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所各处枪声不断。

    严彪面色惨白,脸上布满汗珠,看了看被血染透的裤子,强忍着疼痛,脸上凸起的青筋随着每次细微的挪动一抽一抽,但一双眼睛却依旧如雷达般扫描着周围的动静。

    “指挥室,基地那边怎么回复?”严彪通过通讯器,询问留守指挥室的人,胸口剧烈起伏着,话音有些急促,

    “基地说已经派人过来了,队长你还是先接受治疗,你那样……”

    “队长,你受伤了?!”

    “队长别耽误治疗,基地已经派人过来,咱们只要再顶会儿就行了。”

    通讯器里传来另外几个声音。

    他们这个通话线路,是多人通话模式。

    “守好你们自己那边!别分心!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

    严彪擦了擦快要滑进眼睛里的汗,锐利的视线依旧盯着前方的废墟,想从中找出那两个藏着的袭击者。

    那两个人,太狡猾了,严彪不敢大意,他虽然没有守墓人那么强的感知能力,但他能凭自己的经验跟直觉,推断出一些东西。藏着的那两个人肯定在这轮袭击中的起主导作用的,就算不是主导作用,也是关键人物,不能让他们再靠近哨所!

    但那两人太敏锐,每次都能在狙击手开枪之前溜掉。也正因为这样,严彪毙掉那两个人的决心才更坚定。

    如果他现在被带去安全的地方治疗,肯定得抽调出人送他,还得有人掩护,那样就更难将那两人杀掉。要去医治他也必须等那两个人都被干掉了才离开!不杀了那两人,他死都无法安心!

    这时,耳机里面传来指挥室那边的声音。

    “队长,监控器显示又有怪物往你们那边过去了!”

    严彪心中发沉。他怀疑就是藏在前面的那两个人使用了某些手段,将更多怪物引过来分担火力。那样一来,想要狙杀那两名恐怖分子的难度,就更大了。

    “多少只?”严彪问。

    “你们右侧方向,有七只……六只……五……四……”

    严彪听着通讯器里面的话,脸色一沉,凸起的青筋抽得越发厉害了。

    “你他玛在玩倒计时!?”严彪低吼,这都什么时候了!

    “不……不是,队长,我真的在认真汇报,你们右侧这边之前确实有七只往你们所在的方向过去,但它们的数量正在减少,还有两……一只……没了。右侧清除。”

    严彪猛抽了一口气。

    就说话的这点时间,这才多久?七只,全灭!

    他们哨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神枪手了?

    “谁干的?”严彪问。

    “不知道。”

    “你没看见?就没一个摄像头是好的?”

    “有是有,但我就只看到监视器上一只只怪物倒下,不知道谁开的枪。不过,不像是咱们哨队的人。枪声不对,不是咱们哨所使用的枪型,像是更老式的枪型会发出的声音。”

    听到这话,严彪就更疑惑了。

    难道是跟袭击者一起的?但如果是那边的人,为什么会射杀这些怪物?

    援军到了?

    也不像。

    如果是基地的人过来,不会只有一个。

    到底是谁?

    “找出来!”严彪道。

    其实不用严彪说,指挥室的人也在认真找。很快,敏锐的探测仪捕捉到的属于生命物体的运动,看着监视器上显示的亮点变化,指挥室的人身体一僵,赶紧道:“德子!那人往你那边过去了!不知是敌是友!”

    不知是敌是友这话让雷奥·德心中惊讶,一般他们都是往坏处想,但现在一个“不知是敌是友”,就说明对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利于他们这边的。

    雷奥·德正带人清理进入哨所内部的恐怖分子和那些怪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问道:“在哪边……不用说,我已经听到枪声了。”

    通道的摄像头坏了,指挥室的人无法看到那里的情形,但能通过探测器看到一个个属于生命物体的光点,蓝色的是属于人的,红色的是属于那些怪物的。

    雷奥·德这边有五个人,五个蓝色光点,这条长长的通道中间,有六个红色光点,且正往雷奥·德那边快速移动,然而,在通道的另一端,还有一个蓝色光点,以更快的速度追上那些红色光点,且在这个过程中,红色的光点还在减少。

    作为现场目击者之一,雷奥·德的感触更深。

    六只怪物快速跑动时,带起呼啦啦的风声,还有它们低吼的怪叫,沿着通道传开。而每一声枪响,就会有一只怪物倒下,

    雷奥·德没有让人开枪,只是警惕地看着前方过来的人以及快速减少的怪物。

    他们碰到这怪物,都是离远点射击,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与它们近身搏斗的,因为不了解,很被动。射击头部?说得容易,真正操作起来的难度有多大,他们在过去的这一个小时里已经深刻感受到了。

    但现在,几乎每一只都是被一枪击毙。不提枪法,雷奥·德发誓,他以前从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

    是的,在雷奥·德看来,这个人就是疯狂!

    不仅一枪击毙,而且在以极快的速度追上那些怪物之后,依旧保持原本的速度,无畏无惧冲了过去。

    雷奥·德眉头皱起。近身战?

    棍棒打在那怪物绷紧的如岩石般僵硬的肌肉上,发出嘭嘭的闷响,响声尚未停歇,第二棍便带着一阵劲风暴起,准确地重重地砸在那怪物的脖颈处,暴雨般的攻击与骨骼断裂的噼啪声连成一片。

    雷奥·德从皱眉变成惊愕。

    一只接一只怪物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砰!

    枪响。

    最后一只怪物重重摔在地上,前冲的惯性让它摔下之后滑出了一段距离,地上拖出一条偏褐色的血痕,头上带着一个血洞。

    旋风般的攻击,不过眨几眼的时间,还没等雷奥·德回神,那边已经结束了,刚才还嚣张的吼叫,被永远遏止。

    站在原地的雷奥·德五人,眼角肌肉连连抽动,尤其在看清对方的脸时,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

    “德子,那边情况怎样?对方是谁?是敌是友?”指挥室的人看到屏幕上的六个蓝色光点,焦急问道。

    同一个通话线路的人也都支起耳朵。

    雷奥德听着耳机里的问话声,张了张嘴,才艰难吐出两个字:“方召。”

    “谁!?”

    “啥!?

    同一通话线路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几乎一齐出声。

    雷奥德咽了咽唾沫,见方召看过来,心中又是一惊,没来由地紧张,背后竟然出了一层汗。

    此时的方召,全身都往外渗着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凶狠!

    雷奥德回想刚才见到的那幕,那种根本不给对方一丁点喘息时间,往死里打的狠劲,以前怎么会认为方召是个平和无害的人?

    我他玛真是瞎了眼!

    “你怎么在这里?”雷奥德问。

    “出来看看。”方召甩了甩钢管上的血迹,“现在形势怎样?”

    “已经得到控制,基地那边的人应该也快到了。”雷奥德简要将现在的情况说了说,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用不着遮掩。

    “你从哪边过来,除了这种怪物之外,有没有碰到恐怖分子?之前哨所被炸出了两个口,有人潜入,破坏了一部分监视系统,指挥室无法找出。”

    “从仓库那边过来,遇到了一个恐怖分子。严队那边需要人?我过去。”刚才雷奥德将严彪的情况也说了,方召决定过去看能不能帮上忙。

    两人的通话,从雷奥德开着的耳麦话筒,清楚传到其他人耳中。

    严彪听着耳机里传出来的对话,还有些不敢相信。两分钟后,他看着面前的方召,眼神复杂。他这个老兵都看走眼了,别说其他人。

    瞟了下方召手里的枪,果然是个已经停产的老枪型,制式的,几十年前的驻军用过的枪型。问题是,这小子是怎么将枪搞到手并带到这里来的?服役还带枪?

    “你需要尽快治疗。”方召看了看严彪身上的伤,说道。

    “先不管,方召,指挥室的人说,基地里面的很多怪物都是你打死的?”

    “十九只,到现在为止,我一共杀死十九只。”方召道。

    听到这个数字,严彪面上又是一抽,根据粗略估计,这次袭击,恐怖分子投放在这里的八个笼子,每个笼子大概十五只,一共有一百多只那种怪物。如果方召所言属实,那么,他一个人就干掉了六分之一!

    这要是放以前有谁跟严彪这么说,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周围枪声密集,又有好几只怪物过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直守在这里却没能往前方废墟逼近的原因。

    那些怪物不知疼痛,只要没死,就会将杀戮进行到底。

    “你枪法很好?前面那片看到了吗?那片废墟藏着两个恐怖分子,不能让他们再靠近哨所,你可以和别辽合作,知道别辽吗,他是我们的狙击手,那两个恐怖分子很狡猾,很难……”

    砰!

    枪声在耳边炸响,老式的枪型声音太大,刺得严彪都有些耳鸣,愣了两秒才缓过来,也是因为他现在伤重虚弱,不然不至于这反应。

    缓过来的严彪听到耳机里传来狙击手别辽的声音。

    “队长,一名恐怖分子被击倒,看对方脑袋上的弹孔和喷射的血迹,应该已经毙命。”

    “干得好!”严彪面上难得露出一丝轻松之色。

    “不是我。”狙击手低声回道。他刚才想开枪来着,就见目标脑袋一歪,爆出血花。

    被射杀的恐怖分子,可能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被流弹误杀,还是被人有目的地击毙,因为子弹不是从狙击手的位置射过去的。防着哨队的狙击手,却没能防住其他位置射过去的子弹。

    “不是你?”严彪疑惑,侧头看向方召,张嘴正准备问。

    砰!

    耳边又是一声枪响。

    “队长,另一名恐怖分子也被击毙。”耳机里传来狙击手别辽的声音。

    “这次是你吗?”严彪问。

    “这次也不是我。”别辽的语气很无奈,他是哨队最优秀的狙击手,平日里也自称王牌狙击手,但这一次,他是真受打击了,根本锁定不了那两个狡猾的恐怖分子不说,守了这么就没能拿下,最后还是别人射杀的。

    “不过好歹这两个终于解决了。”别辽叹道,“剩下的那些怪物不是威胁,队长你还是赶紧去治疗吧,不然就失血而死了。”

    “告诉你那边的人,谁都别往那边靠近,他们身上可能有感应炸弹。”

    “我知道。”

    通话完毕,严彪看向旁边已经收回枪的方召,“刚才那两人是你射杀的?”

    “嗯。”

    这平淡的语气,就像刚才只是顺手宰了一只鸡。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