子里的一截,研究般观察了一下,回想起了在延洲军区时,那里的实验员给他讲过的一些生物的分类知识,道:“无脊椎,节肢动物门,倍足纲?”

    林凯文:“……”

    在线观众:“……”

    你特么居然还有心情给这些食物分类!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