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千吉刚跟方召通完话,就收到了她丈夫洪镂的来讯。

    “怎么样了?”洪镂话语中带着急切。

    “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段千吉道。

    “就是说,那事还没提?”

    “现在的确不适合将你那边的事情提起。”段千吉叹道,“方召这个人我知道,他心里其实明白得很,我这时候跟他通讯,除了提到的那些之外,还有哪些隐藏着的意思,他心里肯定明白。”

    “你确定他真的明白?”洪镂不相信,“他才多大?见识也有限,你不提,他怎么可能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能明白?要不,老婆你再给他通话一次?”

    段千吉没说话,只是无奈地看着洪镂。

    “好吧。”洪镂叹了叹气,他也知道这事不可能,段千吉肯定有自己的顾虑,虽然外界都知道方召签在银翼,并不知道,方召的合同与其他艺人是不同的,最早签约的限制比较大的合同,都是方召以作曲的身份签约,但后来的发展,让段千吉不得不换了合同。

    现在段千吉是尽量将人留在银翼,而且,段千吉也跟洪镂说过,方召这个人,并不看重钱财,但你给他看诚意,他也会给予回赠。

    “再等等就知道了。”段千吉道。

    “唉,着急,各处都动起来了,咱们延洲军区不少人也想进去掺一脚,白暨星现在诱惑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现在尚塔那家伙不理人了,级别比他高的都不理,别说我这种级别比他低的,动用家里的关系也没听到回复。”

    尚塔现在将整颗星球控制着,想强硬插足,难,刚增派的那些人都是与尚塔同一系。尚塔这人藏得深啊,这次一动才暴露出来,能在白暨星忍那么多年,估计也是觉得白暨星没什么发展前途,这次机会一来,尚塔肯定会死守白暨星,给他好处让他挪地方都不会挪了。

    军区有传言说,尚塔会在各洲军区都挑些合作伙伴,所以各方才会骚动。洪镂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既然方召是自己老婆公司签约的艺人,在联系不到尚塔的时候,可以通过方召那边去探消息。不过段千吉让等,他也就只能等了,谁让他跟方召不熟呢。

    ——

    尚塔现在很得意,他感谢所有忽略白暨星这么多年的人,白暨星驻军全是他的人,稍后到来的算不上绝对的亲信,但也都是自己人,白暨星现在的话语权在他手里,上面那些老头子要是强制让他挪地方,打死不干。

    他的确是打算在各洲都挑一个合作伙伴,说是挑合作伙伴,其实也只是安各方的心,堵住某些言论而已。但不是现在就挑,他得先将自己的人手安排好,掌控住白暨星再说。他驻守的星球谁都别想撬动!

    而尚塔这人,一嘚瑟起来就容易嘴贱,在之后的一次直播里,尚塔还说了:“感谢大角星号和北落师门探索舰不收之恩!”

    尚塔已经从方召那里知,申请的时候是从最困难的服役地开始选择的,要不是大角星号和北落师门拒绝了方召的申请,方召也不会到白暨星。

    顺便,尚塔还自夸了一番,心中则庆幸,还好当时将方召的申请给收了,不然今天后悔的人还会加上他。

    的确如尚塔所料,大角星号和北落师门两艘探索舰在得知白暨星的消息之后,后悔不已,再一看到尚塔那嘚瑟样,两艘探索舰的舰长恨不得吐血。

    悔啊,是真的悔。

    先是“星光计划”,之后又是A级能源矿,他们怎么知道方召这个小明星会带出这么多事?

    不止大角星号和北落师门两艘探索舰,其他几颗在发展序列上排位靠后的星球,也在动心思。

    以前白暨星跟他们一样,都是“贫困户”,而且“贫困”程度比白暨星还严重,排位更靠后,结果现在人家白暨星一夜暴富,羡慕嫉妒的同时,各基地也都想着:要不要把方召找过来走一圈?

    白暨星的事情发生之后,联盟政府就发话了,会有专业团队带着最新型的探测器去几颗星球走一趟,看看还有没有白暨星的这种情况。

    没赶上白暨星投资的人也都有自己的打算,就算军方不去探测,他们也会组团租用仪器和团队去赌一把。

    但谁都知道,能源矿石是个很奇特的东西,仪器未必能检测出来,仪器是能被骗过去的。之前利用声波探测技术探测的仪器没发现那些矿石的情况下,没人知道方召是怎么听出矿石位置,可能是以前的仪器太老了,也可能是别的原因。

    不过,原则上,服役期间方召归白暨星基地管,尚塔不放人,别人也要不走。

    在方召当天回到基地之后,尚塔跟方召单独淡了次话,并让自己的医护员给方召检查了一下。

    尚塔得到消息,即将带来的科研团队里面,就有人的目标是方召的耳朵,尚塔打算着,如果自己的医护员检查出方召的耳朵有太特异的地方,会帮着掩饰,尚塔甚至想,如果情况更复杂,他可以将方召以保护的名义一直留在白暨星。

    尚塔让医护员做检查的建议,方召同意了。

    不过,检查结果很令尚塔意外,方召除了第八对脑神经比别人发达之外,好像,也没有特别奇怪的地方。

    一嗅二视三动眼,四滑五叉六外展,七面八听九舌咽,第八对脑神经是听神经。

    医护员发现,在特定时候,比如听到特定的声音、音乐等的时候,方召的听神经感受性升高明显。

    那名医护员说,这可能与方召的职业有关。

    得到这个检查结果,尚塔说不出是轻松还是遗憾。

    方召倒是没什么意外的,他在察觉到自身与其他人不同的时候,就检查过,家里还有好几种体检仪器,并没有检查出太过特异的地方,而且服役之前的体检,除了评级比较高之外,就没别的了。

    “既然如此,方召你就现在基地休息,那边的人肯定很快会过来,新元素命名权的事情你知道吧?”尚塔问。

    “知道。”

    “那就好,你可以想想取什么名字。”

    探测器升级之后,就没方召的事了。

    最近这一百年的时间,火烈鸟的游戏机发展到第十代,而探测器已经升级近百次,几乎每年都要升级一次。

    从探测器的快节奏升级就能看出来,这方面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

    ——

    增派的军队和科研团队到达白暨星基地的时候,方召正在房间里写曲谱。

    过来找方召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头,名叫希科,科学院总院副院长,他亲自过来请方召去实验室那边,商量新矿石的事情。

    实验区多了一些仪器,方召走进矿石分析室的时候,看到有好几个没见过的人穿着实验服,这些可不全是采矿工程师。

    其中一人正专注地看着一台仪器的显示屏,低声自语。

    “美啊,真迷人啊!”

    那狂热的样子,像在看一个暗恋已久的梦中情人。

    “别管他,见到矿石就会这样。”希科对方召说道,“屏幕上显示的是新能源石的原子排列图,里面出现的一种新元素,曾经被认为是不可能存在的金属元素。”

    “新世纪以来,发现了很多新元素?”方召问。

    希科笑了笑,“怎么可能!”

    因为知道方召对这方面不了解,所以希科依旧耐心给方召讲解,“每一种新元素的发现,都有极大可能性带来一场技术性变革。但新元素却不是那么好发现的,自科学院总院成立以来,也合成过一些新的元素,那些元素新出世时只有代号,没有名字。”

    希科又指了指前方大屏幕上显示的一张原子排列图,对方召道:“其实,这种元素当年院里曾经合成出来过,但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可重复性也不高,实验结果没有得到承认,所以到现在,它只有一个实验代号,也没有正式命名。”

    新世纪人们发现了一些新元素,有的是在探索宇宙是在其他星球发现的,有些则是人工合成。而得到承认的新元素中,发现于其他星球的,只有两个,一种存在于A+级能源矿石中,另一种,就是现在发现于白暨星A级矿石中的这个了。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科学院总院这么大阵势的原因。

    “它在这颗星球上出现,可能是这颗星球曾经经历过某些时期,而那个时期产生过一些远超人类现有技术所能创造的条件,导致了这种化合物以稳定的状态出现。”

    希科看向屏幕时,眼中同样带着狂热,但也很克制,不会像那些年轻些的实验员一样陷入忘我的疯狂状态。

    见方召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希科问:“有什么感想?”

    “有点灵感而已。”方召道。

    想到方召的专业,希科笑了笑,随即笑容未敛,问:“依照惯例,第一发现者拥有命名权,想好叫它什么了吗?”

    希科心中心想着,要是这年轻人突然犯中二病,取个特别“个性”的名字,他们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允许的。

    “想好了。”方召道。

    “哦?那正好,咱们开个讨论会。”

    希科联系了团队的人,叫上方召,开了两个小时的讨论会,林凯文没能旁听,只能在外面等着,等里面决定好了,他再报道一个结果。

    两小时后,林凯文拿到了会议结果。

    新发现的矿石被称为白暨矿,迄今为止只发现于白暨星。

    新元素定名为“钅召”,符号“Zh”。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