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圈内因为这次事件,又掀起了一轮热议。

    方召的那张“虚拟VS现实”的对比图被很多人收藏。

    “突然就感觉腰杆直了,以后要是还有谁跟我说咱们玩游戏的只能在虚拟世界里猖狂,我就将这张照片拿出来拍他脸上!”有游戏玩家兴奋道。

    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

    “先别吹得太高,谁知道事实是什么样的,说不定只是装个样子而已。”

    “说不准就是哨队的人在帮他作秀。”

    “诸位方召粉的粉丝滤镜戴得太厚了,吹捧太高小心现实打脸。”

    这些话语一出来,又是一场争论。

    “屁话,恐怖袭击是真的吧?军报都报道了,多个权威电视台也说了,这不能骗人。方召这样的已经很不错了,你当每个人都能在那种情况下站出来?”

    “方召他毕竟只是一个玩游戏的,当时那种情况下贸然出去,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所以说,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要是换个运气不好的,说不定一出去就莫名其妙中弹死了呢。适可而止,差不多就行了,局势控制住就老老实实在旁边待着,干什么还跟着去林子里?别到头来把自己坑死。”

    “呵,某些人自己能力差支撑不起野心,也就只能盼着死同行了,这酸溜溜的语气!”

    “感觉不是作秀,毕竟之前方召出去还救了个哨兵,那哨兵也说了,如果不是方召赶到,他早没命。这么一看,方召在这次袭击事件里面,应该有功的,甭管几等,肯定有军功章。”

    “应该是优秀勋章或者纪念章之类的吧。”

    “纪念章我也有啊,那玩意儿不是服役的人手一个吗?”

    “服役纪念章也是有等级的!就你们那种最普通的人手一个的纪念章,卖废品都没人收!”

    “这种事情也有可能暗箱操作。”有人说道。

    “暗箱不是没有,但能作假的都是暗地里作,方召一个存在感这么强的明星,被多少人盯着,根本作不了假!”

    “就是啊,很多事情也不是白暨星说了算,白暨星那边只负责评级和申报,批不批还得上面经过审核。就方召关注度这么高,上面肯定会严格审批的。”

    论坛里从议论方召到底开过几枪,怎么活下来的,有没有立功,一直谈论到可能会获得的军功章是哪种。

    现在不少游戏玩家都将方召当偶像,以前只是技术偶像,现在是人生偶像!

    与此同时,方召并不知道网上那些人是怎么议论他,他正与别辽等人乘坐飞行器在林子里清扫。

    有一些怪物蹿进林子里了,得清理干净,不能留下隐患。

    雷奥德忍了忍,还是出声对方召道:“兄弟,打个商量,待会儿再发现那怪物,你能不能别出手?”

    进林子的时候,一发现那怪物,别人还没来得及锁定目标,方召就直接开枪了,连续快速的三连射,干脆果断,没有丝毫犹豫,这完全是方召下意识的反应。

    三枪,都射中了那怪物的脑袋,虽不至于三枪一个弹孔的神技,但也够令别辽等人惊讶的了。

    怪物在跑,飞行器在飞,想要三枪都射中目标的脑袋,并非易事。

    换成哨所或者基地里那些老兵这样的成绩,大家会赞一句,但也不至于这么诧异。可开枪的是方召,只是一个服役人员,这枪也是他才从严彪手里拿到的,怎么说也应该有一段适应的时间才对,竟然第一次射击就达到这种程度,枪感这么强?

    不过,一想到方召击毙那两名恐怖分子的事情,别辽也不那么惊讶了。旁边坐着的雷奥德则回想了方召解决那几只怪物的情形,忍不住才出声的。

    其实雷奥德也不想带着方召行动,方召会跟他们抢军功,但方召耳朵好啊,带着以防万一,若是仪器不管用了,可以依靠方召。

    不过现在雷奥德等人都有些后悔,如果“清理”的过程中一直这样,他们还能出手吗?他们还打算着清扫完毕之后上报捞军功的,活儿都被方召抢去的话,他们怎么捞?

    方召也明白雷奥德他们的想法,在雷奥德说完之后,点头道:“好。”

    他也没打算跟他们抢,刚才只是下意识的反应而已。

    之后的时间,在林子里发现那种怪物之后,方召就只在旁边看着。

    有方召三枪击毙一个目标的成绩在前面,雷奥德十几枪才打死一个,都没好意思找借口。

    还好方召是第一次碰这种枪,这要是给他训练时间,是不是一枪就够了?

    “方召,你怎么会下手这么准?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枪型?”别辽好奇问道。

    “也算不上第一次接触,以前玩《枪王之王》的时候用过。”

    “《枪王之王》?”飞行器里的人都疑惑地看向方召。

    “一款去年很火的射击游戏。”方召解释。

    飞行器里突然一阵诡异的沉默。

    ……

    在哨点区域的林子的搜索一天,又同附近几个哨点的人联合搜索两天,再找不到一只漏网的怪物之后,他们才返回哨所。就算有没发现的,以后他们的例行巡逻的时候,也会注意着。

    哨所被毁了一部分,仓库等储存物资的地方被毁了大半,但这些对于现在的哨所,或者说对现在的白暨星所有驻军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白暨星崛起在即,以后物资是不会缺的,少了补上就好。

    返回哨所之后,方召同林凯文还有范霖他们,一同被接回基地。重伤的人员也都被接到基地治疗,

    方召到基地之后,还去看望过严彪,严彪刚做完小腿截体术,两条腿的小腿部分已经截掉。

    方召打听过,严彪当时是为了救两个莽撞的哨兵才受的伤。以新世纪现在的医术还无法保住他的双腿,可见严彪当时的伤势确实很重也很复杂,只是严彪一直硬撑着而已,从哨所送往基地的时候就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这次恐怖袭击,五个哨点一共牺牲29人,其中23号哨点牺牲3人,跟其他四个哨所相比,他们哨所牺牲的人是最少的,但毕竟是同一个哨所的战友,23号哨点的哨兵们还是心情沉重,关系好的早就躲起来哭过。

    有预谋的轰炸和自杀式袭击之下,如果不是先一步升级了防卫系统和装备,牺牲的人数会更多。

    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牺牲在所难免。

    白暨星基地为此次恐怖袭击中牺牲的29名哨兵举行了送别仪式,刚做完手术气色极差的严彪也参加了。

    回到病房之后,严彪的心情很复杂,沉重有,惋惜有,叹那些牺牲的战友,也叹自己的伤,他知道他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得提前退伍。

    严彪回病房不久,别辽和雷奥德等人就过来看他。

    看着躺在那里的严彪,别辽几人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说你们上直播了?”严彪先出声。

    提到这个,别辽几人身周低沉的气氛也散去一些。

    “别提了,刚指导员还找我们谈过话呢。”别辽一副懊悔不已的样子,但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眼里带着一丝笑意。

    不仅是别辽,雷奥德几人也是同样的反应。

    “听说,你们还没戴头盔,全都露脸了?还是高清的全身照,你们是不是忘了自己的级别,忘了规定?”严彪挑眉问。

    “又不是我们主动暴露的,是那个记者太兴奋,忘了避开,也没打码。”别辽辩解。

    “对啊对啊,不怪我们,我们也是受害者。”雷奥德也赶紧说道。

    “你们就扯吧!”严彪打死不信他们这话,“你们要是想避开还没法避?尤其是你,别辽,当时你还主动出声喊的方召,声音挺大,那时候你难道没发现林凯文带摄像机?发现了不会避开?”

    毕竟是自己手下的兵,大家都相处这么些年了,严彪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尾巴一翘就知道要拉什么屎。

    “你们这是,打移民的注意呢。”严彪缓缓说道。

    白暨星要建立大军区,虽然还没有明确的消息出来,但凭他们这些年锻炼出的政治嗅觉,还是能猜到。

    依照发展序列前面几颗星球的步骤,建立大军区,肯定会建立家属大院,当学校、医院等等这些基础建设一完善,家人一迁过来,他们也不会那么想要回母星了。这里才是他们实现野心和抱负的地方。

    其实他们这些驻军,才是第一批移民的。不过,第一批迁入随军家属,肯定是从级别高的开始,至少也是严彪这个级别,别辽他们的级别还不够。

    他们这些人进军队的时间不短了,以前也跟恐怖分子对上过多次,更容易招人惦记,但这次因为“意外”、“疏忽”而暴露,为防止祸及家人,基地肯定会优先照顾他们。

    就这点小心思,严彪都能看出来,尚塔和那些基地高层难道发现不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所谓的谈话,也只是走个过场,做给别人看的。

    别辽几人也没狡辩,笑了笑。他们知道瞒不了,也不打算瞒,一想到以后建立大军区之后可以将家人迁过来,他们就一阵激动,双眼都闪着光。

    看他们期待向往的神色,严彪心中羡慕,也无奈,但不后悔。只能遗憾叹息了。

    他是看不到白暨星大军区建立的一天了,这次治疗之后,他就得提前退伍。

    战友前途光明,严彪还得琢磨以后怎么办,他这种情况退伍,肯定会受到照顾,包分配工作,那些工作他未必喜欢,但至少不会处境凄凉,还有高额退伍费。

    别辽几人兴奋之后,回过神就有些尴尬了,收起脸上的笑,认真对严彪道:“队长,你永远是我们的队长。等以后白暨星开放一些的时候,你可以过来看看我们。”

    说是这么说,但严彪知道,白暨星并非开放式星球,也暂时没有旅游区,出去之后想要进来,难度不小,而且来往的费用也不低,离开之后,有生之年说不定都没法再过来了。

    等别辽他们离开之后,严彪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刚做完手术不久,身体还虚,其实他现在已经很疲劳了,闭上眼就能睡过去,但严彪就像找虐一样,使劲睁着眼,脑子里想了很多,想以前,想以后。

    其实他还是有点后悔的,为了救别人,将自己的光辉前途给断了,听起来就很亏,但若是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干。

    “这就是命啊!”严彪对着天花板低声叹道。

    叹完严彪正打算休息,又有人过来看他。

    “方召?”严彪诧异。

    “过来看看。”方召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以后打算怎么办?”

    “退伍是肯定的,过几天基地会将我们这些伤员送回母星,在那边安排的医院进行后续治疗,安装义肢,安排工作。”

    严彪一副豁达的样子,“所以,不用可怜我,真的。”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可怜,又不是没法活下去,跟那些已经牺牲的战友相比,他也算幸运的了。

    “我还缺保镖。”方召道。以前段千吉和祖文他们都说过,他身边一个保镖还是太少了,左俞又是司机又是保镖还兼职跑腿,等服完役回去,事情更多,到时候左俞一个人确实忙不过来。

    严彪沉默了几秒,“其实我还是很可怜的,真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