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彪不傻,方召刚才那话一说出来,他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就在脑子里分析了利弊,并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个极好的工作!

    他以前也不是没想过退伍之后去干什么,最开始想的是,如果退休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那就先加入冒险者组织等那类生活更刺激的团体,说不准还能发现个什么宝藏,一跃成为富翁,但现在的伤势,显然不适合再加入那样的团体了。

    他也曾考虑过去给人当保镖,当明星的保镖工资高,这个严彪已经从一些退役的战友那里了解过,但明星保镖也不轻松,尤其是那些脾气不好的,屁事贼多、人前人后两个样的明星,能憋屈死。

    他还不到四十,在新世纪属于黄金年龄段的开始,也不是个能闲得住的,政府安排的自然是比较轻松的工作,收入不高但也不会太低,基本生活肯定能保障,福利待遇也好,但说到底,他还是不甘心就这么提早进入养老生活状态。

    方召这人,观察到现在为止,严彪觉得还行,跟着他应该不至于混得很惨。

    经过这次哨所被袭的事情,严彪也知道方召本身的实力就很强,但明星嘛,毕竟有很多事情不方便做,尤其是在公众场合,就得他们这些当保镖的起作用了。

    严彪的心态很快就转变过来,立马开始自荐:“保镖这种职业,找我你绝对不亏,单兵作战素质,职业道德修养,不说顶尖,但在白暨星也是优秀行列,该聋时聋该哑时哑,错过了打哪儿找我这么好的保镖去?你别看我现在这样,不是我吹,待我恢复好了,换个好点的义肢,一挑五不带喘气的。”

    说完严彪看了看坐在旁边一直没出声的方召,没从方召脸上看出什么,不由心想:难道吹过头了?

    “什么时候能上岗?”方召问。

    一听这话,严彪就知道有戏,赶紧道:“一般来说,回去之后,在军区医院接受治疗,安装义肢,然后进行康复训练,保守估计,需要半年时间。不过我已经很久没回母星了,安排家里人倒也不需要太多时间,但我得花时间了解现在母星的情况,需要适应期。不过等老板你退役的时候,我绝对能以最佳状态上岗。”

    “老板”这称呼现在就喊上了,严彪心态转变得相当快,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

    方召点点头,严彪的回答在他预料范围内。他选严彪也是经过考虑。当过哨队队长的,思维更加严谨,性子稍圆滑,但有底线。

    “你先休息,合同我待会儿给你发过来,所有的要求都会列在里面。”方召也不打算一下子说太多,起身准备离开。毕竟现在严彪的身体状态较差,手术后精力有限,需要更多时间休息。

    “等等,老板,司令他们有没有找过你?”严彪问。

    “暂时没有。”方召看出严彪有话要说,迈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等后面的话。

    “那应该很快会找你了。”既然极有可能是未来的老板,严彪这时候就赶紧趁热刷好感,“被击毙的那两个恐怖分子,身份已经确定,在悬赏榜上排得很高,属于高危分子,那两人都是你击毙的,再加上之前杀死的那些怪物,论功行赏,老板你这次估计要提干,说不定能争个三等功,老板你别看只是个三等,这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方召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兴奋的神色,继续等着后面的话。

    “不过,”严彪看了方召一眼,“你那把枪的来历,估计得被查一查,找你谈话肯定主要就是问这个了。”

    这是提醒方召提前做好准备,到时候,军功能不能申报成功,能否提干,就在这上面,这件事如果解决不好,一切都免谈。

    “我知道了。”方召并未表现出担忧之色,也没有追问或者从严彪这里打探什么,而是问道,“你呢?也往上提一提?”

    “我?”严彪这次笑得发自内心的轻松,眼中藏着的阴霾也散去不少,“我这种情况下退伍,一般就是升一级,‘退伍少校’什么的,退伍费还能多拿点。”

    严彪也有功,这次被袭击的五个哨所,23号哨所算是防守得最好的一个,牺牲也是最少的,纵然有方召的因素在内,但严彪也指挥人防住了那两个危险分子。哨所那几个被炸的仓库并不那么重要,炸了也就炸了,指挥室和机房那边才是重点,而这些重要地方都守好了,范霖等人也都从这次袭击中安然活下来,这已经很让基地高层满意了,更别说严彪为了救战友还受了重伤,退伍升一级基本跑不了。

    要说的话说完,方召离开病房。不过严彪这时候,虽然身体很疲惫,但精神却亢奋,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有哪些战友在干保镖这行,到时候去向他们取经。

    方召离开后不久,严彪这边就有心理咨询师过来谈话。

    像他们这种老兵,平时也会有谈话,退伍时也有,就是检查你的心理状态是否适合安排的岗位,有没有反社会倾向等等。

    原本那名心理咨询师在看到严彪的履历和病历的时候,还想着怎么开导,结果一谈话,发现与自己所想的完全不同。

    遗憾是有,但并没有阴沉感,严彪整个人的状态可以说是这批伤员里面最好的。

    那咨询师走出病房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的职业能力,又让同事过去试探了下,依旧是同样的结果。

    “这心态……很积极嘛。”那心理咨询师一边感叹,一边在病历上写下这次的谈话结果。

    严彪并没有将他跟方召的谈话透露出去,毕竟还没有正式签约,他也没有正式退伍,所以,他谁都没告诉,只是心态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尤其是在收到方召发给他的合同时,嘴巴都快咧到耳朵那儿。

    合同上写出了需要注意的所有事项,以严彪的严谨,看了几遍也没找出什么不满的地方,尤其是那工资,试用期就已经超过他的预计了,当然,严彪也不会认为这保镖就这么好当、钱就这么好拿,不过,至少比提前养老强。他现在只想快点康复,到时候以最好的状态,毕竟,方召的另一个保镖是特战队出身呢,他这个异星驻军出身的退伍少校,怎么也不能比对方差!

    哦,对,一年以后,说不定这边就是正式的白暨星军区了。他这个白暨星军区的退伍少校,可不能丢军区的脸!

    在严彪正在给自己定制未来计划的时候,方召被叫到了基地一处会议室。

    一进门,方召就看到了尚塔在内的五位基地高层。

    牺牲战士的送别仪式已经结束,基地和各哨点的安排也完成,一切再次步入正轨,军功就得统计申报了,不过有功的人中,部分在役人员他们还需要来一场面谈。

    方召就是第一位。

    按理讲,白暨星高层与士兵的谈话,气氛应该是比较严肃的,高层也会摆出高层的气势,但对着方召,他们却严肃不起来。

    怎么说,白暨星能在发展序列上往前排,也是方召的功劳。

    所以,在方召进门的时候,甭管之前在想什么的人,都不禁露出个笑。没办法,他们一看到方召就想到白暨矿,一想到白暨矿就想到即将腾飞的白暨星。

    方召依照服役手册上面的要求,进门先敬了个标准的新世纪军礼。

    “方召,先坐下,别紧张,咱们就是说说话。”尚塔先出声道。

    尚塔的态度一摆出来,其他人也就不再忍着了,面上的笑容扩大些。

    方召在指给他的那张椅子上坐下,没有紧张,但也没有敷衍。

    尚塔在心中暗自点头,就方召这态度,他也讨厌不起来,不过,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

    “说说你那把枪。”尚塔视线往桌上的盒子扫了眼,那里面装的是在袭击结束之后,方召主动上交的枪。一查枪型和上面的序列号就知道归属人是谁了。

    “枪是我拿的曾祖父的,用来防身,以前只在射击场开过,在母星时,未在公开场所使用……”

    方召只说枪是自己拿的,没有说是方老太爷主动给的。谈话有录像,会与申报的材料放一起。

    尚塔几人其实清楚得很,就自家的儿孙们,在获得配枪许可之前,也经常拿他们的枪玩,一般只要不出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要在这件事情上计较,各洲军区大院那里走一圈,一抓一个准。

    一查到方召那把枪的归属人,他们心里就有底了,方召说这些他们也不会过多逼问,这事情可大可小,怎么判全看他们这几位高层的态度,他们轻拿轻放,这就不是大事。再说了,方召也解释过,这把枪的每一颗子弹都有使用记录,详细记录在射击场能找到,其他子弹都在袭击哨所的怪物和恐怖分子身上找到,证明方召在这件事上并没有说谎。

    小过错也是错,错了就是错了,瞒着是不可能的,但基地为他申请军功的时候会润色一下。

    谈话只持续了十分钟的时间,尚塔便放方召离开了,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材料,在三等功那里打了个钩。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