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说谎,海顿还特地请来了几名老矿工,然而,他们几个教方召辨认矿区石质的时候,自己随手一挖就是大矿,但每次给方召指的地方,却怎么都挖不出满意的结果。

    几名老矿工老脸通红,想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们这时候终于真正感觉到海顿的心情了。

    旁边的海顿实在忍不住对方召道:“你这运气……也太差了。”

    就连一直旁观的林凯文也无奈地摇头,又气又好笑,方召这运气真差得没话说了。

    现在海顿和几名老矿工也不敢给方召指地方了,他们该说的经验已经说完,然后闭嘴站在旁边。

    “真的,你只要记住我们说的这些,肯定能挖出比S3台的安德烈更大的能源石。”海顿再次安慰方召。

    不过,方召并未同他们所想的那样受到打击,而是认真研究着这一片石壁,周围还有其他矿工在挖矿,挖到的矿石和废料不断通过传送带往外送出。

    方召一边观察着石壁,回想海顿和老矿工们说过的辨认方法,同时,他还有种很特别的感受。

    矿区有一种奇怪的能量场,普通人长期暴露在这样的地方,身体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变化,所以矿工们才会穿着具有保护作用的工作服,毕竟他们每天都有大量时间需要待在矿洞里。

    可能就是因为那些无形的能量场的原因,很多挖矿的机械都无法在这里正常使用,这是九成以上能源矿区都有现象。不是没有抗干扰挖矿机械,但那些机械成本太高,平时还有保养维护贵,白暨星这种在联盟制定的“发展序列”中排尾端的地方,是不会使用那类机械的,再说了,还有那么多服役的人能提供劳动力,自然就不需要那些机械了。

    他之前看过一些关于能量石的书,能量石的发现,实现了一次科技的大飞跃,之后,移民计划正式通过,外星探索时代开始。

    每一颗能量石,都会释放出能量场,能量场的强弱,与它们的大小、品质有关。

    隔着一层工作服,方召仍然能够感受到分布在四周的那些无形的能量场,这是其他人没法感觉到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穿上工作服之后,正常情况下,的确无法感受到那么强烈的能量场,这也是在一些专业书上说过的。但也有极少数人,就算关在一个能完全屏蔽能量场的屋子里,也能通过直觉感受到一些常人无法感觉到的东西。

    不过,方召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他与那些“极少数人”的情况也不同,那些人只是通过直觉去感受,但方召却能实实在在感受到周围的能量场,而且,越去细细感受,越能将那些能量场分辨清楚。大的,小的,强烈的,微弱的,这些能量场清楚反应出了矿石的大小和距离远近。

    海顿几人看着方召走到一处停下,再看看那处的石质,暗自点头,这位小明星还是学得很快的,选的地方也像是有大矿石的地方,不过,鉴于之前的数次事例,在没真正挖出东西来之前,他们不会出声。

    凿石声响起,海顿几人都伸长脖子看过去。

    随着凿下来的石头掉落,石壁上出现了一个与周围石质不一样的尖角。

    “等等!”

    “别动手!”

    海顿几人赶忙出声,生怕方召立马又是一猛凿。

    海顿迅速冲过去,凑近看了看,兴奋道:“没错!是矿石,看这边角,应该还不小,肯定是一块大矿石!”

    “真的?我看看!”几名老矿工也匆忙跑过来。

    几人表现得比方召还激动。

    “的确!”

    “很可能是个大的!快将它挖出来,小些劲,慢慢来,一点点挖,挖慢一点无所谓,一定要保证它的完整,不然挖断了会降低它的品位。”几名老矿工围着方召,指点方召怎么将这块矿石完整地挖出来。

    五分钟后,一块近二十厘米长,手腕粗的能量石被挖出,上面带着一些没什么利用价值的脉石矿物,看着碍眼,不过这些不用矿工们去除,挖出来的矿石会被送往一处统一处理。

    一名老矿工检查了一下,满意地点头:“没错,完整的!”

    “嘿,终于挖出一块大的了!”

    终于见到这位小明星挖出个大矿石,海顿几人心中同时大舒了一口气。

    “我看看。”

    林凯文好奇地拿起那块矿石,入手有点沉,林凯文试了试,单手托着颇费力。

    “不错不错,就比S3台的安德烈那块稍微小点儿,继续,说不定立马挖出个大的就能破了他的记录!”林凯文将石头递给方召,说道。

    “快!打上标记,这得记入服役成绩的。”海顿催促方召。

    每个矿工在挖出矿石之后,会用一支特制的标记喷枪在矿石上打个标记,入库的时候会有仪器通过扫描标记,给每一名矿工统计。

    方召掏出工作服一个口袋里放着的小喷枪,在刚挖出来的这块石头上打上一个标记,标记上显示的就是方召的服役编号。

    标记好之后,方召正准备将它放到传送带上,突然听林凯文道:“慢着!”

    “急什么,先拍个照。这可是你挖到现在挖出的第一块大矿石。来,摆个姿势,脸不要老绷着,笑一笑……”

    拍好照之后,林凯文让方召先将这块矿石放到一边,不急着搬上传送带,等多挖几块之后,放一起再拍个照。

    挖出第一块矿石之后,方召就像是解锁了一个新的技能一样,接连又挖出三块大矿石,一块比一块大,尤其是第四块,已经明显超过了S3台挂新闻头条的那块矿石。

    “可惜了,如果是在直播中第一次挖到这么大的矿石就好了。”林凯文心里清楚,就算现在挖到比S3台那边更大的矿石,恐怕也掀不起多大的水花了,除非方召挖出一块超大的。

    不过,如果能扭转一下方召之前“五人之中最挫”的形象,还是可以试一试。

    林凯文见方召这挖矿的势头正好,跟方召商量再开直播挖矿。

    “保持你刚才挖矿的势头就行,稍等,海顿,将方召挖出来的那四块摆边上,我先来个特写……”

    网上,一见S5台又有直播提示,一些人赶紧换过去看。

    “方召那边又开直播了?”

    “是不是终于挖出大矿石?”

    “肯定是挖出来了,不然不会再继续直播。”

    等直播一开,入眼的就是屏幕上的四块大矿石。

    “嚯,这矿石还真挺大!”

    “比安德烈挖出来的那个大。”

    “放着的这四块,说是他挖的,但真相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别人挖好了给他摆在那里的。”

    “矿石上打着标记。”

    “打标记也不能证明这就是他挖的。”

    不通过直播挖出来的他们都不承认!

    “快看,他又要挖了!”

    “别说了,既然敢开直播,肯定是让人选好了地方再挖的。就算他挖出一块巨型的矿石我也不会惊讶。”

    那边,矿洞里,林凯文控制着摄像机,他心中也紧张,总不能第一天挖矿直播就挖出这点东西,眼看着方召连挖出四块矿石,实在不想就这么放弃。

    旁边,海顿和几个老矿工也紧张,他们的视线紧跟着方召,心中也评价着方召所在之处洞壁的石质。

    方召来回走动,然后在一处停下。

    几名老矿工眉头一蹙,他们刚才以为方召会选择前方五米处,那里的石质看着像是有大矿石的,但方召却在那边走了一趟,又返回来。

    “那里的石质……不像是有大矿。”

    “也不算太差,说不定有一些零散的小矿石,但大矿肯定没有。”有老矿工低语。

    林凯文在心中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不出声。他听到老矿工的话了,也知道他们是特意说给他这个特派记者听的,但鉴于之前这帮人指的地方还没有方召自己选择的挖矿点来得准确,他这次决定相信方召,所以并没有中断直播,也没有给方召打手势。

    几名老矿工相视一眼,无声叹了叹气,算了,人家不领情,他们也没必要多言,反正该说的已经说了,直播中再挖不出东西,他们跟上面汇报的时候也能辩解。

    叮!

    凿石的声音响起,有经验的老矿工,只听个声音就能判别这里有没有矿石。

    几人脸上也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那边,随着方召从石壁上凿下一大块石头,镜头也清晰记录了石壁上的情形。

    没有任何能源矿石的痕迹,这次连“花生米”都没有,周围的石质,与矿工们平时选择的挖矿点有差别,经验丰富的老矿工们,看到这种石质的时候,就跟看到虫洞一样,会选择做上标记,然后绕开它。

    气氛再次变得无比尴尬。

    林凯文无奈:方召这小子是不是跟直播有仇?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笑话。

    想着给主编汇报工作的时候可能会等来的训责,林凯文已经开始思索到时候怎么跟上头解释了。

    不过,镜头前的方召并没有因为面前这一块露出来的这种石质而绕开它,而是抬手在石壁凿口那里抹了抹。

    一些细小的石屑掉落,方召看到了一个露出来的小角。

    随着对能量场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方召最终选择了这里,因为这里的能量场最强,离得也比较近,只是,看起来并不像是大矿。

    几名老矿工凑近瞧了一眼,觉得应该是脉石矿物的一种,不过并未说出来,脉石矿物也是废料,方召再次直播挖出废料,说出来有点丢脸。

    方召拿起镐又凿了一下,将那一小块凿下来,去掉它周围的附着物,打开手电筒观察了一下。

    半截小指大的一块不规则的矿石体,带着点金属光泽,却又与金属有些不同。

    “这是什么矿石?”方召问。

    “金属矿?不像。”一个老矿工摇头,他好像没见过这种。

    “用你工作服腰上口袋里的仪器检测一下就知道了,那能检测矿石成分。”海顿提醒。

    方召从工作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仪器,打开上面一个小盖,露出凹槽。

    凹槽的大小足够容纳挖出来的这小块矿石,方召也就没将它再凿碎。

    见方召按下检测按钮,海顿赶紧道:“不是,你没切换模式,这个默认模式是检测能源的,不是检测成分……”

    海顿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仪器发出嘀嘀嘀的声音,这是检测能源石时才会发出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检测仪器并不大的屏幕上,一个条带延伸。

    周围人突然安静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仪器上小小的显示屏,

    嘀嘀嘀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人的心跳都像是跟着加快。

    依照科学院划分的同等体积能源石所能提供的能量大小,分成数个级别,白暨星之前挖掘出来的能源石,都在A-以及A-以下,各处分布的采样点也没有发现过高于A-级别的,但现在,海顿和老矿工们看着仪器上的条带超过了A-那个坎,继续往前延伸。

    周围的呼吸声消失,嘀嘀的声音格外清晰。

    条带最终在超过“A”那个坎的时候停下,嘀嘀声也停止,这意味着此次检测结束。

    附近的其他矿工早就停下了手里的事情,他们太熟悉检测仪器发出的声音,也熟悉它的节奏,能够通过它声音的频率知道它正在检测一块怎样的矿石,而刚才的提示声,却比他们平日里听到的,要急促得多!

    这意味着什么?

    ……

    矿区一处高地,埃德蒙坐在一块石头上,皱眉苦思。

    海顿这个“临时工”经验不够丰富,所以除海顿外,基地高层还请过数名验丰富的老矿工去看过,这也是大家如此放心的原因,一众经验丰富的老矿工都这么认为那几个地方能挖出大矿石,他肯定就信了。

    但是,挖不出矿来这能怪方召吗?

    埃德蒙知道,就算心里有想法,就算觉得是方召自己运气差,也只会责怪海顿他们下面这些人办事不利,经验欠缺能力差,眼力不够。方召这个人,现在他们还不能指责,要不然人家不干了,或者不帮忙拉捐款了,基地更艰难。

    “唉!”

    埃德蒙坐在石头上仰望天空:好想快点转业!这地方待不下去了!

    除此之外……

    埃德蒙垂头看了看电子文档,憋了两个小时,才写二十七个字。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他这个级别的军官,提交的转业申请报告至少也得过万字。

    带兵剿匪他在行,带队挖矿他也能做好,但这种文字工作,对他而言,实在是太难了!

    酝酿了一个小时的情绪,回忆了曾经大大小小的战役,以及来白暨星基地之后的事情,埃德蒙正准备一鼓作气写个千八百字,就听一声怪异刺耳的叫声。

    “老大——”

    像是严重受刺激之后,声带受到压迫发出的扭曲惨叫。

    突然这一叫,让刚沉浸在酝酿情绪中的埃德蒙,手一抖,苦思两个小时终于码出来的二十七个字,删了。

    字删了也就删了,才二十七个字,文档也可以复原,但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被这一声怪叫,惊得半点不剩。

    埃德蒙坐在那里,整个人仿佛一头愤怒到极致的野兽,双目赤红,浑身毛发都像是要炸开一般。

    但就算是这样状态的埃德蒙,也没让满心激动的海顿止步,直到被埃德蒙拎着衣领提起来,整个人悬在空中的时候,才稍稍冷静。

    “老老老老大?”海顿看着浑身煞气的埃德蒙,牙齿打颤。

    埃德蒙面上的肌肉抽动着,极力忍耐翻涌的怒气,不过他也知道,若是没有要紧事,海顿不敢就这么冲过来。

    “小明星那边出事了?”埃德蒙只想到了这个原因。心道:明星就是屁事多。

    “啊,出事了。”海顿愣愣点头,随即又回过神,“不不不是,老大,那小明星发现一块A级能源石!”

    埃德蒙松开手将海顿扔下,“嗤,不过是一块……”

    海顿双脚刚落地,气还没缓过来,就再次被埃德蒙抓着衣领猛地提起。

    “你刚才,说什么?”埃德蒙几乎是一字一顿,每个字都从牙缝里艰难挤出来。

    “我是说,那……那个小明星他……他挖出来一块……A级……”

    “A级?确定是A级,不是A-级,是标准的、正A级?”问到后面,埃德蒙上扬的疑问的尾音都带了些颤抖。

    “检测仪器这么显示的。”海顿回道。

    嘭!

    海顿终于再次双脚落地,一个劲地缓气。

    旁边,埃德蒙也一个劲地深呼吸,鼻孔里喷出的气像是要着火一般。

    看埃德蒙这样子,海顿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联盟制定的“发展序列”,即各星球发展的先后顺序,是按照能源高低来排列的,优级能源往前排,也决定着各星球驻扎基地可享受的资源分配的先后顺序。

    他们白暨星的排位算靠后的,而依照现在的发展速度,可能过一百年,白暨星也无法达到移民的初步要求,埃德蒙继续留在这里也得不到什么实质的好处,所以才会想着转业。

    但如果白暨星出现A级能源矿石,且矿石数量不少,那白暨星在联盟发展序列上的排位,就要往前飞跃一大步了!

    埃德蒙深吸一口气,往方召所在的那个矿洞冲过去,他现在急需确定两件事:一,A级能源石是否为真?二,这样的矿石究竟有多少?

    至于转业申请?啧,谁管它!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