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彪也看不到前方的情形,不过既然别辽从瞄准镜上看到了,确定那两个恐怖分子已经被击毙,严彪也能放心去接受治疗。不过,方召所说的是否属实,只要看到那两个恐怖分子身上的致命伤即可。方召使用的枪与哨队的人使用的枪不一样,造成的伤口也不一样,很容易辨认。

    “你不准备继续?那边还有几只怪物。”严彪见方召收枪,心中疑惑。

    “其他人能对付。而且,我枪没子弹了。”方召回道。局势已经控制住了,剩下的这些威胁也不大,留给哨队的人去挣军功,他没必要再去跟人抢。

    怎么将枪成功带进白暨星的,严彪也不追问,而是转而问道,“这种老式枪子弹少,这里面一共多少颗子弹?这么快就没弹了。”

    “带来的时候,还剩二十颗。”方召这点没有隐瞒。严彪他们嫌弃这些几十年前的枪,若是一把旧世纪的枪放在这里,他们可能只会当古董、当情怀看待。

    “二十颗子弹,你就敢来战场?够用?”刚过来的别辽听到这话,一副震惊的样子。

    严彪也是,对于用习惯了大容量弹匣的他来说,完全无法想象,“这么少的子弹够干什么?”但再一想到方召击毙的恐怖分子和那些据说被一枪射杀的怪物,即将出口的话又憋回去了。

    “所以我带了钢管。”方召晃了晃手边那根沾着褐色血迹且已经变形的钢管。并不是每只怪物都是被射杀,有的是被打死的。

    严彪沉默地看了方召几秒,然后将自己手里的枪递向方召,“你先拿着,我已经没力气再使用了。”

    方召没接,看向空中某处,“应该是基地的人到了。”

    严彪心中一喜,看过去……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想到方召的“谛听耳”评价,心中也信了七八分。将手里的枪塞给方召,“就算基地来人了,你拿着也能以防万一。”

    果然,很快,一个黑点在远方出现,严彪将通讯器切换模式,有新信号申请接入哨点通讯网。是基地派来的人。

    将这边的情况汇报之后,严彪又看了看通讯器,上面有两个未接通话。林凯文的。

    严彪将通讯器设置了几个线路,1号线的通话是哨队中队长级别以上的人专用,包括指挥室;2号线是哨队小队长级别以上的人能听到;3号线是单独联系指挥室,了解实时监控情况;4号线才是林凯文他们这些非哨队人员的。

    之前一直在哨队内部通讯线路,属于战场指挥模式,而且一直在通话中,其他次要线路的根本打不进来。

    严彪拨过去之后,就听林凯文焦急的声音问:“方召上去了!你看到他了吗?”

    “现在看到,就在我旁边。他没事,基地的人也来了,不过还需要时间排查危险,你们先留在那里,别出来,到时候确定安全了会有人过去接你们。”

    严彪这话对于地下室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这证明这场危机算是过去了。

    严彪也没多说,有两个战士过来准备将他抬去医治,他现在也不需要再继续撑下去,一放松下来,就感觉双眼发昏,意识也有些不清楚。

    那两个被击毙的恐怖分子,其中一人身上果然有感应炸弹,而且是嵌在身体中的,很难拆卸,基地派过来的人在确定这两个恐怖分子的身份之后,便将那具带炸弹的尸体运到更远的地方引爆。

    远处的爆炸撼动地面,也证明了严彪的判断力,如果让那名恐怖分子进入哨所内部,后果肯定更严重。

    有人支援,别辽带着枪在旁边坐下,他也实在累了,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问方召,“那两个恐怖分子真是你打死的?”

    别辽刚才看过那两名恐怖分子身上的伤,都是一枪毙命,不是他们基地的枪造成的,倒是与方召射杀的那些怪物身上的伤很像。也正因为如此,别辽才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兵,别辽只会是佩服,但,方召?他才多大?

    那两个恐怖分子都是经验老道、直觉敏锐之人,别辽守了他们那么久还没能成功,就是因为每次刚捕捉到他们的身影,那边就像是察觉到一般避开,根本没法锁定。

    别说他自己,别辽敢肯定,就算是基地那边的几个有名的王牌狙击手,也未必能做到这样。

    时机、速度、决断、心理、外因,等等都会影响到最终结果,不是别辽给自己找借口,实在是难度真的很大。

    然而,今天,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却给别辽上了一课。

    就算别辽不愿意承认,但也必须接受一个现实,方召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把停产的手持式枪,两颗子弹,击毙了他二十分钟没能拿下的目标。

    这技术,绝对是特种中的特种级!

    再听听雷奥德他们说的那些,就方召这身手,这枪法,这心理素质,进军队到哪儿都是绝对的王牌!

    “我如果有你这能力,别说全部,就一半程度,我早就混到校级了,哪至于到现在还只是个少尉!”别辽对着方召感慨。这小伙子,干什么想不开去当明星!?

    “练枪多长时间?”别辽特别好奇这个。

    方召想了想,回道:“很久了。”

    “那肯定也没我长。”在别辽看来,他比方召大十几岁,还是从小就开始接触枪械的,摸枪的时间肯定比方召多,但技不如人,别辽也认了。

    “你天赋很好。”别辽眼中带着羡慕。天赋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拥有的,求也求不来。有些人就是能用比别人更短的时间获得更耀眼的成就。

    方召闻言只是笑笑。

    天赋?

    他的这些技能,是近百年地狱般的生活和持续累加的伤病换来,再好的技能都不是大风刮来、天上掉下的,身体和心理经历过多少次打磨才能达到如今的程度。

    上辈子,方召那时候之所以没能熬过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伤病累加,和高强度的战事压力造成。作为一个大战区的领导人,很多事务也是避不了的,死的时候,身体也的确已经到了极限,就算没有死前的那场战事,他也未必真能熬到创世纪。

    重生是让方召获得了一些新的惊喜,但归根结底,还是那近百年的末世生活铸就的灵魂。

    在那个每颗子弹都得数着用,危机四伏的年代,在那个每日每夜都得保警惕,随时都可能没命的时期,他生活了近一百年。

    那不是别辽能想象得到的。

    当方召面对那些怪物的时候,融合了灵魂的身体就会有一种本能反应。

    但这些方召都不能说。

    见方召不语,别辽也不在意,而是继续道:“你那枪弹匣容量太少,不过,说起来,旧世纪的枪,枪弹大,弹匣容量特别少,听说有些枪的弹匣容量只有十发子弹?也不知道灭世纪的那些人是怎么熬过来的,换我我得绝望。”

    “嗯,恨不得一颗掰成几颗用。”方召点头道。

    “对哦,忘了你是《世纪之战》游戏的神级玩家,听说《世纪之战》用的是灭世纪时期的设定,还原了那个时代的东西,有机会我也去试试。”

    神级玩家什么的,是娱乐报道上介绍方召时的用语,别辽当时看到的时候还觉得夸张,现在看来,就算有夸大,但也不至于离谱。

    别辽决定下次有机会上网就去搜索方召的精彩游戏视频。

    “听说,有些部队已经配备了新的枪型,光束枪那种,都不需要子弹了,火力也更强大,还有眩晕模式和加热模式,听起来就酷,也不知道咱们这边什么时候才能用到。”别辽面露向往。

    “以后的装备会越来越好。”方召说道。

    “那肯定,如果咱们白暨星还是以前的白暨星,我也就只能做梦,但现在不同了,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如果我们配备的是那种级别的装备,能将那些袭击者打成渣!”

    说到这里,别辽也再次感谢方召,“要不是你发现矿石,所有的哨所都升级了系统和装备,咱们这些人,经过这场袭击,最后能活下来的可能不到一半。没办法,资源有限,发展顺序肯定有先后,你看,咱们白暨星穷,装备差,排位落后,这不就被恐怖分子盯上了?”

    别辽感慨了一会儿,又问方召:“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在军队发展?”

    “没有。”方召笑道,“我是个艺术工作者。”

    他只想好好享受这场来之不易的新生。

    白暨星各处被袭击的哨点已经稳定,基地派出的援军也接连到达各哨所。通讯网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还无法支撑直播,但信息交流上已经通畅多了。

    不过,网上的人并不知道。

    白暨星被恐怖组织袭击的事情,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军方并不会将什么消息都公开,所以,想要知道白暨星那边的最新进展,要么找相关人士,要么只能干着急。

    网上的绝大多数网民就是如此。急得只能在各大讨论区发泄,直到S5台发布了一个视频。

    那是林凯文从白暨星发到报社栏目组的,画面中,林凯文在一个光线较暗的室内,一脸血,人看着也很狼狈,这还是直播以来,他第一次以这种形象出现在众人眼中。但此时,没人会嘲笑他。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林凯文,我的工作证编号是LKW7986……”

    林凯文的声音带着颤抖,有些沉重,像是在留下遗言。

    很快,各洲地方网络电视台,进行了同步转播。

    S5台的关注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