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暨星分布着许多哨点,组成一个庞大的监控网络,监控整颗白暨星的状态。

    虽然现在还不够严密完美,但随着白暨星在发展序列上的排位变动,尚塔肯定会让这个监控网络升级,可能会增加哨点,也可能会加强其中一些哨点的建设。

    方召昨天还听说了,白暨星可能会很快建设次级基地,以前是没钱,穷,没法建设,现在尚塔不用担心那么多了,次级基地肯定会很快提上日程。

    而众多哨点中,有的哨点就单纯只是起一个“放哨”的作用,没有别的事情,但其中也有部分哨点,因为地理位置和环境的原因,还设有一些科研项目的实验地,比如23号哨点就是,据范霖说,那里有他的实验田,只不过,实验田是不对外公开的,所以,除了白暨星基地的部分人员之外,公众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还有实验田。

    林凯文也知道这里以前的保密级别高,这次难得实验田的东西要出成果了,听范霖那说法,是准备公开,他们这也算运气好,能拿到第一手消息。

    不过,23号哨点是不准随意拍摄的,就算在从基地前往23号哨点的途中,林凯文也只是拍摄一些途中的景色,靠近23号哨点的时候就停止拍摄了,哨点的部署也不能随意公开,来这里这几天,他已经知道什么能播什么不能播了,就算他偷偷拍了视频传给报社那边的编辑,也发不出去。直播?真要是直播了不该播的东西,他的职业生涯也到头了,还得蹲监狱。

    方召从空中往下看,23号哨点以前应该是丛林的一部分,不过在这里设置哨点之后,地开出来,周围一片都是土地和架设的防护网。

    整体看,23号哨点就像是一个缩小再缩小的基地,周围高高的防护栏和头顶的防护网,隔绝了外面的危险。

    从空中能清楚看到被圈起来的一块块田地,来的途中范霖虽然也说过在这里有实验田,但方召以为就只是一小块,毕竟只是哨点,不是基地,但现在看来,范霖还真的谦虚了。

    范霖见方召和林凯文都看到了下方的实验田,面上露出得意之色,也向他们解释,“这些实验田都是在这三十年来开垦出来的,建设费都砸进去数个亿了。”

    这话令人咋舌。

    数个亿,在林凯文看来,已经是极大的投资了,三十年来数个亿,每年都是千万的投资,放在以前还在发展序列尾端的白暨星上,的确是难得的大投资了,也难怪白暨星基地的人对范霖他们态度这么好,有专门的队伍和飞行器护送,一看就不是第一次。

    不过,砸下去这么多钱,能回本吗?林凯文怀疑。

    范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他将科研经费砸在这里,自己还贴了不少进来,白暨星基地只出人力不出钱,他还得给哨点帮忙看田的战士们补贴,当然,这些都是应该的,哨点的士兵们也乐得有外快可赚,这些都是被允许的。

    但只要他的东西成功上市,三年内肯定回本。

    飞行器到达23号哨点,在停机坪降落。

    舱门打开之后,方召看到几个穿着作战服的人往这边小跑过来。

    “范教授,您来了!这次搬过来的东西不少啊,看来您真的要在白暨星久留。”为首的那人登上飞行器,态度热情地招呼哨点的人帮忙搬东西,视线快速往方召和林凯文两人身上扫了一眼。

    “小严,今天没出去狩猎?”范霖打趣。

    “咳,瞧您说的,咱们在外打猎的次数也是有严格限制的,上面规定了,平时不准肆意打猎,超过三次就算偷猎,每次还限量,我们今天还是喝的营养剂。”

    严彪心里也郁闷,这范教授怎么老盯着他们打猎呢?难道想要捉他们的小辫子?他们也就有一次不小心踩了几棵他的实验苗,记到现在了,那时候范霖还不在这里,只是一个小实验员,结果这实验员转头就跟范霖告状,还扣他们每个月的补贴费用。不过,看在范霖的实验项目给他们哨点带了不少好处的份上,他不跟这人计较。

    范霖也不管严彪在想什么,给方召介绍:“小方,这是这里哨队的队长严彪上尉,小严,这是方召,星光计划的那位,也是白暨矿的发现者。”

    范霖话音刚落,原本跟着上飞行器搬仪器的哨队的人,都停下手头的动作看向方召,像是在打量一个稀罕物种。

    他们哨点这边消息闭塞,除了基地的命令,基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更不知道网络上的事情,就算是星光计划,也只是在跟上面汇报情况的时候知道过一点,每天看的只有基地传过来的军事新闻,娱乐新闻是半点不知道,只能从来这里的实验员口中知道一些。不过,大部分实验员也不关注娱乐圈的事情,甚至严重脸盲,就算那些当红歌星影星站在他面前也认不出来。

    星光计划其实对哨点的人也没什么影响,大家都知道,服役的人肯定会被安排在基地那边,他们这里,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但是,一切都随着白暨矿的发现而改变。

    哨点的装备随着新一批军队的到来而升级,分配到的物资也多了,生活条件直接提升一个级别,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方召这个人?

    “哈哈,久仰久仰!”严彪更加热情,比对待范霖热情多了。

    “你好,打扰了。”方召道。

    “不打扰不打扰!快,进哨点休息一会儿,德子,那什么什么果茶弄点儿!”

    虽然更看重方召,但严彪也没忘了范霖,“范教授,您也过去休息一下,我先帮您将东西搬到实验室。”

    范霖在后面只是摇头笑,也不生气,“行了,你们继续搬东西,小心点别磕着,我先去实验室看看。”

    “哎!您就放心吧!”严彪乐颠颠指挥人搬东西。

    林凯文凑到方召旁边压低声音道:“哨点的人怎么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方召看了看在前面走的哨队的人,道:“还好。”

    林凯文暗道:好什么啊。一比较,基地那边的士兵正经多了,但想想也是,平时哨点没人管,严彪在这里最大,看那溜须拍马的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这些林凯文也就只是在心里说说,他不会讲出来,讲出来反而降低自己的格调,他是个记者,有什么意见也得拿事实说话,没事实没证据,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

    路过实验田的时候,林凯文往那边看了一眼,“范教授,您说的那个即将上市的‘箭葵’,种在哪里?最边上那两块地吗?”除了最边上那两块地开着的颜色繁杂的花,其他八块都没有东西。

    “不,恰恰相反,除了那两块,其他八块地都是。”范霖说道。

    林凯文看看实验田,回头不相信地问:“您老不是说已经种下两个月,就等发芽了吗?那地上什么都没有啊。”

    “是啊,地上没有但地下有嘛,就等发芽了,依照监测的地下数据来看,明早就能发芽,不然也不会带你们过来。”范霖回道。

    林凯文脚步一顿,“您什么意思?我们这是要在这里待到明天?”

    “对啊。”范霖一脸的“你反应怎么这么慢”的表情。

    “您没说要在这里过夜!”

    “那你也没问。”

    林凯文:“……”这教授耍起无赖来比他们还厉害。

    范霖也没打算跟林凯文多说,大步往实验室那边过去,里面还有他种在培养基里面的其他种子。

    “哎呀我的小菜苗苗儿~”范霖那仿佛久别重逢的激动劲,说话的时候尾音都打飘。

    林凯文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扭头对方召道:“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八十几岁,看起来都像一百多岁的人了,说话那音调还跟小孩似的,还‘小菜苗苗’……”

    不过,范霖的学生似乎已经习惯了范霖这时不时就变老小孩的风格,淡定地装实验器材,汇报监测数据。

    林凯文无语了,这帮人怎么回事?在基地那边的时候不是挺正经的吗?难道不在母星上,远离基地,没人监督管制,所以兵没个兵样,教授没个教授样?

    方召看了眼在实验室里面,对着培养基小菜苗说什么的范霖,笑道:“他长得老,但活得年轻。”

    说起来方召还挺佩服范霖的,看起来一百多岁的范霖,比他这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人,有时候更像年轻人。

    至于范霖忽悠他们来哨点过夜,其实方召早猜到了。瞧了瞧手上提着的水缸,看着里面又开始发光的“兔子”,往里面扔下一颗饲料。

    “方召,你们两个快进来!看,是不是很可爱?!”范霖在里面招手,迫不及待拿起一个小瓶,里面的固体培养基上,有一颗绿色的小指高的只有两片叶子的小苗。

    林凯文:“……呵呵。”理解不了你们植物学家的审美。

    范霖小心将瓶子放进培养箱,转头问方召两人,“知道植物最美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最美的时候?那自然是开花的时候。”林凯文说道。

    范霖笑得很和蔼,心中暗自得意,他就知道会得到这个答案。他已经准备好了一碗心灵鸡汤,最喜欢给年轻人灌“鸡汤”了。

    “小方怎么想的?”范霖看向方召。

    “发芽的时候。”方召道。

    范霖:“……”

    这碗心灵鸡汤是灌不下去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