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科幻灵异 > 未来天王 > 第206章 暴怒(二合一)
    沉默地看了林凯文两秒,方召拨开林凯文递过来的摄像机:“不用。”

    随后,方召继续拿着药水瓶帮受伤的人处理伤口。

    在灭世纪时期,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突然遭受袭击,感受死亡威胁。

    那时候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没人知道下一刻自己会怎么样。但现在是新世纪,对于平日里习惯了和平生活的人而言,这样的袭击简直如同末日,心理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其实,依照灭世纪的习惯,方召在重生之后没多久,就写了遗嘱,保存在个人终端,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修改,因为他自己的财产在变化。而如果某一天他突然因为意外事故而去世,一旦判定死亡,保存在个人终端的遗嘱就会自动公开。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其实还没有很糟糕,依照方召自己的判断,不至于一点生的机会都没有,至少现在他们都在地下室避难,听动静,袭击者数量也不多。

    但林凯文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虽然以前也遇到过一些危机情况,但远不如这一次带给他的压力大,在刚才爆炸发生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这次会嗝屁。

    不过,作为一个记者,林凯文很会权衡利弊,衡量一番之后,便下了决心。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安然度过这次危机,但这也是一个机遇。既然现在摆脱不了困境,但这次机会他必须抓住,他要记录这一次真实的事件,像《第一战线》报社的那些优秀前辈们一样,报道战地的真实情况。不同的是,他没有“大无畏”那么高的觉悟,精神层面还处于“怕得要死但被逼无奈”的程度。

    如果他没法活下来,他所录下来的这些,说不定会让他成为记者圈名人堂里面的一员,遗像也会供人瞻仰,以后拍纪录片或者教育片的时候或许还能成为其中的真实录像节选。

    而倘若他能安然度过这一劫,他……就发达了!

    圈内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报道娱乐节目与报道战地情况,后者逼格要高得多!就算时政新闻也远远比不上战地报道的含金量!但职业的战地记者都是不露面的,业余的记者也没谁愿意碰到一场真正的战事,容易丢命。可一旦遇上,没谁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

    深呼吸,林凯文尽量让心中的恐惧平息有些,有些颤抖的手再次控制摄像机,继续录制:“我还能听到一些大大小小的声音,上面正在交火,我们一共遭受了三次轰炸,前两次被防卫系统挡住,第三次没能全部挡下来,我们都受了伤……”

    林凯文本来想第一个就拍方召,但是眼神一扫,发现方召是唯一一个算得上“毫发无伤”的人。不想自打脸,林凯文控制摄像机又往范霖和其他实验员那边转过去,有技巧地只拍了方召一个背影。

    作为一个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记者,虽然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处境下拍摄,但林凯文很会控制镜头画面,镜头捕捉到的画面很能渲染气氛,将室内的狼藉和伤员的惨况都拍摄下来,也没有咬文嚼字,他善于用镜头说话,话语只是起辅助作用,浅白的话语更能将镜头中的画面解释清楚。

    “我猜测这次袭击者身份是恐怖分子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应该谋划已久……”

    脑子一旦转起来,林凯文的思维就清晰多了,不像一开始受到惊吓时脑子卡壳的状态。

    林凯文在那边分析事件,从信号断开到与基地失去联络,一直分析到此刻的情况。

    方召一边帮忙给伤员上药,一边听林凯文分析袭击者身份。

    重生这么久,方召确实没感受过战事,新世纪城市的生活很平静,就算在牧洲那边有苏侯的那些事情,但总的来说,还算和平,毕竟全球统一,各洲也是合作的关系,成为一体,但在看不见的地方,还是有纷争。联盟统治阶层内部有争斗,但外部也不平静,只是平日里并不影响普通人的生活罢了。

    方召并不觉得奇怪,灭世纪时大家联合对外,可创世纪之后,利益分配不均,人心贪婪,一旦控制不好,内战就多了,延洲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年延洲的创世纪大将乌延一死,乌家内部争斗使得延洲一把手换人,乌家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相当尴尬的地位,就算现在又发展起来了,也无法再拿回绝对的话语权,只能转变发展路线。

    至于那些极端恐怖分子,方召也听一些人提过,服役之前,方老太爷在跟方召谈经验的时候,也提到过那些跟联盟政府对着干的人。

    方老太爷评价:“那些人都是疯子,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借口,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

    联盟政府管不住的组织很多,其实每个时期都有这种团体,不管是新世纪还是旧世纪,但并非每个这种团体都会危害社会,能被列为恐怖分子的就属于高度危害型。

    与此同时,白暨星基地。

    尚塔现在处于暴怒状态,刚在指挥室对着下属发了一顿火,现在冷静了些,但眼中的煞气,仍旧令几名正准备询问情况的军报记者咽下了准备出口的话。

    尚塔看都没看那几名记者,直接将指挥室的门拉拢,阻断了其他人的视线,也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四十分钟前,基地的通讯网突然瘫痪,打了尚塔一个措手不及。

    “强调多少次,升级通讯网时一定要警惕,要谨慎,就他妈记不住!科学院总院的通讯工程师又怎样?大意,自以为是,平时被人捧太高都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尚塔压下去的怒火又起来了。

    “他们还是有真本事的,只是这次没能做到完美,让人钻了空子。”一名基地高层说道,“这次很显然是有人早就策划好的,很可能早在白暨矿发现之前就计划好,对白暨星的军事布置也做过了解,并非临时决定。”

    “那几个工程师就是欠骂!”尚塔一想到这四十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怒火就无法遏制,“但凡他们再谨慎些,能出现这种情况?就算通讯网瘫痪,也不会出现大问题,能快速修复。可现在呢?四十分钟了!四十分钟内能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我说你们都应该知道!”

    室内安静了一瞬。在座的都是老经验的人了,四十分钟的时间里,基地无法得知白暨星其他地方的情况,脱离掌控,不知道会有多大损失。

    现在,他们只能用基地范围内的内部网络来联系。

    “猜猜,这次是谁下的手?”尚塔敲了敲桌面,问。

    “除了‘T’,还能是谁。”在座的人都想到了同一个。“T”组织,是他们对名为“明日帝国”的极端组织的简称。

    有新通讯进来,尚塔赶紧接听。

    “派去附近几个哨点打探的人回来了,暂无异常。”

    “矿区的人来报,矿区被袭击,情况已控制,击毙恐怖分子7人,在役人员31人受伤,暂无死亡。”

    一条条消息,让指挥室的人难得松了口气。

    矿区的防守是尚塔亲自布局的,尚塔也一再强调让守矿的队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现在看来,还是有效果的。

    难得得到几条好消息,但尚塔还是觉得不安,拿起通讯器,联系正在修复通讯网络的工程师,“好了没?”

    就三个字,但每个字都带着硝烟。

    那边的工程师语气有些虚,又带着些放不下态度的僵硬感,“还没。”

    “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内修不好,你们几个,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

    不等那边的工程师说什么,尚塔就断开通讯。他最多等待一个小时时间,已经过去四十分钟,再继续等二十分钟,如果还修不好,他会执行另一套方案。

    被尚塔毫不留情甩脸色的工程师,虽然憋得脸色涨红,但也不得不忍下来。他们这次是好不容易抢到名额来白暨星升级通讯网络,可没想到刚来就出问题,确实是他们的疏忽让人有机可乘,要是二十分钟内修不好,被尚塔赶回去,他们也脸在科学院总院待下去了,最重要的是,被强制赶回去那属于职业黑点,以后也不会再有往上发展的机会。

    好在,重压之下,他们终于在第十九分钟,让通讯网暂时恢复,虽然还不稳定,但至少挽回了点颜面,最多再过十五分钟,肯定能完全稳定下来。

    几乎在恢复通讯网的那一刻,尚塔就收到了各哨点的消息。其他哨点都还好,但8号、23号、61号、85号以及97号哨点遭到袭击。

    通讯网络还没有完全修复好,信号依旧不稳定,尚塔想联系这五个哨点,却断断续续,不过好歹也将那边的大致情况汇报。

    还好因为白暨矿的发现升级了各哨点的防护系统,不然现在五个哨点肯定已经完全失去联系,或者说,五个哨点已经从白暨星消失。

    这也让尚塔确定,这次的袭击肯定是早有预谋,早在白暨矿发现之前,他们白暨星就被盯上了,并非那些人临时决定。而现在那些人依旧发起袭击,恐怕是因为担心以后白暨星防守军队更庞大、布局更严密了不好下手,又不想放弃这一次袭击,所以才匆忙制造了这场袭击事件。

    突然想起什么,尚塔猛地抬起头问指挥室的人:“范霖将方召的服役位置转到哪里了?”

    副官将方召的服役档案调出来,上面服役位置一栏“现役”那里显示:“23号哨点。”

    室内再次安静了一瞬,气氛凝重。

    范霖,科学院总院资深教授,还是带着大项目的资深教授,牧洲名人。

    八名实验员,都是范霖手下的科研精英。这次要是真出什么事情,范霖的实验室就相当于被人一锅端了。

    还有方召和林凯文,身上带着星光计划任务,很受关注,出了事是绝对掩盖不住的,更别说信号断开前那边正在直播。

    方召,白暨矿的发现者,算得上是改变白暨星命运的人,尚塔也感谢他,尤其是那双耳朵,如果因为这次袭击而出事,就可惜了。

    “方召的服役变动并未对外公开,就算直播时,也没有对外公开过方召所在的是23号哨点。”一人说道。

    “范霖来这里的决定也是看白暨矿被发现才过来的,所以,他们都不是目标。”

    “声东击西,T的人只是想制造一场袭击事件而已。基地防卫加强,他们知道袭击基地是自讨苦吃,在这边试探,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之后,就干脆放弃基地,挑哨点下手,至于23号哨点为什么被挑中,只能说,范霖和方召他们运气不好。”一名少将军衔的人说道。

    尚塔也没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立刻派人去被袭的五个哨点支援。

    网络上,远离战端的人们并不知道白暨星此刻的情况,他们此刻只有怨气。

    “《第一战线》的人别装死!”

    “直播呢?为什么还没好!”

    “投诉,我们要投诉!!”

    一开始还有很多媒体趁这机会攻击《第一战线》,尤其与《第一战线》差不多性质的报社,之前眼红《第一战线》能借着星光计划重涨人气,现在终于逮到机会喷一把了。

    除了喷《第一战线》的人,也有趁机黑一把方召的人,毕竟方召起来得太快了,挡了不少人的路。

    而那些娱乐杂志,此时更是兴奋得无以复加,他们最喜欢趁机搅混水了,反正跟着骂又不会被抓,还能趁这机会吸流量,说不定节奏带起来之后就会有人拿钱堵他们的嘴,不借机捞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的银行账户?

    所以,在直播断开的短短半小时时间,网络上一片叫骂声,但随着时间过去,直播没恢复,《第一战线》也继续装死,没有公开回复,而敏锐的人却发现,主流媒体原本指责《第一战线》的声音渐渐消失,热门的娱乐媒体也在渐渐熄声,还在网上带节奏的,要么不够敏锐又没有消息渠道,要么就是被利益冲昏头脑的傻哔。

    皇洲某报社,运营网上交流平台的人接到上面的指示,将刚才发出来指责《第一战线》的文章删掉。

    “为什么要删?转发的人很多,这些可都是流量,有流量就有钱啊!”运营的人不解。

    “难道有人砸钱让删?”另一人猜测。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上面让删,那就删呗。”

    延洲,银翼总部大楼。

    段千吉接到丈夫洪镂打来的电话之后,让公关部那边暂时不要发声。

    网上依旧有很多被带动起来骂方召的人,不管他们只是纯属找事情发泄,还是真的满腹怨气,骂完之后还大爷似的跟着别人来一句:“银翼,出来洗地了!”反正这种事情又不犯法。

    银翼五十楼,虚拟项目部门。

    祖文等几名技术人员正在网上披马甲跟人对喷。

    “都快一个小时了,公司公关人员似乎没出手。”庞普颂疑惑。

    “《第一战线》也没个解释。”

    “不止他们,您们有没有发现,最开始抨击《第一战线》的那几个报社,全都将发出来的言论删了。”秦久楼说道。

    “还真是,不仅删了,现在也都一直保持沉默。就连延洲这边一直跟咱们对着干的那几家也都闭嘴了!这么说,公司和《第一战线》那边其实出手了?”祖文问。

    “不。”秦久楼沉声道,“我觉得,可能出事了。”

    银翼还没有同时让这么多家竞争对手统一保持安静的能耐,除非是因为某些事情,让延洲以及延洲之外的那么多大型媒体公司噤声,不敢乱发言。

    祖文还准备追问,就听到一声新消息推送提示,点开一看,眼珠子都快蹦出来。

    “我X!恐怖袭击?!”

    秦久楼点开链接,是皇洲军事新闻频道正在播放的新闻。

    “……白暨星遭到恐怖分子袭击,通讯网络临时瘫痪,无法联系……”

    这消息让网上的骂战,突然间像是被施加了一个大型冰冻法术,全体停止。

    外星基地遭到恐怖分子袭击,这种事情并不是新闻了,每年都会发生那么一两次,尤其是那些偏远的装备不齐全、条件差的地方,最容易被盯上。

    但也正因为离得远,所以人们听一听,说一说,也就过去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有那些快要服役的人才会去关注,然后尽量让自己服役的地方离那里远一点。而不关注时政新闻的人,压根都不知道恐怖袭击那回事。

    但这一次,白暨星实在是风头太盛,关注的人太多,就算隔着网络,也让大家感觉好像发生在自己眼前一样,以至于很多人被这消息打蒙。

    “恐……恐怖袭击?”

    “看时间,就是在直播断开的时候!”

    “这真不是在拍戏?”

    五分钟后。

    网上一条消息出现,上面有一个配图,图是白暨星的宣传视频截图,只是上面多了一个大大的“T”字。

    很快,各大媒体报道这件事,解释这幅图所要表达的意思:恐怖组织“明日帝国”,即“T”组织,宣称对白暨星袭击事件负责。

    延北市干休所,正浇花的方老太爷看到这消息时,手一个哆嗦,水壶掉落在地上。

    老太太也赶紧拿起通讯器,联系以前的战友,希望能得到白暨星那边的最新情况。

    二老面色苍白,他们现在后悔了,不该同意方召去白暨星服役的。别看他们嘴上经常说着让小辈们去参军,去艰苦的地方服役,但有时候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起来还是心疼小辈。方召那时候的决定,二老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但高兴的同时也担忧,怕方召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白暨矿的发现,让方老太爷在干休所很是得意了一把,没想到,得意了没几天,就碰到这种事情。

    “小召是白暨矿的发现者,还是个明星,那边应该派了不少人保护,应该没事,嗯,肯定没事。”方老太爷不知道是在安慰老伴儿,还是在说服自己,低声几句,又赶忙拿着通讯器,继续联系人帮忙打听消息。

    白暨星那边,林凯文收到发送成功提示的时候,心中一阵狂喜。

    发送成功意味着通讯恢复,通讯恢复证明基地那边肯定能得知这里的消息,肯定会派人过来支援,就算基地那边忙不过来,他这边也能将消息发送回报社去,还能跟亲人通个话呢!

    只是,在看清发送状态之后,就感觉迎头一盆冰水浇下。

    他拍了那么多视频,只有第一个视频发送成功,还不知道是发送了多久才发送成功的,第二个视频卡在19%,进度缓慢。直播更是无法,联系基地也联系不上,不知道什么原因。

    “是不是地下室信号太弱?”林凯文说道,“范教授,你们联系上了吗?”

    范霖摇摇头。他觉得很对不起方召和林凯文,毕竟他耍了心眼才将方召调过来的,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方召,这次是我的错,不该把你们调过来。”范霖叹道。

    等了会儿,没等来方召的回应,范霖看过去,就见原本给伤员处理伤口的方召,此时站起来了,看着这间地下室门口。

    室内突然变亮了一些。

    水缸里的“兔子”发出的光,比刚才要亮得多,原本看上去软软的毛也根根炸起,每根毛的末端还带着一些亮点。看上去很漂亮,但范霖却有种危险的感觉——这时候谁碰它谁倒霉。

    很多动物对危险的感知力比人要强,在这间地下室的人,都不是傻子,也因为如此,才会紧张。

    “外……外……外面有什么?”林凯文刚才的兴奋已经退得一点不剩,而一旦安静下来,仔细去听每一丝微小的动静,就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奇怪的嚎叫声,令他全身的汗毛都要炸开一样。

    方召没回答,而是走到门口,在旁边墙上的按键板上按了按,一个屏幕跳出,上面显示的是这间地下室门外的画面,因为太久没换,也没保养,设备比较老,画面时不时扯动一下。

    外面没有灯,摄像头显示的是夜视模式,色彩不那么鲜明,但还算清晰,将门外的情况传输过来。

    一个四肢细长的生物正从地下室门口走过,它长着钩子一般的利爪,浑身的毛像是寸寸结团,而部分裸露的皮肤处,一根根凸起的筋跳动着,面部狰狞,尖牙边上有一些液体滴落,不知道是唾液还是它们血液。

    这种一看就是病态的生物,根本不是白暨星的野生动物。

    嘣!

    一声硬物断裂的脆响,在安静的地下室骤然响起,惊得众人浑身一抖。

    众人循声看过去,只见方召手里原本握着的一块从伤员身上取下来的金属片,被硬生生捏断了。

    方召背对着他们,平时算得上平和冷静的双眼,此时却如打磨过的刀刃一样,泛着凶光。

    看似镇定地站在那里,但方召此时的内心已经怒火滔天。

    虽然灭世纪时期的那些生物,对于新世纪人们而言,已经算不上大威胁了,甚至还有些富豪曾放言想养一只灭世纪生物当宠物,可惜法律不准。关于灭世纪生物的实验,有着严格规定,申报也必须经过重重审核,一但发现违法情况,抓到一个就往死里罚。

    有些人为了金钱而违法进行灭世纪生物实验,比如收藏圈子某些打着灭世纪标签的标本和骨骼饰物等。而有些人,则是其他目的,比如将它们当做一个生物武器。

    哨所里肯定不止这一只,袭击者故意将它们放进来攻击哨队的人。

    新世纪的人们可能只是反感恐怖分子的这种行为,而方召则是怒!

    持续近一百年的战乱,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为的就是看你们再将它们放出来?

    造反呢?!

    一群混账东西!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