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台讨论区炸了。

    期待度那么高,多少人放下手里的事情就等着方召的这一枪,吃瓜群众、游戏玩家、评论专家、娱乐媒体,等等那些人都因为各种目的而等在那里,结果在最关键的时候,等来一句“信号断开,连接中”?!

    在黑屏的那一刻,多少人爆出了许久不出口的骂声。

    另一些人反应稍慢,在黑屏的那一刻呆愣在那里,随后,也同其他人一样,奔到讨论区发泄自己的不满。

    “我——X!老子还以为没交网费断网了,换其他台发现全部都正常,就S5台黑屏!!”

    “我这边也是,只有S5台没信号,其他台正常。”

    “看来是S5台的直播信号断开了,不是我们这边网络的问题。”

    “昨天不是还报道说白暨星的通讯网络全部升级了?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

    S5台的讨论区,文字信息中大篇幅不文雅的语句被和谐成“**”,语音消息,随便点开一句,就能听到里面被和谐的[哔]音。

    而S5台所属的《第一战线》的星光计划栏目组,此时也焦头烂额,客服完全忙不过来,投诉电话一个接一个。

    “我们要求立刻恢复S5台的直播信号!立刻!马上!”

    “别跟老子哭穷,别说没经费升级通讯设备!白暨矿是白挖的吗?!矿石被你们吃了?!”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贪污!腐败!该用在升级通讯设备上的钱一份不漏的给老子放、回、去!”

    一名客服人员听着客户的抱怨,擦着额头的汗,心想:你去告我们也没用啊,又不是我们负责白暨星的通讯网络建设。

    看看栏目组官方公众平台上那些留言,扑面而来的怨气,打得栏目组措手不及。

    直管五个台的主编此时气得脸色涨红,问技术员:“查到原因了吗?!”

    “确实是那边的直播信号断开,连接不上,我们联系不到林凯文,要不先尝试联系白暨星基地?”

    “那就先联系白暨星基地!”主编很生气,“林凯文怎么办事的!直播就不会找个信号强的地方吗?!”

    丛林直播就丛林直播,怎么选个信号不稳的地方?而且偏偏还断在这种时候,网上已经有不少人指责他们是故意玩的这一手,目的是为了吸引公众注意。

    简直放P!

    不过很快,栏目主编就听到了一个更坏的消息。

    “头儿,白暨星基地也联系不上!”

    “……怎么可能!那边不是才升级的收发器网吗?”

    与此同时,白暨星23号哨点附近的丛林里。

    严彪示意方召可以动手之后,等了几秒,没等来方召射击,正准备出声,就见方召收回枪,看向空中。

    “怎么了?”严彪记起方召的听力比寻常人要好,问道,“听到什么动静?”

    “感觉不太好,有事要发生。”方召道。

    “听出来的?”严彪疑惑。

    “直觉。”方召看向严彪的眼神,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严彪收起笑,打算联系哨所的人,发现联络不上。

    “没信号。”

    “没信号?”林凯文也诧异,“咦,直播信号也没了,这是基地那边出问题还是哨所那边出问题?”

    严彪没回答,将通讯器上的模式切换成哨点内部的网络,这次连上了。

    “哨所有什么异况?”

    “没啊,一切正常。”哨所内此时负责警戒的人回道,“不过,联络不上基地了。”

    “其他哨点联系得上吗?”严彪问。

    “也联系不上,只有咱们23哨点区域内部网络能用。”

    “那应该是基地的主网出问题了。”想了想,严彪吩咐哨所的人,“警惕,注意周围有没有可疑事物,防御系统调至最高防御级别,保持开启,我半小时之内到。”

    断开通讯后,严彪对林凯文和方召道,“我们先回哨所。”

    “好好!咱们回去!”林凯文巴不得立马回去,在丛林里实在是太没安全感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能从其他人面上的神情和周围的气氛中感受到紧张,不管是不是他们多心,回哨所躲着总会安全些。

    从哨所出来的时候,他们并不赶时间,所以走得慢,但现在是特殊情况,严彪想尽快赶回去,哨队的人没问题,方召也没问题,但林凯文就不行了。

    严彪看了看才跑一会儿就已经累得喘粗气的林凯文,让队伍里最健壮的雷奥·德直接将林凯文扛起来跑。

    出来时走了一个多小时,回去的时候只用了二十来分钟。

    进哨所之后,严彪就立刻赶去监控室,检查是否有其他异况。

    方召扶着林凯文走进房间,终于缓过来的林凯文面色很差,这一路被人扛着跑也不好受。

    “方召,你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基地那边的收发器网出故障?还是被攻击了?”一歇下来,林凯文就开始思考,职业思维让他更喜欢往坏的一面想。

    “肯定不是好事。”方召道。

    林凯文诧异地看向方召,“难得啊,竟然听到你说这话,为什么这么肯定?真不是听出来的?”

    “直觉。”方召不想多说,他无法得知基地那边的情况,就坐在床沿静静思考,眉头越皱越紧,不好的感觉越发强烈。

    余光瞥见旁边的亮光,方召看过去。

    没有喂食,水缸里的那只平时懒洋洋的“兔子”,此刻竟然开始发光了,游动也激烈了一些。

    方召打开通讯器,在哨点内部网络模式下,联系严彪。

    “什么事?”那边严彪的声音紧绷,似乎已经察觉到什么了,没了平日的随意。

    “有东西要来了,应该来自空中的,这里不安全。”方召说道。

    那边严彪没出声,应该在思考是否听取方召的这个建议。

    没让方召久等,五秒之后,严彪道,“我让人将你们带到地下避难所,那里能防一定程度的空袭。”

    很快,几名哨兵将方召和林凯文带到哨所的地下避难所,没一会儿,范霖和那些实验员也都被带下去。

    “如果地下避难所也承受不住的话,就从那边的紧急出口出去。”带他们过来的一名哨兵指了指墙上的布局图,图上标注了整个地下避难所的细节。

    “明白了,你们自己也小心。”范霖作为这里年纪最大的人,这时候也表现得很镇定,他必须镇定。

    等哨队的人离开,这间地下室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压抑。

    范霖为了缓解一下大家紧张的情绪,笑了笑,对方召道:“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方召下来时,将水缸也带上了,此时水缸里的家伙正发着光。

    “它似乎……情绪很激动?”方召说道。

    “不,也可能是在害怕,大概察觉到了危险吧。”范霖这话一出,这间地下室的气氛更压抑了。

    “这地方也太老了,不知道质量怎么样。”林凯文看了眼周围,担忧道。

    哨所的防卫系统和通讯设备是升级了,但地下室却没有,看上去很简陋,有种年代感。

    “大家小心!”方召突然道。

    轰——

    整个地下室都晃了晃。

    “发生什么事……”

    轰——

    林凯文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轰响,伴随着地下室的摇晃,没站稳的人差点摔倒。

    天花板上有一些碎屑掉落,桌子上搁着的东西也有几件滚落。

    “哨所被袭击了,不过刚才那两下并没有直接打中,应该是被哨所拦截在空中了。”范霖安慰大家,“大家不要太悲观,哨所的防卫系统升级过……”

    范霖话才说到一半,一声剧烈的轰响,整个哨所都像是被放进盒子里被人使劲摇过一样,刚才站着的和坐着的几名实验员都摔到地上,范霖要不是被方召扶了一把,肯定会使劲摔一下。

    林凯文的脸直接撞在地面上,鼻子里有血流出,若不是方召刚才将他往旁边拉一步,他可能就被天花板上掉落的东西给砸到。

    室内的灯“呲呲”了两声之后,熄灭,水缸里的“兔子”发出的光,将室内照亮。

    “大家怎么样?”方召扫了眼其他人。

    “有人受伤了,不过应该没生命危险。”一名实验员回道。

    方召看了眼墙上的布局图,走到角落里那个倒下的柜子边,撬开变形的柜门,将里面的医疗箱拿出来,“药水有限,大家先给受伤的人处理一下,伤势较重者优先。”

    “方召,你看我这……属于哪种?”一脸血的林凯文问。

    方召瞟了他一眼,“轻伤,先等着。”

    “哦。”

    林凯文那紧张劲过去之后,职业病犯了,将摄像机打开,虽然连不上网开不了直播,但能拍摄。

    将摄像机调成拍摄模式,先拍了周围一圈,然后对着自己,抬手抹了抹鼻下的血,“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林凯文,我的工作证编号是LKW7986,来自皇洲,现在,我正在白暨星23号哨点的哨所地下室避难,哨所被袭击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上面到底什么情况……”

    对着镜头说了一堆之后,林凯文将刚拍的这一段视频设置成自动发送,一旦通讯恢复,就会自动发往报社栏目组。

    “方召,你要拍一段吗?”林凯文问。

    “拍什么?”

    “遗言。”

    方召:“……”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