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亮,视野范围内早已经能看得非常清楚。

    在线观众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大片大片的绿色幼苗,有种难以置信的神奇感觉。

    “真没有用特效?”

    “我看了看时间,真的只过去五分钟内而已,不然我一定以为已经过去几天了。”

    “卧槽!我就上了个厕所,一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我也是,就点了个外卖,切换回页面就发现全变了!”

    “错过的兄弟们可以看看视频回放。”

    “这哪能一样,看直播就是为了在第一时间看到那些影像,翻回放还看什么直播,总有种落后一步的不爽。”

    但就算他们感觉遗憾,也只能去翻回放了,他们又不可能让时间倒流,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实验田前。

    林凯文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好奇地看着看了看那些在短暂时间里破土出来的那些幼苗,看看它们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少发言。

    “范教授,介绍一下?”林凯文看向范霖。

    范霖看了眼手中仪器显示屏上显示的地面数据,摘除面罩,“现在不用戴了。”

    站在后面当背景墙的十来名哨队的人,都赶忙将面罩摘下,摆出一张张正经严肃的自认为最酷的样子。面上很冷静,心里则在欢呼,终于能出现在镜头里了!

    “我之所以给它们取名叫箭葵,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们在发芽时,将整个过程压缩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如箭一样从地下射出。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很快,基本上一错眼就发现那里出现了一棵幼苗。不过,在它们发芽的过程中,会释放出一些气体,有些能闻到,有些闻不出来。但其中有些气体对人体有刺激性,如果不戴面罩,严重的会导致休克……”

    范霖在那边讲着,而离实验田稍远的地方,一名哨队成员从哨点内出来,视线往周围搜寻了一下,然后奔着严彪过去。

    “队长……队长你怎么了?”正准备汇报的哨兵,见严彪擦眼泪,吓了一跳。

    严彪是谁,23号哨点哨队队长,经历过不少战事,但铁血的汉子现在却泪流满面。这到底经历了什么?是感动的还是伤心的?

    严彪咧了咧嘴,“辣眼睛,太辣眼睛了。”

    他自己也没想到,离这么远还能被影响到,刚才那一会儿,眼睛突然有点刺痛,然后眼泪就不停地往下流,像是谁在这里投下一枚催泪弹。

    现在感觉好多了,严彪擦了擦眼睛,问过来的哨兵,“什么事?”

    “基地过来的消息,让各哨点最近提高警惕,别偷懒,一发现异况就赶紧上报。”

    “这个前天不是说过?”

    “今天又强调了一遍。”

    “知道了。”严彪双眉蹙起,看来白暨星A级能源矿石的发现,吸引的注意力不少。

    过来传消息的哨兵说完之后也没立刻回去,而是伸长脖子,往实验田那边看。

    “那就是他们说的那个来咱们基地服役的小明星?长得也就那样,还没我好看。”他昨天没能看到方召本人,现在看到之后,觉得有些失望。

    “长得好看的人那么多,但人家火总有火的道理,听说玩游戏很厉害。”严彪道。

    “我玩游戏也很厉害!我小时候还参加小学组电竞赛,获过奖的那种!”那哨兵笑道。

    “据说他能听到矿石的位置,哦,刚才那什么葵发芽的时候,他也听到了,感觉他那耳朵比范霖手上的那个仪器好使。”

    严彪回想了一下之前箭葵发芽时方召提醒的那一声,觉得当真神奇,人耳朵的听力竟然能达到那样程度!他小时候看过的一个综艺节目就报道过那些有“特异功能”的人,只是没多久就碰到打假,新闻揭了不少黑幕,他才知道那都是骗人的,所以,在听到方召的事情时,他保持怀疑态度,直到刚才。

    “真那么神?”那哨兵问。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严彪见那哨兵视线一直停留在实验田那边,也清楚对方的意思,“想过去当背景板?”

    “嘿嘿,是有那想法,都来快两年了,还没回过家呢。”那哨兵不好意思地抓抓头,他要不是没蹭直播的想法,只传达基地的命令的话,用通讯器就行了,亲自跑过来就是为了看有没有露脸的机会。他就是个毫无存在感的小兵,不像严彪有那么多限制,可以露脸的。

    “还跟我玩心眼,就知道你小子有那想法。去吧,能不能抢到个出镜的位置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严彪笑骂着踢了那哨兵一脚,

    “哎!明白!”那哨兵一溜烟往那边快跑过去。

    严彪又看向实验田那边的方召,不由“啧”了一声。真不知道方召那小子怎么出名的,长得不算特别出彩,本来就没多少存在感,现在全是范霖和林凯文在镜头前一问一答,那小子完全不知道去抢镜,竟然抱着个纸质的笔记本蹲在那里写写画画,不知道在干什么,难道是在另类装哔?

    严彪摇摇头,这帮明星,弄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

    “不过也确实得感谢他。”严彪低叹道。

    白暨星发展序列上排位往前挪,以后队伍的人肯定会增加,他自己守在23号哨点这么久,也该往上提一提了。

    想到这里,严彪忍不住笑起来,他知道他很快能往上升,他的确感谢方召,要不是方召这么快发现白暨矿石,他们的装备也不会升级,基地人员也不会这么快就增加。他现在的军衔是上尉,顺利的话,今年内肯定能升到少校,以后就算退伍,得到的退伍费也不会少。

    实验田那边,林凯文和范霖一问一答,两人配合得很好,等接连回答几个问题之后,林凯文想起了方召,往那边一看,就见方召又拿出了那个眼熟的笔记本。

    “看来方召又有什么感悟了,正忙着创作呢。”林凯文这算是给在线观众的一个解释,告诉他们,方召不是在偷懒,而是抽空创作写曲谱。

    林凯文不提,很多人都忘了方召是作曲出身。

    不过,在线观众们也有个疑问:为什么要说“又”?灵感是那么容易来的吗?

    有人感叹方召服役期间也坚持创作的精神,但也有人说方召作秀。

    不管别人说什么,方召看不到,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也不在乎,他只是将刚才看到箭葵发芽的那一刻,脑中闪过的那些灵感,一一记录下来,写完之后,合上本子装好,再次下地干活,听范霖的指导,给地面适度喷水。

    “对了方召,我想将你从基地那边调过来,你以后跟着我们在23号哨点,就在这边服役,意向如何?”范霖问道。

    这时候,林凯文已经关了直播,听到范霖的话,差点跳起来。

    “调过来这边?!”林凯文不愿意,哨点的条件比基地那边差太多。

    “你们还想回矿区拍矿石?在这里多好啊,拍点花花草草也不错,在基地那边能拍什么?现在挖矿也轮不到你们,就算能被分过去,基地那边也不会准许你们直播挖矿的。”范霖不急不缓地分析。

    A级别的能源矿和A-级别的,能一样吗?开采挖掘的时候肯定会有更多保密措施,比如每天开采的数量、矿石品位等等那些,现阶段都不会公开,所以,就算过去,也不可能拿到那边的消息,别说他们,新来的那几个军报记者也不可能知道。

    林凯文也明白范霖的意思,转到这边来确实要比基地那边更容易操作,但就是生活条件差点。

    “如果方召你同意的话,我跟尚塔说一声,将你的服役分配,从矿区调到这边即可。”范霖看过去。

    “那就麻烦您了。”方召回道。

    “哈哈哈,不麻烦不麻烦!你放心,这边肯定比挖矿有意思,种种花养养草,还能跟着哨队的人打猎吃野味,多好啊,那些比压缩食物好吃。”

    范霖大笑着,心中思索,待会儿回屋就跟尚塔商量这事,方召毕竟是星光计划的成员,与其他服役的人不一样,程序上肯定会麻烦一点,得提前打招呼。

    林凯文见方召都同意了,而且范霖说的那些他也心动,基地那边虽然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好一些,但限制多。哨点就不同了,更自由,能拍的东西也更丰富,利益角度看,这边确实比基地强。

    不过,既然要搬过来,他得先回基地那边收拾行礼。

    中午休息,回房间之后,林凯文给基地那边打了个电话,想申请一艘飞行器过来接他们,送他们过来的那队人和飞行器,已经返回基地了。

    只可惜,没申请到。

    “他们说暂时调不出多余的飞行器过来,得等,鬼知道这一等要等多久!那么多飞行器,怎么可能调不出一辆来接咱们?肯定是范霖从中作梗!”林凯文愤愤道,“姓范的太阴险了!”

    方召一边往水缸里投饲料,一边回道,“也可能那边真有任务,刚才听哨队的队长说各处戒严,飞行器可能被派任务了。其实从白暨矿发现开始,就很难申请到飞行器了,范教授那是因为与基地合作时间久,优先级更高。”

    “所以我才说范霖阴险!他早就打算将咱们弄到这边给他打广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